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4.第134章 将计就计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可!诸公万万不可呀!”见到场中要发生火拼,司徒王允立刻跳出来阻止,一张老脸上急得全是汗水,如今大汉朝廷里的精英人物基本都在这里,这要是真的大开杀戒,不用外敌入侵,汉室江山自己就完蛋了。

    “嗯!……”另一边董卓也不禁犹豫起来,手中的‘七杀’宝刀迟迟无法落下,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废黜皇帝的举动竟然招来这么大的阻力,虽然他不怕杀人,可他不可能杀光全天下的人。

    虽然他董卓很残暴,可却并不傻!

    这场宴会上坐着的数百人,有大汉的元老重臣,有士族门阀子弟,有精通谋略的帅才,有纵横文坛的雅士,还有战阵无敌的猛将,可以说大汉王朝的精华都在这里了,而这些人的亲朋好友,门生故旧加起来何止数万,以此类推,受他们影响的人又何止百万,如果今日董卓屠刀一挥,那么普天之下恨他入骨者又何止千万啊!

    他废黜皇帝的目是为了把控朝廷,而不是毁灭朝廷,大臣要是都杀光了,朝廷自然也就没有了,自己一个光杆司令怎么玩?可要这么就让他放手,又实在有些不甘心啊!

    难!难!实在是难!

    其实犯难的又何止董卓一人,司徒王允现在比他还要焦急,如今的大汉朝廷就像一座四处漏水的破船,而王允就是船上的一个老船员,船体虽然已经破旧的无法经受风浪,可老船员却对这艘船的感情太深了,所以他拼命的四处修补,希望这艘大船能继续漂浮下去,如果有一天船真的再也坚持不住了,老船员也只能选择与船同沉!

    这就是大汉忠臣内心深处的真实写照!

    “明知不可为,却不能不为!”现在大汉这艘破船还必须修补,焦急的老司徒把一颗花白的脑袋连转几圈后,灵感突现,终于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站在不起眼位置的萧逸身上。

    “有困难,找萧郎!”这已经是司徒大人的惯性思维了。

    只见司徒王允一边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萧逸,一边不停的做着一个古怪的动作……,这个动作,别人看不懂,可萧逸一眼就明白了,那是一个人醉倒以后,被另一个人温柔的抱在怀里,然后把头轻轻放在自己腿上的姿势,而且王允还在用夸张的口型暗暗说着两个字:“阿秀!”

    阿秀……,就是貂蝉!

    “呵呵!诸公宴饮,无以为乐,容末将舞剑助兴,搏取一笑!”萧逸无奈的迈步走了出去,没办法,不出来不行了,老司徒急得连美人计都用出来了,再说那次在‘天机楼’醉酒,自己确实欠了人家一个人情……,而且,貂蝉的怀抱,啧!啧!……确实很香的。

    一剑在手,萧逸身上的气质立刻为之一变,站如松,行如风,目光如电,脚下如钻,手腕轻轻一振,‘血浪斩蛟剑’便发出龙吟般的鸣叫声,那是一种自信,‘兵主’的自信,‘一剑在手,天下我有!’

    被那种无形的杀气影响,董卓身边的几名死士护卫立刻拥上前去,用盾牌将他层层保护起来;这可是大汉朝,当年‘鸿门宴’上的故事谁人不知,那个不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如今萧逸舞剑,又意在何处?是真要舞剑?还是真要杀人啊!

    一把推开眼前的护卫,董卓丝毫怯意的意思也没有,反而拿起一杯酒,一边观看,一边饮酒,直接就把萧逸满身的剑气当成了下酒的小菜一般,都是刀头舔血的军人,都是在战场上尸山血河般厮杀过来的,谁怕谁啊!

    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他董卓也就不会引兵入京了!既然来了,他就没怕过死!

    ………………………………………………………………………………………………………………

    今有少年名萧郎,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

    剑如游龙,寒光闪耀,再配上萧逸略带磁性的声音,观赏效果绝佳,这种艺术的氛围,很快就把刚才几乎要火拼的场面化解于无形了,而且还让人逐渐的沉醉其中,男人的歌舞,一样美轮美奂,阳刚之美,……

    剑光急转,剑舞逐渐推向了**,萧逸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就像一只大号的陀螺般,让人根本就看不清动作走势;正当大家沉醉于如此精彩的剑舞时,异变突发,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萧逸随着舞步的走动已经慢慢接近了董卓,随着一连三个飞转,剑尖突然一停,正好停在了董卓的咽喉前……

    剑尖颤动不止,发出嗡嗡的嘶鸣声,仿佛在渴望着鲜血一般,摇摇头,萧逸装出了一副懊恼的神色,“董公见笑了,小子学艺不惊,险些失手伤了您,一会自罚三杯!”

    “住手!大胆!……快,保护大人!”这时候周围的护卫亲兵才清醒过来,纷纷跑上前意图解救下董卓,可是看到那只离咽喉近在咫尺的利刃,又都吓的不敢妄动……

    “谁也别动!否则伤了董大人,你们吃罪的起吗?”这句话一半是说给周围的士兵听,另一半是说给董卓听的,随着话语声,萧逸手中的宝剑又向前刺出了一分,直接就刺破了董卓咽喉处的皮肤,一滴血珠顺着剑身滚落,最后流进了血槽里……

    这世上不怕死的人很多,找死的人却一个也没有!活着,比什么都强!

    “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董卓看向萧逸的目光依旧清澈如水,里面丝毫看不到惧怕的意思,反而是透露出浓浓的欣赏之色,就像在欣赏一把绝世宝剑一样,可惜这把宝剑未能为他所用;“都退下,本帅没事!”

    “诺!……”董卓一向治军严酷,一声令下,手下的西凉兵立刻潮水般退了下去,丝毫没有停留。

    “今日宴饮,不宜谈论其他,至于废立之事,还是留到他日在朝堂上再议吧!”萧逸一手紧握宝剑,另一只手趁机摆动,示意让文武百官们赶紧撤出去。

    谁也不是傻子,见此良机,众人立刻向外涌去,片刻之间就走了个干净,周围的西凉兵没有董卓的命令也不敢阻拦,只好任众人离去,最后大堂里只剩下了萧逸、董卓二人,还有一群如狼似虎的西凉兵士!

    “董大人果然胆色过人,佩服!佩服!”萧逸并没有像众人估计的那样挟制董卓做人质,好把自己送出去,而是收起了手中的斩蛟剑,拿起桌上的酒壶,自斟自饮,一连干了三杯!随后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所到之处,西凉兵们如波涛开裂一般的向两边退去,既是惧怕萧逸的威势,更是佩服他的胆量!

    “让他走!”董卓并没有阻拦,而是拿起那只酒壶,给自己也到了一杯美酒,略加沉思,一仰首灌了下去:“这酒喝到现在才终于喝出点味道来……”

    温明园外,到了安全地带后,司徒王允上前一把抓住萧逸的手连声感谢道:“多谢萧郎了,多谢了!我立刻派人把阿秀送到你的军营之中,从此铺床叠被,随身伺候,以慰将军寂寞!”

    “不敢,不敢!小子只是忠于本分而已,万万不敢当司徒公如此重礼!”开什么玩笑,这时候把貂蝉送给自己,萧逸打死也不敢要啊,红颜祸水如果进了自己的大营,那估计自己也就没法生离洛阳了。

    “欸!美女配英雄,乃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如今天下英雄,非萧郎莫属啊!”司徒王允连连夸赞不止,今天酒宴上萧逸单人执剑上前,挟持董卓的风采,确实让他钦佩不已!

    “司徒大人谬赞了,今天若不是有一个人帮忙,在下那能成此大功啊!”

    “偶?何人相助萧郎,老朽老眼昏花,为何没看到呢?”

    “呵呵!就是董卓他自己!”萧逸回头看了看温明园方向,眼中满是思索的神色,今天这一幕,看似都是他的神勇,可他心中知道,如果不是董卓自己愿意配合,就是他再神勇十倍,也休想成功!

    “这?又是为何?”倒吸一口凉气,司徒王允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关节。

    董卓为什么心甘情愿的被劫持?

    萧逸又为何最后收回宝剑,单独走了出来?

    ……………………………………

    “没什么,将计就计而已!”摸了摸下巴,萧逸若有所思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