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3.第183章 神族后裔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架刀山,设油锅,这是所有土匪、马贼,响马,流寇等,一切以抢劫为职业的团体经常使用的示威方法,考虑到匈奴人严重缺乏金属制品,别说是大号的铜鼎,就连铁锅也很少有,所以他们摆下的第二道关卡就是--刀山!

    马贼首领赵浪的暂时驻地,一块高坡上,从下到上数百名彪悍的马贼依次排成两列,战马嘶鸣,闪亮的马刀高高举起,交叉成一列刀山,齐刷刷让人心怯,冷飕飕让人胆寒,没有胆量的人别说是走过去,就是看一眼也要吓得浑身发颤,‘贾公子’没有去过地狱,但在她看来,就是‘刀山地狱’也不过如此罢了!

    “来人下马!”众马贼一声断喝,无边的杀气几乎形成了一股气浪,把马背上的‘贾公子’吓得浑身一颤,差点从上面摔下来,出身于门阀世家,从小养在绣楼里的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没当场失禁已经算是胆大的了。

    “不用怕,一点小把戏而已,坐稳了!”萧逸先是对马背上的佳人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随后牵着‘白菜’大步向前走去,刀山!军营里玩剩下的把戏而已,上万大军摆出的枪林刀阵他都闯过,还在乎这些小马贼的手段吗!

    刀锋就擦着头皮划过,冷冰冰的,汗毛仿佛都立起来了,这种感觉让‘贾公子’魂不附体,就像在鬼门关前散步一样,吓得她双手死死扣住‘白菜’脖子上的鬃毛,掌心里全是汗水,眼睛紧紧的盯着萧逸那宽宽的后背,这样能给她一点安全感,并不算太长的一段路,却像过了千百年一般。

    现在‘贾公子’最庆幸的就是这次谈判是带着小易来的,看着那神态自若地背影,还有充满节奏感的步伐,如果这样的人都被称为‘没用的小易’,那真不知道普天之下还有谁配得上‘男儿’二字。

    山坡高处,没有预设的油锅,却有一只正在烧烤的全羊,马贼首领赵浪在一旁席地而坐,聚精会神的转动着手中的烤羊,力求让所有的地方受热均匀,对于食物,他有一种近乎虔诚的尊敬,从来不会浪费一点,因为他小时候经历过最寒冷的冬天,在那段食物匮乏的日子里,一口食物,就是一条人命,无数的族人冻饿而死,剩下的人则为了那一点活命的机会在冰天雪地中互相厮杀,当时年仅14岁的赵浪,就是背着自己年幼的妹妹,用一把断掉的弯刀,靠着自己草原男儿狼一样的凶悍,硬是杀出了一条活路。

    “来人下马!”赵浪的得力干将之一,‘瘸狼’迈步走了过来,虽然步伐有些不自然,但‘瘸狼’确是一员名副其实的草原悍将,长的身高体壮,沙包大的拳头奋力一击可以毙掉草原上的奔马,如今看到萧逸二人这么悠闲轻松的就上到坡顶,立刻迎上前去,准备来个下马威!

    恶风扑来,‘瘸狼’的拳头直奔‘白菜’的脖子而去,他的目的很明确,一拳砸死对方的坐骑,让马背上那个小白脸掉下来,吓破他的胆,那之后的谈判还不就是自己这边说什么,他就会答应什么,像这样的办法以前用过很多次,从未失手过,至于负责牵马的萧逸,直接被他给无视了。

    无论是在体型上,身高上,拳头的大小,还是长相的凶恶程度上,二者都无法相提并论,如果说‘瘸狼’是一头狂暴的人熊的话,那么面带微笑的萧逸就是一只可爱的小狐狸,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今天,狐狸生生的挡住了人熊,因为这是一条九尾妖狐!

    如同黄玉般的手掌向上一迎,正好挡住了‘瘸狼’的拳头,凶猛的攻势顿时被死死的拦住了,无论人熊如何咬牙用力,在萧逸的手掌面前,他那魁梧的身体却不得寸进,这让瘸狼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的拳头他知道,至少五百斤以上的力道,狂奔的烈马尚且吃不住这一拳,现在却被一个身形略显消瘦的汉人少年给挡下来,伟大的昆仑神啊!难道这个家伙是战神转世吗?

    在草原上,被匈奴人称为战神的只有一个人,一个汉人,那就是数百年前率领数万汉军铁骑,横扫了几乎匈奴大大小小所有部落的不败战神,大汉冠军侯--霍去病!

    一个只活了24岁的少年,一个像流星般划过历史天空的少年,生如夏花,融如春雪,中原王朝的封建历史有两千多年,出过无数的王侯将相,但‘冠军侯’这个封号却只有一个,霍去病之后,再也没人得到过这个封号,一个不能,二是不敢!

    “草原上的汉子果然是热情好客啊!你是想向我家的首领贵人行礼吗?”同样是在较力,萧逸不但面不改色心不跳,连说话都丝毫没有收到影响,与汗流满面的‘瘸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卑贱、怯弱犹如草原上黄鼠一样的汉人,我们大匈奴人是昆仑神所立的天之骄子,岂会向你们行礼下拜!”瘸狼一边拼尽全力,一边出言讽刺,他不相信堂堂的草原男儿,会比不上一个汉家少年。

    “呵呵!我们汉人是炎黄子孙,神族后裔!不是那些连文字和礼义都没有的野蛮民族!”萧逸在说话的同时手上突然开始用力,五指紧紧合拢,犹如江河奔涌般的力量汹涌而出,把‘瘸狼’的拳头捏的嘎嘎作响,整只手掌都变了形,疼的后者冷汗直冒,咬紧的牙关中都渗出了鲜血,随着萧逸的引导,瘸狼的身体不受控制般的慢慢低了下去,直到一只膝盖跪在了地上……

    “如果我们不是天生的贵人,你又为何要跪倒行礼呢?”傲然地一笑,萧逸在对方即将彻底崩溃前,突然收回手掌,然后轻轻转身,把已经惊呆了的‘贾公子’再一次从马背上托了下来,还是一手掐蛮腰,一手托屁股,不过这次,对方丝毫没有反抗。

    出手是为了较力,下马是为了礼节;以力示威,以礼服人!这就是萧逸的策略,也是一个汉家军人应该做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民族大义高于一切!

    “好!很好!瘸狼退下吧,你不是他的对手,请客人过来上座!”正在烤全羊的赵浪终于说话了,虽然表面还是那么平静,但内心中却是波涛起伏,萧逸的本领实在是让他震惊,瘸狼的身手他可是一清二楚,绝对是匈奴人中的悍将,这片草原上能胜过他的人并不多见,自己虽然也可以降服瘸狼,但绝对没有那种春风化雨的柔和手段,这个汉人少年,不可轻视啊!

    匈奴人就是这个样子,你越强,杀的越恨,他就越尊敬你,如果你能完虐这些马背上的好汉,那么他们不但不会仇视你,反而会拜倒在你的马蹄下,视你为无敌的战神,圣灵一样的存在,因为在匈奴人的思想里,人是永远也战胜不了神的,所以,凡是他们战胜不了的存在,那就一定是神明转世,以前是霍去病,以后,则是萧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