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8.第178章 贪字是把杀人的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匈奴人是没有兵书战策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民族文字,打仗的本领全来自于生活,来自于大自然,因为他们有最好的战术指导老师---狼。

    马贼们偷袭商队的办法,其实就跟狼去羊圈里偷羊羔是一样的,都是趁着夜色悄悄地接近,找到缝隙以后迅速的冲进去,一击必杀,这样的办法可以说是百试百灵,但今天马贼们却吃瘪了,因为他们碰到了一个坚固异常的羊圈。

    今晚月色明亮,赵浪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商队营盘的情况,在仔细的查看了一圈后,他可以非常肯定的说,没有任何漏洞,营盘非常巧妙地借助了周围的地形,三面环水,易守难攻,唯一的缺口也用车辆堵的死死的,虽然办法很是简单,却非常实用,典型的军人作风。

    “这个营地里有高人布置,而且还是个带过兵,打过仗的,厉害!”轻轻晃动手中的马鞭,赵浪立刻做出了判断,他的战争嗅觉就像狼一样的敏感,从这个营盘中他闻到了一个强大对手的味道,这让他很是兴奋;草原汉子活着的意义就是,骑最快的马,用最好的刀,抢最漂亮的女人,还有就是战胜最强大的敌人!

    “大王,小的愿意带领勇士们冲进去,杀光他们,抢来最好珠宝奉献给您!”一名壮实的匈奴汉子拍马来到赵浪身边,主动请求担任主攻,他是赵浪身边两大干将之一,因为在一次血战中被敌人砍伤了一条腿,所以被人称为‘瘸狼’,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战斗力,草原汉子只要能跨上马背就能战斗,战马就是最好的双腿。

    “别急,牧羊人有牧羊人的办法,草原狼有草原狼的办法,不要让勇士们去做无谓的牺牲!”赵浪心中盘算过,如果强打硬拼,就算能攻破商队的营盘,手下的勇士们也会死伤惨重,而这些人可是他在这片草原上安身立命的本钱,一旦损失过重,自己盟主的位置就会动摇,其他的马贼也会趁着自己虚弱的时候来进攻,得不偿失啊!

    “瞎狼,你去,用草原狼引诱羊羔的办法,把他们引出来,只要羊羔出了羊圈,就可以任我们宰杀了!”赵浪一招手,派出了自己的另一员干将;‘瞎狼’--人如其名,他的一只眼睛在厮杀中被箭镞射瞎了,而且长的很干瘦,一点也没有草原汉子的彪悍魁梧,但他却凭借着自己的狡猾和狠辣,成为了赵浪身边两员干将之一。

    其实草原上的骑手大都有各样的伤痕,连年的征战,谁还没负过伤呢,就像那些野狼一样,身上到处都是撕咬过得痕迹,在他们看来这是勇士的勋章,是无上的荣耀,只有像土拨鼠一样躲在毡房里的懦夫身上才会是光溜溜的;在草原上男子汉以伤疤为美,没有伤疤的男人甚至很难娶到老婆。

    “小的们,跟我走,咱们去会会这些汉地来的小羊羔!”跃马出阵,瞎狼带着一队人马就像暗夜里的狼群一样,向商队的营盘摸去,没有喊叫声,没有嘶鸣声,连马刀都用黑布缠了起来,不到进攻的那一刹那,他们绝不会暴露自己的身影。

    ……………………………………………………………………………………………………………………………

    “敌袭!”随着一声嘹亮的鸣镝声响,正在巡夜的小斌第一个发现了马贼的踪影,自幼在山中狩猎,整日与野兽为伍,让他练就了一项神奇的本事,那就是双眼夜可视物,就是在最幽暗的树林里,他也可以追踪到猎物的踪迹,更何况是成群结队的马贼呢!

    “轰!……”听到预警,整个商队都沸腾了起来,负责值夜的伙计们立刻冲上外围的货车,在各队首领的指挥下,开始用弓箭和长枪御敌,其余睡梦中的人在听到动静后也是一跃而起,抓起枕边的兵刃就冲过去支援,这时候没有人怯弱,怯弱的下场就是死!

    当然还是有一个人是列外的,那就是萧逸,听到外面厮杀的声响,正在羊皮毯子底下呼呼大睡他支楞着耳朵听了听,随后轻轻翻了个身,从车板上滚落到车底下,紧紧毛毯,继续睡他的大觉。

    一名优秀的军人在夜战的时候,不需要用眼睛去侦察,因为就算是看也看不清的,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夜视的本领,萧逸用耳朵听就能知道厮杀的程度,从而判断出敌人的多少,只是一支出来试探情况的小马队而已,还不用他暴露自己,如果连这点敌人都对付不了,那这些商队也就不用来草原上冒险了,直接留在安全的汉地种庄稼好了,还能自己打粮自己吃!

    弓弦振动声,鸣镝飞窜乱空声,战马嘶鸣声,人临死前的惨叫声,在整个夜空中响成了一片,车辆连营的办法获得了极大的成功,马贼们冒着成片的箭雨,在付出极大的代价后,好不容易冲到近前,却拿这些连在一起的车辆毫无办法,战马根本就跃不进去,而匈奴战士是离不开战马的,一旦双脚落到了平地上,就凭他们走起路来跌跌撞撞的罗圈腿,会被汉家战士们完虐的。

    而商队的护卫伙计们却是占尽了便宜,不但可以躲在车后用弓箭一一点名似的射杀那些毫无遮掩的马贼,而且还能站在车上居高临下的用长枪刺杀,刚一接触,马贼一方就损失了数十人,眼见部下死伤惨重,首领瞎狼的一声呼哨,马贼们狼狈不堪的开始后撤了,匈奴人进攻时都是一人三骑,犹豫撤退的过于匆忙,结果扔下许多无主的战马在哪里四散撒欢……

    “呼!万胜!万胜!”眼见敌人退去,长出了一口气的商队伙计们开始大声欢呼,这时候的汉人血管里还流动着浓厚的尚武精神,对这些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他们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占据着心里上的优势,在他们看来匈奴人就是一群只知道放马牧羊的劣等人,和还在树上摘果子的猴子也没什么区别,全是不开化的物种。

    马贼杀退了,那些无主地战马立刻就进入了众人的眼中,在商队看来,那一匹匹跑动的就不是马,而是会移动的钱串子啊!

    物以稀为贵,中原内地自古不产良马,因为环境、气候的问题,中国两大战马产地,一是北方的河套草原,那里水草丰美,宜耕宜牧,可惜现在被匈奴人占据了,另一个就是西凉陇右,如今掌控在董卓的手里,关东各郡的势力们为了对抗董卓的西凉军团,都在暗中做着准备,训练可以对抗西凉铁骑的骑兵就是重中之重;如今山东的门阀们正在不惜代价的收购良种战马,价格一日三涨,而且还是有市无价,大家来草原走私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换取战马吗,如今这么多无主地战马就在眼前游荡,谁看了不动心啊?

    无主地东西,谁抢到就归谁,这是古今通用的法则,一声呐喊,许多商队的伙计纷纷跳出车营,向那些四处游荡的战马扑去,嚎叫着互相争抢,现在他们的眼里就剩下一个‘钱’字,至于隐藏在暗处的危险,全被抛到阴山背后去了。

    “让他们马上回来,小心匈奴人的埋伏!全都是些见钱眼看的家伙,早晚死在钱眼里!”躺在车下假寐的萧逸立刻听出了动静不对,连忙向蹲在车边的曹胖子下令,后者立刻迈开两条肥胖的小短腿向外边跑去,对萧逸的判断他一向是百分之百的信服!

    “回来,快回来,那是匈奴人的奸计,小心有伏兵!快点全回到车营里!……”

    “走,回去!”也有聪明人能控制住自己的贪欲,苏双就是其中之一,他本来就是个沉着稳重的人,刚才只是一时被利益冲昏了头脑而已,现在听到曹胖子的喊声,他立刻收拢手下的伙计返回连营,到手的马匹也全部扔掉了,与金钱相比,小命才是最重要的,有钱也得有命花才是呀!车辆连营的成功,让他对曹胖子,准确的说是曹胖子身后的高人有着极大的信心,现在听到曹胖子的呼喊,那肯定就是高人的主意了,所以他选择了从善如流。

    聪明人都向后撤了回来,但大部分人还是在拼命四处抓取马匹,尤其以虎爷为首的商队抢的最欢,甚至还和其他人动了刀子,其实他们也知道跑出连营是有危险的,可架不住心中金钱的利诱啊!抓一匹,再抓一匹就好,多一匹就是多几十万枚铜钱啊,很多人都抱着这样的心思,想要多捞一点,可一匹之后还有一匹,利诱的路上实在有太多的下一个了……

    当众人好不容易收拢完所有的马匹,才发现已经离开营盘有一段距离了,一些特别贪心的甚至都追到了荒野里,乌云遮月,望着暗无边际的荒野,大家心里全都升起了一片寒意,可是,已经晚了!

    “嗖!……”随着一支冷箭射来,荒野中杀出无数的马匪,就像旋风一样掠杀而来,一时间箭如雨下,马刀闪烁,死亡笼罩在了众人的头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