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第162章 二袁开溜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诸位公卿,老夫有一件大事要与诸位商议一二,今上暗弱无能,不足以奉宗庙社稷,老夫欲效仿伊尹、霍光之举,废今上为弘农王,改立陈留王为帝,有不从者,斩!”名义上说得是商量,可董卓说话的口气却完全是在下命令,谁敢反对,一个字,死!

    “刷!……”大堂两侧的西凉兵纷纷拔刀出鞘,目光在百官的脖颈处不停地徘徊,吓得众群臣一个个低头不语,谁不怕死啊,与皇位更迭相比,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一点,毕竟大汉王朝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皇帝,最频繁的时候,短短数年连换三个皇帝也是有的,只要那张龙椅上坐着的人还是姓刘的,能让那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虽然不敢明面上反抗董卓,但不代表大家没有逆反的心理,至于那个发泄的地方,就是袁绍;群臣第一时间把抱怨的目光都投向了袁绍,众所周知,当初就是袁绍献策把董卓这头饿虎请进京城的,结果请神容易送神难!现在事到临头,你们老袁家的人总得说句话吧!

    “不可,此事万万不可,今上初登大位,一向并无过失,安能轻易废黜!董大人莫非要谋反吗?”没办法,袁绍只好硬着头皮走出来出言反对,事情是他引出来的,于情于理他也必须表个态,再者说,自己的叔叔袁隗已经选择了退缩,自己再不挺身而出的话,那么天下人会怎么看他们袁家的人,袁家四世三公的威望也会受损,这天下门阀之首的宝座也就休想再坐安稳了。

    “大胆小儿,你也想试试老夫手里的‘七杀’宝刀锋利否!”看到有人跳出来反对,董卓眼中杀机涌现,‘七杀’宝刀寒光闪闪,似乎迫切的需要暴饮鲜血,一旁侍卫的吕布更是手提方天画戟,一双虎目在袁绍的脖子上扫来扫去,只要一声令下,就立刻挥戟斩人!

    其余西凉诸将也是个个拔刀在手,满脸杀气的盯着场中的袁绍,今天不光是董大帅要废黜皇帝那么简单,也是他们西凉诸将求富贵的日子,谁敢阻拦,他们就杀谁!

    “普天之下莫非只有董大人的刀子是锋利的吗?恰巧在下手里的宝剑也是新磨不久,正欲一试!”缓缓拔出腰间的佩剑,袁绍此时也是豁出去了,此情此景,退一步就是死,进一步也许还能得活,他就是在赌,赌袁家四世三公的威望,赌董卓心中的那份顾忌!赌自己今天不会死在这里!

    “不可,万万不可!都是大汉的臣子,如何闹到这般地步,快,把他们拉开!”眼见宴会上就要血溅三尺,群臣一拥而上,拼命将二人分开,袁隗拉住了侄儿的手,死命的向后退去,万一真的火拼起来,他们袁家在洛阳城里的势力就得被人家连锅端了!退一步说,就是真要翻脸,现在也不是时候啊!

    另一边,李儒也奋力拽住了董卓的手腕,亏得他一个文弱的书生,竟然拉住了肥胖有力的董卓,同时低声说道:“大帅,袁氏一族树大根深,威望极高,势力更是遍布山东诸郡,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袁绍又素有英雄之名,现在还杀不得啊!否则会结怨整个天下的!”

    “且容他多活几日,老夫早晚将他袁氏一族连根拔起,鸡犬不留!”知道李儒的话说得在理,现在确实不是大开杀戒的时候,董卓只好暂时放下了手里的‘七杀’刀,但灭绝袁氏一门的念头却暗暗留了下来。

    另一边袁绍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把英雄汉好当得可真是不容易啊!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玩进去,现在百官相劝,他也就顺势借坡下驴了,再扛下去,那就不是当英雄,而是找死了;不过既然把董卓得罪透了,这洛阳城也就呆不下去了,趁着混乱之际,袁绍迈步走出宴会,连家宅也没回,骑上一匹快马,连连挥鞭,直接出洛阳东门而去,走的是干净利落!

    袁绍一走,立刻吓坏了一个人,那就是袁术,眼看如今董卓把袁家恨得死死的,这份仇那是早晚的报啊!袁绍捅了篓子一走了之,那袁家留下来顶缸的不就是他袁术了吗!

    “该死的,老子才不当这个替死鬼呢,你走,我也走!”虽然在别的事情上袁术一向比较糊涂,但在保命的本事上却一点也不差,立刻也趁机溜了出去!

    紫木公子带着几名手下正在外边等待,自从上次在洛水河边杀掉张让灭口后,为了自保,他就彻底的选择了低调,能躲在家里就绝不出去,能晚上出去,就绝不白天出去,陌生人更是一个也不见。

    当董卓和并州联军大战时,紫木公子一度也希望能借刀杀人,趁机除掉萧逸,可惜,西凉这么多强兵悍将却被萧逸一个人给玩的团团转,最后更是让他安然无恙的退走雁门!

    “看来大仇还得自己来报啊!”得知萧逸走脱的消息时,紫木公子是既悲且喜,悲的是借刀杀人的想法彻底落空了,下次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而喜的却是自己终于可以亲自报仇了,在他看来,这普天之下,除了自己,没人是萧逸的对手,这就是紫木公子的骄傲,因为对手强大而产生的骄傲!

    “紫木,大事不好了,该死的袁本初在宴会上得罪了董卓,自己却开溜了,如今双方已经势同水火,袁氏一族危矣!”袁术一出来,立刻向自己的智囊问计,在这种大事的决断上,他对紫木公子的谋略是相当认可的。

    “将军勿忧,容在下谋划一二!”紫木公子表面上对袁术执礼甚恭,但心里却充满了鄙视,“什么袁氏一族危矣,还不是自己怕死吗!这袁氏两兄弟呀,弟弟袁术纯粹就是一个草包,哥哥袁绍稍微强一些,可惜却是个没决断的,一到了关键时刻,那胆子比一只鸡也大不到那去,真是可惜了他们的出身和背景了,要是自己有哪些资源做本钱,别说是纵横天下,就是这天下至尊的位子,也敢问一问啊!

    “如今洛阳城已被董卓独占,此人心狠手辣,杀起人来从不留情,将军再待下去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以在下之见,不如立刻离开京城,前往山东诸郡,以将军四世三公和袁家嫡子的身份,只要振臂一呼,必然应者如云,到时候进可和董卓一争短长,退,也可以割据一方,称王称霸!岂不比困守在这洛阳城里,任人宰割要强上万倍!”不得不承认,紫木公子虽然性情阴险狡诈,但在大局的把握上确实是个奇才,目光更是精准无比,对天下大事看的极为透彻。

    “这个……此事太急,容我考虑一二!”事到临头,袁术反而犹豫起来,抛开洛阳这个花花世界的享受,跑到遥远的山东去,对他而言却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这就好比把一个出生在首都的富家子弟,直接派遣去贫困山区工作,鬼才愿意去啊!

    “此事必须速断,晚了恐遭董卓的毒手啊!”对袁术那点小心思,紫木公子微微一想就明白了**分,无非是舍不得洛阳家宅里的娇妻美妾和金银财物罢了,如今都要大祸临头了,还舍不得这些身外之物,真不愧是草包中的草包,“另外,将军若晚了一步,那袁本初必然抢先起事,到时候悔之晚矣!”

    一边吓,一边激,这就是紫木公子的策略,因为他太了解袁术的为人了,两大特点,第一怕死,第二嫉妒心极强,抓住他这个弱点,就能轻易的让他按照自己的指挥走。

    果然,袁术先是惊得一头冷汗,而后立刻嫉妒心发作,眼睛开始变得通红,只要是和兄长袁绍有关的事情,哪怕是去吃便便,他也要挣上一挣,抢一口热的吃,这种嫉妒心早已经渗到他的骨子里了,“好,走,现在就走,去山东,我绝不能让那个庶出的杂种抢了先!”

    “呼!……”看到这个草包终于被自己给说动了,紫木公子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说实话他跟着袁术走也是出于无奈,其实在董卓入京的时候,紫木公子一度动心,想要前去投靠,因为董卓的所作所为和脾气秉性实在是太对他的胃口了,残暴、奸诈、血腥,有魄力……,这简直就是他的加强版嘛!

    看到董卓,紫木公子就感觉像找到组织了一样,他相信,在哪里一定可以尽情的施展自己的才华,同样,有了自己的辅助,董卓的功业肯定能再上一个台阶;可惜,这些梦想在他知道张济如今成为了西凉军中大将的时候,就灰飞烟灭了,当年卧虎亭的血债还历历在目,那是永远也解不开的死仇,如果自己跑去投奔,估计连董卓的面还没看到,就会先被张济给千刀万剐了,在这一点上,他非常的肯定。

    “别了,洛阳城!……等着我,萧逸!当我再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掀起漫天的风云!”最后回望了一眼,紫木公子打马扬鞭随着袁术一路向东而去,在哪里他会建立属于自己的功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