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第139章 并州第一勇士!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天一场大战,联军一方获胜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洛阳城的大街小巷,一直苦苦等待的朝臣们终于松了一口气,纷纷拍额相庆,满天的乌云一下子散开了大半,一些性子急的人立刻向联军大营中派出了使者,带着大量的酒肉前去犒赏三军,如袁绍、袁术兄弟都是如此,在他们看来,大势已定,日后这洛阳城就是他们士族门阀和并州军事集团的天下了。

    当然了,也有一些智谋高远之士并没有急于表达立场,一场战斗的胜负并不能说明什么,强弱、上下、胜败之间只有一线之差;二者往往会出现突然的逆转,历史上这样的故事可是层出不穷啊!所以说到底谁能笑到最后,还未可知啊!

    夜,洛阳城外的联军大营,获胜的将士们正在举行庆功宴,熊熊的篝火上架着整只得肥羊,铁锅里煮着大块的肥猪肉,一坛坛的美酒堆得像小山一样高,满营的欢声笑语,作为胜利者他们有资格享受这一切。

    酒到酣处,坐在高台上的并州刺史丁原突然起身,示意大家安静,众人知道,庆功宴的**要来了,大汉一向重视军功,‘千里投军只为财!’大家之所以在战场上浴血拼杀,所求的无非就是四个字:“论功行赏!”

    “众将士今日在战场之上浴血厮杀,为国除贼,皆是大汉的忠勇之士!”高台上的丁原此时已经喝的两颊微红,手中拿着一只酒碗,脸上满是得意的傲色,今日一战,杀得西凉兵死伤惨重,再难与自己相抗衡,此举不但是为国除了贼,也同样为他打开了一扇富贵之门,丁原忠心汉室不假,但忠臣不代表没有向上攀爬的野心,高官厚禄谁人不爱;如今汉室衰微,更应该是他这样的忠臣大显身手,扶危定难的时候,当然了,如果有机会执掌朝纲,位列三公,他丁原绝对是当仁不让的!

    “这第一碗酒,就敬给那些在战场上为国捐躯的壮士们!”中国人一向讲究人死为大,所以就是论功行赏,也要先从死人开始,这一点众人没有任何异议,丁原将碗中的酒轻轻的泼洒于地,脸色也变得肃穆起来。

    “诺!……”台下的数千将士也同时将手中的酒倒在地上,用以祭奠死去的战友们,脸上全是悲伤之色,一些年纪较小的士兵甚至低低的哭泣起来,昨天还在一起欢声笑语的兄弟,今天一战下来,就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尸体,甚至有许多连尸体都是残缺不全的,怎么能让大家不伤心悲愤呢,更何况那些死去战友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当兵吃粮的,又有几个有好下场,就算侥幸不死在战场上,等到老了,打不动仗了,落个老病缠身的结局,最后不知道死在那个偏僻的角落里,到时候有没有人给自己收尸都很难说啊,这就是当兵的宿命,千百年来概莫如此!

    “这第二碗酒敬给在场的将士们,汉军威武!”丁原高举酒碗,开始向麾下的将士们敬酒,‘将爱兵如子,兵则敬将如父!’只有上下一心的军队才能在战场上所向无敌。

    “大人威武!大人威武!”台下的众将士同样的高声欢呼,这是军队中应有的礼节,而呼声的大小,和统兵将领的受爱戴程度是呈正比的,看在酒肉管够的份上,今天将士们的欢呼声还是不小的。

    “来,三军胜饮!”

    “干了!……”

    “好!好!”酒量并不高的丁原此时已经是步伐凌乱了,但还是举起了第三只碗,一只巨大的海碗,里面盛着满满的烈酒,低下的将士们顿时瞩目观瞧,庆功宴的**来了,按照军中的规矩,这第三碗酒是敬给今天在战场上立功最大,最威武的勇士的,这可是无双的荣耀,身为军中的一员,谁不想要啊!

    一些今日在战场上斩获了敌人首级的勇士纷纷向前涌去,虽然知道自己获奖的可能性不大,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想靠近欣赏军中第一勇士的机会,到底谁能夺得桂冠,想想今天是谁在战场上攻破敌阵,抵定乾坤,大家心里其实早就有数了。

    “大家说,这第三碗酒应该给谁?谁才是我并州军中第一勇士?”看着数千勇士都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手中的酒碗,丁原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不过他没有直接宣布人选,反而是让大家公平的推选;而作为并州刺史,他确实是有权利说出‘并州第一勇士’这个称号的。

    “哗!第一勇士啊!”身为军人,谁不想做第一,那该是何等的荣耀啊;众人的目光顿时落在了那些坐在高台两旁饮宴的将校身上,今天这第一勇士的名额必然会出现在这些人身上,更准确的说人选只有两个,一个是身穿白色‘百花战袍’的吕布,另一个则是身穿黑色‘螭纹寒铁铠’的萧逸!

    二选一,谁才是并州第一勇士!

    寒光一闪,正在端坐饮酒的吕布立刻把如箭的目光投向了萧逸,这些年征战沙场,庆功宴上的第三碗酒从来都是他的,谁也抢不走,可如今他却感到了很大的威胁,所以看向萧逸的目光中满是浓浓的敌意!

    黑洞般吞噬万物的目光狠狠瞪了回去,萧逸毫不示弱,如果说以前他对吕布还有一些好感的话,那么现在剩下的却是蔑视,一个心胸如此狭窄,为了个人私利而毁坏国家大事的人,就算他的武艺再高强,就算他是天下第一勇士,也得不到萧逸的尊敬,‘三姓家奴’而已!

    萧逸甚至在心中暗暗考虑,是不是找个机会偷偷把吕布阴死算了,省得这个家伙以后危害天下,今天要不是吕布横空射出一箭,萧逸早就把董卓射杀了,也免了大汉王朝一场大灾祸;不过看了看吕布雄壮的身体,还有那只从不离身的方天画戟,萧逸觉得这个任务很艰巨,得仔细谋划一番才行!

    “飞将军神勇无敌!当为并州第一勇士!”亲兵护主乃是本性,立刻就有并州的将士们为吕布大声呼喊起来,一时间‘飞将军’的呐喊声此起彼伏!

    看着这一幕,吕布紧绷的脸上终于闪现出一丝得意,常年的领兵征战,凭借个人的勇武,他在军中还是建立了很高的威望的,士卒都很惧怕他,手下也有一批肯为了他舍生忘死的部下紧紧相随!

    “萧郎勇士!萧郎勇士!”可惜吕布还没得意多久,台下就响起了整齐划一的口号声,那是三千玄甲铁骑在为自己的统领大人呐喊欢呼,比起在军中的威望来,萧逸比起吕布来高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并州兵马对吕布更多的是出于畏惧,而玄甲军对萧逸除了敬惧,还有深深的爱戴,那是他与将士们同甘共苦换来的,谁也替代不了!

    “飞将军!飞将军!……”

    “萧郎!萧郎!萧郎!……”

    两边的呐喊声立刻就比拼起来,当兵的都是刀头舔血的好汉,死都不怕,还怕比嗓门大吗?顿时都为了各自的统领卖力呐喊起来。

    虽然两军都在争相呐喊,但如果仔细倾听就会听出其中的区别来,玄甲军自然都在为萧逸呐喊,而并州所部将士却并不是全在支持吕布,吕布虽然骁勇,但脾气却也很暴虐,对待部下士兵并不是很好,而且时常有鞭挞士卒的事情发生,所以人缘一向很差,士兵们怕他多于敬他。

    再加上今天战阵上的形式明眼人都看的清楚,吕布凭着勇力强行闯阵,结果把大家带进了包围网,害的士卒们死伤惨重,如果不是萧逸巧妙地侧翼攻击敌阵,最后将大家救了出来,恐怕今天并州兵将会死伤的更加惨重,就是全军覆没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说萧逸不但是打败董卓的第一功臣,还是大家的救命恩人!

    军人重义气,都有感恩之心;所以很多并州士卒在这场呐喊竞赛中都选择了沉默不语,一些与吕布有仇怨的甚至还偷偷为萧逸叫起好来,于是乎,‘萧郎!’的呐喊声很快就盖过了‘飞将军’!

    “好!”端着第三碗酒,高台上的丁原看了看吕布铁青色的俊脸,又看了看萧逸冷漠无比的小黑脸,心中已然有了定计,只见他向前走了几步,看了看众人焦急的目光,微微一笑,这才高声宣布道:“并州第一勇士----萧逸!”

    “吼!吼!吼!萧郎威武!并州第一勇士!……”台下顿时想起来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为了‘并州第一勇士’的诞生而欢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