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第144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路走过,张济借机察看起‘玄甲军’营地里的情况,只见营寨扎的颇有章法,出入有门,进退有路,既显得灵活自由,又让人一时间看不出里面的虚实;各营的兵器也是码放的整整齐齐,都放在士兵们触手可及的地方,巡夜的军士更是一队接着一队,穿梭不息,各处还不时的响起盘查口令的声音,整个营地戒备的极其森严,看得出,这是一支时刻处于战备状态的军队,只要一声令下,随时可以出去征战厮杀。

    “萧郎带的好兵啊!军容严整,士气高昂,最难能可贵的是胜而不骄,真有古之良将风范!”张济常年征战沙场,自然能辨别出一支军队战斗力的强弱,看到妙处,不由得开口称赞,但在心里却是吃惊不小,看向萧逸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迷茫和不解!

    萧逸会念经,会治病,会围棋,会酿酒,会经营酒楼,会骑射武艺……,可谓是博学多才,知识面丰富的吓人,如果说前面那些东西还有可能是老道教的,那么在统兵征战上的本领却又从何而来呢?张济可以非常的确定,‘出尘子’老道虽然学究天人,却生性慈悲,对于战场杀戮之道是从来不去研究的,就更不会教给萧逸了。

    难道说真是天授吗……?

    萧逸的一切在众人眼里就是个谜,没人知道他从那来,也没人知道他的过去,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了卧虎山上的小道观里,萧逸也从来没谈起过自己的家人和来历,大家也没人去问,一开始是不想问,而后来却是不敢问!

    “也许只有仙逝的‘出尘子’老道才知道一二吧!”看着已经完全变成个彪悍军人的萧逸,张济心中暗暗想到,对这个少年他是越发的看不透了,因为萧逸总是在各种截然不同的角色中巧妙转化着,“天真可爱的小道士,诡计多端的阴谋家,心狠手辣的屠夫,能征善战的将军……对了,还有那不可思议的预见力,仿佛能看清未来的神奇本领;……每当你自以为已经看清他的面目时,你就会惊讶的发现,这个家伙又一次从脸上撕下了一层面具,露出一张你永远也不看清真假的小脸,也许这些脸都是他,也许都不是他!

    正在张济心里回荡着无数个‘也许’时,中军大帐到了,没错,就是中军大帐,现在玄甲军将士一致把萧逸的这个帐篷叫做中军大帐,所有的作战会议,军中事务都到这里来禀报处理,至于太守张杨的帐篷嘛,那也就是顶帐篷而已了。“请!来,上酒!……”

    刚才还人满为患的中军大帐里此时已经是空空如野,故人重逢叙旧,不相关的人等自然要回避的,所以其余的校佐全都各回本部,按照萧逸的军令小心视察防务去了。

    性如烈火的无愁酒,配上炖的熟烂的小鹿肉,众人左一碗,右一碗的喝着,负责管理军中后勤的粮草官曹胖子,也就是原来的‘无愁居’大掌柜,在一旁给几个人倒酒舔肉,作为当初幸存者中的一员,他是有资格站在这里的。

    萧逸本来想请他也坐下饮酒,可胖子死活不同意,按照他的话来说,自己本来就是个酒楼掌柜的,倒酒舔肉原就是他的本分,做人一定要知足,不能乱了本分!

    这番话一出,听的张济不禁有些黯然神伤,同时对这个一身肥肉,总是笑脸迎人的胖子高看了一眼,是呀!人应该守住自己的本分,守住本分就是守住了自己的道德底线,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活的长久!

    没人说话,只是不停的喝酒,无愁酒,本就是他们卧虎亭的特产,如今已经卖到了大汉九州所有郡县,南到百越,北至大漠,到处都有这种浓烈的酒香,可当初的产地‘卧虎亭’却在一片大火中化为了灰烬,命运?气数?一切甘苦都在酒里了……

    张济不说话,应为他不知道说什么,董卓派他来的目的是为了说服萧逸投靠过去,可他心里知道,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能被利诱蛊惑的萧逸,还那是萧逸吗?

    萧逸也不说话,因为他知道张济要说什么,当初看着那只因为救自己而被箭簇射废了的手掌,他说出了‘西凉董卓’四个字,从那时起萧逸就知道,自己把张济推到了一条复仇的血路上,同时那也是一条不归路!

    不归路,还拉的回来吗?

    至于大牛和马六二人,只要萧逸不说话,他们也不说话,‘信萧郎,得永生!’就是他们的人生信条!

    ………………………………………………………………………………………………

    “萧郎以为,当今天下大事如何?”明知不可为,却又不能不为,张济决定从天下大事说起,一则是想以此为突破口,进行说服,再者,他也想听听萧逸对天下时局的看法,要知道,这个少年对天下大事的预见力和把控力都是相当惊人的。

    “汉灵帝驾崩后,宦官和外戚两大集团内讧,互相残杀,结果落了个两败俱伤的下场,如今少帝年幼,何太后又是个没主见的女流,虽然有一些死忠的汉室老臣拼命辅保,但也无力回天了,……如今并州、西凉两军在洛阳城下争锋,一场大战下来,无论谁胜谁败,朝廷都是个威信扫地的结果,而中枢一旦衰落,那些隐伏在各地的豪杰必然趁势而起;届时就是个诸侯割据,纷乱不休的局面啊!……这天下就是一堆干柴,只要有一个火星溅落,立刻就是个烈焰冲天的结果,很不幸,你、我,都成了那颗溅落的火星,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事论事,萧逸并不介意谈谈自己对当下时局的看法,虽然与张济没站在同一个阵营里,但这并不妨碍两个人交流心得,敌人也是人,更何况最了解你的人,恰恰就是你的敌人!

    “是呀!汉室将倾,天下大乱就在眼前了!”听到萧逸对未来的可怕预见,张济丝毫没有畏惧的神色,相反的,他的双眼中露出的全是兴奋的光芒;推翻汉室朝廷,报自己的血海深仇,这些不就是他一直期盼的嘛!这次可真是苍天助我啊!

    “那萧郎以为董卓此人如何?”明人不说暗话,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张济也就不再顾忌什么。

    沉默!长久的沉默!张济这句话一出,也就意味着双方情谊的破裂,两军相争,各为其主!这本是萧逸一直设法回避的话题,可现在看来,终究是避不过去的了。

    “董卓此人也算是一方豪杰,手下众将大都能征惯战,西凉兵马更是堪称精锐,可惜此人有大略而无雄才,再加上为人残暴嗜杀,做起事来全不顾及后果,虽能呈一时之雄,最终却难免会尽失人心,这样的人,只能成为祸乱天下的枭雄,早晚会死于非命!“萧逸对董卓的评价可谓十分公道,这样的人只能祸乱天下,却不能治理天下,如今的大汉朝就像一座破败不堪的房子,必须要拆倒它,然后在废墟上重新建立起一座新的大厦,而董卓就是一辆推房子的铲土机,用他来拆房子,自然干劲利落,可要想让他去盖新房,那就不是他所能胜任的了。

    “萧郎投靠过来,与我一同辅助董公如何?只要你肯来,董公说了,无论何物,只要是他军中所有,只要是这洛阳城里所有,只要是这天底下所有,萧郎可以尽管开口索要!”对董卓的评价,张济是非常认可的,那就是一把杀人的刀,可越是如此,他的心中就越是火热,与萧逸考虑整个天下的安危不同,张济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或者说他整个生命也就是在为了一件事而拼搏,那就是复仇,满门被灭的血海深仇。

    沉默不语,在萧逸心中董卓这样的残暴之徒绝不是自己的良主,虽然是一名穿越者,可他身体里流的也是汉人的血脉,是纯纯正正的中国人,他要做的是振兴这个民族,而不是毁灭!

    “只要萧郎肯过来,以你的文韬武略必然会深受重用,届时在西凉军中,甚至是整个天下,你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无上地位,无上的权势,唾手可得啊!”看到萧逸沉默不语,张济以为他已经有些心动,立刻开始加重筹码,他知道,只要把这个妖孽般的少年拉过来,那么一切不可能的事情,就都会变得可能,“而且在董公之后,西凉军中没有能执掌大局的继承人,若是萧郎有意,我愿鼎力辅佐,日后就是那至尊的宝座,也未尝不可窥视一二啊……”

    权倾天下的地位,甚至是通往至尊宝座的道路都摆在了面前,面对如此的诱惑,谁能抵挡的住?萧逸知道,张济说的不是空话,以他们两个的本事,如果能在西凉军中联起手来,那就是无敌的存在,甚至想办法暗地里把董卓给阴死,自己取而代之也不是不可能啊!

    道路就在眼前,是进?是退?又该如何取舍?……难!难!

    “多谢先生好意,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虽然刚才心中确实有了那么一丝犹豫,但萧逸回答的却是斩钉截铁,张济给开出的条件虽然诱人,可那不是自己的梦想,人可以背叛君主,背叛神灵,却不能背叛梦想,背叛梦想就是背叛自己的灵魂,那样的事,萧逸绝不为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