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第123章 哥也是个好人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亮了,罪恶就会隐藏起来!

    黎明时分,阳光再次普照在这片大地上,北邙山中终于逐渐平静了下来,一夜的混战,出逃的宦官们固然被斩杀殆尽,可这些前来勤王护驾的士族们同样的伤痕累累,至于这些伤到底是怎么来的,呵呵!大家心知肚明,尽在不言中了!

    在司徒王允、太尉杨彪等几名元老重臣的组织下,众人开始分头寻找小皇帝和陈留王兄弟二人的下落,一时间侦骑四出,到处都是呼喊的声音,北邙山中的每一片土地,每一块草滩,每一条河流,都被人来回的反复梳理起来,可寻找了半天,依旧不见任何踪影。

    随着时间的推移,众臣也是越来越焦急,一些对大汉王朝死忠的大臣甚至已经开始嚎啕大哭了,毕竟昨夜那种混乱的场面,对两个未经世事的小孩子而言,遇到危险的几率实在是太大了,奔驰的快马,乱飞的冷箭,一条湍急的小河,甚至是一只出来觅食的野兽,都有可能结果了这对小兄弟的性命。

    在富贵面前,人与人可能有等级上的差异,但在危险面前,却是人人平等,童叟无欺,老天还是公平的!

    …………………………………………………………………………………………

    正当文武百官们在拼命四处搜寻时,萧逸一行人马却来到了一处宅院前,昨夜那种情况过于危险,萧逸自己一人自然不惧,只要‘凤翅镏金镗’在手,就是万马千军他也敢闯一闯,但万一伤到了海燕公主怎么办?毕竟刀枪无眼啊!

    所以萧逸果断的选择了向北邙山的边缘地区移动,一则洛阳城里的局势还没有平稳下来,贸然的回去恐怕会有危险,再一则,萧逸还有点小私心,好不容易见到了自己心仪的人,多点时间相处,培养一下感情多好呀!要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得多多见面才能擦出爱情的火花不是!

    一夜的奔波,人马都已疲惫,萧逸和手下的士兵们固然坚持的住,可海燕公主和侍女玲玲却不行了,仓促的出逃,又在冰冷的草丛里趴了半天,加上又饿又吓,两个娇娇女此时已经是面色苍白,摇摇欲坠了;恰巧在这里碰到个宅子,于是萧逸打算进去休整一番,要些吃食,坐等局势平稳下来后再做打算。

    “敲门!”萧逸一摆手,让手下士兵前去敲门,同时也开始打量起这处宅子来,宽大的院落足足占地数亩,里面房屋林立,错落有致,但规格却不高,显得富足有余,而贵气不足;大门外也没有镇宅的石兽,而是在门口两旁栽植了两排柳树,生长的郁郁葱葱,上面还搭有许多的喜鹊窝,但不知为何却一只鸟也没有见到,可能是受到什么惊吓都飞走了吧!

    从种种迹象上来看,这里应该是一个民间地主的宅子,而且家境还很殷实,所以才会显出这样的格局!

    不知是什么原因,敲了半响才有一名青衣小帽的家丁前来开门,二十几岁的家丁长得很是清秀,只是在那种清秀中好似还包含了一种妖异的脂粉气,缺了男人的阳刚之美;见到门口的车马和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家丁先是一愣,随即露出慌张的表情,无论谁开门突然见到一队手执兵刃的士兵,都会是这幅表情,所以大家并没有产生什么怀疑。

    等到知道众人的来意后,青衣家丁脸上先是露出了拒绝之意,但在不经意间看到公主所乘坐的车马,还有负责驾车的‘花心’小太监后,却又犹豫了起来,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似乎在反复斟酌着什么;“请诸位大人稍后,请容小的启禀我家主子得知,再回复各位!”

    “咣当!”一声,黑漆大门再次关起,对此众人到并没产生什么疑义,任谁看到数十名全副武装的人马突然来到自家门口,都会小心谨慎一点的,毕竟,这个年月,防人之心不可无呀!

    果然,片刻之后,那个青衣家丁又打开了大门,满面笑容地恭请众人进去。

    众人立刻下马,鱼贯而入,海燕公主也在侍女玲玲的搀扶下从马车上下来,向大门走去,当二人走到大门口时,那名青衣家丁突然上前半步,膝盖一弯,好像要行大礼的样子,但刚一举动就立刻收了回去,同时把头放的更低了,神色也略有些慌张,而这一幕恰好被时刻关注着公主的萧逸看到了……

    清晨的空气很是新鲜,萧逸提鼻子闻了闻,果然,水润的空气直入肺腑,其中还夹杂了一丝让人兴奋的味道,让人久久回味,伸手安抚了一下同样有些躁动的‘白菜’,微微一笑,萧逸伸手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部位,结果入手的却是那张冰冷的‘蚩尤鬼面’。

    “小哥辛苦了,不知为何不见你家主人啊!”

    “哦!大人容禀,我家主人外出未归,只有主母在家,因此不便相见!”,青衣家丁回答的很得体,在这个年代,家主不在家时,女眷们确实不适合与陌生男人见面,“另外,小人已经通知后厨杀猪宰羊,预备酒食,款待大人一行!”

    “呵呵!如此有劳了!都说善鸟不落是非之地,难怪门口这些大柳树上有这么多的喜鹊窝,果然是积善人家啊!”萧逸

    伸手指了指树上密密麻麻的鸟窝,果然,顺着他的手势,青衣家丁也很自然的抬头观看,露出了他平坦的咽喉,上面皮肤极其细嫩,就是一般的女子恐怕也比不上。

    “他没有喉结!”看到这一幕,萧逸的心中已然明了,继续说笑的同时,仿佛不经意的用手摸向身后披散的长发,并偷偷向自己手下的士兵们打了个手势,一个只有玄甲军内部人才看得懂的手势!

    众人继续向院内走去,但队形却悄然发生了变化,萧逸陪着青衣家丁走在了最前面,身后的士兵呈雁翅排开,自然而然的把海燕公主三人给放到了居中的位置;公主本就是聪慧之人,立刻感觉到了周围的一丝变化,偷偷看了此时依旧谈笑风生的萧逸一眼,然后悄悄拉住了身边侍女玲玲和小太监‘花心’的衣袖,步伐也放慢了许多。

    这座宅子因为占地巨大,所以分为了很多的院落,大门之内就是二门,在门口有几名同样是青衣小帽的家丁在哪恭迎,只不过看他们的衣服似乎都不大合身,而且有些细微的地方还有破损的痕迹。

    而二门之内,却是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仿佛是另一个天地一般!

    一边走,一边闲聊,萧逸的语气非常和煦,就像六月的阳光一样,让人很容易丧失警惕性,聊着聊着,萧逸突然问道:“不知道小哥平时在那个宫殿里当差啊!”

    “哦!小的平日里都在南宫……嘎!”猛然停住脚步,青衣家丁用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萧逸,可惜,除了一张恐怖的‘蚩尤鬼面’和一双黑洞般吞噬万物般的目光外,他看不到镔铁面具后任何表情!

    “他们是宦官余孽,全都宰了!”一声大吼,萧逸奇快无比的拔出斩蛟剑,毫不犹豫,一剑斩下,锋利的剑锋划过对方颈部的动脉,顿时鲜血飞溅,对手应声而到!

    一声令下!那些平时里早已对萧逸唯命是从的玄甲军士兵们,立刻抽出刀剑,大力砍杀,顷刻间那几名穿着家丁衣裳的宦官都被斩杀在地,随后众人结成阵势并力向后院冲去,几名弓箭手则立刻占领屋顶制高点,用弓箭一一射杀那些企图外逃的人……

    厮杀声,惨叫声,以及惊恐的哀嚎声,立刻从院子里传了出来……

    那个倒在地上的青衣家丁,此时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开始四肢抽搐了,生命力正在飞速的离他而去,但那双尚有余晖的眼睛中却充满了疑问,他不明白,自己表演的可谓是天衣无缝,为什么会被看出破绽呢?

    蹲下身,萧逸决定满足他这个最后的疑问,‘先杀人,再回答问题’,这是萧逸的习惯,就像很多电影里演的那样,所有的反面角色都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在最后关头占据上风的时候总喜欢说上几句废话,结果往往被人抓住机会,来个惊天大逆转,最后被正义的一方所打败!

    在内心深处,萧逸就从来没给自己定位为好人,因为他遇到的是一个乱世,是一个杀伐的世界,‘你不杀人,人就杀你!’所以他要把‘先杀人,再回答问题’这个良好的习惯保持下去,对着尸体讲话才最让人安心,无论你想说多久都没问题,至于对方是否能听的到,那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了!

    “说实话,你演的确实挺像!”萧逸先是伸出大拇指夸赞了一句,人家都要死了,出于心里安慰也该夸赞几句,更何况人家的演技确实不错,至少比后世那些靠露‘事业线’火起来的三流明星强多了,这位可是绝对的实力派!

    “不过吗,我这个人有个小嗜好,一闻到人血就会莫名的兴奋,刚才站在门口我就小小的兴奋了一下,估计这宅子里原来的主人都被你们杀光了吧?可惜,你们忘了用沙土把血迹全都盖住,血腥味太浓了,所以我就暗暗加上了小心!”说道这里,萧逸有些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是个嗜血的恶魔,可那种血液里散发出的‘芳香’,着实让他迷醉!

    再者,你应该是在宫里当差当的太久了,看到公主殿下过来,习惯性的就想下跪行礼;嗯!你是个好奴才,可这不是个好习惯,简直就是职业病了!再加上你这面白无须,又没有喉结的特征,如果再猜不出你的真实身份,那我这双眼睛可就真是白长了!忘了告诉你,我可是射雕手哦!”

    “好了,你安息吧!你的那些同伴很快就会下去陪你的!”说着萧逸悲天悯人的伸手抹平了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管杀又管埋,哥也是个好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