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第130章 大幸!大不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女人心,海底针!

    女人可以说是这个星球上最易变,最不可捉摸的生物,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谋略家,也无法猜测出一个女人的心思,你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伤心哭泣,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开心微笑,你更不会知道她们什么时候春心萌动,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总之,女人就是上帝给男人设下的一道关卡,纵然是盖世的英雄,也很难闯的过去!

    “这算是美人计吗?”捧着那只龙纹玉镯,萧逸陷入了烦恼中,海燕公主送给他玉镯的目的无疑是为了拉拢,如今洛阳城里风起云涌,大汉王朝变得岌岌可危,就像一盏在风雨中飘摇的孤灯,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而像萧逸这样手握兵权,又神勇无比的将领,无疑会在其中发挥出非常重要的作用。

    拉拢住萧逸,就像在一片惊涛骇浪中拉住了一艘坚固的大船,这一点,在过去的事情中都多次验证过了,可惜的是,真正能看清楚萧逸价值的,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人,第一个是曹操,第二个就是海燕公主!

    海燕公主是个聪明的女人,可惜却用错了方式,用美色去吸引一位一直爱恋着她的男人,天啊!世上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嘛?爱情,一旦和阴谋扯在一起,也就变得不再纯洁了;尤其是在玉镯上还系了一个小铃铛,这是什么意思?萧逸用脚趾头都能猜的到,如果自己真的拜倒在公主的石榴裙下,那么最后得到的报酬十有**就是---“我把侍女玲玲嫁给你!”

    “又是这一招,为了汉家天下,你可真是用心良苦,铁血无情啊!”苦笑着给自己的心上人做出了这八个字的评价,萧逸感觉自己的心头出现了一条大大的裂缝,海燕公主把自己的玉镯,一只送给了‘玄甲铁骑’军统领,另一只则送给了小道士‘无愁子’,虽然说这两个身份都是萧逸得化身,但正因为如此,才会更让人感到无比的烦恼;爱情是专一的,世上就没有能分为两半的爱,如果出现了,那只能说两个都不是真爱!

    “她爱我?她不爱我!……她爱我?她不爱我!……哎!”一声叹息,萧逸真没想到,在历经十余年的时间,又跨越了不同的空间之后,面对着同一张面孔,自己会又一次品尝到了失恋的滋味,那滋味,真是恋无可恋啊!

    失恋之后干什么?自然是喝酒了!用酒精的麻醉来减轻心灵上的痛苦,这是很多失恋男人的最佳选择,萧逸也不例外!

    不过以他的酒量,想要喝醉,确实有点难度!

    军帐中,烈酒一坛一坛的码放在面前,挥手赶走所有的亲兵侍卫,萧逸周围一个人也没有留,没有那个男人愿意被别人看到自己软弱伤心的一面,尤其是身为一名铁血军人,更是要咬牙死撑,偷偷的哭泣---这是男人最后的尊严了!

    所有人都在猜测,自家的统领大人到底能喝几坛子酒才会醉倒,萧逸千杯不醉的威名在玄甲军中可是人人皆知的;一些比较油滑的士兵甚至已经开了盘口,就赌统领到底喝多少才会醉倒;至于萧逸想要醉酒的原因,一个女人,在这些厮杀汉的眼里,女人算个什么,只要统领大人需要,他们完全可以用手里的刀枪去把这个女人抢回来,哪怕是从皇宫里。

    结果,这群正在商议着如何攻入皇宫,又如何把女人抢出来,献给自家统领大人的士兵们,被大牛、马六二人的一顿鞭子给抽散了!

    对于萧逸现在的状态,他们两个也是爱莫能助,不敢问,也不能问,情感上的事情是世界上最难处理的事情,其难度并不在登天之下;好在,当你因为女人而伤心时,总会有你的兄弟前来安慰你,这就是兄弟的意义,兄弟与女人一样,都是男人的生命中不可或缺的。

    于是,‘白菜’被大家推举出来去安慰萧逸,理由嘛也很简单,在这座军营里只有‘白菜’是一点也不怕萧逸的,至于其他人,包括最亲近的大牛、马六,在内心里对萧逸也是充满了敬畏,那是用无数的人血浇灌出的畏惧感,根深蒂固,牢不可破!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偌大一个军营中,能在酒量上和萧逸拼个旗鼓相当的,也就是这位‘白菜’大爷了!

    打了个响鼻,‘白菜’大踏步的来到营帐里,用自己的大头摩擦着萧逸的肩膀,粗糙的舌头舔着那张小黑脸,眼中满是浓浓的关心之情,虽然它不会说话,但从眼睛里可以看出它的意思:“别怕,无论出了什么事,哪怕全世界都抛弃了你,兄弟我也会力挺你的!”

    抱着‘白菜’的大头,一人一马,四目相对,就像他们俩刚认识时一样,目光中看到的只有信任和依赖;萧逸开始诉说自己心里积压了许久的秘密,这些秘密在他心里藏的太久了,就从他前世上大学时说起,“那是一个美丽的秋天,无聊的他认识了一个有趣的女孩,并立刻惊为天人,然后……最后……结果……哭!”

    一边喝,一边说,‘白菜’无疑是一名很好的听众,除了不会说话,其他方面几乎完全可以把它当作一个人来看待;每喝完一坛子酒,萧逸就会把酒坛摔的粉碎,就像在摔碎自己的烦恼一样;当大帐外的众人听到了第四声碎裂的时候,一名侦察游骑兵突然从营外飞马跑了进来,滚鞍落马之后,二话不说,直接闯入了萧逸的大帐!

    “报统领大人得知,并州刺史丁原带精兵五千,入京勤王护驾来了!如今就屯驻在洛阳西门外,和扎营在南门洛水旁的董卓所部,形成了掎角之势!”看着地上碎成一地的酒坛子,虽然不知道统领大人此时到底有几分清醒,这名游骑兵还是非常尽职的汇报着军情!

    “并州刺史?……”

    “丁原?……”

    “咣当!”一声,萧逸手中的酒坛子打了个粉碎,作为一名射雕手,他的这双手轻易是绝不会抖动的,今日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刺激,很强烈的刺激;当然了,能刺激到他的可不是那个‘并州刺史’丁原,也不是他麾下的那五千并州精兵,而是另一个人,一个历史公认的无敌存在,三国时代的第一战神----人中吕布!

    “吕布,吕奉先,你终于来了!让我等你等的好辛苦啊!”轻轻的念叨着这个名字,萧逸的眼中涌出无边的战意,能与这个时代的战神一较高低,这是每一个热血男儿的梦想啊!

    现在,美梦成真了!

    战斗是治愈失恋最好的良药,反手拔出自己的‘血浪斩蛟’剑,萧逸大步走出营帐,刚才那些伤心、郁闷、失落的神色全都消失不见了,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那个集睿智与神勇于一身的‘鬼面萧郎’;“所有将士听令,从今日起,全营加强防范,人不离马,马不离鞍,武器都放在伸手就摸得到的地方,全力备战!”

    “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备战,防备的又是谁,但所有士兵都坚信一条,‘信萧郎,得永生!’

    “战神吕布,来到这个世界,遇到你,是我萧逸的大幸,却是你的大不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萧逸这次笑得格外灿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