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第182章 神龙驮金凤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易,那个没用的小易?”听到‘贾公子’的最后一个要求,众人又是议论纷纷,去和凶悍的草原马贼谈判,要么带一个武艺高强的保镖,像手持狼牙棒的大牛那样的,要么找个足智多谋的军师,一起出谋划策,比如曹胖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贾公子’竟然挑了一个只会睡懒觉、啃锅盔的小易,他是想让一个吃货用饭量吓住对方吗?

    “我就要那个没用的小易,给我牵马坠蹬!”‘贾公子’再次非常肯定的申诉了自己的要求。

    “小易在那?快把他叫过来……,小易!这有锅盔吃,快出来呀!”既然是贾公子的要求,虽然很是让人不解,但大家还是一致点头答应了,并立刻四处寻找起来,一番搜索,众人在一辆货车的下边终于找到了正裹着毯子呼呼大睡的小易。

    如果是别人在这样一个和马贼血战的时候,躲到车子底下去,那肯定会被大家鄙视,再冠以懦夫的骂名,甚至在脑袋上栓根狐狸尾巴游街也是可能的,但小易就没有这个心里负担,大家也不会发出任何的指责,因为他本来就是大家公认的‘没用的小易’;英雄必须战死沙场,胆小鬼却可以闻风而逃,这就是世人的价值观,至于想死还是想活,那就看你是‘真聪明’,还是‘假傻’了。

    “小易,跟我出去一趟怎么样?回来以后给你蜂蜜水喝,再加一块大大的鹿肉,胸脯那块的!”看着睡眼朦胧的小易,‘贾公子’心里有有些迷糊了,只好用‘蜂蜜水’和‘胸脯’来试探,因为眼前这个慵懒的少年,实在没法和那个在夜色中犹如鬼魅般的厉害人物联系在一起,但不知为什么,她总是觉得这二者之间有一定的关系,尤其是那双眼睛,一个是纯真善良,一个是凌厉霸道,而二者的共同点就是都那么吸引人,害的她芳心乱跳不止!

    “好!我去,蜂蜜水,要加桂花的!”萧逸很痛快的就点头答应下来,同时暗地里向大牛几人打出放心的手势,和马贼谈判,打通这条北上的商路,原本就是他计划中的一环。

    “成交!”……

    ………………………………………………………………………………………………………………………………6

    夜色深沉,联营外的荒野中,那场激战后的痕迹还在,满地都是死人、死马,浓重的血腥味引来了大批的草原狼,这对它们而言是一场难得的盛宴,都在那里拼命的吞噬血肉,吃到高兴处还仰天发出欢快的嚎叫,在夜空中久久回荡!

    狼群就是草原上的清道夫,连年的征战、杀伐,无数的尸体几乎堆成了山,大战之后必有大疫,全靠这些残忍的掠食者,将那些战死者的尸体尘归尘、土归土,最后变成养分重新滋润这片养育万物生灵的大地!这是一个循环!

    ‘血染黄沙,骨肉喂狼!这就是一名战士最终的归宿!

    看着眼前的血腥盛宴,听着近在咫尺的狼嚎,‘贾公子’的两条腿都快瘫软了,整个人几乎都挂在萧逸身上,吓得不敢直视,这就是他们要面对的第一道难关,在黑夜中走过这片遍布死尸和狼群的区域,到达对方指定好的地点,马贼们是不会来接的,他们必须用自己的实力证明,否贼就连坐到那张谈判桌上的资格也没有,这就是草原上的法则----强者为王!

    看了看瘫软在自己怀里的家伙,萧逸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女人啊!没这个本事还要接这个差事,结果最后像只树熊一样紧紧的抱着自己,虽然说抱起来很舒服,手感也好,可这个样子去谈判就太不雅观了吧,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代表的是整个商队,再往大了说,那是代表汉人去和那些匈奴人谈判,民族气节很重要的。

    “呜!”随着萧逸口中响亮的口哨声,一团黑影突然从远处向这边冲了过来,速度奇快无比,而且还极其的凶悍,一路上嘶鸣不断,凡是有挡着它去路的野狼,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蹄子,也时还连踢带咬的追逐一番,来着正是萧逸的好伙伴,千里墨烟驹--‘白菜’大爷!

    ‘白菜’大爷最近可是混惨了,为了不引人注目,身上东一块,西一块的被抹了无数泥巴,好好的一匹汗血宝马变成了赖皮劣马,整天耷拉着耳朵,塌着腰,走起路来也要低声下气的,连大声嘶鸣都不行,生怕吓到别的马匹,有时候还要帮着萧逸他们这个小商队拉货车,可怜的‘白菜’大爷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啊!

    萧逸也曾考虑过把‘白菜’留在雁门关,但一则人和马几乎从未分离过,实在是舍不得,再者,‘白菜’自己也执意要来北方的草原,总是向着这个方向嘶鸣,在哪里有它的故乡啊!

    “来,上马吧!我给你牵马坠蹬!”亲昵的和‘白菜’嘻戏了一会,萧逸让‘贾公子’骑上去,否则靠这样一步三挪的速度,天亮也到不了马贼的营地啊!

    “啊!不要!”看到‘白菜’的样子,‘贾公子’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般拼命地摇头,说什么也不敢靠近,这是什么怪物啊,虽然长的很像一匹马,可马有这么凶悍的吗?连荒野上的野狼都怕它,被追逐的四处乱跑,真不知道到底谁是吃肉的?谁是吃草的?

    还有一条最关键的就是,它身上实在是太脏了!

    ‘白菜’很聪明,立刻就看出来‘贾公’子对自己的畏惧,这让它很伤自尊,‘白菜’大爷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啊!一般人想要站在自己的背上,那都得好酒嫩草的贿赂才行,这个不雌不雄的家伙竟然还敢摇头,生气的‘白菜’大爷猛然前蹄抬起,仰天发出一声如龙似虎般的嘶鸣,声震四野!

    看到‘白菜’发怒,萧逸赶紧从身后拿出自己的酒葫芦,喂了它几口,浓浓的酒香可以起到凝神的作用,这一向是‘白菜’的最爱,萧逸又给它梳理毛发,按摩四肢,在肚皮上挠痒痒,忙乎了半天,这才算是勉强安抚住这位大爷!

    “这是你的马,好凶,好怪啊!”看到萧逸如此卖力气的讨好一匹脏兮兮的劣马,‘贾公子’的眼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以她的家族在河北一带的势力,什么宝马良驹没见到过,马儿不听话,抽一鞭子就好,何必这样的讨好呢?

    “你不懂,它不是一匹马,它是我的生死兄弟!”宠溺的拍拍‘白菜’的大头,萧逸的眼中难得的出现温柔的神色,他可是发过誓,要和‘白菜’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

    “来,坐上去吧!”萧逸不容分说,上前一手掐住贾公子的小蛮腰,一手拖住她的屁股,在一阵抗议的尖叫声中,双臂轻轻用力,就把她举到了马背上,“好好坐着,千万别掉下来,‘白菜’可不是谁都能骑的,它可是难得一见的龙种,千里墨烟驹……,正所谓‘神龙驮金凤’普天之下,除了我以外,就只有身具皇后命咯的人才有资格坐上去呦!”

    也许是为了让马背上的‘贾公子’安稳一点,也许是为了吹嘘一下‘白菜’的不凡,总之萧逸吹出了‘神龙驮金凤’的谶语,这让后者终于在马背上安稳了下来,金凤,那就皇后,一国之母,一个女人所能达到的最高荣誉地位了,试问,那个妙龄少女的心中没有一个美丽的皇后梦呢?

    只不过当那顶沉重的凤冠真的戴在头上时候,到底是福?是祸?就很难说了!

    “神龙驮金凤……金凤?”默念了几遍之后,‘贾公子’小脸羞红又很紧张的问道;“那除了我之外,还有别人坐上过这头‘白菜’的马背吗?”

    “嗯!有一个!”听到发问,萧逸条件发射似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那里的‘纪念’可是清晰的很啊!同时一张俊俏可爱的小脸浮现在他的心头,还有那串狼牙项链,以及挥之不去的四个字……“无愁哥哥!”

    “那是谁?”

    “一个女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