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第129章 军中娱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无心’和尚走了,骑着一匹萧逸赠送的白马走了,至于为什么非要送他一匹白色的马,呵呵!看着萧逸那张阳光灿烂的笑脸,吓得小和尚问也不敢问,直接快马加鞭选择了立刻消失,这个带着笑脸的恶魔,他是永远也不想再看到了。

    但是很快,一条关于‘骑白马的不只是王子,还有无心!’的笑话就传遍了军营中,随后又迅速蔓延到了洛阳城里,日后随着玄甲军转战南北,这条笑话超越黄河,跨过长江,南达苗疆,北至大漠,几乎传遍所有人类足迹到达过的地方……,“笑话所到之处,即为大汉领土!”这也成了萧逸以后率领大军对外征战扩张的最好借口。

    这件事的后果就是,日后成为佛门大德高僧的‘无心’法师,向自己麾下的无数弟子立了两条规矩,‘第一:凡我佛门弟子一律不准骑乘白马!第二:永远不要接受萧姓人家的布施!’

    小和尚走了,同时带走的还有欢声笑语,军营里又恢复了那种苦闷无聊的生活,这让刚刚享受过欢笑的士兵们极其难受;得到了,再失去,才是最苦楚的,还不如从来就没有得到过;一时间,解决士兵们的精神娱乐问题就摆在了萧逸的面前。

    踢球也许是个不错的办法,但士兵们每天的训练度已经够大了,如果再进行强消耗体力的运动,恐怕会伤害他们的身体,而且萧逸要的并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士兵,而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战士;而下棋就是开发智慧的最好办法之一,当然了错综复杂、多达三百六十一个黑白子的围棋,并不适合这些大字都不识几个的士兵们,那对他们而言不是娱乐,而是折磨,适合他们的是象棋!三十二个子的中国象棋!

    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萧逸扛着一块软木,一张牛皮就进了自己的大帐,半天之后,分为红黑两色的三十二枚棋子,和画在牛皮上的棋盘就出现在众人面前;棋子简单好认,棋盘明白易行!

    拿起一枚黑色的小卒,用手轻轻的摩擦着那种木质感,闭上双眼,萧逸不禁又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第一次学象棋时的样子,那时自己刚刚六岁,坐在父亲雄壮如山般的怀里,三十二枚棋子在一双小胖手里乱飞,那时候,‘马是可以随便跳的,象是可以过河的,自己是可以撒娇的……’

    “跳马!”一声断喝,萧逸强行切断了自己的回忆,那些温馨的回忆只会让自己变得软弱,可要想在三国这个血腥黑暗的时代里活下去,他就必须变得冷酷、坚强;好好活着才是对亲人最大的思念!

    随着这声断喝,象棋时代开始了,简单易记的规则,变化无穷的招数,还有那像极了两军对战的模式,这一切都迅速受到了士兵们的欢迎;很多人甚至把下棋当成了排兵布阵的演练,希望由其中悟出一些兵法的精要,至于萧逸,更是被大家看成了神人,不是神人怎么能想出这样精妙的练兵之法呢?

    无奈之下,萧逸只好把制作象棋的功劳,安在了已经升天成仙的老道‘出尘子’身上,有了这个最好的背锅侠,萧逸这才从云端又落回了人间,被人神化的感觉可并不好的。

    一些有木匠功底的士兵开始日夜不停的制作象棋,每出来一副就会被人迅速的抢走,为了争夺一副象棋甚至出现了打架斗殴的事情,对此萧逸并没有强行阻止,军人之间,用拳头来说话再正常不过了,胜者为王,本就是天地间最真实的道理;于是那些暂时拿不到象棋的人,只好因陋就简,几块石子就是替代品,在地上再画上一幅棋盘,两个人就能杀上半天。

    “跳马、出车、马后炮、劣马驹……”,一时间,军营中处处响起激烈厮杀的声音,两人下棋,身边就会有一群人围观,看到高招,大家就拍手称赞,遇到臭棋,品德高雅的会观棋不语,那些性子急得则会指着鼻子骂娘;为了退一步棋,这些在沙场上不惧生死的汉子们甚至会争论上半天,叫的脸红脖子粗也不罢休;这就是下棋的乐趣,“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连那个整天躲在帐篷里玩低调的太守大人张扬都被惊动了,在看过一场棋局后,这位内心闷骚的老大人没发表任何意见,只是偷偷的让人给他的大帐里也送去一副最精美的象棋!

    于是乎,军营里的业余生活一下子丰富起来,所有人都有的玩,有的乐,只有一个人是例外,萧逸,他还是那么无聊,因为营地里根本就没人跟他下棋,而没人跟他下棋的原因也很简单,根本就没人下的过他!

    下棋必须有输有赢才有乐趣,如果两个人之间实力相当,难分上下,那才最有意思,没人愿意下只输不赢的棋局,那是纯粹的找虐;象棋是萧逸发明的(也许用盗窃更合适,盗窃历史),规则是萧逸创立的,萧逸就是象棋的鼻祖(盗版鼻祖),谁能下地过他才怪,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萧逸在象棋界是独孤求败了……

    无奈之下,萧逸只能自娱自乐了,不下棋,咱还可以去摔跤嘛!当然了,军营里也是没人和萧逸摔跤的,原因也是摔不过,就是最为强壮的,一向以力量著称的大牛,也不是萧逸的对手,经常被摔的鼻青脸肿,就更别提其他人了;好在军营里还有一位特殊的存在,可以在力量上和萧逸一较高低,那就是---千里墨烟驹,‘白菜’大爷!

    一块空地上,画着一个大大的圆圈,圆圈里面萧逸身穿短裤,脚踏战靴,上身则赤膊着,满头的黑发成马尾状束缚在后边,随风飘逸,一双鹰隼般的眼睛紧紧盯着对手,身体半蹲,臂膊上青筋突起,显然已经运起来全部的力量;另一边,‘白菜’低着头,马鬃根根竖起,就像一面大旗一样在脖颈上飘扬,前蹄则不时地刨着地,时刻准备发起进攻!

    人马较力,这是萧逸和‘白菜’经常玩的游戏之一,以前‘白菜’小的时候,总是萧逸欺负它,至于现在嘛!呵呵,报仇的机会来了!

    四蹄猛然发力,‘白菜’突然向前猛冲,就像一头黑色的猛兽般,带起无数风沙,势不可挡,另一边萧逸严阵以待,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两者迅速接近,就在即将碰到的一刹那,‘白菜’突然嘶鸣一声,仿佛龙吟虎啸一般,随即马首一扬,后蹄用力,竟然凭空飞跃起来,此时的它不再像一匹黑马,反而像是一条穿越长空的黑龙!

    “嗨!……”一声狂吼,萧逸脚下生钉,牢牢抓住地面,一双铁壁则勒住了‘白菜’的脖子,势有千钧的马身竟然被他的神力生生给勒停了下来;六条腿都用劲的蹬住大地,一人一马开始拼命的较力,青筋绷起,头顶冒出阵阵的热气,汗水顺着马身和脊背小溪般的淌下,谁也奈何不了谁,时间在这一颗仿佛都停止了!

    两强相遇,必有高低,僵持了半柱香的时间后,到底是‘白菜’占了上风,汗血宝马的血脉确实神骏,四蹄踏动,萧逸的身体终于被它顶的向后缓缓滑动,那双牛皮战靴下边竟然生生滑出了两行黑印,还冒出丝丝的热气,可见用力摩擦之大。

    见到‘白菜’占了上风,围观的将士们顿时响起一片的喝彩声,“白菜大爷加油!白菜大爷神勇!……白菜你是最棒的!……打败统领,弟兄们请你喝酒!”

    一声龙吟,在美酒的诱惑下,‘白菜’大发神威,马首高扬,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四蹄奋力向前,终于把萧逸顶出了圈子,迎来无数的欢呼声,士兵们一拥而上,擦汗的擦汗,上酒的上酒,围着‘白菜’不住的献着殷勤,就像对待一位英雄一般,至于已经累的躺在地上的失败者萧逸,则无人理睬……

    小太监‘花心’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地上躺着的是萧逸,受到英雄般欢迎的却是一匹马,常年生活在皇宫里的他实在是无法明白战士与战马之间那种感情;战士珍爱战马,就像珍爱自己的眼珠子,可同生,同共死!

    “小的花心,见过统领大人!”花心是来送礼的,或者说是来送奖赏的,这次北邙救驾,萧逸的功劳最大,可皇帝回宫之后,大批的人都受到了封赏,甚至是一些不相干的人也分了一杯羹,可唯独救驾的大功臣萧逸,却一点赏赐也没有,官职没升,金银没有,连句安慰的话语也没有,有的只是遗忘和冷漠!

    好在,皇帝忘了,公主却没忘,这才差遣自己的心腹宦官,也是此时大汉皇宫里最后一个宦官‘花心’,前来慰劳萧逸,并送上了礼物,一只用锦丝帕包裹的镯子,玉镯,上面赫然雕刻着一只彩凤,双翅伸展,雕工精湛,与萧逸之前得到的那只龙纹玉镯是为一对!

    “大人神勇无双,又忠心汉室,公主殿下甚为欣慰,因为朝中如今纷乱不堪,所以一直未能颁下赏赐,怕冷了勇士之心,所以特令小的前来送上微博礼物,以感谢统领大人护驾之功!”看了看萧逸那张俊秀的小黑脸,‘花心’小太监实在是无法把他,和那个带着‘蚩尤鬼面’的悍将联系在一起,疑惑归疑惑,还是满脸真诚的继续说道:“公主殿下还说,她是喜欢真勇士的!”说完还冲萧逸眨了眨眼睛,一副‘你懂得’的意思!

    看着玉镯上栓着的一只小铃铛,萧逸脸上没有丝毫喜色,反而陷入了沉思,这应该不是随意栓的吧,龙镯给了救她性命的小道士,风镯则给了护驾有功的萧统领,虽然两个人都是自己,可萧逸却一点也不高兴,感觉自己的心也同样被分成了两半似的,“这是在对自己使美人计啊!……”

    “哎!不光是美人计,还有手段和谋略!”摸了摸上面的小铃铛,萧逸脸色阴沉的可怕,就像又一次失恋了一样!

    “这不是他喜欢的海燕,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