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6.第156章 巅峰对决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逸,你个阴险小人,今日之战皆因你我而起,与众将士本无关系,未免伤及无辜,你可敢与我一对一的单挑对决吗?”人急智生,吕布这样一向只知道以力破敌的人,被萧逸一系列的阴招给刺激的都开始用计了,虽然只是一个不怎么高明的‘激将法’;但好歹是用脑子了不是。

    “好!咱们单挑对决!”微微一笑,萧逸越众而出,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而且看向吕布的目光中充满了玩味,看来当初那个‘主簿’的职务真不是白当的,估计这位‘战神’也是看了几本书的。

    吕布的这招‘激将法’完全是盗版了当初的楚霸王,项羽当年和刘邦争夺天下,久攻不下,士卒疲敝,于是这位崇尚勇力的霸王就跑到两军阵前,指名道姓的要和刘邦单挑,谁胜了,天下就归谁!

    而汉高祖刘邦的回答非常的巧妙,“我不与君斗力,宁愿与君斗智!”

    现在萧逸其实也完全可以学学刘邦的办法,在智谋上继续碾压吕布,但是他没有,‘我既能与你斗智,也能与你斗力’,无论是斗智还是斗力,哥全能玩死你!这就是萧逸的自信!

    除掉吕布,原本就是萧逸庞大计划中的一环,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说董卓的西凉兵团是一头猛虎的话,那么吕布就是这头猛虎的爪牙,而那些游骑兵就是猛虎的耳目;萧逸计划就是先除掉这些耳目,让猛虎丧失应有的机敏,而后干净利落的斩掉它的爪牙,一只没有了爪牙的瞎虎,也就无法再阻止自己带领玄甲军北撤了。

    甚至于,只要指挥得当,利用西凉军援兵要到而未到这个时间空挡,趁机将它完全吃掉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除掉吕布,就是杀不死他,起码也要在短时间内让他无法再领兵作战。

    “好!是条汉子,今天就让你我决一死战!让天下人都看看,谁才是第一勇士!”见到萧逸答应了自己的提议,吕布顿时欣喜若狂,论起好勇斗狠,普天之下他谁也不惧!

    “冲!……杀!”萧逸挥动凤翅镏金镗,吕布挺起方天画戟,二人几乎同时冲出战阵,开始了武将对决,三百步……二百步……,一百五十步,两个人各舞兵刃迅速接近着,似乎要进行一场骑士之间的公平决斗。

    “嗖!……吱!”一百二十步,突发奇变,萧、吕二人几乎同时收起了自己的兵刃,拿出弓箭,二话不说,照着对方就是狠狠一箭,刚才表现出来的那点骑士精神立刻荡然无存!

    “呸!卑鄙小人!”侧身闪过对方射来的暗箭,两个人同时吐了口唾沫,齐声叫骂起来,丝毫没有考虑刚才自己也是抱着同样的念头,先用大话唬住对方,然后阴他一箭!

    不管怎说,二人之间的对决开始了,一百二十步的距离上,两人开始呈环形策马奔驰,一边跑,一边不断的射出箭矢,准备在骑射功夫上一较高低,一时间,你来我往,箭如雨下,‘海底捞月,蹬里藏身……’,各种高难度的躲避动作更是层出不穷,看的两边观阵的将士齐声喝彩,纷纷拔出刀剑,挥舞着为自家的主将呐喊助威。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一百二十步的距离上比拼骑射功夫,这真不是一般人能玩的了的游戏;骑射比拼,远远要比射那些固定的箭靶难得多,因为在射箭的过程中,不但自己是在不停的移动着,目标同时也是在高速移动着,这就极其考验射手的眼力和判断力了,差之分毫,谬之千里啊!……更何况在射箭的同时还要分心躲避对方的攻击,这份难度,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另外就是一百二十步这个距离,也看着让人心惊,寻常射手的有效射程就是五六十步而已,超出八十步那就叫流矢了,意思就是说‘射那指那’,根本没有准度可言,等到了一百步之外,那箭矢也就丝毫没有杀伤力可言了,就是侥幸碰到目标,也会自己落下来,‘强弩之末誓不穿鲁缟!’就是这个意思!

    箭矢如雨,穿梭来回,‘连珠箭箭,凤尾箭,卧背箭……’,萧、吕二人奇招连出,把两边观战的士兵都看的目瞪口呆,这样的比试,这样的绝技,真是平生难得一见啊,可今天不但见到了,而且还是整整两位!几个回合下来,双方不分胜负,眼见骑射上不能迅速取胜,吕布开始不断的缩短双方的距离,大有近身肉搏,用方天画戟一较高低的意思。

    萧逸何等人物,又岂能让他如愿,再说他也明白自己的优劣都在那里,论起骑射自己还能和吕布相抗衡,可要说比拼起长兵刃,虽然心里不甘,可却不能不服气,自己的‘凤翅镏金镗’确实不敌吕布的‘方天画戟’!

    战神,就是战神!

    但几个回合下来,萧逸也发现了吕布的弱点所在,那就是他坐下的战马,‘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这句话是形容吕布与赤兔马的厉害,但万事都有个过渡期,现在的吕布刚刚得到赤兔,人和马还处在一个磨合期,吕布要适应赤兔的速度、脾气,灵敏度,而赤兔马也要逐渐的去理解吕布所发出的各种命令,想要做到人马合一,这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行。

    而萧逸和‘白菜’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数年的相处,人和马每日形影不离,几乎就是一起长大的,早已是心意相通,既是萧逸不发出任何命令,‘白菜’也能很好的配合他的意念,二者之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早就习惯成自然了。

    再者说,‘白菜’马鞍上的脚蹬,马蹄子上的蹄铁,那可都是骑射的大杀器,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遍地沙砾、碎石的地方,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一般。

    “咔嚓”一声,‘白菜’的铁蹄轻而易举的就踏碎了一块茶杯大小的碎石,而远处的赤兔马碰到这样的碎石时,却要非常小心的绕过去,它那没有任何保护的角质蹄子如果也与碎石硬碰,那么很快就会开裂的,而战马的蹄子一旦开裂,也就意味着战马的报废,这在无形中就减慢了赤兔马的速度,同时也影响到了马背上吕布的灵敏度;看到这一点,萧逸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克敌制胜就在此一举!

    尘土飞扬,当赤兔马再一次闯入一片乱石区的时候,为了躲避那些碎石,马步自然而然的就变得散乱起来,见此机会,萧逸双脚用力,身体在马背上腾空坐起,尽量的减小了身体的颠簸,而后左手执弓,右手同时抽出了两支箭簇,一支狼牙箭,一支三棱透甲锥。对付吕布这样的骑射高手,一支箭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必须一明一暗,前面一支是佯攻,后面的才是杀招!---这就是萧逸苦练的一记杀招--阴阳箭!

    ‘射人先射马!’弓弦一响,萧逸手中的两支箭同时飞出,因为狼牙箭要比透甲锥轻些,所以飞在了前面,与后面的‘透甲锥’形成了一条直线,从远处看去,仿佛就是一支箭,直奔赤兔马而去。

    眼见狼牙箭直奔自己的坐骑而来,吕布反手抽出腰间的佩剑,用力扫去,为赤兔遮挡箭簇……,剑、箭相碰,“叮!……”的一声,直接把箭簇磕飞,就在吕布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时,尾随其后的三棱透甲锥却直奔吕布的心窝而去。

    “呀!不好!”知道自己又一次被阴了的吕布来不及躲闪,大吼一声,身体用尽全力的向后躲去,原本直奔心窝的透甲锥差之分毫的狠狠钉在了他的右肩窝上,入肉三寸有余,顿时血流如注!

    这也就是吕布身手了的,临危不乱,躲避得还算及时,要是换了其他人早就死在这手‘阴阳箭’之下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吕布在受伤的同时却也抓住了战机,在右肩受伤不能动的情况下,吕布用左脚抵住弓背,左手奋力搭箭拉弦,毫不犹豫的就一箭射了回去。

    说时迟,那时快,看似发生了很多事情,其实只在一瞬间而已,此时萧逸刚刚两箭射出,人还立在马背上,目标极其明显,加上身体腾空,躲闪不及,被吕布奋力射出的一箭正中面门,好在萧逸脸上有镔铁铸就的‘蚩尤鬼面’,在关键时刻为他挡了一下。

    “啪!”的一声,‘蚩尤鬼面’被吕布的穿云箭斜带着飞了出去,而萧逸的脸上也被极速飞过的箭簇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差一点就被贯穿了面门,真是险之又险!

    电闪雷鸣之间,两败俱伤!

    “杀!……,不好,……快救人!”眼见各自的主将都受了伤,两边的骑手们一拥而上,各自抢救自家的主将,随即展开了一场混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