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第143章 故人来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深夜,联军大营的庆功宴早已经结束,酒足饭饱的将士们各归本队,按照萧逸的建议,两军依旧分开扎营,营寨之间大约相隔十余里,互成犄角之势,这样其中一方一旦发生变动,另一方就可以及时的出兵救援。

    虽然白日一战大获全胜,可萧逸却丝毫不敢放松心里的警惕,战争中,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因为骄傲轻敌而使大好局面毁于一旦的故事难道还少吗?更何况西凉兵马虽然在战场上死伤惨重,但困兽尚且犹斗,这些被逼到绝路上的败兵,未尝不能做拼死的一搏,再说那董卓也绝不是一个甘愿坐以待毙的人,只要一息尚存,这个西凉来的枭雄就会血战到底,所以说,不得不防啊!

    玄甲军大营中,太守张杨早已经醉酒高卧,酣睡不醒了,而萧逸的营帐中却是灯火通明,自大牛、马六、雁门四兄弟以下,所有军中校佐都全副武装的站在这里,没有一个人因为在庆功宴上饮酒而误事,森严的军法早已植入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刀可怕,箭可怕,鬼面萧郎最可怕!这样的信条早已经被大家所公认了。

    萧逸同样全身戎装的站在队列最前面,‘并州第一勇士’的荣耀丝毫没有让他得意忘形,一个虚名而已,算不得什么,反倒是那双鹰视狼顾的眼睛变得更加深沉,也更加可怕了!

    “众将士听着,今日咱们虽然杀的西凉军大败,但越是如此就越要小心,胜利和失败往往只有一步之遥而已,”一边训话,萧逸一边用冰冷的眼神巡视着手下的校佐们,目光所到之处,就像一盆盆冷水般,把将士们因为打了个大胜仗而滋生的骄傲情绪给一一浇灭,“打蛇不死反被咬的故事想来大家都清楚,我可不想看到咱们因为疏忽大意而在小阴沟里翻了船,那是蠢人才会犯的错误!……营中依旧保持战备状态不变,‘刀不离人,马不离鞍’,谁也不准松懈,至于外出的侦察游骑给我通通加倍,总之一句话,只要董卓老贼一日不死,全军将士就一日不得卸甲,都听明白没有?”

    “诺!……”众人齐齐地躬身称是,今日一战,萧逸在玄甲军中的威望再一次暴涨,一个能带领大家打胜仗的将军,绝对是一个让人信服的将军。

    “报!……报统领大人,营外巡夜的弟兄们抓住一个可疑人,此人说是您的故旧,特意前来拜访!”正在众人开始研究下一步对付西凉兵的攻略时,一名传令兵突然从外边跑了进来。

    “哦?……来拜访我的,还是故旧?”摸着光洁的下巴,萧逸开始猜测到底是谁会在深夜时分来大营里拜访自己,脑海里一个个人影闪过,又一个个被否决掉了,司徒王允?曹操?……又或者是公主殿下?都不可能,如果是这些人,一定会在白日里正大光明的来访,而不是深更半夜的偷偷跑过来;到底是哪来的故人呢?

    “来人原话是怎么说的?全都给我讲清楚,一个字也不许落!”萧逸在苦苦思索的时候,发现传令兵的神色有些异常,就知道其中必然有隐情,连忙厉声问道!

    “这个!……小的不敢!”传令兵的头低的更厉害了,甚至连身子都有些发抖,似乎真遇到什么可怕的事了。

    “说!……无论对错,与你无关!”看到传令兵的样子,反而激起了萧逸的好奇心,到底是什么话能把百战勇士都吓成这样。

    “诺!”传令兵壮着胆子抬起头,先是看了看萧逸,而后又看了看其余众校佐,这才壮起胆子说道:“来人说,他要见‘无愁子’小道士!”

    “哗!……”大众中顿时一片大哗,一些人吃惊的连舌头都掉出来了;众所周知,‘无愁’是自家统领大人的字,而萧逸休闲时喜欢穿道袍的习惯在军营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但知道归知道,可从没人敢以‘小道士’三个字来称呼萧逸的,这绝对是犯忌讳的称呼,难怪传令兵迟迟不敢开口。

    一言不发,萧逸脸上平静的就像是一池湖水,而且还轻轻闭上了眼睛,“无愁子!……多么陌生而又亲切的称呼啊!自从离开了小道观,已经很久没人这么称呼自己了,这个称呼只出现在梦中……”

    一旁,大牛、马六二人脸上也同样露出了类似的表情,脸上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前尘往事……,痛苦,却又割舍不掉!

    “呵呵!……传我将令,大开营门,列队欢迎贵宾!”正当大家以为会引来统领大人的暴怒时,萧逸却突然睁开双眼,发出一阵开心的大笑,而后带着大牛、马六二人,大步向营门口走去,显然是要亲自去迎接来人。

    “擦!……来的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么厉害,竟然能让统领大人和‘牛头马面’亲自去迎接,这得多大的面字啊!……对呀,就是当初朝廷派大员重臣前来,咱们统领大人也没离开中军营帐半步啊!……”一时间,营帐里响起一片的窃窃私语声,这也不怪众人吃惊,实在是因为能放在萧逸眼里的人实在是太少了,除了曹操,这是第二个能让他亲自出门迎接的贵客。

    …………………………………………………………………………………………

    营门外,张济一脸淡然的站在那里,神色看起来似乎很是平静,但那闪烁不停的目光却显示出,他的内心里恐怕早已是波涛澎湃了;张济身上的衣衫有些破损,那是巡夜的士兵听到他称呼自己统领大人为‘小道士’,出于义愤,在押送时给撕破的,好在萧逸的军法严酷,否则这些当兵的估计早就用老拳来招呼张济了。

    随着营门大开,萧逸带着大牛、马六大步走了出来,四人目光相对,都是默默无言,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想着,一切仿佛就在昨天啊!

    当初卧虎亭一场血战,为了保护妇孺们撤到安全地带,多少好男儿惨死在与匈奴人的激战中,老亭长,老渔翁,‘出尘子’老道,还有那么多‘无愁居’的伙计们……,最后一把大火,家园、亲人、朋友,……什么都没有了,血战突围出去的只有他们四个人而已。

    也正是他们这四个人,在萧逸的带领下,运用狠辣无双的智谋,点起了复仇的烈火,屹立数百年的盘龙城堡

    ,数千名骁勇善战的匈奴骑兵,都成了这场复仇之战的殉葬品,那一天,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烈焰和复仇的鲜血,河水被染成了红色,大地被浸透成了红色,最后连天空都变成了红色,也正是那一战,萧逸心中沉睡许久的恶魔终于被唤醒了。

    可以说,如果没有当初那场血战,这世上只会多一个与人为善,笑口常开的小道士无愁子,而绝不会有现在这个冷酷无情,双手沾满血腥的‘鬼面萧郎’!

    “叔父大人一向可好!侄儿给叔父大人叩头!”对视良久,大牛和马六率先上前跪倒行礼,张济和大牛的父亲牛铁匠是誓同生死的结义兄弟,又是从小看着他们长大的,所以二人才以子侄辈的礼节跪拜。

    “先生别来无恙!”右手握拳捶胸,萧逸行的却是军中之礼,虽然在年纪上他比牛、马二人还要小一些,但别忘了,萧逸可是‘出尘子’老道的徒弟,辈分大得很,所以与张济平礼相见;不过当初在卧虎山上,张济曾经教导过他箭术,也有半师之恩,所以才要尊称一声先生!

    “好!好!都很好!”先是用手搀扶起大牛和马六,而后张济开始仔细观看眼前的萧逸,物是人非啊!当年的小道士如今变成了统帅数千雄兵的统领,自己也从一个落魄的臭皮匠,变成了西凉大军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时间果真改变着一切!

    “请!……”

    “好,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