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5.第165章 谁跪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董太师?呵呵,那董卓自封太师了,不知道是先立的新君啊,还是先封的太师啊!”轻蔑的一笑,萧逸对董卓这种自导自演的政治把戏颇为不屑,妄自废立皇帝,这是自绝于天下啊!

    “新君既已登基,那就是我大汉的天子,天子的旨意就是圣旨,身为臣子者必须尽忠职守,萧逸,还不速速上前跪接圣旨!”既然已经挑破了,那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李肃上前一步,手托圣旨,开始用君臣大义迫使萧逸臣服!

    对萧逸,李肃可是充满了好奇,当初他和张济分别充当说客,结果他成功的说服吕布来降,立下扭转乾坤的大功,可张济却一事无成,被白白送了回来,对此李肃一直傲气的不得了,经常在私下夸口说,如果当初是他去说服萧逸,那自家主公董卓肯定早就得了这员大将,也就不会白白损伤了那么多将士!

    是呀,无论是旧皇帝,还是新皇帝,都是姓刘的在做皇帝,既然刘协已经坐到了那把龙椅上,那就是大汉的正牌天子,身为汉臣,难道有谁敢正面抗拒天子的权威吗?

    太守张杨第一个跪了下去,身为汉室老臣,他无法抗拒坐在宝座上的那个人,只要上面坐的还是姓刘的,他就必须顶礼跪拜,然后献出自己的忠诚。而后其余众将也一一跪了下去,没有人能抗拒汉天子的权威,这种信念从皇权确立的那一天起就深深的烙印在国人的骨子里。

    “萧逸,还不快快跪接圣旨,你要违背臣纲,做大汉的逆臣吗?”眼看其余众人都已经下拜,李肃脸上又恢复了刚才的自信,君权神授,普天之下还没人敢挑衅皇帝的权威,那是至高无上的存在,难道说他萧逸可以超脱于这个世界的规则吗?

    “董卓,不愧世之枭雄,真是好阴险的手段啊!”萧逸虽然恨不得一剑砍了董卓为天下除害,但又不得不由衷的佩服这一手玩的确实漂亮,用皇帝的名义来颁布旨意,无论自己怎么选择都是一个‘输’字!

    如果萧逸不下跪,那就是无君无父,公然蔑视皇权,必然会被天下人口伐笔诛,成为大汉王朝的逆臣贼子,从此以后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人喊打,这个大帽子,任谁也背不下来;可萧逸一旦下跪接旨,情况同样糟糕,大家都知道新君是董卓立的,而这份圣旨十有**也是出自董卓的手笔,萧逸下跪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变相的在向董卓屈服,同样是奇耻大辱,在战场上都没有弯下去的膝盖,难道现在要向一道旨意屈服吗?

    “萧郎,接旨意吧!”眼看萧逸依然昂首不跪,一旁的张扬连忙出声劝解,在他看来,臣子跪拜皇帝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至于这个小皇帝的后面是不是有董卓的影子,那并不重要,没看到满朝的公卿大臣都跪下去了吗?既然那么多大人物都跪了,你萧逸一个小小的‘点军司马’又何必坚持呢?

    “自从大禹治水,铸造九鼎,化家为国开始,帝王就是天下人的主宰,向帝王下拜,是一个臣子的本份!”萧逸看了看一脸傲色的李肃,又低头瞄了一眼下拜的满营众将,微微一笑,这才继续说道:“萧某身为汉臣,自当向汉帝下拜,不过嘛!……呵呵,……萧逸虽然想向新君跪拜行礼,可身上有一样东西却让这对膝盖无论如何也弯不下去啊!”

    “胡说!天大、地大、皇帝最大!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当今皇帝的圣旨更大的吗?”李肃高举手中的圣旨,他就不信萧逸还能拿出一样比圣旨更厉害的东西来,那除非是玉皇大帝下凡啦!

    “还真有!……”萧逸伸手在怀里摸了摸,掏出一件金呼呼的东西来,高高举在空中,顿时金光四射,夺人的二目。那是一面金牌,长五寸,宽三寸,厚五分;通体由黄金打造,做工十分精细,金牌两侧雕有栩栩如生的云龙纹饰,正面则刻有八个狂舞的篆文:“虽无銮驾,如朕亲临!”

    “啊!……先帝的御赐金牌!”地上的张扬一声惊呼,这才想起来,当初萧逸入宫面圣,献上了灭匈三策,深得汉灵帝的赏识,龙心大悦之下赐给萧逸一面金牌,让他可以随时出入宫禁。

    汉灵帝此举本是想给小儿子刘协留下一名日后的股肱之臣,可惜,金牌刚刚赐下,当天夜里汉灵帝就驾崩了,原来设计的如意算盘也全部落空,结果他的爱子刘协,最后却在奸臣董卓的帮助下登上了皇位,汉灵帝泉下有知,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呢?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张扬带着营中主将齐齐行三跪九拜的大礼,这面金牌就代表着汉灵帝本人,如果灵帝皇帝还活着,只需行普通的跪拜礼就可以了,但自从先帝一归天,灵牌放入太庙那天起,这面金牌的政治价值就急速上升,必须行三跪九拜的罗天大礼,因为在大汉子民的心中,死去的汉灵帝已经成神,进入了大汉列祖列宗的行列,对金牌不敬,就是对先帝不敬,就是对大汉朝的列祖列宗不敬!

    “大胆李肃,见了先帝御赐的金牌竟敢不跪,你还是我大汉的臣子吗?你要自绝于天下吗?”看着目瞪口呆的李肃,萧逸原封不动的把那些刚才说他的话又给送了回去,而且表现的义正言辞,一副大汉忠臣的模样。

    形势彻底逆转,看看萧逸手里的金牌,在看看自己手里托着的圣旨,李肃郁闷的几乎要吐血了,一个是先帝的代表,一个是现任小皇帝的使者,这两者相比就像是儿子碰到了父亲,根本就是被瞬间碾压,你皇帝再大,再尊贵,难道就不跪拜自己的亲爹吗?

    可自己这要是真的跪了下去,那很快世人就会知道,董卓派出的使者向萧逸跪拜行礼,跪的是他李肃的膝盖,打的可是卓董的脸面啊!以董卓那残暴的脾气,回去之后肯定会扒了自己的皮,没错,就是扒皮!

    想到这里,李肃恨不得马上晕过去,那样就可以逃避眼前的现实了,可惜他的意志很是坚强,就是死活晕不过去,“李肃呀!李肃!你没事吹什么牛啊!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吗?非得哭着喊着的来当这个使者,这下好了,可把自己扔坑里了吧,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臣,李肃,叩拜先帝在天之灵,万岁!万岁!万万岁!”整冠,束带,屈膝,李肃恭恭敬敬的跪在萧逸面前,向着那面金牌行了君臣大礼,不跪不行啊!自己挖的坑自己填,否则就是大汉的逆臣贼子,更何况,跪下的话有可能回去以后被董卓杀,可如果不跪,现在就会被杀,没看萧逸已经开始频频的摸腰间的剑柄了吗!杀一个大汉朝的乱臣贼子,可是不用背负任何责任的,相反还会获得一致的好评,就算董卓知道了此事,也得捏着鼻子认下来,说一声:杀的好,杀的妙,就是你不杀,老夫也要杀!这样的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跪都跪了,李肃也就不敢再说什么接旨之类的话,而是恭恭敬敬的把手里的圣旨送了过去,头低的都快扎到地缝里去了,使者这一行,做到他这个份上,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皇帝的圣旨,或者说是董卓的意思很简单,无非先是夸赞了一下萧逸‘勤王救驾’的功勋,以后要继续公忠体国之类的官话,重点在最后一段,加封萧逸为‘鹰击中郎将’,都亭侯,食邑二百户。

    呵呵!有爵位,有食邑,还有中郎将的实职,董卓这次可真是下本钱呀!先逼迫自己下跪,然后官职、爵位、金钱一股脑的砸下来,恩威并施,这是想用政治手段折服自己啊!萧逸立刻领会了董卓的用意,无非是见军事上无法打败自己,就想用政治方式软化自己,反正官职和爵位都是国家的,不用白不用,可惜,你看低我萧逸的为人,也打错算盘了。

    “擦!擦!……”几下功夫,萧逸就把手里的圣旨撕了个粉碎,看着飘扬出去的碎片,他只是轻轻说了一句:“这是乱命!”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与其在这看政治丑剧,还不如回去喝粥呢,话说胖刘熬粥的手艺那真是一绝啊!

    看着萧逸走出去的潇洒背影,李肃在震惊的同时,心中竟也升起了无限的钦佩之情,在高贵的人格面前,他这个一心追求功名利禄的小人,着实是自惭形愧,圣旨上的封赏,别人不知道,他却完全清楚,那可是‘封侯、封官、重金’的厚赏!

    现在李肃觉得自己跪的并不冤枉了,男人一生拼死拼活的,不就是为了一个‘千里觅封侯’吗?可萧逸却像扔垃圾一样,把到手的爵位扔了出去,这样的气魄,这样的气节,确实受的起他一拜。难怪张济都无法说服他,功名利禄视如粪土,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是无法用言辞说服的!

    “张大人,这里还有一份董太师的手令,如今丁原已死,并州无人主政,特任命你‘暂代’并州刺史一职!以后要谨守臣节,听从洛阳方面的号令,明白吗?”叹了口气,李肃又从袖子里拿出一份手令,直接扔给了张扬,随后黯然神伤的离营而去,他不相信今天还会被拒绝第二次,萧逸那样的奇男子,普天之下,有一个就足够了!

    董卓的这份手令最奇妙的就是那‘暂代’二字,就像是一块鱼饵,把张扬的胃口给钓了起来,并州刺史,这可是张扬梦寐以求的官职,而董卓的话说得也很明白,就是在告诉张扬,只要你听话,‘暂代’两个字很快就会去掉,以后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并州刺史、封疆大吏了,如果不听话,呵呵!后果自负!

    看了看走出去的李肃,又小心的摸了摸怀里的手令,张扬的心中真是两难了,一边是梦寐以求的官职,一边是违心的向董卓表示屈服,到底该如何取舍呢?他也想向萧逸那样潇洒的一撕了事,可是,他舍不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