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3.第153章 亲兵小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斌原本是一个居住在西凉山区里的猎户,父母因为期盼他长大以后可以文武双全,所以给他起了个‘斌’的名字,至于姓氏吗,山里人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平时也就是‘小斌、小斌’的叫着,一直等到小斌十六岁报名参军,需要记录花名册的时候,他才恍惚的想起来,自己好像是姓陈的。

    虽然父母希望他文武双全,但那也只是一个美好的期盼而已,身为一名大山里猎户的儿子,小斌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过了弓箭、猎叉,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猎户,每日里游走山间,与飞禽猛兽相搏杀,用自己的脊背和汗水挣来一口食物,这样的日子,虽然穷困,却也逍遥自在!

    可惜,在小斌十六岁那年,西凉大旱,河水枯竭,赤地千里,连山涧里的泉水都不再流淌了,连飞禽走兽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靠山吃山的猎户们一下子陷入了绝境,于是乎,为了生存,为了能填饱肚子,小斌咬咬牙,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告别了亲朋好友,怀揣着家里最后一点干粮,背着自己的弓箭,走出了大山,投奔到西凉刺史董卓手下,成为了一名边军,过上了打仗吃粮的日子。

    因为自幼打猎,小斌有着一手极其高明的箭术,再加上他那常年与野兽搏杀,练出来的敏锐反应和对危险的提前预知,所以他很快就获得了上司的赏识,成为了一名西凉军中的侦察游骑兵。

    侦擦游骑兵,勘称古代的特种兵,每日里的任务就是四处侦察敌情,往往要冒着极大的危险深入敌后,刺探军情,监视敌军的一举一动,还要随时准备和敌军的游骑兵厮杀,比箭术,拼马刀,每每都是九死一生,这样的兵种,非弓马娴熟,武艺高超,而又胆大心细的士兵不能充任。

    高风险自然也就意味着高收入,看在侦察游骑兵比普通骑兵高出一倍的军饷份上,小斌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咬牙坚持了两年之久了。原本他想着在拼杀上几年,等攒够了钱财就回老家去,托人给找一个粗胳膊粗腿的山区女娃做老婆,生几个孩子,把自己这一辈子混过去就算了,可没想到,天下风云突变,董刺史要入京去‘除奸贼,清君侧!’于是小斌也就跟着大军一起来到了自己永远也没想到过的地方--洛阳城!

    现在小斌的任务就是每天潜伏在御苑的密林中,监视玄甲军的一举一动,这样的游骑兵在周围还有许多,他们互相之间以模仿鸟兽的鸣叫为联络暗号,彼此遥相呼应,传达着各种信息。

    因为自幼生长的山区,进了大山的小斌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如鱼得水啊!聪明的他选择了一处枝叶茂盛的大树上做为自己的隐蔽场所,又用树枝给自己做了个小窝,上面可坐可卧,头上还戴着一顶树枝编成的帽子,不但可以遮挡刺眼的阳光,还能起到很好的隐蔽作用,可谓一举双得;喝着甘甜的山泉,嘴里咀嚼着从一只松鼠那里抢来的大松果,这小日子过得,舒服极了。

    一边吃着松果,小斌一边看着远处的玄甲军大营,每看一眼,他的心里就忍不住一阵的抽搐,因为在哪里有一个带着‘蚩尤鬼面’的可怕恶魔;数日前的那场大会战,他也参加了,他亲眼看着那个带着鬼面的家伙,就像一头恶魔般在自家的军阵中横冲直撞,所过之处血如泉涌,人头滚滚,杀得西凉兵尸横遍野……,与小斌同一个帐篷居住的兄弟,至少有一半都折在了那一役中,以至于最近小斌总是在做噩梦,噩梦里还总是有一张恐怖的蚩尤鬼面!

    因为小斌很聪明,所以他知道许多那些蠢笨的大头兵不知道的事情,虽然那一战打败了,但好在自家董大人略施小计,就瓦解了联军的攻势,如今丁原已死,吕布已降,只等李傕、郭汜两位将军统帅的人马一到,大军铁壁合围,到时候肯定能抓住那个恶魔的,嗯,肯定的!

    ……………………………………………………………………………………………………

    “不好!有情况!”常年的猎户生活,让小斌练出了一种像野兽般对危险的预知能力,现在他就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周围实在是太安静了,往日常见的鸟兽突然全都没了踪迹,以他的经验来看,这应该是周围有山林霸主一级的猛兽出现才会有的情景,可用鼻子在山风里仔细嗅了一下后,小斌没有嗅到猛兽特有的腥臊味,反而是闻到了淡淡的血腥气,那是人血的味道。

    来不及取下嘴里的松果,小斌第一时间就抓起了身旁的‘三石’弓,这可是名副其实的强弓了,‘三石’的力道就是一般的统兵将领也不一定拉的开的,他却用的很顺手。

    一边警戒着,小斌开始发出清脆的鸟鸣声来联络周围的战友,可惜,一点回应也没有,所有人仿佛都失踪了一样,这让他感到深深的恐惧,两只灵巧的耳朵开始不停的转动起来,倾听周围的声音,虽然什么也没有听到,但他心里却跳动的厉害,他知道,危险就在附近!

    “吱!……”猛然转过身子,看都不看,小就猛地射出了一箭,猎手射杀目标,很多时候并不是用眼睛去定位的,山里树高林密,在这样的环境下,真正有用的是听觉,是嗅觉,还有那份猎手特有的敏锐直觉。

    几乎在箭簇离弦的同时,一道黑影极速无比的直奔他的心窝而来,常年狩猎的小斌明白,那肯定是一只利箭,而且对方的反应速度显然比他要强上一筹,抢先下手了,“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虽然知道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可求生的**还是刺激着他尽力的去躲避,只见小斌猛地吐出一口气,好让自己的胸腔能瘪上那么一点点,与此同时使劲的侧转身子,以求避开心脏要害,这是他和猛兽搏斗时总结来的经验,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

    世上没有白费的努力,原本应该贯穿心脏的箭簇从肋下射了进去,又从侧背洞穿而出,强大的力道把小斌直接从树上撞了下来,将他狠狠的钉在了地上。

    “这是‘五石’力道的强弓啊!”看着犹在颤动不止的箭羽,小斌心里立刻做出了判断,然后就眼冒金星的陷入了半昏迷状态,模模糊糊中,他看到了几名黑衣人迈步来到近前,他们身上全都裹着破烂的渔网,上面还插着许多的花草,在山林里,这样的装束极具隐蔽效果,难怪自己一直没有发现他们呢!

    而最重要的是,为首的一个人脸上赫然带着一张恐怖的‘蚩尤鬼面’,就是小斌噩梦里总出现的那张,“呵呵!我又做噩梦了,……还是我要死了……”

    一阵耳鸣后,失血过多的小斌终于晕了过去。

    “统领大人神射无双!堪比古之后羿!”几名黑衣人齐齐地对着自家统领大人称赞起来,这份精准的箭术,还有那诡异的伪装办法,确实让他们钦佩不已。

    “哈哈哈!”摘下脸上的蚩尤鬼面,萧逸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欣然的接受了属下的马屁,虽然他还不敢狂妄去和能把十个太阳射下来九个后羿相比,但对自己的箭术,他绝对有着十分的信心,执弓在手,我既天下无敌,这是身为一名射雕手的骄傲!

    “这是第几个了?”

    “回统领大人,第十七个了,西凉军埋伏在附近的游骑兵已经全部被大人一一射杀,总算是把这些监视咱们的耳目全都给挖掉了!”

    “好!”萧逸对这份战果还是很满意的,这就是他计划的第一步,一一清除董卓设在自己周围的耳目,让敌军变成聋子、瞎子,如此才方便自己实行撤退计划的第二步;一共十七名西凉侦察游骑兵,前面十六个都被自己很轻易的射杀了,射杀那些家伙,比他当初在卧虎山里射杀野兽容易多了;只有这最后的一个,可是废了自己不少功夫才找到他的藏身位置,而且,萧逸摸了摸自己左肩的伪装防护,原本插在哪里的一根柳条被箭簇射断了,而下手的,正是这第十七名游骑兵!

    “矣!这小子竟然还没断气,真是命大啊!……那老子就给你个痛快吧!”一名过去准备把萧逸的箭簇拔回来的亲兵突然发现,被钉在地上的小斌虽然受伤很重,却没有断气,还有着缓慢的呼吸。

    亲兵伸手拔出腰间的佩刀,就准备补上一刀,一是了结对方的痛苦,都是当兵吃粮的,彼此之间本来也没有什么仇恨,厮杀归厮杀,却绝不会折磨伤兵,能给对方一个痛快,就是军人之间的一种仁慈了。

    再者嘛!自家统领大人箭下从来没有活口,这个家伙竟然敢不死,那不是有辱大人的英明神武吗?所以还是给他补上一刀吧!

    “慢着!”萧逸抬手制止了亲兵的举动,他先是抬头看了看小斌那个隐蔽的数窝,而后又从地上捡起了那个掉落的树枝编就的帽子,这些都让他很感兴趣,有意思,竟然是一个懂得原始伪装的游骑兵,在这个时代,能明白这些东西的,人才啊!

    “把他抬回去,让军营里的郎中给他看伤,要是这个家伙命大不死,就留下来,给我当亲兵!”萧逸斩钉截铁的说道,既然是个人才,那就绝不能错过,最好能收为己用;如果实在驯服不了,到时候再杀也不迟嘛!

    就这样,小斌的命运又一次发生了转折,从西凉军来到了玄甲军,不但换了身军装,换了个吃饭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他从一名游骑兵,变成了一名亲兵,‘鬼面萧郎’的亲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