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第172章 萧逸!小易!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双和张世平是幸运的,因为他们遇到了一个贪财的校尉,当他们抱着最后的希望再一次发动金钱攻势的时候,没想到竟然大获成功,百十名伙计不但平安无事,连那几十车货物也原封不动的带了出来,这让他们两个欣喜若狂,那个姓马的校尉真是他们的‘贵人’啊,同时心中也再次确定了一条真理,‘金钱万能,无人不贪!’

    同样,马六现在也是激动万分,倒不是因为桌上这袋子沉甸甸的金子,而是因为自己接受到的任务,代替萧逸坐镇军营,暂行玄甲军统领的一切职权;从这道命令里他能感受到萧逸对他深深的信任,而他也下定决心绝不辜负这份信任,再说那个男儿心里没有将军的梦想,令旗一挥,千军俯首,只要想一想那样的场面,就激动的他浑身颤抖。

    至于萧逸则带着几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溜出了军营,而且还是轻装出行的,除了怀里的‘贪狼’刀,其他的铠甲、宝剑、弓箭之类的全被他留在了军营里,现在他需要换一个新的身份,用一张新的面孔,去完成自己的计划!

    苏双和张世平并没有急于出发,而是在雁门关外一处比较隐蔽的河岸边驻扎下来,这是一个只有圈内的走私商人才知道的联络地点,塞外不但是苦寒之地,而且危机重重,来去如风,抢掠血腥之财的马贼,随时可能翻脸杀人的匈奴部落,还有潜伏在黑夜中四处偷袭商队的野狼群……,在茫茫的大草原上,一支百十人的商队那就是一叶小舟,随时都有被危险吞噬的可能,所以这些商人们出于安全的考虑,会自发的组织到一起,形成一个较大的团体,共同应付可能遇到的危险;人多力量大!无论到了那里这都是一句至理名言。

    一支,两支,三支,短短两天时间里,在这个河畔的秘密联络点附近就集结了十余支走私商队,这些商队大的人数过百,小的也有数十人,而且成员个个彪悍异常,都随身携带着马匹、兵刃,敢去塞外闯商路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至于人员的组成就更加复杂了,既有燕赵一代的大豪商,也有西凉来的刀客,甚至还有一些是门阀大户们自己组织的商队,论起走私货物,那些贵族官员们同样不落人后,如此肥美的一大块肉,谁不想咬上一口啊!

    商人们走南闯北,消息是最为灵通的,这些来自各地的豪商们立刻聚拢在一起,熟人之间互相打个招呼,交换些情报,脸生一点的也会问候一下,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也好做到心里有数,能当走私商人的就没有一个是善良之辈,那些还心存善念的尸骨早就喂了塞外的野狼,走私商人,平日里自然是以物易物,做些正经生意,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偶尔客串一下马贼,做些黑吃黑的买卖,可以说,每年这些出塞的商队,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死在同伙的手里,就算你不想杀人,人家也会来杀你,走私固然是暴利,抢劫那可是无本万利。

    “苏老大,张老大,多日不见,二位一向可好!”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高壮汉子,领着一只数十人的队伍走了过来,这些人个个身披牛皮铠甲,背着弓箭,腰间插着西域一带惯用的弯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尤其是他们看向别的商队的目光,贪婪而冷酷,就像是看着一只只待宰的羔羊!

    “原来是虎爷,托您的福,日子还过得去!”苏、张二人对视一眼,同时摸了摸腰间的佩剑,心中都暗暗升起了警惕的心思,苏双为人老成沉稳,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由他出面应付的,“虎爷一向都是在西凉附近过生活,今天怎么突然来到雁门,莫非还要和我们这些穷赶马的饭碗里抢口吃的吗?”

    “苏老大说的哪里话,你们要是穷人,那小弟这些人就是要饭的乞丐了!……西边的日子现在不好混呀,前段时间西凉刺史董大人突然调动大军,小弟生怕是要围剿各处山头的弟兄,这才跑到雁门一带来避避风头,跟各位老大一起蹭口饭吃,还望苏老大看在故人的份上帮衬一把,小弟感激不尽啊!”虎爷是大家对他的尊称,他原本是西凉军中一名戍边的屯长,因为受不了戍卒那种苦寒的日子,干脆带着手下的一帮士卒落草为寇,干上了没有本钱的买卖,每日里抢劫商旅,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日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因为他平时总是表面笑脸迎人,暗地里却四处捅刀子,做些黑吃黑的买卖,再加上他心狠手辣,办事从不留活口,因此大家都管他叫‘黑心笑面虎’,虎爷只是一个客气的称呼,至于他原本叫什么名字,就没人得知了。

    去年苏双、张世平去长安附近贩卖无愁酒,路上遇到了‘虎爷’一伙,对方见财起意,动了黑吃黑的念头,结果双方一场血拼,各自折了些人手,谁也没占到便宜,自此结下了梁子。

    ‘虎爷’一伙即使在走私商人的圈子里也是臭名昭著,经常干些坑害同伙的勾当,因此没人喜欢和他们搭伙;不过这些人全是当兵的出身,不但心狠手辣,手下的功夫也很是硬朗,因此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尽量回避着他们,没想到这次他们却主动的找了上来。

    “好说,好说!塞外苦寒之地,危机四伏,大家理应同舟共济才是,要是万一船翻了,那谁也讨不到好!”苏双话里有话的回了一句,就是在警告对方,出塞以后少搞那些见不得人小动作,否则老子的刀也不是吃素的。

    “嗯,苏老大说的极是,大家既然走的是一趟买卖,理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双手抱拳,虎爷连连点头称是,可眼中的杀意却怎么也遮盖不住,只要有机会,谁也阻止不了他杀人越货,财帛动人心啊!

    “老大,那边又来了一只肥羊!领头的是个小奶娃,俊得很!”一名手下突然来到虎爷身边,附耳低低的说了几句。

    随着手下的指引,虎爷果然看到了一只新出现的商队,约莫有百余人的样子,赶着三十多辆车子,上面堆满了各种货物,压车的人个个青衣小帽打扮,装束整齐划一,看样子应该是某个大商号派出来的,为首的是一辆二马驾辕的花车,打扮的很是奢侈豪华,此时马车上正站着一名白衣少年,约莫十三四岁的样子,生的是唇红齿白,俊美异常,正在哪指挥手下围拢车辆,准备宿营,在白衣少年的身旁,还坐着一名年龄相仿的可爱青衣小童,怀里抱着个小包裹,看样子是伺候他的仆人。

    “果然生的很是俊俏,出门还带着贴身仆人,应该是那个大家族出来历练的少爷,没见过世面的二世祖,确实是只肥羊啊!”常年的刀头舔血,秦校尉的这双眼睛早就练得毒辣异常,一看望去,就把对方的来历猜的**不离十了,“别急,等路上有机会再说,这个白衣小子杀了真是可惜,要是卖到达官显贵那里去做娈童,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呵呵!老大说的极是,可惜咱们弟兄里没有好男风的,否则留下来自己享用几天也是不错的!……有这么漂亮的小子,老子不介意换换口味的,哈哈!……”虎爷的一众手下顿时低声嘲笑起来,显然已经把那支商队看成了盘中餐,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也许是感觉到了虎爷一伙色迷迷的目光,马车上的白衣少年一手握住怀里的短剑,然后狠狠的回瞪了过去,可惜他这幅清纯的样子实在没什么杀伤力,反而在眼角眉梢似乎包含了无限风情,犹如少女怀春一般,电的一众人等浑身酥麻不已!

    正在人们各怀心思的时候,又一支奇葩的商队来到了聚集地,说他们奇葩,那真是一点也没错,来这里聚集的商队,多的人数上百,少的也有几十人,可这只奇葩的商队拢共才只有五个人,货车也只有两辆,用两头老黄牛拉着,寒酸的不能再寒酸了,这么小的商队也敢去闯塞外,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大都是抱着看笑话的样子看他们。

    “各位老大幸苦,辛苦啊!小的姓曹,人称曹胖子,渔阳-卧虎亭人氏,这次也是去塞外混口饭吃,小弟一伙人少本薄,一路之上还望各位老大多多关照,谢谢了!”这只奇葩商队为首的是个高四尺,宽也有四尺的胖子,长着一副喜庆的模样,无论看着谁都是笑脸迎人,点头哈腰的客气极了。

    车上还有一个同样的胖子,身材却很魁梧,身后背着一口大黑锅,看样子应该是商队的厨子,另外还有两名青年护卫,一个手执巨型狼牙棒,看那沉重的棒身,以及反射着阳光的倒钩狼牙,应该是纯钢打造的硬家伙;另外一个是名冷峻的青年,身穿豹皮猎褂,腰插长柄马刀,身上背着弓箭,看那手指上厚重的老茧,还有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显然这是一名神箭手。

    除此之外,在牛车上还坐着一个穿着青衫的少年,长的小脸微黑,相貌极其阳光,一笑起来脸上还有两个深深的大酒窝,少年身上没有带兵器,而是背了一个木头箱子,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

    黑脸少年正坐在车上啃着一块锅盔,如此粗糙的食物他却吃得很是香甜,看样子也是个穷苦出身,在他旁边还有一匹毛色乌黑杂乱的劣马,身上满是尘土,看起来很是丑陋,正在和少年抢他手里的锅盔吃,不过这匹马似乎很挑剔,刚吃了几口锅盔,就全吐了出来,还发脾气似的在哪乱跳,吃货骑劣马,这一人一马倒是绝配!

    发现大家的目光都看向自己,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下手里的锅盔,用袖子擦了擦嘴,这才满脸羞红的说道:“大家好,我叫小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