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1.第171章 走私商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问这世界上最勇敢的是什么人?答案是:商人。

    如果问这世界上什么人最具有冒险精神和开拓的胆量?答案:还是商人!

    无论是乌烟瘴气的南荒沼泽,还是茫茫无际的塞外草原,只要能带来足够的利润,就都会留下商队的足迹,从东方的大汉王朝到西方的古罗马帝国,中间要穿越狭长的玉门古道,翻越高耸的葱岭,走过号称死亡之海的戈壁沙漠,还要躲避大食人的铁蹄弯刀,就是这样一条几乎不可能通行的路程,硬是被追求利润的商队走出了一条赫赫有名的大道---丝绸之路!

    一匹丝绸在洛阳的价格是一两黄金,而在古罗马城的价格却是整整一百两黄金,在百倍利润的诱惑下,东方的商队出现在罗马的大街上,一坛无愁酒的造价,在中原内地只需要小半袋的粮食,在匈奴人那里却可以换回来两匹没有阉割过的优良战马,之间的利润甚至超过了百倍,所以商队就出现在了塞北草原上。

    汉朝和匈奴人之间打打和和的已经几百年了,可无论是最为紧张的战争时代,还是比较松缓的和平时期,双方之间的贸易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贸易的最主要方式就是走私。

    贸易也是战争的一种形式,汉朝人禁止铁器、食盐、粮食之类的物资出塞,而匈奴人则禁止优良的种马和马鬃、牛角、牛皮等一切可以用于军事用途的物资入关,双方不约而同的施行了物资封锁,以削弱对方的战争潜力,但人类之间的贸易是永远也不可能停止的,越是禁止,物资的利润就越高,也就越加的刺激人心,于是乎这些走私商人也就顺势而生了!

    苏双,张世平是两个眼光毒辣而且行事大胆的商人,自从在‘卧虎亭’发现无愁酒之后,两个人利用先手的优势,南下青、徐二州,西走洛阳、长安,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赚了个锅满盆盈,发了大财;正在两人准备继续大干一场的时候,形势却发生了变化,卧虎亭毁于战火,蓟县的豪商梁家则接手了‘无愁酒’的酿造以及贩运,从哪以后,两个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生存空间不断的被压缩,面对梁家这个商业圈里的巨无霸,他们丝毫没有还手的力量。

    眼看着金币像流水一样都进了别人的口袋,已经急红双眼的苏双、张世平两人一咬牙,一跺脚,决定重新再闯出一条新的商路来,那就是北上塞外,去匈奴人那里捞金,匈奴人傻马多,牛羊遍地,正是他们这些商人大显身手的地方。

    塞外苦寒,无愁烈酒自从出现在那里以后,立刻受到所有匈奴人的欢迎,在这些游牧民族眼里,烈酒不但是最好的饮品,还是救人一命的良药,在冬季寒冷无比的白毛风来临时,喝上一口烈酒,活血御寒,比穿一件羊皮袄还管用,不知道有多少牧民就是靠着烈酒从寒冬中捡了一条命回来。

    说干就干,商人最忌讳的就是因为犹豫而丧失了商机,苏双、张世平两人在蓟县采办完无愁酒之后,就一路向北,出右北平,偷偷越过长城,而后再转向西,贴着长城沿线行走,一直来到了雁门关外围,这样做不但避开了穿越黄河,翻越太行山的艰难路程,而且还能躲避一路上关卡的盘剥,可以把自己商队的利润做到最大化,说白了他们就是一帮向草原偷偷贩卖货物的走私犯!

    各种行业中最挣钱的就是经商,而商人中利润最丰厚的就是走私商,为了金钱,他们甘冒各种风险,苏双、张世平他们本想在雁门关补充一下物资,再采购一些铁器,然后就一路向北深入草原,用铁器和烈酒去向匈奴人换取马匹和皮毛,只要能贩回内地,转手就是百倍的利润啊,可没想到商队走到雁门关外围的时候,突然被一群边军给包围了。

    “各位兄弟幸苦了,我们都是正经的商人,来雁门不过是做点小生意,还望各位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小人感激不尽啊!……另外,这些钱就送给诸位兄弟打酒喝!”苏双伸手解下腰间的钱袋,里面叮当作响,一副沉甸甸的样子,他的眼力异常精准,一下就看出了这些边军不是等闲之辈,不但个个彪悍异常,而且装备极其精良,像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在商队的周围,将商队突围的线路一下子就封死了;这样的边军绝不是自己商队里那些活计可以对付的,所以他直接选择了破财免灾,在他看来,当兵吃粮的人哪有不爱财的。

    “收起你的烂钱,老子流自己的血,吃自己的饭,堂堂正正,用不着你们这些黑了心的走私商人孝敬,……统领大人有令,截留商队,给我搜!”为首的游骑小队长正是那天摔跤输了的穆伟,虽然在力量上他略逊了一筹,但不可否认的,他确实是一名极其优秀的游骑兵,无论是骑射本领,还是侦察埋伏,乃至于拼马刀的狠辣劲,即使在高手如云的玄甲军中也有他一席之地;今天就是他的小队最先发现这只走私商队的。

    如狼似虎的士兵们立刻扑了上去,几十名伙计毫无反抗的就被缴了械,苏双、张世平二人也被看管起来,看到金钱攻略失败,二人对视了一眼,脸色都有些苍白,走遍了大汉九州无数个郡县,不受贿赂的士兵,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到底是遇到了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呀?

    ………………………………………………………………………………………………………………

    玄甲军大帐里,萧逸正在看问出来的口供,在这些虎狼一般士兵的审问下,根本就没有动大刑,只是略略使了些手段,那些商队里的人就全交代了,无论是货物的种类、来源,还是这一次走私所能得到的利润,全都交代的清清楚楚,这让萧逸对这个时代的走私活动有了一个更深的了解,最难得的是,这些走私犯对匈奴那边的情况竟然也知道很多,包括匈奴各部落的分布情况,人口的多少,草场迁徙的的规律,各部的首领都是谁,脾气如何,出手是否大方,哪至于草原上那条线路最为安全,那里可以补充到水源,这些商人们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这些商业资料一旦用到军事上来,都是极其宝贵的资料,堪比万马千军!

    萧逸清楚的知道,最多再有一个半月,等到草叶彻底变黄的时候,塞上的狼烟就会熊熊升起,那些匈奴骑兵会像狼群一样杀向内地,抢掠汉人百姓,尤其是有了去年的经验,这些尝到甜头的匈奴贵族们一定会集结更多的人马,抢掠的地方也会更加的深入,到时候必然是兵锋所向,血流成河……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可现在自己对匈奴人那边的情况却是知之甚少,而这些走私商们却有机会深入到草原内部,去看一看匈奴人的虚实,这是一个机会!一个难得的机会啊!

    一个大胆的计划开始在萧逸的头脑里形成,虽然有些疯狂,但越是如此,就越让萧逸心动不已,男人,有时候是应该疯狂一把,不疯狂不成魔,不成魔不得活!

    “来人,传我将令,把今天抓到的那些走私商人和他们的货物全都放了,记得,要放的干劲利落,不留一点痕迹!”心中主意已定,萧逸立刻部署起来,把这些商人放走是第一步,而第二步吗,他需要几个同伙一起帮他完成,“再把校尉大牛、亲兵小斌、火头军胖刘、粮草官曹阳,都给我叫到中军大帐来,我有重要的事情商议!

    摸了摸下巴,萧逸这次准备赌一把大的,来个免费草原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