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第133章 废立大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正戏就要开始了,众人都知道,董卓如此大张旗鼓的把文武百官召集来,无非就是要重新分配朝堂上的权利,只是不知道这位西凉刺史到底有多大的野心,是求官?求财?还是求爵位?……

    在新一轮的政治洗牌中,自己又是否能趁机捞取一些好处呢?

    最好是让董卓这个家伙冲在前面火中取栗,自己则跟在后边来个浑水摸鱼,骂名别人背,好处自己得;一时间众人心里都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吾有一言,诸公静听!”主位上的董卓挥手叫停了歌舞,脸色也变得冷若冰霜,一双如刀锋般锐利的眼睛不停地来回巡视着,目光所到之处,众文武无不低头躲避,被压制的喘不上起来!

    “天子乃万民之主,上承天命,下守社稷,故不可无威严,今上生性懦弱,不如陈留王聪明好学,如今国势衰微,正需圣主在位,吾欲废帝,改立陈留王继承大统,诸公以为如何?”

    “嘶嘶!……”一言既出,语惊四座!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许多人甚至惊掉了下巴,大嘴一张一张的好半天也合不上;都知道董卓一向以胆大心狠著称,可万万没想到他胆子竟然大到了这个地步,有人猜测董卓会贪图国库中的财物,有人猜测过他会弄走武库中的甲兵,还有些人估计他可能会谋求三公的位置;可就是最大胆的猜测也没有想到,董卓要做的竟然是废少帝,立新君!

    废立之事,在大汉王朝四百年的历史中也只出现过一次,汉昭帝驾崩后,因为无子继承大统,于是权臣霍光拥立了昌邑王刘贺为帝,可惜,这个新上位的年轻皇帝办事过于急躁了些,一心在朝中安插自己的心腹,触动了旧臣们的利益,结果在位仅仅27天就被废黜,而后霍光又改立汉武帝的重孙刘病已为帝,是为汉宣帝!

    霍光之所以能废立皇帝,那是因为他有足够的政治资本和崇高的威望,霍光的哥哥就是大名鼎鼎的冠军侯--霍去病,可谓根红苗正,出身极高;霍光本人更是深受汉武帝的宠信,凭借自己出色的政治能力,被委以托孤大臣的重任,这才做成了废立大事;可董卓何许人也,一个出身卑微的外地刺史,初来京城,根基全无的情况下,也敢行废立大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要知道,权威重如霍光,虽然成功的废立了皇帝,但在他死后,汉宣帝就立刻诛灭了他的满门,全家老幼一个不留!……虽然你拥立了我做皇帝,可我依然要杀了你,因为你触动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皇权!

    废立皇帝者,必死无疑,这已经是一个历史常识了!

    “轰!……”就像受了惊得鸡群炸窝一样,大堂中顿时慌乱起来,惊呼者有之,谩骂者有之,出言反对者更是不计其数,乱嗡嗡的话语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你董卓算个什么东西,我们不同意废君!”

    “肃静!”一声大吼,董卓拍案而起,浑身开始散发出狂暴的杀气,眼睛也变成了血红色,两侧的亲兵侍卫同时拔刀出鞘,将场面控制起来。

    刀锋所向,群臣顿时安静了下来,毕竟真正不怕死的人没有几个,但刀锋压的住言论,却压不住人心,众人在互相间打了无数眼色后,齐齐的把目光投向了丁原、张扬二人,他们都是手握兵权的实力派,如今也只有他们两个还能制约董卓了。

    既然没刀的干不过有刀的,那么就让手中握有刀把子的人出面对付董卓好了。

    这时候就显出张扬油滑的一面了,因为出于礼让,张扬的位子是比丁原退了半步的,现在这位太守大人很是乖巧的缩缩身子,干脆退后了一步,彻底把丁原送出去顶在了第一线。

    当然了,必要的姿态还是要做的,张扬在后退的同时,微微靠近丁原,在耳边轻声说道:“国家大事皆赖建阳公矣,在下愿听号令!”

    让丁原出去和董卓死磕,胜了自己也是有功之臣,败了则危害不到自己,当然了,如果这两个人能同归于尽,自己成为那个最后得利的渔翁,就最好不过了,张扬这手算盘打的可谓高明。

    性格刚烈的丁原本就城府不深,如今眼看所有朝臣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一旁的张扬也表示了愿意跟自己一起站队,立刻英雄气概爆发,身为大汉忠臣,此时不上,何时上?送死也要上!

    “大胆董卓!汝是何人,安敢出此诳语?”丁原手指向董卓,大声喝骂到:“当今陛下乃是先帝嫡子,登基以来并无过失,怎么能随意废黜,难道你要谋反吗?若如此,先问过丁谋手中的宝剑答不答应!”

    “嘿嘿!谋反?建阳公此言差矣!”一直躲在董卓身边的李儒大步走了出来,满脸的奸猾之色,口舌之争,可是他们这些谋士的专长,“众所周知,先帝在时最爱的本是陈留王,临终本欲传以大位,皆因那何氏兄妹依仗手中权势,又占据宫廷之利,篡改诏书,这才让今上承继了大统,今天董公所为,乃是受先帝在天之灵所示,拨乱反正,以正朝纲!今日谁敢反对废黜,谁就是对先帝不忠,就是真正的乱臣贼子!”

    李儒一席话,把很多人说的哑口无言,尤其是一些死忠于先帝的老臣,更是涕泪纵横,汉灵帝临终时的心思大家都知道,就是想让陈留王刘协上位,可当时情况错综复杂,‘十常侍’设局,大将军何进逼宫,士族门阀们坐观成败,最后几方势力妥协的结果就是皇子辩登基,虽然违背了先帝的遗愿,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可如今小皇帝已经登基数月,朝廷里的局面也好不容易稳定下来,这时候要是换了皇帝,不知道还要掀起多少波澜,对此时已经是日渐衰微的汉室而言,并非好事啊!

    “既然错了,就让他错下去吧!总好过一错再错不是!”这就是许多大臣心中的想法,虽然李儒说得也有些道理,但国家的利益要高于一切,所以断断不能废黜少帝,否则,就是天下大乱的局面!

    “哼!人臣废君,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本官宁死不为!”丁原拔剑在手,大有一言不合就血溅当场的架势!

    “啪!……”董卓将手中的酒杯狠狠摔在地上,猛地拔出腰间的‘七杀’宝刀,一字一句的说道:“今日之事,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随着酒杯落地,在董卓身后的屏风两侧又涌出大群的甲士,个个手执明晃晃的钢刀,将群臣团团包围起来,只需董卓一声令下,就会冲上前去,将不顺从者斩为肉泥。

    众人自然不会束手待毙,百官赴宴,大都随身带着刀剑,这是汉朝官员的权利,也是这个时代全民尚武的一种体现,除非上朝面圣,否则,剑不离身,一些心细的人甚至在官服里面还罩着软甲,就是怕有意外发生,此时纷纷拔剑出鞘,随时准备冲杀出去!

    所有人中,只有两个没拔出兵刃,一个是吕布,一个是萧逸。

    在吕布眼里,这些所谓的西凉甲兵就是一群土鸡瓦犬,他要想冲出去,就是赤手空拳也没人拦的住,所以根本就不屑于拔剑,他凭借的是一个‘勇’字!

    至于萧逸嘛!场中的局面他早就看的清清楚楚,一场政治讹诈而已,拔剑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吓人,谁胆小,谁就输;再说他也是留了后手的,傻子才会毫无准备的就前来赴宴,所以根本就不必拔剑,他凭借的是一个‘谋’字!

    两员绝世的战将,一勇,一谋,谁高谁低?……呵呵!将在谋而不在勇啊!

    当然了,众人之中,还有一个人也没有拔剑,因为他这次来赴宴根本就没带佩剑,无论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直坐在那里低头饮酒,一言不发,这个人就是---曹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