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第137章 镰刀式进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吕布确实神勇无比,百余斤重的方天画戟在他手中化作了一条嗜血的蛟龙,上下飞舞,横冲直撞,所过之处血如泉涌,尸首横飞,就像死神一样无情的收割着西凉兵的性命,硬生生在战阵中杀出了一条血胡同;在他的带领下并州兵士气大振,高呼着‘飞将军’的口号,奋力向前冲杀,将西凉兵杀的阵阵倒退。

    ‘飞将军’就是吕布的外号,一是称赞他的骑术来去如飞,作战迅猛无比,另外也有拿他比作那赫赫有名的飞将军李广的意思。

    见到自己的义子旗开得胜,丁原在马背上高兴的哈哈大笑,先是得意的看了身边的张扬一眼,随后下令大纛前倾,全军压上,准备一举击垮董卓的兵马。

    见到丁原如此轻率的就把本部五千精兵全部投入了战场,萧逸在一旁不由得暗暗皱眉,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胜败瞬间逆转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这种一下子全盘压上,不留一点预备队的作法,无疑并不明智,一旦遇到突发状况,那可是连应变的力量都没有了;更何况那董卓常年与羌族征战,沙场经验极其丰富,麾下的西凉兵也是久经战阵的精锐部队,岂是这么容易就被击垮的。

    果然,看到吕布在自己的军阵中横冲直撞,所向无敌,董卓丝毫没有惊慌,反而露出了一副兴奋的样子,以马鞭摇指着说道:“此子神勇,世所罕见,若能收为我所用,何愁大事不成啊?”

    黑色大纛晃动,那些还在拼死抵抗的西凉兵立刻潮水般向两侧退去,露出了中军位置的数百面大盾,这些盾牌皆有一人多高,盾体坚固无比,后面由一些身材高大的西凉兵壮汉双手持握,盾牌紧紧相连,形成了一道盾墙,盾牌的缝隙间更是露出了无数把长枪,一旦撞上去,必然会变成血葫芦。

    盾墙后边就是董卓早已安排下的一千弓弩手,分三列站立,随着令旗一展,弓箭手们以仰角的方式把箭支射出,三排分列连续射击,中间几乎毫无停顿,顿时间无尽的箭雨就倾泻在了并州兵身上,所到之处,死尸翻滚,惨嚎不绝……

    神勇如吕布,此时也只能拼命的拨打箭镞,再也无法前进半步,气的他怒吼连连,却毫无办法可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部下的士兵栽倒在无尽的箭雨中。

    这就是董卓的作战计划,先用一小部分骑兵出战,而后诈败,把敌军的主力部队吸引到大阵中央,再用弩箭予以大量的射杀,随后两翼出击,对并州兵马形成了三面合围的有力态势,至此,西凉兵马把握住了战场上的主动权。

    “快,你们快出兵将我手下的兵马救出来!”联军一方,见到局势突然急转直下,丁原急的是满头大汗,这五千兵马是他全部的本钱,如果本钱一旦输光,那么他也就失去了在洛阳城里角逐权势的资本,而且连身家性命恐怕也难保了,一个失去兵马的将军,那下场,是要多惨,有多惨!

    见到丁原慌乱的向玄甲军下命令,一旁的张扬撇了撇嘴,满是不屑的神色,这三千精锐甲兵,除了萧逸根本就没别人指挥的动,别说是丁原,就是他张太守的命令也是白搭。

    果然,听到丁原的军令,三千玄甲军将士纹丝未动,就像一尊尊木雕泥塑似的站在那里,在他们的眼里,只知萧统领,不知有其他,“并州刺史?那是什么东西,好吃吗?”

    看着气急败坏的刺史大人,萧逸冷冷的一笑,伸手拉下了头盔内的‘蚩尤鬼面’,整个人立刻变得阴森恐怖,看起来好像神魔一般;丁原的命令可以不听,但并州的兵马却不能不救,唇亡齿寒,一旦这五千兵马完蛋了,那董卓下一个目标就肯定是自己的玄甲军了。

    “弟兄们!”冷兵器作战,打的就是一股子锐气,高举手中的风翅镏金镗,萧逸开始了战前动员,激励士气,“玄甲铁骑!……”

    “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

    “玄甲铁骑!天下无敌!……”随着萧逸的手势,三千将士齐声呼喊出了自己的战斗口号,那是一种有我无敌的气势,那是一种强烈的自信。

    热血已然沸腾,坐骑正在嘶鸣,有我无敌,萧逸知道,决战的时候开始了,“弟兄们,随我破阵!”

    “咚咚咚!……”战鼓声响,在萧逸的统领下,三千玄甲铁骑向一支利箭一样,直冲西凉兵的大阵而去;千余步的距离转瞬就冲过去了一半,看着严阵以待的西凉兵,萧逸并没有选择直接冲击过去,那只会傻傻的送死,而是带着部下转了个弯,把进攻路线变成了一条弧线。

    早在冲阵之前,萧逸就观察好了形式,如今吕布等五千兵马被围,三面都受到西凉兵的打击,已经被压缩到了一个极其狭小的空间里,失去的机动的力量,如果自己这三千兵马再加入进去,那战阵中可以辗转腾挪的地方就更狭小了;而骑兵作战要的就是速度,是冲击力,一旦停下里,‘老虎立刻变老鼠’,骑兵就会沦为被宰杀的对象。

    所以萧逸选择了‘镰刀式攻击’,这是后世一位闪电战专家提出的理论,要想攻破敌人的坚固防线,如果从正面发动攻击,那么你需要用出十分的力量,而从侧面攻击,需要的是五分的力量,至于从背后攻击敌人,那么只要三分的力量足矣!

    “好一个萧郎,果然眼光锐利!”见到三千玄甲铁骑不去救助已经岌岌可危的并州兵马,而是飞速的向自己的侧后翼移动,董卓一直平静的脸上终于变色,自己的布阵就像一只大锤子一样,前重后轻,有前拳,无后手,如果正面对敌,那他谁也不怕,可后面的薄弱环节却是命门所在,而这个要害显然被萧逸抓住了。

    令旗晃动,董卓连忙抽调兵马重新布防,想要封堵住侧翼的缺口;可惜为时已晚,看到西凉兵正在急忙调动,萧逸果断的放弃了背后包抄的计划,直接从侧翼发起了猛攻;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不可能每一个计划都彻底的实施,审时度势,当机立断,这才是一名优秀统帅的制胜准则。

    “杀!……”萧逸一马当先,以他为首三千玄甲军成锥子型,从西凉兵大阵的侧翼直接杀了进去,风翅镏金镗所到之处,挨着死,碰着亡,手下无有一合之将,玄甲军将士更是马刀闪烁,杀的人头滚滚;就像热刀切牛油一样,迅速冲出了一条血肉大道。

    军阵一旦被破开一处,那就会影响到全局,侧翼的崩溃,直接导致了西凉大军前阵也变得一片混乱,趁此机会,吕布施展神勇,带领部下骑兵也冲破了盾阵的阻隔,直接向董卓的中军大纛旗方向杀去,擒贼擒王!

    战阵之中,萧逸正在奋勇厮杀,很快就突破了一道道防线,杀到了距离董卓中军百步左右的位置,这个距离对一般的弓箭手来说还有些太遥远,但对一名射雕手而言,足够了,狙杀敌帅,正在此时!

    常年相处,大牛、马六等人自然明白萧逸要做什么,立刻挥舞着兵刃在周围聚拢成一个圆圈,既是保护萧逸,同时也是为他遮挡敌人的视线,让他能心无杂念的射出这一箭!

    “嗷!”一声长吼,双脚踩蹬,萧逸在马背上人立而起,五石力道的宝雕弓被拉成了满月状,三棱透甲锥的利刃稳稳的瞄准了大纛旗下的董卓,他曾经用这张宝雕弓射杀过无数的猛兽,射杀过很多的匈奴人,今天,他要为国除贼了。

    只要这一箭射杀掉董卓,那么以后的‘废立大事’、十八路诸侯,洛阳大火……,就统统不会发生,大汉天下也能多保留一分元气,无辜的大汉子民们也能少死许多人,这一箭,功德无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