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1.第141章 赤兔宝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几家欢喜,几家愁!

    大千世界,万物都是相对相反而生的,有人在欢乐,自然就有人在悲痛,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高歌庆功的联军相比,西凉兵的营地里则是愁云惨淡,焚化战死者尸体的火堆不停燃烧着,人肉焦糊的味道在夜风的吹佛下飘出很远、很远,让人闻之欲呕;伤兵们的惨嚎声更是让人听了心中凄凉无比,战败的气氛弥漫着整个大营,压抑的人喘不上气来!

    中军大帐中,已经卸去盔甲的董卓倚靠在帅座上,发髻蓬松凌乱,眼中满是阴沉不悦地神色,至于脖子上,则缠裹着一段白绫子,上面还不时得有片片的血迹渗出,模样好不凄惨!

    大帐两旁,那些白天吃了败仗的将军们此时横七竖八的瘫坐着,一个个盔歪甲斜,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丐帮军团,许多人身上都裹着伤布,在队列中还有一些空缺的位置,很明显,原来站在那里的人,此时如果不是躺在后边的重伤营里,那就是永远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白日一战,死伤惨重啊!

    看到大帐中众人士气不振的模样,李儒急忙给董卓打着眼色,打一场败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军心离散,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恐怕不用丁原的并州兵马来攻,他们自己就完蛋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们都是跟随老夫久经战阵的,谁在战场上还没吃过败仗呀!今天败了,明天再赢回来就是了,算不得什么!”董卓本就是个心思狡诈之人,岂能看不懂自己心腹谋士的意思,连忙坐正了身子,开始为部下们打气鼓劲,“再者说,老夫的数万精兵就在来洛阳的路上,只要大军一到,那区区数千并州兵有何难斗!”

    “对!对呀!大人说的极是,只要李傕、郭汜将军他们的数万大军一到,就是人踩马踏,也能灭了丁原老儿!”董卓一席话,立刻把这些将领的情绪挑动起来,是呀,只要援兵一到,凭借着绝对的优势兵力,打败丁原的几千并州人马,不费吹灰之力!

    当然了,援兵将至的话只能蒙蒙那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那些心思细腻的人却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当初为了抢先一步进入洛阳,董卓等人是抛下了步兵大队,只率七千精锐骑兵,星夜兼程赶来的,至于身后那些步兵,不但要靠两条腿一步一步的赶路,而且随身还携带有大量的粮草辎重,都是带兵的人,自然知道那样一只军队的行军速度,就算是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没有十天的时间,休想进入洛阳周围。

    十天!看似并不长,可打过仗的人都知道,在战场上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他们根本就没有十天的时间等待援军到来,丁原也不会给他们十天时间的,只要并州兵马继续发动进攻,最多三天,他们西凉兵的营地就会寸草不留!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将军们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主心骨--董卓,而董卓同样无计可施,只好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智囊李儒,关键时刻,还得靠谋士出马,计谋比起武力来无疑重要的多!

    轻捻着胡须,李儒微闭双目,脑子里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如何才能扭转不利的局面啊?额头上那绷起的青筋告诉所有人,他确实在尽力的思考着!

    “诸位将军以为,今日战败的原因何在?”闭目思考半天后,李儒猛地睁开了眼睛,精光四射,脸上也露出一副智珠在握的感觉,显然心中已然有了定计!

    “当然是因为那个穿着百花战袍的吕布了,这个家伙,一杆方天画戟在手,鬼神辟易,神勇难敌啊!”立刻有一位吊着胳膊的将军发言道,从那副心有余悸地脸上可以看出,这位肯定是在战场上吃了吕布的大亏,十有**还是方天画戟之下死里逃生的游魂。

    “不对!要我说,还是那个带着‘蚩尤鬼面具’的家伙更厉害,一柄风翅镏金镗舞动的疾如风雨,那真是挨着死,碰着亡!今天要不是老子命大,从马上掉下去了,现在早就躺在后边的坟地里凉快去了!”另一位将军说起今天的战事,连脸型都惊恐的扭曲了,这位更惨,胳膊倒是没事,可两条腿却是都断了,不是砍断的,而是在战场上从马背上摔了下去,被战马踩踏的,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避开了萧逸的侧翼冲锋,捡回一条小命;虽然行动不便,但碍于董卓严厉的军法,这位将军还是让手下抬着前来参加大会了。

    “吕布厉害!……”

    “萧逸厉害!……”

    “没有吕布当先冲阵,咱们能死那么多弟兄吗?”

    “没有那个萧逸从侧翼突然出击,咱们的大阵怎么会被轻易攻破,这个家伙放着濒危的友军不去救援,反而直插咱们的心窝子,那才是真厉害!”

    …………………………

    …………………………

    “好了!静一静!”看着明显分为两派阵营的将军们,李儒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至于吗,夸敌方的将军还能吵的这么卖力气,真不怕涨敌人的锐气,灭了自家的威风啊!“诸位的意思,在下已然明了,想那丁原、张扬,不过是两个夸夸其谈的白面书生,今天之所以能战败我等,乃是因为有吕布之勇,以及萧逸之谋,所以说这二人才是关键之所在,……如果,咱们给他来个釜底抽薪,将这二人策反过来呢?”

    “嘶!……这个,……能行吗?……倒是可以试试,要是成了可是件大好事呀!……那个萧逸要是愿意投过来,老子情愿给他牵马执蹬!……,牵马算什么,老子把小妾都送给他!……”

    一时间大帐里议论纷纷,不少人对李儒的策反计表示赞同,但更多的人却表示难度很大,人家在并州集团里混的好好的,干嘛没事做,非要投靠自己的手下败将,咱们这些人去投降人家还差不多!

    “全都给老夫闭嘴!”董卓暴虐的眼神一扫,大帐中立刻就安静了下来,李儒刚才所说得办法确实让他心动不已,如果自己真能收服吕布、萧逸这两员大将,那朝庭之中还有谁能是他的对手,军威所致,必然天下无敌啊!退一步说,就是两人之中能得到一个,也足够辅助自己称霸一方了!

    不过办法虽好,如何才能实施呢?……

    “主公勿忧,末将与那吕布乃是九原郡同乡,素知此人勇而无谋,见利忘义,末将不才,愿凭三寸不烂之舌前去说服吕布来归,辅佐主公,成就大事!”正在众人拍着脑袋想办法时,从队列的末端位置站出一个人来,正是董卓手下的一名参军--李肃,现居虎贲中郎将一职!

    李肃这个人打仗很一般,智谋也并不出众,但唯独一张嘴甚是厉害,简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因此被董卓收为参军,平时跟在身边,充当信使、说客之类的任务!

    “哦!你去说服吕布来投,所需何物?”见到李肃自报奋勇去当说客,董卓脸上先是一喜,随后直接开口问起了条件,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想得到回报,必然首先要付出,这个道理董卓深深的明白,所以在问话的同时,已经做好了出血的准备,而且他心里也知道,这次出的血绝对少不了,恐怕会肉痛很久!

    “末将此去说服吕布,需要两物才能成功!”向前跨出几步,李肃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自从来到西凉军中,他就一直没有什么立功的机会,那种‘怀才不遇’的感觉折磨的他简直要发疯,现在好了,机会来了,只要能说服吕布来降,升官发财就在眼前啊!

    “那两样?只要是老夫大营里有的,尽管拿去!”为了收服虎将,董卓也是豁出去了!

    “第一,要金珠、玉带!”李肃果然是狮子大开口,要的这两样东西在一般人眼里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好!老夫的后帐中尚有金珠十余颗,尽数与你拿去!……至于玉带吗?”毫不犹豫,董卓伸手直接扯开了自己的外袍,露出了腰间的一条由无数宝石、玉珠、猫眼……等宝物制成,金丝穿就的‘玉带’;这条玉带乃是当年汉灵帝因为他镇守西凉有功,特意赏赐的,乃是无价之珍宝,如今也被他拿了出来,真可谓是大出血了。

    但凡能成大事者,无论好坏,必然有其过人之处,而董卓的一大优点就是挥金似土,犒赏起将士来,从不吝啬财物,这也是有那么多谋臣勇将甘愿跟随他的原因之一!

    “还需何物,你尽管说吧!”既然有第一,那就必然有第二,所以董卓继续问道,同时心中也在微微悸动,按照送礼后者必然高于前者的习惯,这第二件宝物,必然比第一件更加珍贵才是!

    “呵呵!……这第二件宝物嘛!”看了看面皮微颤的董卓,又看了看早已是口水长流的其余众人,半响,李肃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要……赤兔宝马!”

    “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