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1.第161章 再议废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将军府被血洗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洛阳城,在普通百姓眼里,大家不过是又多了一个茶余饭后的笑谈,毕竟像这种权贵之间的杀戮,在大汉王朝几百年的历史中已经是屡见不鲜了,如果朝堂上总是不见血,那才是一件怪事;但在朝廷百官的心里,却不亚于一场超级强地震啊!

    朝堂上终于开始用刀子说话了,一时间,原本刚刚有点稳定摸样的朝堂,再次掀起了无边的风浪,这场风浪比以往任何时候来的都更加迅猛,也更加的无情,最后甚至会吹垮整个大汉帝国!

    打铁要趁热,在文武百官们还没从大将军府被血洗的惊恐中缓过来的时候,董卓紧接着又发出了一道命令,没错,就是命令,而不是请柬,“明日在外廷省中宴请朝中文武百官,再议废立大事!”

    一石激起千层浪!得到消息后,朝中百官的反应各不相同。

    司徒王允长叹一声:“诶!悔不听萧郎之言,至有今日大变,如今董卓称霸洛阳,霍乱朝纲,再也无人能制,老夫愧对大汉列祖列宗在天之灵啊!”于是下令关闭府门,拒绝前往赴宴,采取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既然阻止不了,那就眼不见为净吧!

    以司徒王允在朝廷上的威望和地位,董卓一时之间还真不敢拿他怎么样,更何况,沉默有时候就代表着默认!这就足够了,但其余的官员们可就没有这个资本和胆量了,不去,董卓真的会杀人的,没看到大将军府的血迹还没有干透吗!

    袁绍听到消息后,在自己的府邸里转悠了半天,摔毁了无数东西后,几次拔剑出鞘,又几次收了回去,一张俊脸憋得通红,还是始终无法做出有效的决断!

    还有一个人就是曹操,这个胸有韬略、腹有良谋的人,在接到消息后,丝毫没有抗拒的意思,先是恭恭敬敬的接待了董卓的使者,然后立刻表示,蒙董大人看得起,自己一定会准时赴宴,最后用一张热情的笑脸,和一份大大的红包送走了使者;等到大门一关,曹操回到内室之中,却发出阵阵的冷笑。

    …………………………………………………………………………………………

    第二天一早,外廷,省中,数千名西凉精甲武士全副武装的布控了这里,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牌刀手密密麻麻的从大门处一直排到了宴席两边,各处制高点也安排了弓箭手监视,确实做到了万无一失;董卓内穿金丝软甲,外罩大红朝服,腰佩‘七杀’宝刀,端坐堂上,在他身旁,吕布身穿百花战袍,外罩兽面吞肩铠,手执方天画戟,贴身护卫左右,其余西凉众将顶盔贯甲、各佩刀剑,在大堂两侧一字排开,宴席未开,已然是杀气腾腾。

    宴会原本是在午时召开,但董卓这样的‘屠夫’请客,谁敢无故迟到,所以巳时未到,文武百官就早早的来到省中恭候了,司徒王允托病不出,百官之中就以太傅袁隗为首,这位袁绍的亲叔叔,也是袁氏一族的当家人,同时还是天下各路门阀之首,他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也就代表了门阀势力的态度。

    “诸位大人能来参加宴会,董某欣喜若狂,都请入席吧!”百官既已到齐,也就没必要拖延时间了,董卓一声令下,直接开宴,顿时间各种珍馐美味一一端上,‘山中走兽云中雁,陆地牛羊海底鲜,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得,草坑里蹦的……,可以说只要是这世界上有的,在这里几乎都能看到;其奢华程度,连这些久居京城的显贵们都大开了一次眼界!

    尤其是当一头烤熟的梅花鹿被整只得端上来时,在百官之中更是引起了一片轰动,倒不是说鹿这个东西有多难得,在这个自然环境还没有被破坏的时代,与燕窝、熊掌相比,梅花鹿不过是寻常的山间野味而已,而是此时此地,再联想到今天宴会的目的,‘鹿’绝对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世人皆知,昔日,‘秦失其鹿,天下人共逐之,于是高材疾足者先得焉!’结果泗水亭长出身的刘邦抓住了天下这只肥鹿,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如今四百年过去了,天命无常,大汉也即将要失去手中这头‘鹿’,那么董卓让人端上一头烤鹿来,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要逐鹿?还是要分鹿?

    “老夫前日在北邙山中狩猎,这只梅花鹿突然跑到老夫的马前,自己送上们来的东西乃是天授,天授之物又岂能拒绝,于是老夫一箭射中此鹿,今日特意拿出来与诸位同僚分享!”董卓满脸笑容的一再提及,这头鹿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是老天爷送给自己的,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七岁幼童也听得出来,但文武百官却集体选择了装聋作哑,这样的敏感话题,谁人敢接,又谁人能接!

    目光在文武百官身上一一扫过,董卓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了,他让人上这头鹿的目的,就是要试试朝中群臣的反应,现在看来,还不错,至少绝大数人都选择了沉默,这和当年权臣赵高的‘指鹿为马’有异曲同工之妙!

    自从经历过上次的温明园之宴后,董卓心里就明白了一件事,要想让朝中的文武百官心甘情愿的和自己合作,那就是痴人说梦,在这个出身决定一切的世界里,无论自己有多大的权势,无论自己手上有多少精兵猛将,在这些高高在上的士族门阀眼里,自己终究还是一个外镇来的粗鄙武夫,永远也入不了他们的眼。

    “既然合作是不可能了,那就直接武力压服好了,老夫手握数万雄兵,又有吕布这样的绝世猛将,普天之下又有谁可以对抗老夫的神威?我不用你们爱戴我,只要你们从骨子里怕我就可以了!”

    在人心里,拥戴和恐惧发展到了极致,都是一样的!

    那就是--服从,乖乖的服从!

    心中主意已定,董卓伸手拔出了腰间的‘七杀’刀,宝刀锋利,正适合用来割鹿,至于这割鹿之人吗?“来袁大人,你袁氏一门,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可谓是一呼百应,大人您又高居太傅之职,位高权重,最适合做这割鹿之人,此鹿正肥,请您及早下手分割吧!”

    看着董卓递过来的刀子,袁隗心里正在大声的骂娘,不是这位太傅大人没有城府,而是这把刀子实在是接不得,也接不住啊!

    请别人割肉,应该是把刀柄递过去才是,可是董卓却把刀柄牢牢地抓在自己的手中,而把刀尖冲向了袁隗,还在哪不停的划动着,这是要割肉啊?还是要杀人啊?

    “不敢,不敢,老夫年老力薄,行将就木之人,那敢当此重任啊!倒是董大人英雄盖世,又有安定朝庭的大功在身,这割鹿之人实在是非董公莫属啊!”太傅袁隗立刻坚决的推辞,说什么也不敢去接这把刀子,谁也不是傻子,董卓的态度已经表示的很清楚了,杀人的刀把子就在我的手中,今日谁敢违逆,那就用刀子说话吧!

    “对!割鹿之人非董大人莫属!”文武百官齐齐恭贺起来,显然在刀把子面前都很明智的选择了屈服。

    “好!多谢各位同僚爱戴,既然如此,老夫就当仁不让了!”大笑着收回‘七杀’刀,董卓立刻挥刀在鹿胸的地方狠狠割下来一大块,这个地方是鹿一身的精华所在,不但肥美异常,而且还有特殊的意义,按照秋日皇家围猎时的规矩,非天子不能享受此肉,那么现在又该谁来吃呢?是董卓自己?还是别的什么人?

    董卓扎着鹿肉的刀子在嘴边一连晃了三晃,文武百官的心也就跟着颤了三颤,他们是生怕董卓不顾一切的一口把鹿肉吃了,那样的话,就相当于彻底的摊牌,大家要么投靠董卓,做一个千夫所指的二臣贼子,要么就只能以死相拼,用自己的鲜血在大汉的史书上留下‘忠臣’两个字!

    “呵呵!如此肥美的鹿肉,老夫真是想吃上一口呀!”先是挑动了一下百官的小心脏,而后董卓还是用极大的毅力放下了‘七杀’刀,肉虽好吃,可惜却没到吃肉的时候,人心未服啊!“当日在北邙山之时,曾蒙陈留王好言安抚,老夫一直无以为报,这鹿脯就送与陈留王,聊表老夫一片心意吧!”

    “呼!……嘶!”群臣先是松了口气,随后又是齐齐的倒吸一口冷气,董卓倒是没敢表露反心,但把鹿肉送给陈留王的意思确是再明白不过了,他要废黜当今天子,立陈留王上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