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第122章 宦官末路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逸新郎官的感觉还没享受多久,就遇到了麻烦,短短的几里路程,他就挥剑冲杀了三次,还躲过四支暗处射来的冷箭;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此时的北邙山一带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宦官挟持小皇帝和陈留王出逃,洛阳城中百官震惊,纷纷带着家将、奴仆前来救驾,可惜,圣驾还没找到,自己人之间反而先打了起来。

    东汉王朝发展到今天,内部早已是矛盾重重,不但宦官、外戚、士族之间屡屡发生兵戎相见的事情,就是各个集团内部也同样的纷争不断,平时看起来是一致对外,可为了争夺利益分配,自己人在背后打闷棍、捅刀子的事情也不在少数。平时因为局势还算稳定,虽然大家都有动刀子的心,可在表面上还是笑脸迎人,顶多是在背后使绊子,都还守着最后的底线;可现在不同了,大将军何进被杀,将军府的兵马和宦官发生火拼,一把大火烧了皇城,洛阳的局面混乱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于是乎,那些平时潜伏在阴暗处的东西就浮出来了。

    混乱是滋生罪恶最大的温床,此言真是一点没错!

    北邙山中,一开始是宦官们跑在最前面,后面是大将军府的人马在追杀,再后面是那些前来护驾的文武百官们,三个波次非常分明,可因为山中的地形复杂,雨水过后道路又泥泞不堪,再加上夜黑风高,追着追着,三股人就彻底混在了一起,有的原本是追人的结果反而跑到了最前面成了领跑的,有的人相伴跑了半天才发现互相之间原来是敌人,还有一些方向感弱的,直接就跑丢了方向,一头向深山里扎了过去……

    追逐,厮杀,一开始还是大将军一系的兵马在追杀逃窜的宦官,可三股人马混在一起后,就分不清到底是谁在追杀谁了,反正现在局面混乱,谁也不知道谁在哪?谁在干什么?死了也是白死,更何况这北邙山本来就是埋死人的地方,天时、地利、人和,这下全齐了;如此难得的背后下黑手的机会,又岂能错过!

    于是,那些平日里有仇的,祖上三代有怨的,官场上有纠纷的,私下里有嫉妒心的,各种矛盾这时候统统爆发了出来,只要看到不顺眼的家伙,趁着夜色黑暗,专业点的还在脸上蒙块黑布,遮遮羞,图省事的干脆就地抓把淤泥往脸上一抹,然后二话不说,冲上去挥刀就砍……,有了第一个出手的,紧接着就有第二个,最后整个北邙山都变成了一片暗杀、私斗的战场。

    人性丑恶的一面彻底爆发了,暗箭、冷刀,层出不穷,刚才还是并肩说笑的好兄弟,下一刻就白刃相向,杀完人,把脸一抹,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又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互相残杀的人里面,又以同一个家族中的人居多,有很多还是亲兄弟,为了争夺利益,手足相残也是平常!

    面对这样的局面,萧逸并不害怕的,凭他的武艺,手中凤翅镏金镗所过之处,没有一合之将,凡是不长眼触到他霉头的,全做了镗下之鬼,毫不留情;这时候,你不杀人,人就杀你,根本就没有为什么,这就是混战,可杀得越多,萧逸的心中越是郁闷和失落,哎!大汉王朝真是日薄西山了,‘皇宫被焚,陛下失踪’社稷都到这个份上了,那些文武百官们还在为了一己私利拔刀相向,人心如此,天下安能不乱啊!

    ……………………………………………………………………

    如果说萧逸心中是失落,那么张让此时就是万箭穿心了!

    在北邙山中,几乎所有的人马都在向西追杀,因为宦官们逃跑的方向就是向西;但在混乱之中,有一辆单马驾辕的破旧小车却在偷偷的向东缓慢行进,两名换了便装的小太监驾驶,在车中端坐着的正是‘十常侍’之首的大宦官张让!

    “大势已去啊!”仰天发出一声哀叹,张让此时真是万念俱灰,心里拔凉拔凉的,原本万无一失的计策,连何进的脑袋都砍下来了,可是没想到,因为曹操的刚毅果决,最后弄得功亏一篑,迫不得已之下,只好挟持太后,皇帝,陈留王等人逃出洛阳,原打算先找个地方站住脚跟,再以小皇帝为号召,图谋再起。

    可惜,没想到啊!还没出皇宫呢,何太后就跳窗户跑了,呵呵!真不愧是屠夫人家的闺女,关键时刻真拿得出‘狗急跳墙’的本事,这要是换成大家闺秀,她就是想跑也没那个好体力不是!

    太后跑了也没什么,可是没想到,刚一出皇宫,还没跑多久呢,公主殿下也遛了,呵呵!真不愧是先皇的女儿,机警异常,计谋百出啊!

    太后、公主都跑了也没什么,可没想到最后连小皇帝和陈留王也给弄丢了,刚开始,跟着他一起出逃的有几百人,随后溃逃出宫的宦官更是不下千人,可没跑出多远,整支队伍就散了,大家各奔东西,谁也顾不上谁了!

    “宦官是属于皇宫的,离开皇宫就什么也不是了,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这就是张让得到的感悟!

    万般无奈之下,张让也只好上了一辆破旧的宫车,带着身边两名心腹小太监,在夜色的掩护下,趁着慌乱,逃跑了,不过他很聪明,其余的宦官们都拼命的向西逃窜,只有张让,竟然胆大包天的逆向而行,这些文武百官们不是从东边杀过来的吗?我还偏偏就往东边跑,这就叫灯下黑,没人能想到,自己追杀的对象竟然敢迎着刀锋而来,就这样,张让巧妙地躲过了追兵,一路安全的离开了北邙山,来到了洛水渡口。

    张让的目的是渡过洛水南下,去南方投靠长江刘姓三州牧,前段时间洛阳城里流言四起,说宦官们勾结汉室宗亲,阴谋对付大将军何进一党,其实这不是流言,而是真有其事,张让确实在暗地里联系了长江一带三位手握重兵的汉室宗亲,扬州牧刘繇,荆州牧刘表,益州牧刘焉。

    宦官离不开皇帝,同样的皇帝也离不开宦官,长江三州牧都是姓刘的,如今天下陷入混乱,只要是姓刘的就必然会对那把龙椅动心,也就必然会需要宦官,这也是张让心中最大、也是最后的依仗了!

    黎明时分,马车来到了洛水河边,听着外面湍急的水流声,张让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就算是逃出来了;下面该好好考虑下,到底去投奔三位刘姓州牧中的那一个比较好,突然,马车停了下来,然后两声短促的惨叫声响起,伴随着黎明时分的威风,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立刻飘散开来。

    心中一惊,张让一把掀开车帘,随即,一个白衣飘飘,长着一双桃花眼的俏公子就出现他的眼前,正是那个为他出谋划策的幕后谋主---紫木公子。

    “张公一向安好,紫木在此久候了!”在死尸上面擦了擦青锋剑上的血迹,紫木公子一脸的笑颜,就好像遇到了老朋友一样!

    “有劳公子惦念,老夫一切安好!”张让的脸上先是一惊,随后一黯,最后又变成了平淡。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知道那些蠢笨之人是抓不住张公的,所以紫木才在这渡口等候,好送张公一程!”紫木公子还是那么彬彬有礼,如果他手中不是握着宝剑,地上不是躺着两个小太监的尸体。

    “公子是要送老夫最后一程吧!多谢了!可惜,见不到公子以后大展身手了,那肯定是非常精彩的!”说实话,张让心里一点也不恨紫木公子,如果是他同样会来杀人灭口,而且会做的更绝!

    他们本来就是同一类人,是知己!

    如果换一个时代,换一个背景,他们之间会是最好的拍档,甚至是朋友!那些计策也必然会成功的,可惜,他们遇到的是一个乱世的开始,而这个乱世是不属于他们宦官的,如今皇权衰弱,宦官自然也就该让出历史舞台的位置,下面出场的该是那些手中有刀的人了。

    “张公请吧!”一张粉脸还是那么和煦,紫木公子伸手一指,指的正是那奔流不息的洛水,因为夏季雨水充沛,如今洛水的水位暴涨,水流不但湍急,里面还夹杂了大量的泥沙,深不可测,人只要落入水中,那必定十死无生!

    “多谢公子给老夫留了个全尸,呵呵!如此大恩,老夫唯有化作阴魂厉鬼在天上保佑公子大展宏图了!”张让的脸上此时无喜无悲,回望了一眼皇宫方向,那里记载了他的辉煌,也见证了他的失落,一切都该结束了!长叹一声,张让猛地拔出短刀,狠狠刺在了马屁股上,马儿猛地吃痛,长啸一声,发了疯似的向前冲去,而前面就是洛水……

    伴随着一阵狂笑,这位权倾朝野的大宦官终于走完了自己的人生路,宦官的时代暂时结束了,可只要皇权还在,人们的野心还在,总有一天,宦官这个职业还会再度辉煌的!

    看着冲进洛水的马车在激流中几下就没了踪影,紫木公子微微躬身一礼,算是送别了这位志同道合的知己,而后迅速消失在黎明的晨光中……,“萧逸!这不是结束,恰恰相反,咱俩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