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6.第136章 擒萧逸者,赏万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文士们以笔墨互相交流,军人之间则用刀剑说话,既然谈不拢,那就战场上见生死、分对错好了,胜者为王,这是万年不变的真理!

    黎明时分,早已饱餐战饭的三千玄甲铁骑军倾巢而出,以旗鼓为号,旌旗招展,整齐划一的向南步步移动,萧逸更是亲自充任了先锋官的角色,这一仗他势在必得;侦擦骑兵四处派出,严密搜索着周围的情况,战争的号角终于吹响了。

    路过洛阳城西时,早已经整装待发的丁原所部五千兵马也开出了大营,领先带队的自然是吕布,作为并州刺史丁原麾下的第一悍将,先锋这个位置也是非他莫属。

    为了统一作战,两只兵马迅速汇合在一起组成了联军,丁原与张扬的中军大纛旗也合并在了一起,共同指挥,联军敲着整齐的行军鼓,开始向驻扎在洛水河畔的西凉军大营推进!

    “吕将军!”

    “萧统领!”

    作为联军,先锋将领之间必然要互相问候致意一下,右手攥拳猛捶了一下胸甲,萧逸满脸肃静的在马上率先行了一礼,这是出于对‘天下第一勇将’的尊敬,但他的心中此时却是另一种想法,“万万没有想到啊,自己第一次联军会战,竟然会和吕布成为战友,与这种喜欢背叛的战友并肩作战,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一半的精力对付敌人,另一半精力则防御背后!”

    举手回了一礼,吕布看向萧逸的目光中却是充满了羡慕,羡慕萧逸的盔甲,羡慕萧逸的宝剑,羡慕萧逸的短刀,这些没一样是凡品,全是所有武将都梦寐以求的宝物;当然了吕布最羡慕的还是萧逸的坐骑,千里墨烟驹--‘白菜!’

    “萧统领坐下这匹墨烟驹神骏异常,真是世所罕见的龙驹啊!”吕布常年征战沙场,自然知道一匹宝马对武将的重要性,在武将眼中,战马不但是坐骑,更是战场上最值得信任的战友,是自己生命的保障!

    用痴迷的目光打量着‘白菜’的神骏,再比较一下自己所骑乘的普通战马,吕布的那种羡慕心就更强烈了,甚至于变成了丝丝的嫉妒,“苍天不公,如此宝马良驹为何不归我所有啊!”

    “嗷嗷!……”也许是感觉到了吕布贪婪的目光,‘白菜’生气的发出一声嘶鸣,它的嘶鸣不像是马叫,反而像是一只猛兽在咆哮,声震四野,那种马中之王的威势立刻吓得周围的战马慌乱不止,纷纷倒退躲避,好离这位‘马大爷’远一点……

    “呵呵!”用手摸了摸‘白菜’脖颈上漆黑如缎的鬃毛,萧逸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他和‘白菜’的感情可不只是战士与战马的关系,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是患难与共的兄弟,是同病相怜的弃儿……,要想抢走‘白菜’,除非从萧逸的尸体上踏过去。

    萧逸一生有两样东西绝不让与他人,一个是自己的老婆,另一个就是‘白菜’。

    感觉到了萧逸那种相依为命的情感,‘白菜’扭过头来在萧逸的大手上舔了舔,又撒娇似的蹭了几下,知道它想要什么,萧逸连忙拿出一个酒葫芦,自己先灌了一大口,然后再用皮兜子盛着喂给‘白菜’,同饮战前酒,人马之间可谓是亲密无间。

    “好马啊!……可惜!可惜!”看到这一幕,吕布心中立刻生起了八个字……‘心意相通,人马合一!’

    如果说刚才他还有心想要向萧逸讨要‘白菜’的话,那么现在却是彻底死心了;以他武者锐利的眼光自然看得出,萧逸和‘白菜’之间已经完美的组合在一起,二者心灵相通,生死不弃,‘白菜’心中永远只会认可萧逸一个人,就算是用武力强行掠夺也是无用,除了一具马尸,什么也得不到。

    宝马刚烈、殉死,终生不认二主!

    更何况,在观看了看萧逸左手倒提的风翅镏金镗,腰间悬挂的血浪斩蛟剑,以及箭囊里斜插的绝影宝雕弓之后,吕布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动用武力的话,到底谁死谁生,恐怕还是未知之数呢!

    另一边,早已得到消息的董卓也毫不示弱地把兵马开出了大营,七千西凉精骑列队整齐的向北推进,虽然在数量上略微少于并州联军,但士气上却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终于三只军队在洛水北岸一块平原上相遇了,这里地势平坦,有利于骑兵冲击,是一块天然的好沙场。

    西凉军黑色大纛旗下,董卓身披金甲,腰悬宝刀,胯下一匹大宛良驹,周围亲兵侍卫环绕,威风不可一世;在董卓右手边就是他的女婿兼‘智囊’李儒,这位一向以谋略出众的文士,今天也穿了一身软甲,手持宝剑,正在不停的打量并州联军的阵势,并不时侧身对董卓诉说着什么……

    而在董卓的左手边,却立着一位看似很平常的将军,身材中等,盔甲普通,毫无引人注目的地方,最奇特的是此人脸上还蒙了一块黑纱,让人看不清真实面貌。

    对这个人,别人也许不会太在意,但萧逸却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一是这个黑纱蒙面人所呆的位置,董卓的左手边,汉制以左为贵,左高于右,这个制度适用于朝堂,也同样适用于战阵;也就是说,此人在西凉军中的实际地位要高于智囊李儒,这样的人又岂会是平凡之辈!

    至于第二嘛!萧逸对这个黑纱蒙面人,竟然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还极其强烈,没错,绝对是熟人,曾经生死与共的熟人……

    三方势力把自己的全部力量都摆了出来,这是一次汉王朝自己军队内部之间的争斗,打仗的目的是为了屈敌从我,所以必须要打的干脆,胜的漂亮,这场仗同时也是打给洛阳城里那些人看的立威之战;胜者将会掌控朝廷,从此权倾天下,失败者则是淘汰出局,身家难保!

    两军对垒,并没有立刻开战,因为按照中国人打仗的传统,在刀兵相见之前,还有一场战要打,那就是‘口水战!’

    打不死你,也要骂死你!

    “大胆董贼,居心叵测,妄图废立天子,尽失为臣之道,今吾统领义师讨汝,还不速速下马受死!”并州刺史丁原立在坐骑上破口大骂,在这位汉室忠臣看来,大汉王朝的统治就应该像天上的日月一样长久,乃是天命所归,谁要是胆敢挑衅这个原则,就是在逆天而行,而逆天者,死!

    “丁原老儿,无须多言,今日你我沙场对决,各凭手中的刀剑说话而已!”挥了挥手中的马鞭,董卓的话却是干脆无比,到了这个份上,还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谁的拳头大谁自然就是对的,因为死人是不会分辨对错的;“孩儿们!传我将令---有斩杀丁原老儿者,赏千金!有斩杀张扬者,赏五千金;……有生擒萧逸者,----赏万斤,官升三级!”

    听到董卓开出的军功奖赏,西凉兵是一片欢呼声,并州联军这边却是一片骚动,很多士兵全都把目光投向了萧逸,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年统领竟会这么值钱,如果不是站在同一个阵营,估计连他们都想把萧逸绑起来送到董卓那里换赏金了,万金啊!这绝对是一个动人心魄的数字!

    至于萧逸,差点气的从马背上掉下去。

    “好你个董卓啊!果然是阴险狡诈无比,一条战前的******,不但鼓舞了手下士兵的士气,更是偷偷阴了联军这边一把;大家都知道,联军这边刺史丁原的官职最大,太守张扬次之,而萧逸则是个小小的点军司马,可董卓的奖赏却偏偏反其道而行,这就相当于一下子挖了两个大坑,一个坑张扬,一个坑萧逸。”

    果然,丁原郁闷的看了看张扬,“这货凭什么比我值钱?”

    张扬又郁闷的看了看萧逸,“这货凭什么比我值钱?

    最后,萧逸,看无可看,只好抬头望天,……“我为什么如此值钱啊?”

    人都有嫉妒之心,什么都想比较一下,哪怕是自己人头的悬赏价格,这也是一种地位的体现,于是乎,联军内部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条裂痕!

    “逆贼安敢如此猖狂!吾儿吕布何在,与吾斩了此贼首级,悬于洛阳城门之上!”被气的七窍生烟的丁原立刻发布了进攻的命令。

    “诺!”吕布受命,先是侧头冷冷的看了萧逸一眼,对于那‘万金’的悬赏,他心里更是不服气,‘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一下我九原吕布的厉害,随即一摆手中方天画戟,率领麾下数百骑兵发动了第一轮攻势。

    于此同时董卓手中‘七杀’宝刀一指,大纛旗晃动,麾下的一股西凉铁骑兵,如同浪潮一般迎了上去,以攻对攻,双方谁也没有示弱。

    骑兵作战,首重马速,很快两边的人马就迎头撞在了一起,顿时战场上尘烟四起,箭矢横飞,士兵的嚎叫声、战马的嘶鸣声,兵器的碰撞声响成了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