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0.第160章 血洗大将军府
    ,精彩无弹窗免费!

    洛阳为天下之中,而皇宫则为洛阳之中,皇宫严格的按照阴阳五行方位建造,西方为金锐之气,主杀伐,故而在哪里建设大将军府,也就是昔日何进的府邸,掌控大汉天下百万雄兵的中枢所在,这里发出的一纸谍文,就可以调动数万,乃至数十万的精兵劲旅南征北战,这里签发的一道军令,就会有成千上万颗人头落地;这里的威严,天下无人不知!

    大将军府门外一对威武、雄壮的辟邪神兽石雕依旧静静的镇守在哪里,见证着往日的光辉,但石雕上哪满布的尘土、鸟粪、和污垢却明白的告诉世人,这里已经彻底落败了;自从大将军何进被‘十常侍’设计诛杀,二爷何苗也惨死在乱兵的刀下后,整个大将军府就开始没落了,虽然宫中还有何太后在哪里勉强的装点门面,但一个没有任何依靠的女流之辈,在这样波涛起伏的乱局中,就像是一叶孤舟,自身尚且难保,更何况其他呢!

    明眼人都知道,何家是彻底的败落了,袁绍、袁术、曹操等一众大将军府的部属最先搬离了这里,往日里络绎不绝地达官显贵们如今再也无人登门,最后那上千名门客也像鸟兽一样四散而去,更奔前程,没人愿意给这样一座即将消亡的府邸陪葬……

    可是今天,大将军府门外却突然来了一批不速之客,一群全副武装的西凉士兵各执刀枪,将这里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为首的就是董卓手下的大将张济,这位复仇使者终于要开始血的报复了。

    要想废君,就必须掌控住朝中的文武大员,而杀人立威无疑是最简单、也是最具有威慑力的办法,另外,这个被杀的人还必须有一定的威望,不能是那种随随便便就拿出一箩筐的小鱼小虾,再者,杀完人之后,还不能招来太大的反弹,以及可能的报复;如果杀完人后还能大快人心,那就再好不过了!

    董卓和一众部将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在张济有意的推波助澜下,终于把目标锁定在了大将军府,虽然其中有张济的一些私心,但不可否定的是,确实没有比这座已经没落的大将军府更好的立威目标了。

    大将军府的威望够高,目标够大,普天之下无人不知,何家兄弟又早就成了刀下之鬼,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被人报复,对这里下手,既可以刺激群臣的敏感神经,又不用担心会越过底线,弄的人人自危,毕竟诛灭何进一族,对天下人而言还算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若是没有何进这个草包坏事,天下也不会乱到这步田地,再有就是,此举可以含沙射影的,把目标对准那个一直躲在深宫里的何太后,真可谓一举多得啊!

    既然是张济提议的,自然而然的也就由他来动手了,别人来可能还会担心背上骂名,他却丝毫没有这样的顾忌,只要能为自己报仇雪恨,没别说是区区一点骂名,就是让他和这座大将军府同归于尽,他也毫不介意!

    “启禀张将军,弟兄们已经把这里前前后后全包围起来了,所何氏族人、亲朋、党羽都被圈在了府中,就是一只鸟也休想飞出去!”一名手下的小校跑过来向张济汇报,同时眼睛里闪出贪婪的目光,对于这种炒家灭门的活计,他们可是最喜欢干的了,何进多年来卖官鬻爵,收受贿赂无数,不知积攒了多少金银宝物,说大将军府富可敌国都毫不夸张,虽然说现在有些没落了,可俗话说得好,‘船烂还有三千钉呢’,这里余留的财物依然数量惊人,到时候大帅、将军们分了大头,他们这些小兵也能分点汤水不是。

    “好!一会冲进去之后,鸡犬不留,全都给我斩尽杀绝!至于里面的财宝,献给大帅一份,给其余的将军们留一份,至于我的那份就不要了,全给弟兄们分了吧!”张济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那种即将要大仇得报的快感让他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愉快的跳动起来,至于区区财宝,根本就没放在他的眼里,“不过有一点告诉弟兄们,必须全部杀光,要是有一个活口留下来,那就别怪我张济手下无情!”

    “诺!……张将军请放宽心,弟兄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要是这点活都干不漂亮,那您老就拧了小的们的脑袋当球踢!”小校拍着胸脯,脸上全是满满的自信,说起别的,他们还不敢自吹,但要说到杀人放火,灭人满门,以及毁尸灭迹,他们这帮西凉来的杀才可个个都是一把好手,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他们要是自认第二,那普天之下也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其实也不怪小校如此的自信,西凉地处苦寒,本就民风彪悍异常,在哪里杀几个人不算什么大事,抢劫杀人更是家常便饭,有本事就抢,没本事就等着饿死,这就是西凉的真实写照,再者说他们这些人本就是半兵半匪的存在,穿着军服是大汉边军,脱了军服,脸上再蒙块黑布,摇身一变就成了马匪,西域一带过往的商旅可是没少遭他们的毒手。

    “好!动手!”

    “诺!……弟兄们,杀!”小校一把拔出腰间的弯刀,两眼发出寻找财物的红光,大吼一声,率领手下虎狼一样的西凉兵冲杀了进去,很快大将军府就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人临死前的惨嚎声,以及东西被摔碎的声音……,浓郁的血腥味也迅速传播开来。

    闻着那种浓郁的血腥味,张济觉得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了,还有那震天的惨叫声,世上还有比这更美妙的音乐吗?仇人的鲜血,仇人的惨嚎,这不就是一个复仇者所渴望的吗?……

    这一刻,他恍惚看见了自己那些惨死的亲人们在天堂的大门口欢心雀跃,冲着他不停地微笑……,大仇得报,那种幸福感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

    “不够的!不够的!这些还远远不够的!”幸福的感觉瞬间即逝,代之而来的是更加汹涌的恨意;张济眼中的最后一丝理智渐渐消失,复仇的怒火一旦燃起,就绝不会轻易熄灭,只有仇人的鲜血才能安抚他那颗焦躁的内心。

    “啊!……救命啊!救命啊将军!”正在张济回味复仇的快感时,一名衣衫褴褛的妙龄女子突然从府门内冲了出来,一面跑,一面在大呼救命,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在她身后,几名西凉小卒嘻嘻哈哈的追了出来,其中一个手上还抓了件花衣服,想来就是从那名女子身上扯下来的。

    自从何进死后,大将军原有的人马基本上做了鸟兽散,剩下没走的,要么是何进兄弟的一些妻妾,要么是何氏的宗族亲朋,再有就是一些无处可去的奴仆了,没想到最后这些人全做了陪葬品。

    那名女子猛地向张济扑来,她原本是大将军何进的一名宠姬,常年伺候左右,见过无数的达官贵人,因此倒也练出了几分识人的眼力,她看得出这些人中唯一能救他的只有张济,就是退一步讲,落在一名将军手里,总比被那些乱兵糟蹋要强一百倍不是,更何况她对自己的姿色还是有几分自信的,能够侍奉大将军的姬妾,那个不是花容月貌啊!

    看到女子衣衫不整的向自己跑来,张济的第一反应是伸出了手,想要救援一下,在他心底毕竟还残存着一些光明的东西,但眼中的清明之色只是一闪而过,就迅速的被复仇的火焰淹没了,‘要解心头恨,拔剑斩仇人!左手拔出腰间的宝剑,寒光一闪,剑尖就从女子的背后透了出来,血花飞溅,立刻染红了张济身上的战袍。

    “记得,下辈子投胎去个好人家吧!”看着女子死不瞑目的面孔,张济用手轻轻的合上了那双惊恐的眼睛,而后缓缓地拔出宝剑,死尸立刻扑到在地,这一刻,他把良知、慈善、同情……等所有人性善良的一面统统藏到了心底深处,人,一旦走上复仇之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