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2.第142章 老夫舍马!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赤兔马!……嘶!……”

    “赤兔宝马啊!……嘶嘶!……”

    大帐中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赤兔’马,又名嘶风赤兔马,原产于西凉,是一匹生活在荒野中的野马,此马生的神骏无比,可以力负数百斤,日行千里,跋山涉水、如履平地,因为全身上下生得火炭般通红,一根杂毛也没有,所以被人称为‘赤兔’!

    后来‘赤兔’恰巧被大汉山阴军马场中的牧马人发现,被视为神物,于是众人费劲手段,耗尽心力,费时整整一年,这才结网捕捉成功;但凡是绝世宝马,必然性子极烈,据说为了捕捉这匹‘赤兔’马,光是山阴军马场中的好骑手就丧命了十余人,可谓代价惨重;此马原本是要进贡给皇帝的,后来被董卓得知,为了得到这匹绝世的龙驹,董卓秘密派遣手下将领化装成马贼,血洗了整个山阴军马场,杀人无数,这才将龙驹收入手中!

    董卓自从得到赤兔宝马以后,简直爱到了骨子里,特意派了十几名马夫日夜伺候,饲料是最精的,饮水是最纯的,简直比伺候大爷还要尽心尽力,马夫们但凡稍微有一点疏忽,即刻乱鞭打死,毫不容情;看得比自己的心肝还要要宝贵,现在李肃开口要这匹‘赤兔’宝马做第二件礼物,那简直就和割董卓的心肝也没什么区别了。

    “这个,……非得要赤兔马不可吗?可否用其他宝物相代替?金玉珠宝,老夫绝不吝惜!”沉吟了半响,董卓咬着后槽牙问道,如果是别的金银宝物,他绝对不会皱半下眉头,可这‘赤兔’宝马,那简直就是要了自己半条老命啊!

    “主公得知,兵家常说:为将者有三好,一是兵刃,而是盔甲,第三就是宝马良驹;今日在战阵之上,我观那吕布手中方天画戟,身上兽面吞天铠,都不是寻常之物,唯独胯下的战马,虽然也算健壮,但绝对称不上神骏,乃是平常的坐骑而已;正所谓‘大将无马如折双腿!’现在那吕布所欠缺的就是一匹能日行千里的宝马良驹呀!……所以要想收服吕布,必先动其心,而能动其心者,非‘赤兔’不可!”李肃开始诉说起一匹好马对大将的重要性,其实无须他多言,大帐中的这些人全是常年征战沙场的宿将,怎么会不知道战马对军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战阵厮杀,马快一份,命就多保一分,那就是自己的第二条小命啊!

    “勿要逼迫太急,且容老夫细细思之!”李肃说得这些大道理,董卓自然是明白的,可明白归明白,心疼还是心疼啊!他也是统兵的人,那种对战马的喜爱早已经渗到骨子里了,现在让他把赤兔马送出去,就跟吸他的骨髓一样啊!

    可要是不送,又如何收服吕布那样的虎将呢?李肃说得对,寻常的东西是很难打动一名军人的心,更何况现在要做的可是说服吕布背叛自己的义父丁原,如果没有惊人的利诱,人家凭什么疯了一样做一员叛将啊?更何况现在占据优势的是可是并州集团一方。

    难!难!难!一边是赤兔宝马,一边是绝世虎将,两难之间,就是董卓那一向果决的性格,一时间也难以下定决心。

    见到董卓陷入了犹豫中,李肃连忙给李儒打起了眼色,事到如今,也只有让这个西凉军中智囊出手才能说服董卓了;否则大家就得一起玩完!

    微微点了点头,李儒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论职务他是军中的谋士,论私人感情,他又是董卓的女婿,这些人中也只有他最了解董卓的心思,所以由他出面劝说,却是最好的人选了;可以说,如果这世上连李儒都劝说不动董卓时,那也就没人劝的动了。

    “主公!那赤兔马虽好,但在主公手里不过是一匹骑乘的玩物,用一件玩物换一名绝世的虎将,您不亏啊!”李儒不愧是个智谋高远的谋士,短短几句话就把‘赤兔’宝马转化成了一件玩物,这种偷换概念的本事确实高超,当然了,要想说动董卓这样的枭雄,光忽悠是不行的,还得把现实厉害摆出来才行,“如今我军兵败,士气不振,援军又非一两日就可以赶到的,形势已是危急万分!若是那丁原明日调动兵马继续来攻,就凭咱们现在剩余的力量,恐怕难以抵抗,到时候不要说主公的雄心壮志难以施展,就是身家性命恐怕也难以保全啊!”

    说道这里,李儒果断的止住了话语,有些话根本不用说得太明白了,以董卓奸诈狡猾的性格,自然能自己悟的出来;要知道,自己想明白的,可远远比听别人说明白的要更加深刻,也更能打动人心!

    “是呀!此话说的当真不错,如今自己的西凉军正处于劣势,如果不能说服吕布来降,等到并州兵马攻破大营,白刃临头的时候,可就什么都晚了,那‘赤兔’马虽好,终究只是一匹坐骑,怎么也没有自己的性命宝贵,要是性命都没了,那可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想到这里,董卓终于狠下心来,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就听你们的,老夫---舍马!”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大丈夫欲得天下,何惜一马!”看到董卓终于做出了决断,一旁的众人立刻拥上去大拍马屁,算是给了董卓一点点心里上的安慰。

    两大强敌,吕布、萧逸;一个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现在该谋算另一个了!

    一提到萧逸,大帐中刚刚略有振作的士气一下子又跌到了谷底,北邙山中那惊艳的一箭,温明园里那无与伦比的剑舞,还有白日里那鬼神难测的侧翼出击,无不告诉众人,萧逸,不好对付!

    “那萧逸与吕布相比较,二人谁优谁劣呢?”拍了拍自己宽大的脑门,董卓突然向智囊李儒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个嘛!此二人都是一时之俊杰,堪称人中龙凤,但要是仔细比较一下的话,论起‘上阵厮杀,斩将夺旗!’的本事,那吕布无疑要略高一筹的,”摸着自己胸前的长须,李儒开始仔细品评起着两个敌军大将来,虽然话语中认定吕布的武艺要强上一些,但大帐中的众人都明白,这位智囊肯定还有下半段话要说的。

    “不过,这吕布虽然骁勇无敌,但终究只是一个上阵冲杀的将才,徒具匹夫之勇而已,只要略施计谋,不难将其擒获;反倒是那个萧逸,文武双全,不但有万夫难挡之勇,更兼有鬼神莫测的谋略,从今天他在战阵上的表现来看,无论是在破阵的方式上,出击时间的把握上,还是当机立断地果决上,都堪称是统帅之才!……可以这么说,吕布可以成为樊哙、英布那样的绝世猛将,而这个萧逸,却能成为第二个兵仙韩信!”

    “樊哙?……韩信!”但凡是汉朝人,没人不知道这两位汉出开国功臣的故事,以及这二人之间的区别,前者是冲锋陷阵的绝世猛将,后者,却是刘邦坐天下的保证,一将,一帅;一个可以没有,可以替换,而另一个却绝不能缺少;这就是二者的区别。

    “谁能说服那萧逸来归,老夫甘愿倾其所有,也在所不惜!”听到李儒一番话,董卓两只眼睛中发出贪婪的红光,就像要吃人一样,当下就许下了重赏!

    董卓知道,无论今天自己许下多种的奖赏,只要能收服萧逸,以后就能连本带利的都收回来,试问,还有什么能比这个天下更贵重的吗?

    赏赐虽然丰厚,但也要有本事去拿才行,面对董卓询问的目光,众人纷纷摇着头避让!李儒看天,李肃看地,其余众将全都盯着自己的鼻子,一言不发;开玩笑,去说服萧逸反叛来降,那个家伙是言辞能说动的吗?

    估计自己前脚进了玄甲军的大营,后脚脑袋就会被砍下来挂在旗杆上示众不可,谁的小命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送死的任务,打死也不去啊!

    “难道我营中就没有一个忠勇之士,能为老夫走这一趟,充当说客吗?”看到众人全装聋作哑,董卓有些温怒的说道。

    “还是让末将去会会这个‘鬼面萧郎’吧!一个幽灵般的黑影突然从大帐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其实他一直站在那里,但却非常容易让人把他忘掉,普通,不引人注意,就是他最大的特色;此人摘掉头上的黑纱,露出了一张极其平凡的面孔,正是西凉军中的骑兵统领大将张济,也是当年‘卧虎亭’里的皮匠张济!

    两个离别许久的故人,终于要相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