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9.第149章 萧逸的上策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群不长眼的货色,全都给我退下吧,就凭你们,岂是堂堂‘鬼面萧郎’的对手!”如同黄鹂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人还未至,一股似麝非射的异香已经随着清风徐徐飘来,随着人影一闪,绝色佳人貂蝉出现在众人面前。

    “参见貂蝉姑娘!”见到貂蝉出现,众多护卫连忙收起刀枪,躬身行礼,貂蝉在司徒府中的地位十分特殊,她原本是一名歌姬,因为色艺双绝,才情出众,被司徒王允慧眼看中,收为义女,但貂蝉却谨守本分,一直以侍女的身份自居,从不让府中的人尊她为小姐,大家只好称呼她为姑娘。

    “奴婢貂蝉见过萧统领,大人万福!”貂蝉迈步来到萧逸面前,膝盖弯曲,小蛮腰微扭,轻轻福了一礼,姿势美艳无比,再配上那如花的笑容,整个人就犹如风吹杨柳一般,一扭一扭的漂亮极了,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多看几眼。

    爱美是人类的天性,好色则是男人的天性!

    看到这样倾城倾国的绝色佳人,众护卫无不一边悄悄地偷眼观瞧,一边暗暗地擦着口水,就连那个倒在地上拼命导气的青衣看门家丁,此时也止住了哀嚎,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目不转睛的在哪里偷看着,因为倒在地上,观看点比别人都低,他可是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美景’呦!

    “我来拜见司徒大人,头前带路!”别人看到的是绝色佳人,萧逸看到的却是红粉骷髅,不是他不喜欢美女,而是不敢喜欢,无数的历史故事都在耳边随时随刻的大声告诉他----红颜祸水!

    夏亡乃‘妹喜’之过!商亡乃‘妲己’之过!周亡乃‘褒姒’之过!这种把亡国的责任都加在女人身上,确实不太公平,不过这也在侧面说明了一个道理,美女就像一朵奇艳的玫瑰花,虽然花香诱人,但别忘了,在最诱人的花瓣下边,还隐藏着无数带毒的倒刺呢!

    萧逸不是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流过客,但也绝不会随随便便就拜倒在谁的石榴裙下,想让他像风流鬼一样,死在花下做花肥,呵呵!那也是休想的,爱不起,还躲不起吗!

    “萧郎可真是冷酷无情,伤的奴家的心肝一阵一阵的疼,亏得人家还在你醉酒的时候殷勤服侍过呢!”女人会撒娇是与生俱来的,尤其是貂蝉这种级别的美女,那一颦一笑,真能酥到男人的骨子里去,在场的男人里,除了萧逸还能勉强把持的住外,其余众人早已经是口水长流湿鞋面了。

    既然忍受不了诱惑,那就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动!萧逸毫不犹豫的把目光转向别处,然后迈步向内宅走去,男人如果连这点自控力都没有,那就干脆还像原始人老祖先一样,回到树上去摘果子吧,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能战胜自己的**,被**所操纵的,那是野兽!

    “真是个狠心人!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望着萧逸离去的背影,貂蝉一边撅着小嘴埋怨,心里却是暗生佩服之情,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铁血男儿,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入她貂蝉的法眼……,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个法则看来既适合男人,也适合女人。

    因为抗拒住了美色的诱惑,萧逸在貂蝉心里反而愈发的看重起来,因为拒绝,所以才珍贵!……当然了,这些东西只适合有资格,有能力追求美女的英雄,至于其余的凡夫俗子嘛!还是不要加入到这样的爱情游戏中为好!

    太危险!

    “来人,把这个不长眼的看门奴才给我打断双腿,扔出府门!”女人的善变是天下第一的,刚才对着萧逸还风情万种的貂蝉,一转眼的功夫就露出了自己铁血杀伐的一面,用手一指那个躺在地上偷窥自己的青衣家丁,毫不留情的下达了最严厉的惩罚。

    “诺!”众护卫立刻毫不犹豫的把青衣家丁拖了下去,嫉妒心作祟啊!我们看不到的‘风景’,你呀的竟然能看到,打不死你!……很快,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和一声重物坠地的声响,貂蝉的命令被完美的执行了。

    能爱美女的只能是英雄,至于其余的凡夫俗子,只有做‘花肥’的份,可即使如此,‘花肥’们还是前仆后继的涌上来,也许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吧!

    …………………………………………………………………………………………

    司徒府密室中,萧逸与司徒王允相对而坐,正在用眼神互相试探着交流,数日不见,王允又衰老了许多,原本神采奕奕的汉室元老,此时已是满头的白发,脸上的老人斑更是清晰可见,为了汉室江山的安稳,他可以说是伤透了神,也操碎了心,现在全凭着一股子对汉室的死忠之心在强撑着身体,否则这位老人早就该倒下了。

    “萧郎此次单骑前来,不知所谓何事?”虎老余威在,虽然现在王允看起来衰老的厉害,但那股子大汉司徒元老重臣的气势却没衰减半分。

    “小子不才,特来为司徒大人排忧解难而来!”与司徒王允对视良久,萧逸的目光还是那样的坚定冷酷,就像要吞噬万物苍生的黑洞一般,与以前不同的是,他的目光中现在多了一层杀戮之气,这种杀戮气仿佛还有一种灵性,随着萧逸不断的征战沙场,它也在慢慢的生长、壮大,只是不知最后会演化成什么?蛟龙?还是毒蛇?……

    “如何排忧?又如何解难?”听到萧逸的话,王允那双昏暗的眼睛中终于闪出了一抹亮光,现在朝廷的大患就是在洛阳城外拥兵自重的董卓,如果真有办法除掉这个乱世枭雄,那王允可要谢天、谢地、谢萧郎了!

    “小子有上下两策,请司徒公自选!”

    “哦?上策是?”

    “立刻以陛下的名义诏董卓入宫,然后暗伏甲兵,可以由小子亲自动手,当场将其斩杀,而后关闭洛阳四门,请天子登上‘五凤楼’,用皇帝陛下的名义号召文武百官携带家丁、护卫上城防守,再联合城外的玄甲军将士,与前来复仇的西凉兵马决一死战!”语不惊人死不休,萧逸这次一点弯子也没绕,直接就说出了自己谋算许久的计划,“董卓一死,西凉军群龙无首,只要我们能坚守数日,其军便会自乱,到时候再收拾这些散兵游勇,简直易如反掌!……如此皇位可安,天下可定!”

    “嘶嘶!”以王允饱经风浪的强大内心,听到萧逸这个胆大包天的计划,也是惊吓的倒吸一口凉气,这简直就是一场豪赌啊!胜了固然皆大欢喜,一旦出现失误,那将要面对的就是数万西凉乱兵血洗整个洛阳城,到时候就是个玉石俱焚的结果,这个结果,谁也承受不住……“你到底有几成的把握?……说实话!”

    “四成!”闭目良久,萧逸在心中反复盘算过自己的计划后,终于吐出了最后的结论,其实就是这个数字,也是他的乐观估计,以董卓的奸诈狡猾,这样的计策想要瞒过他,那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萧逸并不打算欺骗这位汉室老臣,四成,就是四成,这天底下哪有十成把握的好事,沙场征战,有时候为了那一分的机会,也要一往无前的堵上自己的一切,赌了还有一分机会,不赌,那就什么也没有了。

    不语,沉默不语,司徒王允一句话也没说,……有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拒绝!

    四成的把握对一个征战沙场的军人来说也许是足够了,可对一个王朝的元老重臣来讲,那就差的太远了,他不敢呀!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对于国家大事,那必须是小心、小心再小心,没有足够的把握,绝不敢轻易乱动;军人赌的是自己的性命,可这把要赌上的是洛阳的满朝公卿,是皇帝陛下的安危,是大汉王朝四百余年的江山社稷,这个赌注实在太重了,他赌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