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7.第147章 杀一父,认一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张济终于从宿醉中清醒了过来,睁开双眼,只觉的天地都在旋转,脑子里白茫茫一片,什么也记不得了……,好半天,才重新感觉到魂魄又依附到了身体上;放眼看去,原来自己躺在一间洁白的帐篷里,除了一张茶几,几卷竹简之外,就再没有任何的装饰品,整个帐篷显得朴素异常,一件挂在角落里的八卦水火道袍准确的告诉了他,这是谁的卧室。

    掀开帐门,午后的阳光照在脸上非常的舒服,张济摸了摸自己的头颅,很好,还长在原来的位置上,活着确实是一件好事,可他却情愿自己已经死了,人活着就是忍受痛苦,死了才是真的享福呢!

    见到张济醒来,一名胖胖的伙夫端来了一大碗粥,洁白的米粒颗颗饱满,已经全部熬开了花,闻起来米香扑鼻,对一个醉酒后胃里早就吐得空空如野的人来说,实在没有比这更美妙的食物了。

    “统领大人有吩咐,先生用过饭后,就可以自行离去了!”虽然口称先生,但胖伙夫对张济却是一点尊敬的意思也没有,就是这个家伙阴了自家统领一把,害的统领大人一整天都闷闷不乐,如果不是碍于军令,自己早就趁这家伙酒醉未醒的时候用切菜刀抹了他的脖子了;然后直接大卸八块,剁吧剁吧,给弟兄们包饺子吃。

    “你家萧统领还说了什么?都说出来吧,话说一半,绝不是他的个性!”细细品尝着米粥,张济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食物,没有奢华,更谈不上什么丰盛,却有着浓浓的人情味!

    “我家统领大人还说了,昔日情,今日还,恩怨从此一笔勾销,你不欠他什么!”胖伙夫的记性很好,复述起萧逸的话来不但一字不差,连语气也模仿的惟妙惟肖!只是他这副胖胖的样子学起萧逸的那种冷酷劲来,让人感觉非常的可笑。“你是火头兵?不知怎么称呼?”张济现在对这个胖胖的伙夫很是感兴趣,丝毫没摆自己西凉军大将的架子,也没有生气,态度异常的平和,就像和一个老朋友谈心一样。

    “在下姓刘,没名字,弟兄们都喜欢叫我胖刘,是我家统领大人的专用厨师,统领大人的一日三餐那可都是我做的!”说起自己的工作,火头兵胖刘还是非常自豪的,玄甲军里的兄弟就没一个不崇拜自家统领的,能做萧逸的专职厨师,那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胖刘自己也是凭借一手好厨艺,打败了无数的竞争对手,这才光荣上岗的。

    “好好跟着你家统领大人吧,你会前途无量的!”喝完最后一个米粒,张济起身向营门外走去,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胖刘在这收拾碗筷。

    “还用你说,跟着我家大人,自然是前途无量!”虽然只是一名火头兵,可胖刘也是个有雄心壮志的人,统领大人说过,“不想当厨师长的伙夫不是好伙夫!”对这句话胖刘一直深以为然,而且他也有自己的梦想,那就是有朝一日能接替曹胖子,成为玄甲军的粮草官,大家都是胖子,凭什么本胖子不如彼胖子呢?不服可以上秤称一称,看谁比谁少二两肥肉,胖刘对自己的体重一向很是自信的。

    若干年后,当胖刘跟随萧逸一路高升,官拜天下三十六路军镇,粮草总提调官的时候,他才突然想起张济的那句至理名言:跟着统领大人,果然是前途无量!

    ……………………………………………………………………………………………………………………当张济单人匹马的回到西凉军大营时,里面热闹非凡,大家正在庆祝今天的胜利,昨天还是处处哀嚎的军营,今天却是张灯结彩,到处都是笑语欢声,失败与胜利,就是这么巧妙的转化着!

    丁原的人头就挂在营门口的旗杆上,往日里儒雅中正的人物,如今变成了一颗血淋林的人头,在夏风的吹拂下,轻轻的摇摆,显得格外诡异。一双已经失去光彩的灰暗色眼睛还睁的大大的,名副其实的死不瞑目,里面满满的都是震惊、恐惧、忧伤、不可思议……,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死,他更加想不到的是,自己会死在一向宠信有加的义子吕布手里。

    丁原确实不该死,因为他秉承忠义,是个真正的好人;丁原也确实该死,因为他有眼无珠,没看出自己身边一直养着的是一头白眼狼!

    今天西凉军营地里之所以如此热闹,一是庆祝军事上胜利,另一则却是在举行吕布的拜父典礼,刚杀一父,又认一父,吕布这种换爹的速度,也可谓前无古人了,至于后面还会不会有超越者,那就很难说了,毕竟,人的无耻程度,一像是没有底线的,后来者居上吗!

    中军大帐里,西凉诸将精神抖擞的排列两旁,董卓身穿一件大红袍服端坐正中,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他确实有大笑的资格,丁原已死,萧逸独木难支,这洛阳城中再没有可以阻挡自己之人,现在时局开始变得对他有利起来,只要耐心等待数日,李傕郭汜率领的援军一到,自己就可以用重兵团团围困住玄甲军,到时候用恩还是用威,那就全凭自己的喜好了。

    “吕布漂泊半生,一直寄人篱下,今日得遇明主,真乃三生有幸;如蒙主公不弃,布愿拜为义父,从此以后跟随义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吕布极其乖巧的跪在董卓面前,百花战袍上的血迹还没有干透,那是他前一个义父丁原的血,如今他就是带着前义父的血,又拜倒在了新义父的膝前。

    “哈哈!我儿快起,我儿奉先快起!”董卓大笑着上前搀起了自己新收的干儿子,收得这样勇武的义子,他自然是万分高兴,这就相当于在帐下养了一头猛虎啊!……可惜董卓忘了,这是一头能吃掉自己义父的猛虎!

    义父子的名分已定,这见面礼自然是少不了得。

    “奉先我儿听封!”

    “孩儿在!”

    “为父加封你为骑都尉、中郎将!”董卓一句话,直接就把吕布从小小的文职主簿,升到了中郎将一级的高官,封赏不可谓不厚,但这还仅仅是一道开胃的小菜,董卓身为一世枭雄,自然明白如何才能收买人心,既然封赏,那就封赏个大的,大到能彻底打动人心才行,“另外,为父还要表奏天子,加封你为‘都亭侯!’

    现在洛阳的局势已经完全掌握在董卓的手里,说他是无冕之王也毫不为过,他说要封侯,那就必然能够封侯,至于所谓的请示天子,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哗!……嘶嘶!”大帐中顿时一片大哗,吕布竟然要封侯了,封侯呀!自从汉高祖刘邦杀白马盟誓以后,就规定‘非功臣不得封侯’,由此可见,这个侯爵的含金量之高,虽然说‘都亭侯’只是侯爵中最低一个等级,可那毕竟也是侯爵呀!足矣羡煞这满营的众将了。

    “多谢义父!从此以后义父马鞭所指,就是孩儿方天画戟所向!”猛然听到自己竟然要封侯了,吕布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上,心里因为弑杀丁原所带来的一丝愧疚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封侯呀!只要能封侯,别说杀一个义父,就是杀他十个八个,吕布也会毫不手软!

    “恭喜主公,收得义子!……恭喜‘都亭侯’,指日高升!”拍马屁是所有官员的基本功课,顿时间大帐内就想起了一片恭贺的声音,这么粗的大腿,谁不想抱一抱啊!

    “哈哈哈哈!……”

    当张济走进大帐时,正好看到众人在哪恭贺这对新出炉的义父子,结果他的出现把所有人都生生吓了一跳,在众人的心里,可早就把他当成一个死人了,谁承想,张济又活蹦乱跳的回来了,不但性命无碍,连根头发都没伤到,难道说那只杀人如麻的‘贪狼’,改吃素了?

    “主公,张济前来交令,末将无能,那萧逸心如铁石,根本无法说服,请主公责罚!”脸上无喜无悲,张济就在像说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丝毫没有在鬼门关转了一遭的觉悟。

    “张将军辛苦了!”看到张济回来,董卓连忙起身迎接,自己的心腹部下能安然无恙的回来,他也是高兴万分。两名使者,一个成功,一个失败,吕布已然投靠到自己麾下,并收为义子;而那萧逸却根本不为所动,依旧与自己刀兵相向;可董卓心里却丝毫没有怪罪,反而对萧逸更加的敬重了,“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有原则,有底线,可惜,如此人才为何不能为我所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