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4.第184章 与狼共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下是贾家商队的首领,被大家推举出来与大首领谈判!”‘贾公子’上前一步,躬身行礼之后准备与这些马贼谈判,在她看来,萧逸已然立威成功,剩下商业上的事情自然应该由她出面洽谈才是,武力终究还是要屈服于计谋的。

    “呵呵!汉家儿郎,请拿出你的诚意来!”赵浪的目光一闪,随即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烤羊身上,金黄的油脂不断滴落,浓浓的肉香在夜风中四处飘散,这只烤全羊已经快好了。

    “好!河北士族门阀‘甄家’第四子--甄洛,代表河边的汉家商队,前来和大首领商谈过路的事宜!”为表诚意,这位‘甄公子’只好把自己的实际出身说了出来。

    甄家,河北一带的门阀大户,不但富可敌国,在当地的影响力极大,而且掌控着从草原上走私马匹的事情,与控制着冶铁的徐州糜家,把持着酿酒行业的幽州梁家一起,形成了山东三大财阀。

    这样的出身,这样的实力背景,在甄洛看来,应该有资格和赵浪谈判了吧!至于所谓的诚意,除了自己身上那最后一点秘密,已经没有再隐瞒什么了!

    “我要的是诚意!”这次赵浪连眼皮都没抬,显然很是不满意。

    “这个,河北甄家-女……甄宓……”

    “呵呵!小女娃闪一边去,这样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说话,让你的男人过来吧!”精光一闪,赵浪的目光犹如草原上的狂风暴雪般,直接越过了甄大小姐,与萧逸眼中那两道吞噬万物般的目光对撞在了一起,虽然只是无形的目光对撞,但众人却感觉到半空中仿佛擦出无数的火花,激烈异常!

    “啊!……他不是我的男人!”满脸羞臊的甄大小姐快要发狂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呀,谈判还没开始,就给自己弄了个男人出来,她可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呢,事关自己的名节问题,必须得解释清楚,“他!……他是我家商队里的伙计而已!”

    “伙计?……你们河北甄家还用不起他这样的伙计,不过你这样漂亮的女娃倒是可以招他做夫婿!”微微一笑,赵浪向萧逸打出了过来上座的手势,至于满面通红的甄大小姐,则直接被无视了,在赵浪看来也只有萧逸才配和他谈判,恶狼是不会和一只羊羔谈判的,能和狼谈判的只能是狼!

    “多谢了!”萧逸大步上前,先是安抚了一下已经快要崩溃的甄大小姐,而后盘膝在赵浪的对面坐了下来,在火光的照射下,一张小脸冷峻无比,人还是那个人,脸还是那张脸,气质上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之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至于我们的甄大小姐,在郁闷的连踹了萧逸两脚后,只好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坐在了他的身边,而这一番举动,在赵浪等一众马贼看来,那就是一个女人在和自己的男人撒娇,否则像萧逸这样的勇士,凭什么被一个小女娃这样欺负,在草原上,打自家男人,那是正牌大夫人才有的特权啊!

    “伟大的昆仑神所佑,大匈奴王庭治下、自次王--赵浪!”双臂高举,手心向天,赵浪一脸严肃的重新介绍起自己的身份来,人就是这样,越是落魄的时候,就越注重自己的身份,哪怕是一个空头名分,大匈奴王庭都南北分裂上百年了,他这个‘自次王’的头衔还能有多大的含金量,无非是梦想着恢复往日的荣耀而已。

    “大匈奴--自次王,姓赵?”萧逸脑子里飞快的思索着有关的记忆,前世在一部大型历史电视剧里好像有过这方面的演义,只是时间太久,有些模糊了,没想到这个马贼头子来头还真不小,是真正的匈奴贵族后裔……,灵光一闪,萧逸终于想起来了,“你是匈奴王庭‘自次王’--赵信的后代?”

    “正是,没想到你们汉人还记得家祖的名号!”赵浪的脸上满是骄傲的神色,显然对自己的血统,还有祖先的荣耀是非常自豪的。

    赵信,原名阿胡儿,本来是匈奴人的小王,后来因为与匈奴军臣大单于有矛盾,一怒之下就投降了汉朝,深受汉武帝的赏识,赐汉姓,改名赵信,封为翕侯;大将军卫青出塞作战时,赵信就是前锋将军,信任之重由此可见一般;后来军臣单于死,其弟伊稚斜单于继位,用计谋重新招降了赵信,加封他为‘自次王’,成为匈奴王庭中仅次于大单于的存在,又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了赵信为妻,并在草原上为他筑起来赫赫有名的‘赵信城’,做为‘自次王’的老巢,所有军国大事无不与其商议之后再做决定,终其一生荣宠不绝!

    在汉人的史书中,更多记载的是赵信两叛两降的卑劣行为,在道德上进行了大肆的批判,但透过历史的重重云雾,我们却可以看到,赵信,一个匈奴小部落出身的首领,之所以能得到汉、匈奴两大集团首脑的赏识,必然有其过人之处,那就是一流的军事眼光,和极强的统兵能力,可以说赵信绝对是那个时代最强的军事将领之一,可不幸的是他遇到的对手是一代战神--霍去病,在战神的无敌光环下,任何人都只能成为陪衬的绿叶,这是赵信的悲哀,却是那个时代的大幸!

    火光闪耀,架在上面的烤全羊已经七成熟了,按照草原上的习惯,这样就可以吃了,一旁有匈奴女奴献上了两个小托盘,里面放着在草原上难得一见的细盐,盐,即使在汉地也是国家专卖的物资,与铁器一起,成为大汉帝国的两大经济支柱,关系着国民生活的命脉,无论是和平时期,还是战争年代,中原王朝对草原一向是施行食盐禁卖的,以至于匈奴人只能从遥远的西域弄来一点点食盐,真是价比黄金啊!

    一般来说,只有匈奴贵族的宴会上才会有食盐这种奢侈品供应,而普通的贫民们只能是淡食,或者从动物的血液中补充到一点点盐分,现在赵浪把食盐拿了出来,绝对算是对萧逸的看重了。

    匈奴人就餐没有筷子之类的东西,赵浪直接从腰间拔出自己的弯刀,上手割取肥美的羊肉,然后就这样沾着细盐吃,同时示意萧逸不要客气,想要知道你的对手底细如何,只要看看他吃饭的方式就可以了,只有吃肉的才是狼,而羊羔只会啃食青草!

    “刷!”寒光一闪,‘贪狼’宝刀出鞘,以刀进餐,割鲜为食,这还难不住萧逸,军队里就是这样会餐的,一些嗜血成性的士兵甚至会以吃生肉为荣,尤其是半生不熟的猪腿,受到所有汉军的追捧,绝对霸气的一塌糊涂!

    萧逸非常熟练的割下一条羊腿,然后递给了自己身边的甄宓,示意后者好好享用一下这草原上难得的美味后,这才开始割肉食用,吃了几口,又从身后拿出了自己的宝贝酒葫芦,塞子轻轻一拔开,浓烈的酒香立刻飘散而出,让周围的匈奴人齐齐地抽动起鼻子来,烈酒,绝对是草原人的最爱!

    “来而不往非礼也,自次王,请尝尝我们汉家的美酒吧!”萧逸先是自己灌了一口,以示诚意,然后将酒葫芦扔了过去,看赵浪频繁舔嘴唇的样子就知道,也是一个酒鬼!

    嘴对嘴,一连灌了好几口,赵浪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双眼微闭,回味着口中的酒香,余韵不绝,“香、浓、甘冽,还不上头,果然是汉地一等一的好酒啊!这样的美酒,足矣献祭给伟大的昆仑神!”

    “呵呵!想不到‘自次王’也是爱酒之人,浓烈的美酒,肥美的羊羔,再配上绝色的美女,这才是男子汉最大的享受啊!”和狼说话,就必须用狼的语言,萧逸先是指了指面前的肥羊美酒,而后在身边的甄宓的小蛮腰上摸了一把,那副放浪形骸的样子,简直比马贼还要马贼!

    “哈!哈哈!汉家儿郎,你说的对,美酒、羔羊、加上美女,那才是男子汉最大的享受!”以赵浪为首的众马贼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对萧逸的话简直是百分之百的认可,纷纷鼓掌称赞,而双方的关系也在笑声中迅速融洽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