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4.第164章 有圣旨!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逸的运气不错,大军向前行进不久,就找到了一块背山靠河、地势开阔的高坡做为今晚安营的地点,随着一声令下,士兵们迅速搭建起一座临时的野外宿营地,以随军的粮草车辆首尾环绕为墙,上插长矛护卫,留下东、南、西、北四门,方便进出,各营按照编制分区驻扎,紧密相连,高处设有敌楼,暗处设有哨卡,巡逻的口令,上、下半夜各换一次,谁也休想轻易的混进来;虽然只是个临时的营地,但同样防御森严至极!

    萧逸躺在新建的军帐里,闻着地上青草的芳香,九月的季节,正是草叶肥壮,开始结出草籽的时候,这个时节也同样是战马最为强壮的时候,吃的好,马力自然就壮,所谓‘秋黄马肥’就是这个道理。大帐门口,小斌背着弓箭一丝不苟的执行着自己侍卫亲兵的任务,大帐后边则是炊烟渺渺,火头兵胖刘正在那聚精会神的熬粥,萧逸因为脸上有伤的原因,咀嚼食物不便,所以只能喝一点米粥之类的流食;好在胖刘熬粥的手艺也算是一绝,虽然只有米粒和清水两种原材料,却被他做的有声有色,不但把米粒全都熬开了花,还加入了一些肉丝和鸡蛋,用来给萧逸补充营养!

    “嗯,好手艺,真是熬出米粒的精华了!”一口热粥下肚,萧逸不禁伸出大拇指称赞了一下胖刘的手艺,做饭也是一种本事,就和弓箭手射箭一样,发展到极致,都是一种艺术,没有上下高低之分,对这样的手艺,萧逸从不吝惜赞美之词,“再多熬一些,秋夜苦寒,给帐外执勤的兄弟们每人都来上一碗!”

    “诺!”胖刘连忙点头答应,自家统领就是这个样子,只要是他有的,哪怕是一碗粥,一杯酒,他都会分给周围的亲兵侍卫们,这也是兄弟们如此敬服统领大人的原因之一!

    见者有份,这在后世崇尚人人平等的社会中是非常普遍的一件事,所以萧逸从来不吃独食,总是把自己的东西分给周围的人,但在别人看来,这个意义可就大了,要知道,东汉是一个社会等级非常森严的社会,许多地方甚至还保留着奴隶社会的残余,贵族和贫民之间,可以用‘天与地’来区分,而一名统军的将领会和普通的士兵分享同一碗食物,这在最开明的人物眼里也是不可思议的。

    在古人眼里,衣服和食物都是上天赐给人用来养生的,是神赐之物,一个人分出自己的食物,那就是分出自己的地位,分享尊严,这该是多大的信任,所以每一个喝到米粥的士兵无不对萧逸感激涕零,为了报答这碗粥,他们可以替萧逸上刀山,下火山,死不旋踵!

    一口食物,换一条命,看似不可思议,但在这个时代就是如此!食物就是尊严,而尊严高于生命!

    “报!有洛阳派来的使者李肃一路追赶而来,已经到达营地附近,随身还携带有皇帝的圣旨,请统领大人定夺!”萧逸刚放下粥碗,一名传令兵就跑了进来。

    “哦!李肃--董卓手下的舌辩之士,洛阳,皇帝……”萧逸一边在心中反复琢磨着李肃来意,一边暗暗地掐算着时间,离开洛阳已经整整八天了,八天时间,足够发生很多很多的事情!

    在这个通信和交通都极其落后的时代,陆上基本靠马,水中基本靠船,至于翻山越岭,那就只能靠爬了……,一件事情从发生到传递开来,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比如说一条洛阳的重要消息,传递到周围诸郡至少需要三天,传递到山东一带则需要十天,而江南那些地方最快也要一个月以后才能知道,至于那些人烟稀少、道路崎岖的偏远地区,半年,甚至是一年以后,也不见得能得到确切的消息;所以很多大事往往就坏在了时间上,聪明人会利用时间差打击敌人,而消息渠道不灵通的,那只好等着被打击了!

    当萧逸来到大帐时,使者李肃已经被接进来了,大红色的汉使袍服,随身携带的天子符节,还有那手中托举的卷轴,无不证明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皇帝使节,太守张扬正在哪拼命的和李肃送礼物、套交情,力图询问出一些洛阳城里此时的情况来,后者却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眼睛一直往天上看,高傲到了极点!

    “有圣旨!”看到营中众将都已到齐,李肃傲然地向前几步,准备宣读圣旨。

    “臣,安国将军,上党太守张……”,见到李肃要宣读圣旨,张扬连忙跪倒在地,准备接旨。

    “慢着,张大人,这份圣旨可不是给你的!”李肃突然一伸手,拦住了张扬下拜的动作,而后转过头,似笑非笑的说道:“请玄甲军统领萧逸上前跪拜接旨!”

    “哗!……啊!……”众将一片大哗,就是萧逸也觉得有些不思议,虽然玄甲军的实际控制权在自己手里,可张扬才是上党太守,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朝廷怎么会越过他直接给萧逸下圣旨呢?

    “萧逸上前跪接圣旨!”李肃再一次出言催促。

    “敢问天使,这是哪个皇帝下的圣旨?”看着李肃那副略带紧张的神态,萧逸心中不禁生出了疑惑,对自己之前的猜想更加确定了几分。

    “大胆,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皇帝还有几个?自然是我大汉天子下的圣旨!”面对萧逸的提问,李肃连忙大声出言斥责,但回答的却极其模糊,大汉天子,大汉朝可是有着二十四代天子的,谁知道这是现任天子?还是前任天子?

    “呵呵!天使误会了,我想问的是,这份圣旨是之前的皇帝下的,还是刚刚继位的新君下的!”手抚剑柄,双目露出杀机,萧逸现在有十成的把握可以确定,那件大事真的发生了。

    “啊!……这个……”‘鬼面萧郎’的恐怖谁人不知,那是名副其实的万人屠,看着萧逸凌厉的眼神,李肃吓的双腿一软,差点就跪了下来,他一向以舌辩见长,胆子却小的可怜,在董卓帐下是出了名的狗仗人势,现在远离了主人,他这条走狗立刻就没了胆气。

    除了胆怯,李肃心中还满是疑惑,刘协登基的典礼刚一结束,他就受‘太师’董卓的命令前来传旨,一路上日夜兼程,换马不换人,不可能有人先自己一步把皇位更迭的消息传出来,那萧逸又是怎么知道洛阳发生变故的?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未卜先知吗?他到底是人?还是鬼?

    到了这一步,无论是营中众将,还是太守张杨都看出了圣旨有问题,许多人甚至开始怀疑这名使者会不会是假的,性子急的已经开始拔刀了,冒充天使,那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这是新君颁布的圣旨,”眼看自己要性命不保,李肃连忙说出了实情,“数日之前,董太师上应天意,下顺民心,于崇德殿召集满朝公卿,祭告列祖列宗之后,废少帝为弘农王,立陈留王为帝,改元永汉,大赦天下,这份圣旨乃是新君的旨意!”

    “哗!”大帐内顿时一片惊呼,董卓,他真的行‘废立’大事了,大汉王朝的天要塌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