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第125章 董卓!下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皇帝找到了!”随着这样一条信息的到来,整个北邙山区都沸腾了起来,群臣叩拜苍天的有之,叩谢列祖列宗的有之,漫天的乌云终于散了!

    司徒王允首先带着一伙人慌忙地跑来接驾,等到君臣相见,难免又是一场痛哭,一时间哭声震天,尤其是那些在昨夜的混乱中受了伤的大臣,更是拼了命的向前挤,把受伤的地方举得高高的,生怕皇帝不知道自己的救驾之功,至于真正的救驾功臣萧逸,反倒被这些人给挤到后边去了。

    “萧郎辛苦了!”最后还是司徒王允走过来,深深一躬,行了一礼,所有的感激之言都汇成了这简单的五个字,这位汉室的忠心老臣,一夜之间原本满头的黑发都变成了花白色,神色也是憔悴无比,可见其内心之煎熬!

    “身为大汉臣子,护驾勤王乃是本分,当不得老大人如此重礼!”对于忠臣,萧逸一向是很尊重的,无论事情成败与否,至少在道义上这位汉室老臣站在了制高点上,这就是人格的魅力。

    国不可一日无君,哭泣一番后,众臣立刻簇拥着圣驾回京,洛阳城里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不管怎么说,这场****终于算是过去了。

    人马行到半路,袁绍、袁术兄弟也赶了过来,这二位都是一身的血污,甲胄上布满了伤痕,看来昨天夜里也是经历了一场厮杀的,甚至很有可能是他们兄弟之间暗地里在互相下黑手,为了争夺袁氏一族的领导权,这两个人可是狠的下心,也下得去手的。

    不过总体来说,以袁氏为首的士族门阀们此时还是非常高兴地,众所周知,大汉王朝三根支柱,士族,外戚,宦官,如今经过这次血腥的政变,宦官集团已经是被彻底铲除,外戚集团同样是元气大伤,何进、何苗兄弟丧命,剩下何太后一个女流之辈独木难支,等于三根支柱倒了两根,那剩下那根就成了顶梁柱了,只要一想到日后朝廷之中士族一家独大,所有利益皆可独吞独占,这些士族门阀们心里就全都乐开了花,好日子,就在眼前啊!

    对于这一切,一直在车驾旁默默守护的萧逸是看在眼里,鄙视在心里,“都是一群鼠目寸光之辈,如果大汉王朝如日中天的时候,那这些士族门阀的打算没有错,确实可以独享最大的利益,可现如今国势衰微,地方上黄巾余孽蠢蠢欲动,各地州牧拥兵观望,经过这次的兵变,原本就虚弱无比的朝廷更是彻底丧失了对地方的控制力,尤其是这场血腥屠杀,给那些掌握兵权的武将门树立了榜样,日后,这天下说了算的该是那些手握杀人剑的将军们了!”

    大队人马正在行进间,眼尖的人突然发现在西边出现了一条黑线,而且这条黑线正在迅速的向前移动着,不断的变大,变粗,随后就传来了‘轰轰’的声音,整片大地仿佛都被踩踏的颤抖起来;等到靠近了人们才看清楚,原来是一支军队,一支清一色的骑兵军队,强壮的西凉战马一字排开,宽达数里,上面端坐着彪悍魁梧的战士,个个全副的甲胄,神情冷漠,手中的兵刃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寒光,随着行军的鼓点声,整齐划一的前进,从这种铁血的气势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支精良的骑兵军队,而且还上过战场,见过血!

    大队骑兵的正中间,一匹枣红色神驹上,端坐一员大将,金盔金甲,体型肥胖,满脸的虬髯遍洒胸前,脸上饱含刀霜之色,尤其是那双眼睛,那就不是一双人世间该有的眼睛,‘冷酷,无情,杀戮,残暴,阴险,狡诈……’几乎人类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可以在里面找到;身后一名小校高举着一面黑底白边、五尺见方的飞虎帅旗,上面一个斗大的血红色‘董’字迎风飘摆,好不威风!

    “董卓!……是西凉刺史董卓,他带兵进京了!……这么多的兵马,只怕来者不善啊!”终于反应过来的群臣们立刻窃窃私语起来,惊诧者有之,疑虑者有之,但更多的却是恐惧,大兵压城,所为何来?

    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袁绍,大家都知道,就是这位爷给何进出谋划策把董卓请来的,如今‘神’是请来了,到底该怎么拜呢?另外,还送的走吗?

    看着群臣疑虑的目光,袁绍得意极了,在他想来自己请来的兵马能不听自己的号令吗?如今自己内有勤王之功,外有西凉兵马遥相呼应,再加上四世三公的显赫背景,试问这天下英雄,舍我其谁?权倾天下也只在眼前了!

    先自我陶醉了一番,然后袁绍挺挺胸膛,拍马越众而出,大呼道:“来者可是西凉刺史董卓,在下袁绍,袁本初!”

    连呼三遍,骑兵阵中一丝反应也没有,人马依旧向前逼近,转瞬已经来到二百步的距离,强大的压力让群臣个个冷汗直流,站在最前面的袁绍此时更是面无人色,从对方无礼的反应中告诉他一件事,这支兵马,不是他所能控制的,而一把不听话的刀,又特别的锋利,那是会杀人的!

    连袁绍都无法制止对方的兵马逼近,那还有何人可制?一阵骚动后,群臣的目光最后都投向了宫车上的小皇帝,如今只有依靠天子的神威来制服这头西凉猛虎了。

    宫车之上,坐着皇室姐弟三人,小皇帝刘辩本来就生性懦弱,又从小长于深宫,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先前的一场****就早已经把他吓破了胆,如今看到数千铁骑风卷残云般逼近,早已是吓得面如死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至于陈留王刘协,虽然聪明伶俐,但今年也只有7岁,年纪尚幼,此时也是吓得躲到了姐姐的身后,一双小手紧紧抓住姐姐的衣襟,就像一头受到惊吓后拼命寻求保护的幼兽,满是惊恐的神色;算来算去,如今能代表皇家威严的就只剩下一个公主殿下了。

    偌大的大汉帝国,高贵至极的皇室,最后竟然要靠一个女人来撑起门面,也真是一种悲哀!

    “大胆董卓,你来护驾?你来劫驾?”伸手拔出自己的那把金柄小弯刀,海燕公主挺身站起,傲立在宫车之上,一双杏眼圆睁,面色阴沉如水,在微风的吹拂下,满头的秀发披散飞舞,倒是颇有几分英武之气。

    大旗之下,董卓此时可是踌躇满志,虽然身在外镇,可洛阳城里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李儒所献的上书激化矛盾的计策已成,‘十常侍’和大将军何进果然自相残杀起来,而且还是同归于尽,这个结果简直太让他满意了,也省了他许多手脚,如今皇帝尚且年幼,群臣又大都是无用之辈;掐指算来在洛阳城里再也无人可以制约于他,大展身手的机会来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满朝文武大员都几乎屈服于自己的兵威之下时,却有一位妙龄的公主敢出面大声呵斥自己,真是羞煞无数男儿啊!“微臣董卓,听闻洛阳城中有变,特来领兵护驾,别无他意!”

    “即来护驾,天子车驾在此,还不下马参拜!”手握弯刀,海燕公主此时也是满手的汗水,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骑兵,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可事到如今,老刘家必须的有一个人出来主事不可,而身为大汉公主,她也必须守护皇室的尊严!!

    120步外,抬手止住的大队人马的步伐,董卓脸上也出现了犹豫之色,毕竟大汉王朝四百年的余威尚在,这种用时间积累起来的威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磨灭的,可现在就让他下马跪拜,又有些不甘心,真是进退两难那啊,所以董卓止住了大队人马,自己独自一人催马向前,想用这种方式来试探一下朝廷的底线,到底是余威犹在?还是外强中干?

    “哒!哒!哒!……”董卓战马的啼声就像是一道道的滚雷,击打在众人的心头上,群臣无不瑟瑟发抖,一些胆小怯懦的此时已经摔落马下,跪倒在地,不敢仰视,在真正的兵威面前,这些门阀士族就是个渣!

    女人就是表现的再勇敢,她也还是个女人,内心依旧脆弱,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要依靠男人的;海燕公主也不列外,面对强大的压力,她也开始寻找自己的依靠了,于是乎一双泪眼汪汪的目光就投向了车驾旁的萧逸,这个戴着鬼面的少年,总是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女人最厉害的武器就是眼泪,面对这样的武器,就是心如铁石的萧逸也不能免俗,尤其是那双眸子中的泪花让他想起了许多的往事……,一咬牙,一拍大腿,豁出去了……;萧逸催马来到阵前,董卓恐吓这些大臣、吓唬小皇帝他都可以不管,可要想欺负他未来的‘老婆大人’那是万万不行的!

    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绝影宝雕弓在手,萧逸伸手摸向了自己的箭囊,一支三棱透甲锥刚抽出一半,又不禁犹豫起来,这个距离上,凭他的本领,一箭射杀董卓不是什么难事,可杀完之后呢?看着那排列整齐的西凉铁骑,再看看自己身边这些面无人色的朝廷大臣,还有站在宫车上,勉力坚持的海燕公主,萧逸可没有把握保她们的周全啊!

    男人,一个人什么也不怕,可一旦有了牵挂,那就麻烦了,什么是撤肘,什么是顾忌,什么是男人的不得已?这些只有男人自己知道。

    无奈的放回三棱透甲锥,萧逸反手抽出一支燕尾箭,箭如其名,两片如燕尾形的分叉箭头可是切割绳索的利器,猿臂伸展,宝雕弓弯如满月,随着弓弦一响,一道黑影疾速无比的直奔董卓面门而去,看到这一幕,文武百官们惊恐的齐齐‘啊!’了一声,对面的西凉铁骑兵们也是一阵骚动,一时间,无数人的目光全聚拢在了那射出的一箭上……

    在万众瞩目中,燕尾箭像一道黑色的闪电般从董卓的头顶擦过,正好射断了头盔上的雉鸡翎,而后速度不减,又继续向西凉军大阵飞去,随着‘吧嗒!’一声,正中120步外的那面‘董’字大旗上,旗杆上那根细如小指的绳索被燕尾箭的箭刃一下射断,没了绳索的牵制,黑底白边的飞虎帅旗一下子飘落地下,顿时间全军震动……

    “董卓!下马!”单手执弓,萧逸一声狂吼!虽然只有区区四个字,但却透人心魂,面对武力的威胁,要想立威,所能依靠的只能是更加强大的武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