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5.第175章 河北甄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嗨!没用的小易,你除了睡觉和吃锅盔以外,到底还会不会别的了?”草原上的旅途是空虚寂寞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总要找点事情做,中午休息时,一身白衣的贾公子迈步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块熏制的鹿肉,做为一支大商队的首领,他的伙食肯定要比其他人好得多,那个叫‘小竹’的贴身小厮,也亦步亦趋的跟在一旁,看向小易的眼神中同样充满了好奇。

    “你把手里的鹿肉送给我,就告诉你还会做什么!”看着眼前的两个好奇宝宝,小易露出一副天然呆的模样,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纯真、善良、可爱的神色。

    “真是个吃货,好,给你!”看着眼前这个奇葩,贾公子非常大度的把手里的鹿肉递了过去,然后一脸好奇的等着对方的答案。

    鹿肉在手,小易先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鹿肉的香气很是浓郁,但隐约中还有另一种香气缠绕其上,那是一种特殊的体香,对这种香气小易并不陌生,很久以前,在‘女王大人’的身上他就闻到过,在貂蝉的身上也闻到过,都是那么让人迷醉----处子之香,男人最喜欢的味道!

    “别就知道吃鹿肉,你还没说到底还会做什么呢?”看着小易几口就把一大块鹿肉吞了下去,贾公子连忙出声询问,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到那面‘肥龙锅盔’旗之后,他就对这个‘没用的小易’充满了好奇心。

    一边咀嚼着鹿肉,小易一边指了指‘小竹’手里捧着的水壶,后者先是看了看自家公子,这可是公子专用的水壶,自家主子有洁癖,他的东西从来不给外人用的,但今天太阳却从西边出来了,只见贾公子俊脸微红,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小竹这才把水壶递了过去,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有时候怎么看怎么顺眼,哪怕对方是个一文不名的乞丐,可就是看着舒服,另一种正好相反,怎么看怎么别扭,哪怕对方身上穿着龙袍,心中也丝毫没有欢喜,这二者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缘分,只不过,前者是情缘,后者是孽缘!

    嘴对嘴,长流水,一股带着挂花味的蜂蜜水灌下去,去火解渴,舒服的拍拍肚子,小易这才不紧不慢的对着眼前的好奇宝宝说道:“除了吃锅盔以外,其实……我还会吃鹿肉!”

    “哈哈!……哈哈哈!”最先发出笑声的是小竹,但看到自家公子涨红的小脸,又使劲想捂住自己的嘴吧,憋得满脸通红,最后实在是忍不住终于狂笑了出来……

    “哈哈哈!……”沉寂了一会,贾公子也终于忍不住的大笑起来,他一向自认聪明绝顶,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天然呆的家伙给涮了一把,有意思,真有意思!

    正在三个人哈哈大笑的时候,一骑烟尘闪过,小斌打猎回来了,这个猎手出身的少年根本就闲不住,只要一有空闲他就会带上弓箭出去转转,而且每次从不落空,肯定能带点猎物回来,今天他带回来的就是几只肥硕的野兔。

    秋天草籽饱满,几只野兔吃的身上全是肥油,还在那使劲的蹬着腿,看来是被小斌活捉的;打猎并不难,但要想在到处都是兔子洞的草原上活着它们,除了天上的苍鹰,就只有最好的猎手才办得到!

    “兔子,兔子!”肥肥的兔子看起来确实很可爱,尤其是其中的一只大白兔,长长的耳朵一转一转的闪动,样子萌萌的,立刻把两个好奇宝宝的目光给迷住了,在哪指手画脚的议论起来,想要伸手摸摸,却又不敢的样子!

    “把那只怀孕的白兔子给我!”小易伸手从马鞍上抄起肥肥的大白兔,用手摸了摸这只差点就要变成红烧兔子肉的小生灵,嗯,毛发柔顺,手感极好:“来而不往非礼也,吃了你的鹿肉,喝了你的桂花蜂蜜水,这只兔子就作为回礼送给你们了!”

    一身白衣的贾公子立刻欣喜的把兔子接了过去,在怀里翻来覆去的轻抚,像是得到一件心爱的玩具般,半响又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对,赶忙把兔子扔到随从小竹的怀里,然后低头整了整衣裳,恢复了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后,这才小脸微红的问道:“你怎么一眼就看出它是只母的?它脑门上又没刻着字!”

    “呵呵!这有何难!”小易先是玩味的在贾公子那高挑的身体上看了看,从柔长的头发,到平平的咽喉,最后目光落在对方还算平坦的胸膛上,“家师以前曾教过我说,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安能辨我是雄雌?……”默默的念了一遍后,贾公子好像受了什么惊吓般身体轻轻一震,一张小脸上显出懊恼的神情,拉住身边随从‘竹子’的手,小蛮腰一扭,立刻跑的远远的,再也不敢靠过来了!

    “周围有什么情况吗?”没有旁人在场,小易那副天然呆的表情立刻消失不见了,眼中寒光冷酷,脸上则是阴云密布,人还是那个人,气质却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如果说刚才的小易是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那么现在的萧逸则是一头嗜血成性的‘贪狼’一善一恶,一正一邪,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却巧妙地融合在一具身体里……;他每天派小斌出去打猎,其实打猎是假,借机侦察周围的情况才是真。

    “有尾巴在后面悄悄跟着我们,不过已经被我处理掉了!”小斌扬了扬手里的弓箭,说话的声音依旧很平和,就像他刚才处理掉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几只兔子一样!

    “做得好,没想到路上还有这么多麻烦,看来要想平安到达匈奴人的地盘,还得先除掉几只拦路狗才行啊!”点了点头,萧逸赞许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无论是小斌骑射的本领,还是那份大胆果决,他都很满意,这是一个可造之材。

    摸了摸下巴,萧逸转身来到曹胖子身边,有些情况,他需要仔细确定一下,“你经商多年,可知道河北一带有什么姓‘贾’的大户门阀吗?”

    看到萧逸走过来,曹胖子条件反射般就要站起来行礼,但看到对方的目光后,已经起来一半的身子又虚坐了回去,看起来刚才好像就是挪动了一下身子似的,一张胖脸也变得阴沉下来,摆出一副训人的架势,而萧逸则乖乖的站在一边,似乎在听首领的训斥!

    “回统领大人的话,河北一带门阀林立,但绝没有‘贾’姓这一家,反倒是有一家姓甄的,是当地首屈一指的门阀大户,甄家扎根河北多年,树大根深,掌控了冀州一带大量的粮食贩运,又插手马匹走私的生意,影响极大;如今河北的甄家,徐州的糜家,以及幽州的梁家合称山东三大富豪,个个都是富可敌国的存在!”曹胖子的声音压得很低,说起各地的富豪,他可是如数家珍。

    “甄家?贾家?呵呵,有意思,假作真时真亦假啊!”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看远处飘扬的‘贾’字认旗,,萧逸的心中已然明了,“想办法告诉其他商队的首领,今晚加强警戒,估计该有客人找上来了!”

    “诺!……”

    洛神出场了,请大家看在神仙姐姐的份上投张月票,给点打赏咩!男爵在这里多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