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第151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密室的木门刚一推开,貂蝉的俏脸就出现在了萧逸的面前,很显然刚才萧逸和司徒王允在密室里商议的时候,貂蝉就守在门口,这位忠心耿耿的绝色佳人看来是充当了守卫者的角色。

    至于里面二人的谈话嘛,萧逸看了看木制的门板,又看了看貂蝉灵巧的小元宝耳朵,还有那双忧郁中带着担心的眼神,他可以非常的肯定,自己的上、下两策肯定是一字不漏的都传进这位绝色美女的耳朵里了;而作为一个女人,是不应该知道太多的军国大事的。

    秘密之所以叫秘密,那就是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而保守秘密的最佳人选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人,死人是永远也不会泄露秘密的,这可是古训;见到貂蝉的一瞬间,萧逸眼中露出的不是惊艳,而是淡淡的杀机!

    辣手摧花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尤其摧残的还是这样一朵国色天香的花朵,一万个男人里估计得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下不去那个狠手,他们宁可对着自己捅上一刀,也不愿意伤害美女分毫,这就叫怜香惜玉;不过很可惜,萧逸偏偏就是剩下的那一个,既有菩萨心肠,也有屠夫手段,这就‘鬼面萧郎!’

    下意识的伸手摸向腰间的佩剑,结果却一把摸了个空,这时候萧逸才想起来,自己进密室前,出于对司徒王允的尊敬,同时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斩蛟剑’被放在了密室外边的剑架上;不过萧逸就是萧逸,应变的速度绝对是第一流的,伸手一把抓空后,立刻变抓为勾,提了提自己的腰带,然后又掸了掸衣服上的褶皱,一切动作就像是行云流水般的自如,仿佛刚才他本来就是要整理下衣服似的。

    宝剑不在手中,萧逸的心中的杀机也就变得淡了下来,刚才的动作纯粹就是下意识的,毕竟自己当初还欠人家姑娘一个人情呢,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拔剑砍人家嘛!再者说,既然司徒王允能派貂蝉守在这里,那就绝对是忠诚可靠的。

    可惜,萧逸这些小动作能瞒得过王允这样不懂武艺的文臣,却瞒不过貂蝉那双锐利的眼睛,漂亮的不一定是花瓶,美女也不全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别忘了,貂蝉的武学老师可是有‘帝师’之称的王越,而王越的另一个称呼就是---天下第一剑客!

    身为天下第一剑客的弟子,又岂能不通武艺?准确的说,貂蝉不但会武艺,而且剑法出众,寻常武将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否则也轮不到她来给司徒王允守卫密室的大门!

    “萧郎是在找它吗?”玉手一番,貂蝉变戏法般从身后拿出了一把宝剑,剑鞘黝黑古朴,一点奢侈的装饰品也没有,只有几道古朴神秘的花纹显示着它的不凡,虽然宝剑还藏在鞘中,但那股浓烈的杀气却早已渗了出来,让人不寒而栗,仿佛听到无数的冤魂怨鬼在哪里嚎啕哭泣,正是萧逸的那把‘血浪斩蛟剑’;“如果萧郎想要试试宝剑是否锋利,貂蝉不才,愿意以身殉剑,惟愿统领大人能出手相助我家司徒公,如此,小女子死而无怨!”

    双手捧起斩蛟剑,面对死亡的危险,貂蝉并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反而是伸长了粉颈,用一双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萧逸,眼中满是悲伤的泪水,大有“只要郎君你恨得下心,小女子甘愿引颈就戮的意思!”

    此情此景,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之心动了,更何况萧逸这个人,平生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人流眼泪,那不只是眼泪,而是能湮灭男人心中熊熊烈火的‘红颜祸水’啊!

    “只要萧郎能帮助朝廷渡过这次难关,老夫情愿以此女相赠,从此以后铺床叠被,端茶倒水,悉心伺候,为将军排减寂寞之情,另外老夫再赠送黄金、珠玉,以为陪嫁之资如何?”也许是貂蝉的出现激发了老司徒的灵感,王允立刻拿出了百试百灵的绝招--美人计!

    看了看手托宝剑,眼中饱含泪水,一副随时准备‘献身’样子的貂蝉,又看了看一脸真诚,准备拿出所有家资给义女做陪嫁的司徒王允,萧逸郁闷的拍了拍额头,面对这样奇葩的父女,他也是真的无奈了。

    美人计,又是美人计,除了这招是不是就没别的办法了?上次在温明园就是如此,这次又是如此,不就是那次醉酒之后,在人家貂蝉姑娘的大腿上枕了一下嘛,怎么这个人情就还不完了呢?真是喝酒误事啊!……又或者说,自己长得很像是好色之徒吗?摸着下巴,萧逸第一次对自己的小脸产生了怀疑。

    “多谢司徒公美意!可惜,小子只是一名沙场匹夫,根本无福消受这样的绝色佳人!”面对美女,说不动心是假的,可萧逸却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人心不可贪婪,再好的东西,只要不是我的,我就绝对不要,战胜了贪婪就是战胜了自己,再者说:“金戈铁马当年恨,辜负梅花一片心啊!……哥可是伤过的,再也伤不起了!”

    伸手接过自己的斩蛟剑,萧逸面无表情的拔动剑柄,一段血红色的锋刃立刻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无边的杀气更是吹的人汗毛孔里冷气飕飕,血浪斩蛟剑,确实是一把绝世的好剑,不过与面前的绝色佳人比起来,却又大大的不如了,斩蛟剑杀人都在明处,美色杀人却是无形的;黯然**,神鬼难逃!

    “乌黑的秀发,柳叶般的弯眉,光滑如玉的肌肤,明眸皓齿……”,萧逸的手就这样在貂蝉的脸庞上轻轻抚摸着,虽然二人早就见过面,可这样的仔细欣赏还是第一次,而被抚摸的人丝毫也没有躲闪的意思,因为貂蝉从萧逸的眼睛里看不到一点****。

    划过自己脸庞的手是那样的冰冷,那不是一只正在抚摸美人的手,而是一只正在轻轻碰触一件绝世神兵的手;没错,在萧逸的眼里貂蝉就是一件兵刃,一件绝世的神兵,这样的神兵,历朝历代都出现过,有的可以斩杀将相,有的可以害死君王,有的甚至能灭亡一个国家,‘妲己、褒姒、西施……,’无一例外,都是这样的神兵,而现在,这件神兵的名字叫做---貂蝉!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萧逸留下这句一语双关的话后,直接从貂蝉的身侧迈步而过,一点回顾留恋的意思也没有,貂蝉是绝世神兵,可也是绝世凶兵,她可以使兄弟反目,也能让父子相残,神兵出世,必然会掀起滔天的血浪……,这样的神兵,还是留给别人吧!

    “英雄难过美人关?……”司徒王允不停地回味着萧逸留下的这句话,试图从中探破一丝天机,他相信萧逸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出这样一句话的,可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美人在此?英雄又是指谁?……一个女子能对现在的时局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难道说,一个女人就可以拯救岌岌可危的大汉江山吗?

    另一边,貂蝉看着萧逸远去的背影,眼中满是幽怨的神色,“好一个绝情的‘鬼面萧郎’啊!真是心如铁石,司徒公都把自己打包好送到面前了,没想到这个家伙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还说什么英雄难过美人关,可自己这个‘美人关’你还不是一侧身就过去了……难道说自己的容颜姿色还不足以打动这个少年吗?……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降伏住这匹桀骜不驯的‘黑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