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6.第166章 同袍之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扬和萧逸分道扬镳了,他到底还是没舍得撕掉董卓给他的任命书,功名利禄动人心啊!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之后,张扬捧着并州刺史的大印,穿着连夜赶制的新官服,带着自己帐下的亲兵侍从,兴冲冲得去并州的治所--晋阳,上任了!

    至于萧逸则带着大队人马回到了阔别了大半年之久的雁门关,当初离去的时候还是白雪皑皑的冬季,如今回到这里,已经是秋高气爽,草黄马肥了。

    能把大家平平安安的带回来,萧逸终于送了一口气,这次的洛阳之行真是一波三折,明枪暗箭不断,好险!好险啊!多少次难关,只要行差踏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好在萧逸凭借自己远超常人的才智、胆略,还有身为穿越者一点点的先知能力,以及弟兄们的齐心合力,都一一闯过来了。

    人,活着真好!这就是萧逸现在最大的感悟!

    “传令,杀牛宰羊,犒赏弟兄们,今天晚上肥肉随便吃,美酒随便喝,然后全军将士放假三天!”回到军营,萧逸立刻下达了全军休整的命令,弓弦崩的太紧会断,人活的太累会疯,一支军队如果长期处于战争的危险状态下,要么因为恐惧而崩溃,要么变成一只嗜血成性的野兽,而这两样都不是萧逸想看到的;所以必须适当的让大家休息一下,该探亲的探亲,该访友的访友,只有会享受生活的人,才能更好的战斗!

    “吼!吼!吼!……”玄甲军数千将士齐齐大吼起来,而后摘下从不离身的兵刃,卸掉穿了许久的铠甲,让战马去野外自由的啃食青草,能从鬼门关里闯出来,无论是战士、还是战马,都应该好好的放松一下……

    繁星漫天,篝火点点,整个军营都陷入了一片狂欢中,整只得烤全羊,落下的油脂在火堆上溅起大朵的火花,香味扑鼻,带着血丝的水煮肥肉才刚刚泛白,就用匕首从大锅里扎出来大口的啃食,谁要是能捞到一根大棒骨,那就算是运气好的,因为那是下酒的好菜,能高兴的连喝三碗。

    军人的欢乐也是粗犷豪野的,中心广场的高台上,摆开了摔跤擂台,只要是自负有些勇力的,都可以上去一试身手,在擂台上没有官职高低之分,只要是玄甲军的将士都可以参加,如果一名士兵把自己的校尉摔出去,只会得到大家的叫好声,而那名被摔出去的上司也不会生气,过后更加不会报复,反而会提拔、重用这名士兵,因为那是自己手下的勇士!

    萧逸坐在看台的中心位置,一边大碗的喝酒,一边在火堆上烤着羊腿,还不时地为自己的部下们大声喝彩,这样的比赛他是不会参加的,到不是因为身份的原因,而是萧逸神力过人,论起摔跤、搏击,整个玄甲军里也没人是他的对手,就是一向以力量著称的大牛,在萧逸的手下也走不过三个回合,既然独孤寂寞,萧逸只好坐在看席台上当起了千年的拉拉队长!

    “万胜!万胜!”现在比拼的两个选手还都是萧逸的熟人,一个是游骑兵中的一名小队长,名叫穆伟,此子弓马娴熟,杀法骁勇,兼又胆大心细,在玄甲军中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另一个却是专门负责给大家做饭的厨师胖刘,身为一名火头军,竟然也上台参赛,本身就很有戏剧性,更何况胖刘的手艺那真不是吹的,再简单的原材料到了他手里也能做出花来,军营里的弟兄大都吃过他做的饭菜,这时候自然卖力的为他呐喊助威起来!

    摔跤,一是比拼力量,另一个就是比体重了,而在这上面胖刘占有压倒性的优势,俗话说‘大旱三年饿不死厨子’,只要是厨师,似乎都是胖胖的,而胖刘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至少300斤以上的庞大体重让他占尽了优势,对手几次向他发动进攻,都无功而返,想搬到他,没有五百斤上下的力量那是想都别想,更何况因为常年在伙房里工作,胖刘的身上占满了油脂,在上台前他还拿着剔刀肢解了几头烤好的肥羊,身上左一块,右一块的全是羊油,对手抓在他身上,更本就没有受力的地方,那是一抓一滑手,气的穆伟不停的乱叫。

    反倒是胖刘沉着应战,肥胖的身躯不停的前后跳动,寻找着战机,终于趁着对方又一次在自己身上滑脱手的时机,反手抓住了对方的腰带,向自己怀里一拉,另一只胖手顺势抓住了穆对方的肩膀,双臂用力,直接把对手给举了起来。

    “好!好!摔倒这小子!胖刘威武!”眼看胖刘占了上风,台下的将士们顿时齐声欢呼,拼命的晃动着手里能抓到的一切,为他打气加油!

    “嗨!……走你!……哈哈!”在一片的欢呼声中,胖刘大展神威,直接将对手扔到了台下的人群里,随后用一双肥胖的拳头拼命的拍打起自己肚子上的肥肉,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而被扔下去的穆伟被观众们七手八脚的接了下来,倒是没有摔伤,但擂台战败的罚酒他是躲不掉的,一群手捧酒碗的游骑兵伙伴挤过来,掐着他的脖子就是一通狂灌,这也是军人表达友谊的一种方式!

    按照玄甲军的规矩,摔跤冠军是有奖励的,而奖品就是萧逸手中那只烤的的半生不熟的羊腿,萧逸是一名绝世的射雕手,萧逸还是一名英明的统帅,但不得不承认,人无完人,他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厨师,虽然他已经很用心的去烤了,但一只肥美的羊腿还是被他烤的半生不熟,有的地方都焦糊了,而有的地方还带着血丝,细盐更是撒的东一片,西一片的极其不均匀。

    就这样一只羊腿,却成了玄甲军上上下下都极度渴望的东西,因为这是他们的统领大人亲手烤的,那是极高的荣誉,为了获得萧逸一个赞赏的微笑,玄甲军的将士们可以上刀山,闯火海,一往无前!

    “好样的,胖刘!是条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手里的羊腿递给胖刘,萧逸又用手在对方的肩膀上用力拍了拍,以示鼓励。

    “谢统领大人赏赐羊腿!”胖刘激动接过这条半生不熟的羊腿,毫不客气的就是一大口,随后转过身来,一边挥舞着手里的羊腿,一边含糊不清的向台下的将士们致谢!“谢谢弟兄们捧场!……我……胖刘万分荣幸啊!……好吃!”

    虽然胖刘获得了摔跤冠军,其实他心里清楚,这是弟兄们让着他的结果,玄甲铁骑军里勇士如云,台下能在较力上胜过他的绝对大有人在,首先自家的统领大人就是神勇无敌的存在,还有大牛校尉,马六校尉,以及雁门四兄弟等人,那个没有万夫不敌之勇,收拾他就跟玩一样,就连刚才那个被自己摔下台去的穆伟,要是让他骑上战马,握住马刀,只需轻轻一个回合,就能砍下胖刘的肥脑袋。

    之所以让胖刘获胜,一是大家总吃他弄出来的美味,这次就算是感谢一下,再者说,在这样的庆祝会上,让一名火头兵拿到冠军,不是更有喜剧效果吗!

    同袍之间,除了争强好胜,还需要友爱,这也是萧逸一直灌输给他们的理念;战场之上,能用身体给自己挡刀子的只有战友,能让自己把后背放心的交出去的,还是战友,战友在,自己就在,同生!共死!这就是军人!

    看台上的萧逸也是万分的满意,这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玄甲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最难得的是上下一体,同心同德,连一名火头兵都有这样的战力,其余的人就更别说了,那个不是弓马娴熟、骁勇善战,这样的队伍,普天之下还有那里去不得,还有什么敌人能挡的住我们!

    这样的军队,攻必克,战必胜!

    作为三军统帅,萧逸所想的远比所有人都多得多,回到雁门,大家看到秋高气爽,草黄马肥,只会感叹一下岁月的流逝,以及对家乡的思念,而萧逸想到的却是另一句话:匈奴草黄马正肥,汉家大将西出征!

    每到十月金秋,内地的汉人们正忙于收获的时候,也就是匈奴人骑着养的膘肥体壮的战马,挥舞着磨得锋利无比的战刀,南下劫掠的时候!

    丰收也就意味着战争,这就是边疆一带的真实写照!

    “来吧!草原上的匈奴恶狼,小爷今年一定给你们准备份大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一口喝干碗里的酒,萧逸依旧笑的灿烂无比,只是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卧虎亭当年的血债,他可是一刻也没有忘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