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第180章 草原上的小辣椒
    ,精彩无弹窗免费!

    “鬼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夜空,任谁在午夜时分看到那张恐怖至极的‘蚩尤鬼面’,也会吓得魂不附体,不过发出尖叫的并不是‘嫣然郡主’,作为大草原的女儿,她第一时间横起了手中的马刀,做出了防守的姿态,被吓的大声尖叫的反而是被困在马背上的‘贾公子’,而且叫声经久不绝……

    人在极度恐怖的情况下就会忘记很多刻意装出来的掩饰,从而显出自己的本来面目,‘贾公子’也是如此,平时刻意装出来的中性声音现在完全变成了女人的尖叫声,而且清脆悦耳,让人听了甚至会产生一种犯罪的冲动!

    听到自己的‘爱郎’突然发出女人的声音,嫣然郡主不禁大吃一惊,连忙抬起‘贾公子’的脸蛋,仔细观察起来,随后又摸向他的咽喉部位,结果发现和自己一样都是平平的,丝毫没有感觉到男人的喉结,不甘心之下,嫣然郡主猛地把手伸进了‘贾公子’的怀里,在后者更加嘹亮的尖叫声中,撕拉一声,将衣裳扯了开来……

    麻布,贾公子胸前全是一层层紧紧缠绕的麻布,将原本应该傲然耸立的山峰给强行束缚起来了,但那细腻的手感,如玉似冰的肌肤无不告诉嫣然郡主,自己的‘爱郎’原来是个女人……

    “你这个汉人骗子,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的尸骨仍到荒野上喂狼!……”草原女子,敢爱敢恨,爱如春花灿烂般柔情,恨如狂风暴雪般无情,一把将‘贾公子’推倒地上,嫣然郡主双脚一踢坐下战马的小腹,战马的前蹄立刻高高抬起,一声嘶鸣,就向衣裳半敞的‘贾公子’身上落去,这一下要是落实,后者立刻就会香消玉殒,变成一滩烂泥!

    关键时刻,萧逸动手了,鬼魅般的身影一闪而过,将‘贾公子’牢牢地抱在怀里,而后趁势一滚,差之毫厘的躲过了落下的马蹄,感觉着‘软玉温香抱满怀’的享受,萧逸突然觉得自己这趟出来的并不亏,谁想到大半夜的还能碰到这样的艳福啊!

    “好狠辣的小丫头,不过她可不能死,她要是死了,我这一路上就没有桂花蜂蜜水喝了!”看了看已经气的七窍生烟的嫣然郡主,萧逸半调侃半认真的说到,至于他怀里的‘贾公子’已经被眼前的情景给气的晕过去了,衣裳不整的被抱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出身名门世家的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不过在晕过去之前,她隐约听到了‘蜂蜜水’三个字……

    “找死,可恶的汉人,我连你一起杀了!……驾!”怒不可揭的嫣然郡主一摧胯下战马,手中挥舞着弯刀,笔直的向萧逸冲来,作为大马贼赵浪的妹妹,她也是自幼习得一身骑射的本领,而且武艺了得,就是一般的匈奴男子也不是她的对手。

    怀抱着女扮男装的‘贾公子’,萧逸轻轻一偏头先是躲过了斜劈来的马刀,然后再侧步闪过战马的冲撞,战马的威力可不只是它那的前蹄,如果被它那近千斤重的身体以极高的速度撞上,就是全身重甲的士兵也会被撞的骨断筋折,所以与骑兵作战,死在马刀下的并不多,更多的是先被战马撞到,而后再被无数双铁蹄踏为肉泥的……

    当然了,再强大的兵种也有它的弱点,而战马的弱点恰恰就是它那双几乎无坚不摧的铁蹄,闪过战马冲撞的一瞬间,萧逸猛然伸出了自己的一条腿,目标就是战马的后腿,‘别马腿’,象棋盘上经常出现的一招,在真实的战场上也是有他的原形的。

    当战马前蹄跃起,后蹄着地,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候,只要看准时机,用巧力在战马的后腿着力处轻轻一勾,这个庞然大物就会因为重心不稳轰然倒地,当然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极难,这一招对时机,眼力,速度,力量,胆量的要求都极其严格,就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也不敢轻易尝试,一个不好被别断的就是自己的腿了,不过萧逸对此却很有把握,因为他有一个很好的陪练‘白菜’……

    ‘轰!’的一声,高速奔驰的战马摔倒在地,上面的嫣然郡主自然也跟着到了大霉,刚才那一下,就相当于所有的速度和力道都作用在了她的身上,虽然凭借着敏捷的身手在战马倒地的一刹那滚了出去,没被这个庞然大物压住,可依旧摔的她不轻,手中的弯刀直接甩飞了出去,俊美的脸蛋上也被搓伤了一块,整个人更是瘫软在地上半响都爬不起来,还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

    “今天好心情,捡到两美女呀!……不愁媳妇,不愁妾,孩子一大堆呀咿!呀!……”月光如镜,夜色如水,萧逸一边哼着自编的小曲,一边牵着马走在荒野上,马背上坐着刚刚苏醒过来的‘贾公子’,身上还披着萧逸的衣服,她自己那件已经被撕烂不能遮体了,嫣然郡主也坐在马背上,双手被困的结结实实,嘴里还塞了布团,没办法,这条草原上的小母狼刚一缓过气来张嘴就要咬人,为了不让自己身上再多一个牙印,萧逸只好把她的嘴堵上。

    三个人,一匹马,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组合,萧逸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准确说是如何处理这个草原小辣椒,杀了她,马贼们会和自己拼命,放了她,估计她立刻就会拿起刀子和自己拼命,杀不得,也放不得,这该如何是好啊?

    嫣然郡主是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嘴被堵的严严实实,否则她早就破口大骂了,最可恶的是这个带着鬼脸面具的臭男人,是从内衣上撕下一块布团堵的,害的她嘴里现在满是男人身上特有的那种味道,熏得她直翻白眼……,这世上还有比男人更臭的东西吗?

    ‘贾公子’,准确的说应该叫她‘甄姑娘’,现在更是吓一句话也不敢说,把头低的不能再低,就是在黑暗中,她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烧的像块红布一样,这一晚上发生的事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先是被一个女人抢亲,然后被这个女人袭胸,最后又被一个带着鬼面具的男人袭胸……,还有那低俗下流的小曲,就像魔音一样不停的往她脑子里灌,他会怎么处理自己,“杀了?放了?要赎金,又或者真像他唱的那样,抢回家去做老婆,生一大堆孩子?”……

    一想到自己可能要和一个带着鬼面具的采花贼过一辈子,就让她彻底崩溃,现在她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个男人看着怎么有点眼熟啊?……还有,蜂蜜水??

    一声狼嚎打破了夜空的平静,三人周围突然出现了大量的绿光,在不远处游动,徘徊,做出各种试探,狼群开始觅食了!

    嫣然郡主嘴里发出强烈的呜呜声,两脚拼命的开始踢坐下的战马,如果是大队人马自然不会惧怕狼群,可如果是单人匹马,就是草原上最勇猛的战士也会被狼群撕成碎片,而且逃无可逃,因为狼群就是这片草原上最好的猎手;‘贾公子’相对来说要好一些,无知者无畏,出身在内地世家的她并不太了解狼群的可怕,与远处嚎叫的狼群相比,她更怕眼前的这只‘色狼!’

    “嗷!嗷!……”一声响彻云霄的狼嚎却是出自萧逸的口中,望月长啸,威震四野,周围徘徊的狼群立刻四散奔逃……,普天之下如果说还有什么生物比狼更狠毒,更可怕,那就人!

    人,才是这天地间最强悍的猛兽!而萧逸则是猛兽中的猛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