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4.第154章 猎杀游戏
    ,精彩无弹窗免费!

    西凉军大营中,董卓正在暴跳如雷,一长排的游骑兵的尸体就整齐的摆放在他的大帐外,每个人都是一箭毙命,这可都是他军中的精锐啊,就这样全都报销了。

    “这几天咱们折了多少人手?”强行压下怒火,董卓开始询问损失的情况。

    “回大帅,今天咱们收回了三十五名弟兄的尸首,昨天是二十二名,前天则是十六名,另外还有一个弟兄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恐怕十有**也是糟了毒手;所有人都是一箭毙命,箭箭命中要害,而且看箭簇切入的精度和伤口的深度来看,应该是一名手执‘五石’硬弓的射雕手所为!”论起弓箭上的本事,张济可是其中的行家,虽然说现在右手废了,可那份敏锐的眼力还在,很快就从那些尸体上看出了许多的信息。

    另外,张济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就是萧逸的杰作,他亲自调教出来的射雕手,各种手段那是再熟悉不过了,不过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虽然萧逸的箭术是跟他学的,却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这件事你怎么看?”董卓这次询问的是李儒,玄甲军突然疯狂的射杀自己手下的游骑兵,其中必然有古怪。

    “大帅,萧逸这一手确是狠辣无比呀,游骑兵就是咱们的耳目,负责侦察敌情,探听敌军的虚实,如今耳目尽毁,咱们就变成了聋子、瞎子,一点敌军的动态都不得而知,对局势也就无法做出任何判断!”李儒轻捻胸前的三缕长须,眼中精光闪动,显然在思考着应对的策略:“为今之计只有继续派出游骑兵,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弄清敌军的下一步举动,另外嘛!那吕布堪称武艺绝伦,同样的精于骑射,大帅何不派出这头‘猛虎’去对付萧逸那头‘贪狼’呢?”

    “好,此计甚妙,就让我的这名义子去会一会萧逸好了,本帅也一直想知道,他们两个,到底谁强谁弱!”一锤定音,董卓决定派出自己的杀手锏--吕布!

    ……………………………………………………………………………………

    激烈的骑兵厮杀开始了,洛阳周围地形复杂,一马平川的原野,泥泞不堪的河滩,道路崎岖的丘陵,还有山峦起伏的山区,各种地形可谓是应有尽有;这些地方都成了双方游骑兵厮杀的好战场,一时间马刀闪烁,冷箭横飞,到处都是死亡的陷阱,双方就这样陷入了一场奇异的对决中。

    西凉兵马常年与西域的羌人部落作战,人人弓马娴熟,战斗力相当的强悍,而玄甲铁骑军则全部来自燕赵一代,那里也是与塞外的匈奴人常年拉锯的地方,民风异常彪悍,所以就兵员素质而言,双方是不相上下的,但在战术与策略的比拼上,玄甲军却是轻松地碾压了对方,这得益于他们有一个狡猾如狐,凶狠如狼的统领--萧逸。

    北邙山区一片广阔的草场上,此时正在上演着一出追逐的好戏,几名玄甲军的士兵正在策马狂奔,而在他们身后,数十名西凉铁骑一路狂追不舍,一路追,这些追击者一路在骂娘,因为他们前面的猎物实在是太可恨了,竟然一边跑,一边不时的在马背上回身反转射箭,一路上已经射杀了他们好几个弟兄了。

    ‘歹射法!’萧逸从前世的军事论坛上学来的战术之一;汉朝正处于封建社会的初始阶段,社会上还残存有春秋时期那种君子风气,这时候的军人还残存着一定的‘骑士精神’,两军作战,虽然在战略上已经出现了各种的诈术、诡计,可在战术上还是崇尚着正面对决,拼马刀,比气力,好勇斗狠,这才是男人之间的战斗,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武将之间单挑决斗的事情发生,而临阵后退是为人所不齿的。

    但萧逸却没有这方面的顾忌,开玩笑呢,打仗嘛,自然就应该是无所不用其极,正所谓‘君主施政无道德,军人制胜无原则’,不管你是用刀砍,用箭射,还是用牙齿咬,只要能把敌人干翻,那就是好样的,面子又没有性命重要,所以他一再告诉自己的部下们,遇到敌强我弱的情况,二话不说,一个字--逃!

    逃归逃,但不是没有目的的乱跑,而是一边跑,一边回身射箭,骑兵都明白,两帮人同时在马上互相射箭,那么在前面逃跑的人可是占了大便宜的,因为他们在逃跑的同时,在一路向前躲避着后边射来的箭簇,而后面的人在追击的同时却是迎着箭簇而上,等于自己送上去给人家做靶子,这就是骑兵的‘歹射法’,一种虽然无赖,却极其厉害的战术,原本为横扫亚欧大陆的蒙古铁骑所创,现在提前一千多年,被萧逸给盗版了。

    “追!上天追到琼霄殿,入地追到鬼门关,今天拼死也要追上这帮玄甲军,把他们全都剁成肉酱,给死去的弟兄们报仇雪恨!”西凉兵中为首的校尉在马背上大声咆哮着,一开始他们还只是随意的追杀,可随着不断有弟兄中箭落马,现在是真的杀出火气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对反,用手中的马刀砍下敌人的首级,也只有这样才能给死去的兄弟们雪恨。

    “诺!”其余的士兵此时也是血贯瞳仁了,对方这种无赖的战术让他们都快气疯了,尤其是对方的一名士兵手里的马刀上还挑着一顶头盔,那是他们一位战死兄弟的遗物,这是一种极大的羞辱,为了袍泽之情他们也要追杀到底,不死不休!

    一些西凉兵为了加快马速,甚至开始用匕首给坐下的战马放血了,这是一种极其残忍的办法,刺激战马最后的潜力,虽然可以一时的加快速度,但过后,战马也就废了,不到万不得已,骑兵们是不会轻易动用这一招的,可今天确实是杀红了眼了,他们心中此时只有一个念头,追上去,杀光他们,所以当他们看到那几名玄甲军士兵拐入一片密林中时,毫不犹豫的,他们就追了进去……

    “弓弦震动声,箭簇射入人体声,惨叫声,战马嘶鸣声,人的呐喊声……,”各种声音在密林里齐齐地响起,又很快就归于平静,随后浓浓的血腥味就在密林中飘荡开来,招来了大群的乌鸦享受一顿绝美的大餐。

    半响,那几名负责诱敌的玄甲军士兵又没事人一样的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个马刀上还是顶着一个头盔,不过却从一开始的士兵头盔,变成了一顶西凉军校尉的头盔,至于这顶头盔的主人嘛,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变成那群乌鸦的大餐了;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又去当诱饵了,看看今天还能不能再让几个傻蛋上钩,对自家统领的这些战术、战法,他们除了伸出大拇指称赞外,心中还无一列外的还有一句话就是:“够黑,够狠,够毒,够无耻啊!……”

    虽然一看到那张‘蚩尤鬼面’就让人不寒而栗,可是这样专门打胜仗的统领,他们喜欢!

    玄甲军里有这样一则笑话,可以说明士兵们的心态,他们说:“跟着统领大人,他们敢去任何地方征战,哪怕是下地狱也绝不含糊,不过他们会把萧逸留在地狱里,然后自己跑回来,因为‘鬼面萧郎’原本就应该是属于地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