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第150章 萧逸的下策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下策是什么?”王允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显然他把剩余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萧逸的下策上面。

    “下策嘛!……那可是万劫不复的办法,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用为好;而且这个办法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还请司徒公三思!”摇了摇头,萧逸自己都有些犹豫了;不是萧逸胆怯,而是他自己都认为这个想法实在有些太疯狂了……

    说实话,萧逸其实还是非常想实施自己的上策的,上策看似危险,却可以把灾难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哪怕计策失败,最多也就是把洛阳城打成一片废墟而已,一城的毁灭,总比糜烂整个天下要好的多吧!

    更何况萧逸暗暗估算过,如今洛阳城里士族门阀的力量其实并不弱,都是绵延数百年,根深蒂固的大家族,那个没有成百上千的家丁、门客,朋党宗亲更是蔓延大汉天下九州各处,潜势力大的惊人;如果把这些力量集结在一起,那是足矣对抗董卓的。

    可惜的是,如今的士族门阀就像一条‘千头一尾’的巨蛇,虽然力量强大无比,但因为有上千个头颅,也就有了上千个想法,这些想法都是以谋求自己的私利为中心,互相之间勾心斗角,根本就无法形成一股统一的力量,更别说一致对外了,能不自相残杀就是好事了。

    “是何计策,萧郎但说无妨,此间只有你我二人,出得你口,入得我耳,天下间再无第三人知晓!”也许是看出了萧逸心中的顾忌,王允连忙递出了一粒宽心丸。

    “好吧,此策可谓是一把双刃剑,若是果真实施起来,那可是既伤人,也伤己呀!”看着王允哀求的目光,萧逸实在是不忍心拒绝一个老人的请求,没错,现在坐在他面前的不是大汉的司徒元老,而是一个耗尽自己最后的精力,去努力守护一座已经破败不堪房屋的老人;一个可怜的老人!

    “天下万事,有顺有逆,而顺逆之间,并非是一成不变的;有时候顺可以边逆,而逆也可以变顺,……这下策就是--请司徒公率领文武百官,抢先一步,提议废黜少帝!”看着被自己的话语惊得目瞪口呆的王允,萧逸也只能是无奈的笑笑,这样的计策,别说王允这样的朝廷重臣,就是普通的一个汉朝百姓听到也会吓得不知所措。

    自从孔子提出‘君为臣纲’的思想以后,君父这个词就诞生了,君父者,既是君,也是父,那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存在,是精神上的最后倚靠,现在萧逸却直接挑战了人们的思想道德底线,成神,成魔,也就在这一线之间了。

    “司徒请想,平心而论少帝比起陈留王来,无论是机智,胆量,才干各方面相比,都是大大的不如,既然想要掌控朝廷,那么有一个蠢笨些的皇帝岂不是更好,何必拥立一个聪慧的新君呢?

    那董卓之所以威胁百官要废黜少帝,改立陈留王,所图的就是要在朝廷中数立自己的威望而已,群臣要保君,董卓则要废君,无非就是想要屈敌从我,用自己的意志强行压迫群臣的意志,最后达到控制朝廷的目的,至于到底是谁坐在那张龙椅上,董卓其实并不是很在乎的。

    也就是说,群臣坚持的,董卓就会反对;群臣保君,董卓就肯定要废君,可要是反过来思考一下呢?

    如果群臣首先提出要废君呢?那么董卓会怎么做?……以他的个性,那必然会拼死也要保住小皇帝的位子,顺逆之间就会发生惊天的逆转,奸臣和忠臣之间也就同样的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而最后的结果就是,只要小皇帝的龙椅安稳下来,那么这个天下也就安稳了,董卓只要不废立皇帝,洛阳的政局就不会崩溃,地方上那些虎视眈眈的豪强们,也就没有了起兵‘清君侧’的借口,内战也就会暂时的被拖延住,我等也可以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再从容的布置计划!此一策,虽不治本,但却可解一时之急!”

    一口气说完自己的计策,萧逸也沉默了下来,其实在他心中,上策虽然看似壮烈,但危险系数太高,那是万不得已时才用的法子;而下策呢,虽然看起来污浊不堪,有失为臣之道,但却是一件非常实惠的计策,可以最大限度地保全这个国家免于战火,为大汉王朝获得喘息的机会,也为汉民族尽可能的保留一分元气。

    如果抛开了对错,是非,忠奸,以及个人的荣辱,其实上策乃是‘下策’,下策才是真的‘上策’啊!

    晴天霹雳,对司徒王允而言,萧逸的这一番话语就是一道晴天霹雳,直直的砸在了这位汉朝元老重臣的心头上,好半响,王允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他的世界观在刚才的一刹那几乎就崩溃了!

    “此策虽然看似疯狂至极,但仔细一想,却也是妙至毫巅!但是……但……”但是了老半天,司徒王允还是说不出一句可以形容自己心情的词汇来,就理智而言,萧逸的这一策确实是缓和了朝廷上各种矛盾的好办法,既可以使洛阳城免于兵灾,也能保住小皇帝的位子,更避免了董卓和朝臣们的彻底决裂,为从容的整顿朝纲,争取到了难得的机会。

    可就感情而言,司徒王允无论如何也做不出废黜皇帝的举动,‘忠君爱国’,这样的观念早已经融入到他的骨子里了,可以说,王允就是为了大汉王朝而生,也会为了大汉王朝而亡;死他并不怕,为了汉室的安危,就是拿他的老骨头去敲鼓也不算什么,可是奸臣逆贼的骂名,却不是谁都能背的起的,那是会遗臭万年的……而身为士族的一员,声誉可是看的比一切都重要的。

    “呵呵!此策虽妙,但却要背负千古的骂名,……而这个骂名,没人愿意去背,也没人背的起!”一脸的苦笑,萧逸替王允说出了他想说,却又说不出口的话。

    “萧郎高义,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既能除掉董贼,又不危急社稷安危,也不会让我等陷于两难之间的办法吗?”深吸了一口气,虽然知道自己的要求确实过分的厉害,可司徒王允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问了出来。

    “呵呵!其实在下早就应该知道,这上策嘛,司徒大人不能为,而下策,却又不忍为!一切只因顾虑太多啊!”无奈的摇了摇头,萧逸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人力有时而穷,这天下大势,又岂是靠个人的意志就能扭转的,一切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难为萧郎了!”附身深深一拜,其实王允心中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自从萧逸入京以来,已经是屡屡为朝廷化解危难,‘拥立新君,北邙救驾,战阵破敌’,这那一件不是盖世的奇功,可朝廷却从未对她有过任何赏赐,如今,洛阳的局势恶化到这般地步,在群臣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又是萧逸跑过来,献上了两条计策,虽然这上下两策都有着极大的缺陷,但却可以看得出,萧逸确实已经尽力了。

    “哎!可惜,难为的其实不是我,而是这大汉江山社稷啊!”长身而起,萧逸不再纠缠什么,直接向外走去……,知道历史的走向又如何?知道忠奸善恶又何如?在历史这条奔腾汹涌的大河中,一个人,哪怕他有盖世无双的才情和本事,最多也就像是一快扔出去的石头而已,溅起几多灿烂的浪花,却依旧阻止不了历史长河的流淌,这就是天道!天道无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