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6.第126章 勇敢的小男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摸了摸头顶上断掉的雉鸡翎,又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飞虎帅旗,董卓的目光从小皇帝坐的宫车上转移到了萧逸身上,饿虎般的眼睛中丝毫没有愤怒,反而透露出阵阵的欣赏之色,那是看到了同类的感觉!

    凡是三军统帅,都有‘爱将癖’,越是名帅越是如此,对那些勇冠三军的猛将爱如珍宝;如果说一名统帅是军队的大脑,负责发布命令,那么将领就是四肢,用来具体的执行命令,试问谁不希望自己拥有强壮而又灵活的四肢呢!

    “臣,西凉刺史,董卓,参见陛下!微臣甲胄在身,不能施以全礼,还望陛下恕罪!”董卓到底还是止住了脚步,在马背上微微欠了下身,算是行了一礼;董卓之所以会略加收敛锋芒,一是萧逸的这一箭确实是神乎其技,百步外射断头盔上的雉鸡翎,一百二十步外射断旗杆上的绳索,能做出其中任何一项都可谓是神箭手,而萧逸却是一箭双雕,威慑力十足,不由得他不心生惧意;另外就是这一箭还给了董卓另一种暗示,有如此神勇的将领在,朝廷之中看来并非无人啊!

    但要想让董卓彻底的臣服,那可是千难万难了,身后那七千西凉铁骑就是他骄傲的资本;这支人马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而且屡经战阵,常年的与羌人部落厮杀,作战能力极强,对董卓也是忠诚无比,在这些西凉兵的眼里可没有什么皇帝、王爷、朝廷之类的东西,他们在心里认可的只有董卓一个人,只要军令一下,他们就能一拥而上,把那辆宫车和里面的主人一起剁的粉碎。

    说白了,董卓统兵的方式和萧逸训练玄甲军是一样的,只认统帅,不认皇帝!

    董卓的坐骑不进不退,小皇帝的车驾也就只能停在那里,场中一时间出现了僵持的局面;群臣虽然个个怒火中烧,却是敢怒不敢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这些所谓的朝廷重臣也是毫无办法,血淋林的现实再一次告诉他们,一直期待的士族门阀时代并没有来临,到来的是‘血与铁’的时代!

    此时此刻,萧逸也没什么好办法了,聪明智慧也应付不了必杀的局面,反手又抽出一支三棱透甲锥,萧逸开始做最坏的打算;如果一会真的要兵戎相见,那么他就第一时间射杀掉董卓,然后二话不说,趁着混乱的局面,带上海燕公主直接破阵逃跑,凭着‘白菜’的神速,再加上自己的骁勇,萧逸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把‘老婆大人’救出去,至于剩下的那些人嘛,只能自求多福了!

    摸了摸‘白菜’的头顶,正在萧逸准备拼死一搏时,局面再次发生了逆转,另一支骑兵部队以飞一般的速度从后方席卷而来,大军成雁翅形排开,当中涌出一名官员,黑袍束带,手握宝剑,正是上党太守张杨;这位后知后觉的老大人,在得知北邙山发生的事情后,犹豫了再犹豫,思考了再思考,经过了长达一夜时间的反复盘算,终于做出了前来护驾的决定,这种遇事时的决断力,已经不是‘见事迟’,而是‘事后迟’了,好在这位张大人虽然错过了开头,却赶上了结尾。

    “陛下,陛下在哪里,您最忠诚的臣子张扬前来救驾了,但有微臣三寸气在,任何人也休想伤害陛下分毫!”到底是官场上的老手,这表演的功夫绝对是一流的,张扬飞奔到宫车近前,身子一歪,十分夸张的栽落马下,然后膝行几步,一把抓住宫车的车辕,叩首不止,哭的是感天动地,把一名大汉忠臣的形象表演的淋漓尽致!

    虽然觉得张扬的表演过于夸张了,但不管怎么说这位老大人到底是把玄甲铁骑带来了,有兵在手,萧逸的心这才算彻底的镇定下来,‘将是兵的胆,兵是将的威!’有了玄甲铁骑在,萧逸才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战力,否则他就是再神勇无比,也只是一勇之夫,反过来也是同样,有萧逸在,玄甲铁骑才算有了灵魂!

    高举凤翅镏金镗,萧逸在第一时间就接掌了军队的指挥权,底下的士兵也都知道谁才是自己真正的长官;按照萧逸的指挥,三千玄甲铁骑在宫车周围团团环绕,布成一个防御性的大阵,保护的密不透风,萧逸策马来到了阵前,看着对面的西凉兵,三千对七千,虽然在数量上还是处于劣势,但至少有了自保之力不是;更何况战争从来就不是靠数量就能决定胜负的。

    “大胆董卓,还不上前面圣!……再敢如此无礼,休怪吾等手下无情!……别拉着我,今天我非斩了此獠不可!”有了大军护身,那些刚才还战战兢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大臣们,立刻来了精神,一个个表现的义愤填膺,变得像一群鹌鹑般的好斗,纷纷大声斥责董卓,以此来表现自己不畏强暴的气节!

    “臣,董卓,参拜圣驾!”看到眼前的形式,即使强悍如董卓也不得不暂时选择了妥协,他虽然残暴,但并不弱智,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还是知道的,翻身下马,董卓单腿跪拜在地,口称万岁,虽然单膝跪地显示出他内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但跪了就是跪了;随着他的举动,身后的那七千西凉骑兵也一个个收刀入鞘,滚鞍下马,齐齐地跪拜在地,高呼万岁之声震耳欲聋;见到这一幕,朝中群臣们心中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感谢苍天,还是有人能震慑住这个跋扈将军的。

    雷霆雨露具是君恩!自古以来降伏桀骜不驯将领的办法都是‘先立威,再施恩!’萧逸清楚的知道,自己负责震慑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剩下该是小皇帝的表演时间了,也只有皇家人才能出面安抚臣子,于是乎,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宫车上,期待着小皇帝也能有一出精彩的表演!

    可以说,如果小皇帝刘辩此时能展示出一代雄主的风范,那么未尝不可能震慑住这头西凉来的猛虎,如此,也就不会有日后发生的一切了,那真是汉室幸甚!天下幸甚!可惜,历史不能假设,小皇帝刘辩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年,皇冠的重量丝毫没有增加他的智慧和胆识,也许做个农夫倒是绰绰有余,至于做个皇帝嘛!那就只能是呵呵了!……

    “哇!哇!……”在万千目光的注视下,这位年仅十二岁的少年天子吓得痛哭起来,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思想范围,恐惧完全笼罩了他那颗尚未成熟的内心,小皇帝崩溃了;无论海燕公主如何安慰、鼓励,可他还是痛哭不止,历史就是这样,当大汉王朝需要一头狮子领导时,坐在皇位上的却是一只虱子!

    万般无奈,海燕公主只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另一个弟弟,陈留王刘协,现在的情况,刘家必须有一个男人站出来主事,否则何以证明自己家族是这天下的共主;虽然刘协只是个七岁的幼童,但他也是个男人!

    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与怯弱的小皇帝刘辩相比,年方七岁的刘协无疑要聪慧的多,也勇敢的多。

    颤抖的站在宫车前端,七岁的刘协用自己弱小的身躯面对着平原上的千军万马,虽然害怕的要命,但牵着姐姐的手给了他无边的勇气,一个小男孩,只要在心中有了依靠,就会变成一个勇敢的男人。

    “董爱卿远来护驾,一路辛苦了,陛下与本王都甚感安慰,稍后必有重赏,我大汉终究还是有忠心之臣的!”清脆的童音传遍了北邙山野,也传遍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陈留王刘协的这一番话可谓字字如刀,先是安抚了董卓一番,把眼前的事情定性为护驾,保全了双方的脸面,而后在话中又暗暗指出,‘你小子最好别闹事,我大汉还是有忠臣的。’

    “谢陛下!谢王爷!微臣一心为国,不求封赏!”看着傲立在宫车上的陈留王,又看了看躲在车内大声哭泣的小皇帝刘辩,董卓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看来是心有所思!

    “奉驾还宫!”小手一挥,刘协此时真有了一丝君临天下的风范!

    “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震天的欢呼声响起,群臣开始簇拥着车驾还宫,至于欢呼声到底是给小皇帝的,还是给陈留王刘协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甚至于许多知道内幕的老臣都偷偷记起了,当初汉灵帝可是倾心于传位给幼子的,只不过后来……,真是可惜呀……,否则我大汉势必又出一位英主!

    车驾在前,萧逸和董卓各领兵马分列在两旁,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双方的警惕性丝毫没有放下,士兵们的手都放在了刀鞘上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知将军尊姓大名,董卓今日得见将军虎威,真是三生有幸啊!”两军并行,董卓反而首先向官职比他低的多的萧逸打起了招呼,而且言语之间十分的客气;刚才玄甲军布阵的时候他看的清楚,虽然名义上太守张杨是这支军队的主帅,但凭借着多年战阵厮杀的眼光他看得出,这个戴着恐怖面具的少年人才是真正的灵魂人物;就凭这一点,也值得他折节下交。

    “渔阳萧逸!”虽然处在对立面,但这并不妨碍一个男人尊敬自己的敌人,尤其还是一名劲敌;所以萧逸也在马上抱拳行了一礼,但手中的凤翅镏金镗却没有放下,对这种祸国殃民的枭雄,尊敬归尊敬,但早晚只有一个字---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