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5.第155章 萧逸,阴险小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惨烈的骑兵猎杀已经整整持续了四天,当吕布带着手下的并州‘狼骑’也加入到这场厮杀中时,双方的死亡人数开始直线上升,仅玄甲军就折损了上百名精于骑射的好手,至于西凉军一方,死伤的人数更是对方的数倍之多,战事进行的可谓惨烈无比,但双方却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反而不断的投入兵力,力图彻底压制住对方。

    清晨,一夜好睡的萧逸很早就从梦乡中苏醒过来,简单的用过一点早餐后,身旁的亲兵开始给他着甲,萧逸今天没有穿他那件‘螭纹寒铁铠’,而是选择了一件牛皮软甲,就防御性而言,皮甲自然不能跟寒铁铠相提并论,但要是为了骑手的灵活性,以及轻便的需要,皮甲就成了首选。

    中军大帐中,萧逸开始做最后的战前总动员,所有校尉以上的军官,和营中的神射手都集结在这里,大帐内外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大家无一例外的全都换上了更加轻便的皮甲,骑兵作战,尤其是用弓箭和马刀对决的时候,机动性远远比防御更加重要。

    “弟兄们!决战的时候到了,时不我待,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和敌军继续耗下去了,能不能把三千多弟兄平安无事的带回雁门老家,就看咱们今天的手段了,是生是死,就在今日,凡是不怕死的与我一起上阵破敌!”萧逸没有说什么激动人心的夸张演讲,而是把现实情况明白无误的告诉了大家,再不拼命,咱们就全完了。

    “愿随统领大人同生共死!同生共死!……”一连三声呐喊,整个大帐内外的将士无一退却,士气出奇的高昂,既然统领大人告诉大家该拼命了,那就去拼呗,大不了一死而已,玄甲军中就没有怕死的人。

    “好!都是好弟兄!今天我萧无愁冲在最前面,大家都跟着我,按照计划好的行事,有我无敌,一往无前!”一把扯下背后的披风,萧逸大步走出了营帐,冷酷的脸上已然是杀气如云。

    “诺!……”其余众人按照事先分派好的计划,各自行事,没有人喧哗,也没有人胆怯,有的只是默默无语地告别,战友之间互相拍拍肩膀,道一声珍重,这一战过后,不知道有多少好弟兄就再也见不到了呢!

    随着一声呼哨,‘白菜’一路小跑的出现在萧逸的面前,今天‘白菜’也格外的精神,不停地摇头摆尾,显然它也感觉到了大战来临的气氛。

    “好兄弟,今天咱们又要同生共死了!”用额头碰了下‘白菜’的额头,一人一马之间进行着感情上的交流,那是只有他们之间才明白的感情,随后萧逸拿出了珍藏的酒葫芦,自己先喝了一口,随后又喂了‘白菜’一口,喝了壮行酒,战场之上不回头!

    “将士们,出战!”翻身上马,挥动手中的风翅镏金镗,萧逸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随即数百名身穿皮甲的玄甲军射手分为数队,就像一条条从地狱深渊中游走而出的毒蛇般,分别开赴洛阳周围的几处猎杀战场,在哪里,他们会和西凉军的游骑兵开始了一场惨烈的搏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

    北邙山口,东西两山夹一沟,宽约一里,地形极其险峻,这里是洛阳北部的咽喉所在,如果玄甲军想要北撤雁门关,这里也是必经之路,自然而然的这里就成为了双方争夺的焦点,这里也是萧逸预设的主战场,他相信吕布肯定会在那里等着他,谁强谁弱,今天该见个分晓了。

    上午的阳光刚刚从东边的山峰上露出个头,温暖而和煦,开始普照这一片大地,天空中万里无云,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因为地处山口边,这里的风一向很大,随着狂风带来的还有遍地的沙砾,而植被则稀少的可怜,自古黄沙埋碧血,看得出,这里是一处好沙场!

    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又看了看遍地都是的沙砾、碎石,最后又伸出舌头感觉了一下山口处的风向,萧逸摸了摸下巴,一张小黑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随即就扣上了‘蚩尤鬼面’,把手一挥,带领部下进入了战场。

    果不其然,队伍刚到山口就遇到了吕布手下的‘狼骑’,双方投入的兵力差不多,都是百余骑精锐,在这片狭小的空间里,再多的人手就分布不开了,反而会成为累赘,在经过零星的骚扰、试探后,双方的大队人马在山口前的开阔地上终于相遇了,‘猛虎’斗‘贪狼’,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猛虎对群狼,玄甲军从来都是一群狼,而萧逸就是他们的头狼!

    似乎很随意的,萧逸带领手下直接就占据了东边的位置,而吕布则率领手下的狼骑在西侧展开了骑兵冲锋的队形,双方都没有退却的意思,看来是准备来一场硬碰硬的决战了。

    “萧逸,这几日来你接连射杀我手下众多将士,今天就用你的人头来祭奠他们的在天之灵!”满脸骄横之色的吕布越众而出,舞动着手中的方天画戟,在战前大声的叫嚣起来;他最近新得‘嘶风赤兔马’,整体的战斗力上升了一个台阶不止,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今天就用萧逸来试试手。

    “呵呵!好一个忘恩负义的‘三姓家奴’,但不知丁刺史的冤魂又该用谁的人头来祭奠呢?”如果是斗勇,萧逸自认可能还不是吕布的对手,三国第一勇将的名头毕竟不是白叫的;可要是论起斗智,他自信可以把吕布甩出十条街去不止,绝对的智商碾压。

    果然,萧逸一句轻巧的回击,直接把吕布气的七窍生烟,正所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再无耻的人也都是有羞耻心的,更何况吕布这种虚荣心极强的人呢,但无论他如何狡辩,也摆脱不了自己‘弑父’的恶名!

    是啊!刺史丁原就冤死在吕布的手里,他的冤魂又该用谁的人头来祭奠呢?……听到这番话,不但吕布羞臊的面红耳赤,就是他手下的并州‘狼骑’也个个抬不起头来,心虚则气弱,还未开战,这些人的士气在无形之中就衰落了三分。

    “好!时机已到,冲!”感觉到背后的阳光已经变得暖洋洋的,山口处也开始吹起了飙风,萧逸果断的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杀!……冲!”两队人马就像两道铁流一样开始迎面对撞,都是进攻的‘矢’型阵势,同样的训练有素,悍不畏死,这样的战斗按理说就看那一方人强马壮,手快心狠,谁就能占据上风了,可事实又是怎么样的呢?

    吕布和手下的狼骑兵立刻发现自己上当了,萧逸一方是背着太阳冲锋,而且还巧妙的占据了上风口,在地利上可谓是占尽了便宜,而自己一方呢?不但要迎着刺眼的阳光进攻,还要面对吹来的风沙,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还谈什么轮刀砍人啊?

    恰一接触,并州狼骑就吃了大亏,先是迎头撞上了一阵箭雨,接着就是玄甲军闪烁着寒光的马刀的大力劈砍,只杀得鬼哭狼嚎,人头滚滚,许多无头的尸身依旧坐在战马上冲出了很远,这才‘噗通’一声栽落马下,损失极其惨重。

    调转马头,甩掉方天画戟上的血珠,吕布郁闷的也几乎快要吐血了,刚才一个回合的交锋,自己手下就折损了将近三成的人手,而玄甲军的损失还不到一成,一比三啊!自己率兵征战沙场多年,什么悍勇的敌人没遇到过,却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萧逸,阴险之徒啊!

    虽然郁闷,但不管怎么说,经过这次冲杀,双方算是交换了一次场地,刚才的劣势如今都跑到对方那边去了,所以吕布抖擞精神,决定再冲杀一次,把刚才的损失再夺回来,天道好还,这次该自己占便宜了吧?

    可惜,还没等他笑出声来,就惊讶的发现,对面的玄甲军骑手每人从怀里拿出一条黑纱眼罩,非常从容的系在了脸上,有了它,再大的风沙也不怕,还能轮刀砍人呢!

    “萧逸,阴险小人,我与你势不两立!”受到这样的刺激,吕布再也忍受不住了,眼角都瞪着开裂,一口老血直直的喷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