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0.第170章 独当一面
    ,精彩无弹窗免费!

    茫茫大草原上,牛皮制成的军帐密密麻麻的连成了营盘,熊熊的篝火燃起,玄甲军的将士们正在享受白天围猎的成果,喷香的烤肉,浓香的烈酒,驱散了白日里追逐猎物的疲劳。

    白天的围猎中,大牛统帅的左翼各部因为疏忽大意,指挥不当,致使一部分野羊溜出了包围圈,因此被萧逸下令责罚,为大家烤羊肉,看着大牛赤膊着上身,拿着剔骨刀忙碌着剥羊皮的样子,萧逸除了黯然一叹外,心中还若有所思。

    今天的围猎虽然获得了成功,同样也暴露出了玄甲军内部的一些问题,尤其是指挥上的问题,长久以来,玄甲军的将士们已经习惯了听从萧逸的命令,因为事无巨细,几乎所有的东西萧逸都为他们提前想到了,大家只要按照命令去百分百的执行就可以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萧逸在军中的权威如日中天,一声令下,数千将士遵从无误,指挥起作战来,如臂使指,异常的得心应手!

    可这样做的弊端也出现了,那就是全军上下只有萧逸一个人在思考,大家都只知道执行,有萧逸在,还没什么问题,可萧逸一旦脱离了指挥的位置,众将士立刻就会群龙无首,变得不知所措起来,白天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当萧逸带领亲兵营脱离中军,全力支援右翼时,左翼的大牛所部就立刻慌乱起来,合围网接连出现漏洞,这才让一些野羊溜了出去。

    “军中缺乏能独当一面的将才啊!”看着将士们忙碌的身影,萧逸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再英明的统帅也不可能独自指挥一支庞大的军队,现在玄甲军的规模尚小,所以弊端还没有显露出来,如果有朝一日,他麾下统帅的不再是几千人,而是几万,乃至几十万将士的时候,那该怎么办?就算萧逸把自己累死,也不可能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扛起来。

    乱世中什么最宝贵?人才!

    可人才这个东西,天上不掉,地上不长,怎么办?

    只有自己用心培养了!

    从这一刻开始萧逸诞生了锻炼手下将领指挥能力的念头,雏鹰在父母翅膀的护佑下是永远也长不大的,只有让它们去经历风雨,日后才能笑傲风云;要想让这些玄甲军的将校们人人都能独当一面,就必须让他们离开萧逸的庇护,或者萧逸自己离开一段时间也好!

    马六正在试着驯服一匹枣红色的野马,白天的围猎中他指挥的很好,数十匹野马无一漏网,全数生擒活拿,在草原上作战,如果能抓捕一些野马来补充军队战马的损失,那无疑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更何况这些野马生的高大威猛,奔驰如飞,又自幼生活在这片草原上,对周围的环境早已经适应,即使没有人的照顾,它们也能自己找到食物和水源,而且抗病性极强,与那些人工驯养的战马相比,这些野马才是天生的草原‘战士’!

    “嘶溜溜!”枣红马连踢带咬,不让任何人靠近它,不远处被围的野马群也在嘶鸣回应着,为自己的首领助威,马是群体动物,服从性很强,只要能驯服为首的马王,那么其他野马就是散开它们也不会跑掉的,熟知马性的马六知道这点,因此才拼尽全力的试图驯服枣红马。

    枣红马是一匹彪悍的儿马子,也是这群野马的首领,白天时为了抓住它,马六不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被它踢伤了好几个手下,不过马六知道,越是脾气暴躁的烈马,就越是能征善战的千里良驹,作为一个爱马之人,长久以来,他一直没有合适的坐骑,看到‘白菜’和萧逸亲密无间的样子,他可是暗暗地流了不知多少口水,今天,当看到枣红马王神骏的身影时,他的心终于动了,这就是老天留给自己的坐骑啊!

    几次努力全都无功而返,有一次马六甚至都跃上马背了,可又被枣红马连蹦带跳的甩了下来,还差点咬伤他,野马这种动物,除了不吃肉之外,与草原上的其他猛兽并没有什么区别,最彪悍的儿马子甚至能咬死野狼,端的是彪悍无比;要想降服这样强悍的草原生灵,只有比它更强,更勇,更加无畏才行!

    “马校尉威武!马校尉万胜!”马六为人谦逊,在军中的人缘一向很好,看到他在驯服烈马,很多将士都跑过来围观,为他呐喊助威,与一旁同样的嘶鸣不止的野马群在士气上斗了个旗鼓相当!

    “嗷!”有了大家的鼓舞,马六顿时精神一振,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他决定强行征服这匹马王,从精神到**的碾压它,猛地上前几步,马六先是一闪身,躲过了枣红马踏过来的一双铁蹄,随后抢步上前一手抓住枣红马的马鬃,一手卡住马脖子,双臂用力合拢,身体也靠了过去,这样就能防止枣红马再咬到他,与此同时马六一声暴喝,左腿为轴,右腿横扫野马的前踢,待对方前踢腾空,身体重心不稳的时候,用尽全身的力气硬压了过去,这就是驯马人的绝技之一---摔马!

    没有什么能比把一匹烈马摔倒在地上,更能体现一名骑手的勇武彪悍了,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艰难无比,野马无论在身高、体重、力量上都是完胜人类的,而且人家是四条腿着地,重心远比人类要稳的多,要想摔倒这样一匹庞然大物,没有十分的勇力和高超的身手是根本做不到的。

    “轰!”的一声,随着野马王被摔倒在地,周围观看的人群中顿时响起震天的欢呼声,一名机灵的士兵立刻跑过来给马六送上了缰绳和辔头,只要给野马上好这些东西,那就算是彻底的驯服了。

    摆手谢绝了这份好意,马六纵身一跃,从被摔倒的野马王身上跳了起来,他要的是彻底的征服,只有那样以后才能做到人马合一的境界,所以他不想借助任何工具,而是只凭自己的武勇来驯服这匹烈马!

    一声嘶鸣,枣红马也从地上跃起,抖抖身上的尘土,再次向马六发起了进攻,一次被摔倒还打不掉它身上的野性,作为生活在这片草原上的生灵,岂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可惜,强中更有强中手,几个回合下来,它又一次的被摔倒在地……

    一次,两次,三次……,当枣红马第六次被摔倒时,这个草原上的强横存在终于屈服了,高傲的马头低了下来,用舌头讨好的舔着马六的手掌,以示对强者的顺从;在野生动物眼里,屈服于强者并不是什么屈辱,而是得到了一座更为强大的靠山。

    “好!好!摔倒六次才驯服,以后就叫你小六子吧!”为自己的爱马取好名字后,满身尘土的马六翻身越上光溜溜的马背,一边接收周围人群的欢呼声,一边纵马驰骋,以他那精妙的骑术,有没有马鞍对他影响并不大,整个人就像是长在马背上似的,不停地做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迎来无数的喝彩声!

    马六本身是极其优秀的,无数是骑术、箭术,武艺,谋略,都是第一流的,不止是他,在玄甲军中的大牛,雁门四兄弟等人,那个不是大将之才,这些人之所以迟迟未能展露出自己的光彩,那全是因为萧逸的存在,萧逸实在是太妖孽了,他的才华,他的能力,他的光辉将身边的所有人全都遮掩住了,萧逸就像是一颗天煞孤星,有他的光芒在,周围的星星就休想发出任何光亮,这样的命运,既高傲,也孤独!

    “报统领大人,在周围巡视的弟兄们发现了一支奇怪的商队,正在草原上穿行!”正在萧逸为自己那奇特的命运感叹时,一名身披伪装渔网的游骑兵前来禀报最新发现的情况,虽然大军在庆祝围猎成功,但外围的侦察情况他们可是丝毫没有放松的。

    “哦!商队?呵呵!有点意思!”摸着下巴,萧逸露出一副略有所思的样子,“把他们全部拿下,带回雁门关,记住不要伤人,这些商队也许会有大用的!”

    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