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第152章 走为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路风驰电掣的回到军营,萧逸首先看到的是两样东西,一是太守张杨那张焦急的快要疯掉的老脸,第二个,则是一大群咩咩乱叫的肥羊。

    羊是董卓派人送来的,一是感谢萧逸放回了张济,看到自己手下的大将平安无事,董卓在欣喜之余自然要表示一下谢意了,所以专门派人送了一大群肥羊来****,那意思就是说,你萧逸有胆量放走自己的大敌,那我董卓也同样有魄力给自己的敌人送礼,大家都是真正的纯爷们,谁也不差谁分毫!

    这就是男人之间的对话方式,虽然看起来荒谬绝伦,可又透露出无限的铁血豪情,你是我最大的敌人,那么你也就是我的知己朋友,血溅沙场的朋友!

    再者,前来送羊的使者身上,还揣了董卓的一封亲笔书信,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敬请萧郎亲启!……西凉刺史董卓奉上’的字样。

    这也就是张扬焦急的原因所在,他现在是真的急了,满嘴的大燎泡,眼睛里更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整个人都变得颓废异常,也就是比死人多一口气而已了……,短短的一夜时间,整个时局发生了天翻地复的变化,原本占据上风的大好局面突然急转直下,就连自己的盟友,并州刺史丁原的脑袋都被他的义子吕布给砍了下来,现在就吊在西凉军的旗杆上,在微风中不停的左右摇荡着,每当看到这一幕,张扬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后面冷飕飕的,仿佛有一把大刀不停的在哪里旋转飞舞,随时都会落下来一样。

    可惜,怕什么,就来什么!在张扬看来,董卓的那封书信简直就和阎王爷的请帖也没什么两样了,不用看也知道,书信里面肯定是董卓做出的无数许诺,高官、厚禄、钱财、美女,必然是应有尽有,而条件嘛,估计也只有一个,就是他张扬的这颗大好头颅!

    张扬看向萧逸的眼神,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如果说以前是五分欣赏,五分无奈的话,那么现在则变成了七分惧怕,以及三分的防范;不防范不行啊!他是真的怕了,既然吕布都能宰了自己的干老子丁原,那么萧逸又为什么不能杀了对自己并不是十分信任的张太守呢?

    人心,虽然就在每个人的胸膛里跳动,可却永远也无法看透!阴谋,背叛,杀戮,这些东西在政治博弈的游戏中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不单是张扬看着萧逸,就是全营的将士也同样在看着萧逸,洛阳的时局风云变幻,玄甲军已经处于了极度危险之中,大家到底又该何去何从呢,谁心里也没有底,就全看萧逸这个掌舵人把大家带到何方了,是战?是降?是天堂还是地狱呢?

    不过有一点萧逸可以肯定,无论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这些玄甲军将士都会义无反顾的跟着自己,他有这份自信,男人的自信,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必须把大家带上一条阳光大道,让将士们有个好的归宿,这则是男人之间的信任,沉甸甸的信任!

    “撕拉!撕拉!……”看都没看,萧逸几下就把手中的书信撕成了碎末,随后顺手向天上一抛,纸片随风飘舞,就像一群蝴蝶般飞向了自由……

    同样的萧逸也选择了自由,为了荣华富贵而出卖自己的良知和灵魂,那绝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请回禀董刺史,就说他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我萧逸乃是一条啸傲风云的‘贪狼’,绝不会为了几块肉骨头就去摇尾乞怜的当看门狗,不自由,毋宁死!另外,他日战场相见,唯有你死我活而已!”

    看着目瞪口呆的使者,萧逸一挥手下达了送客令,他不会胡乱的杀人立威,‘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这是中国人的古训,再者说人家还专门送来了大群的肥羊呢!

    “萧郎高义!义盖云天!……”虽然说‘兵随将走草随风’可那个当兵的不希望自己的主将是一个忠义之人,跟着这样的主将,永远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像个棋子一样被随随便便的抛弃,如今见了萧逸的选择,众多玄甲军将士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同时用手中的兵刃有节奏的敲击起盾牌来,这是军中特有的一种礼节,致敬之礼!

    “萧郎高义!不愧是大汉开国丞相之后啊!可如今的形势可谓是危急万分,丁刺史已经丧命,那董贼又步步紧逼,这可如何是好呀?”看到萧逸扯毁书信,张扬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也落回了肚子了,立刻上前拉住萧逸的衣襟,就像是看到了大救星一样,“老夫现在什么也不要了,咱们马上回雁门去,只要能回去,只要能保住老夫这条命就行啊……”

    人就是这样,平时贪婪的不得了,要官职,要爵位,要财富,要美女……,只要是这个世界上有的,几乎就没有不想要的,可一旦危险来临时才真的弄明白,最宝贵的无非就是自己一条小命而已;当然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叫做舍命不舍财!

    “太守大人放心,只要有末将在,定然保护大人平安无事!……不过如今两军对阵,仓促之间要想全身而退,必须有个周密的计划才行,且容末将部署一番!”先给张扬吃了一颗定心丸,然后萧逸招呼亲兵把这位惶恐不安的太守大人送回大帐休息,而萧逸自己则摸着下巴开始仔细的思考起来,下一步的路该走向何方呢?

    其实自从见过司徒王允以后,萧逸就知道,大势已经不可逆转了,洛阳城里的文武百官根本就没有拼死一战的勇气,数百年的安逸生活,早已经让大汉朝的公卿大臣们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如今只剩下了一群外表光鲜的酒囊饭袋而已。

    既然已经无力回天,那么留下来也只是给这个腐朽的王朝殉葬,这可不是萧逸的性格,遇到危险还不知道躲避,那不是傻子吗?我们聪明睿智的祖先就曾经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三十六计--走为上啊!

    不过嘛!走归走,可要想平安无事的离开洛阳这个是非之地,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就军事上而言,撤退远远要比进攻的难度大得多,世界上许多一流的名将往往都是会进攻,却不会撤退,就像是人向前跑容易,向后走却很难一样。

    如今两军对垒,一旦玄甲军开始后撤,董卓的西凉铁骑肯定会尾随追杀,到时候撤退很容易就会变成溃退,而溃退又会变成溃败,大军一旦溃败,就像大海退潮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十有**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啊!

    “来人,擂鼓聚将!军中所有校尉以上军官皆来中军大帐议事,另外,所有游骑兵以及军中箭术高超着全部给我集合待命!”沉思半响,在杀死了无数脑细胞后,萧逸心中终于有了定计,一个大胆而冒险的计划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虽然这个计划成功的把握最多也只有三成左右,不过对于一个以冒险为职业的军人来讲,三成,足够了!

    士卒们并不知道大帐里到底在商量着什么,他们只知道,当天夜里,大帐里的灯火整整亮了一宿,惊呼声和喧杂的吵闹声就一刻也没有停歇过,凌晨时分,当众多将校们离开大帐时,一个个全都是面色苍白,显然是受惊不小,许多人嘴里还在唠叨着:“疯了,真是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