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第121章 咬人的小侍女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站住!”一声断喝,萧逸催马上前,看着这个差点涮了自己一把的小太监,脸上微微一笑,却丝毫没有动怒,对聪明人他一向是很宽容的:“呵呵!小子,真是好手段,就凭这套忽悠人的本事,以后你会是个人物的!”

    “大人恕罪,小的愚蠢,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小太监‘花心’的脸上又变成了那副‘天然呆’的样子。

    “啪!……”手中的马鞭猛地甩出一个响亮的鞭花,声震四野,在夜幕中传出很远,萧逸一言不发,只是用那双犹如黑洞般深邃的眼睛看着马前的小太监,仿佛在欣赏一件难得的艺术品。

    “大人饶命啊!小的冤枉!”跪在地上,上前几步,‘花心’一把抱住了‘白菜’的马腿,哭的声泪俱下,仿佛真的受了天大的冤枉一样,那惊慌的举动,再配上那副惊吓中又带着几分可怜的神色,非常容易让人同情心泛滥,就连周围的数十名骑兵都犹豫不定起来,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迷惑人了……

    “呵呵!这世界上,别人说的不可信!耳朵听到的不可信,有时候,就是亲眼看到的也不可信!”萧逸用马鞭摩擦着脸上的‘蚩尤鬼面’,仿佛是在回答‘花心’又仿佛是在提醒手下的骑兵们,同时也是在告诫自己,“能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心!”

    “诺!……”

    这时候萧逸在士兵心中的威望就显示出来了,玄甲军的士兵都知道,自家这位年仅17岁的小统领大人,一向是以‘睿智果敢,眼力无双’闻名的。

    ‘信萧郎,得永生!’已经是他们心中不变的信条,既然统领大人说是假的,那就一定是假的,真的也是假的,宁可认为自己的眼睛看错,也不能怀疑统领大人说错;所以这数十名骑兵立刻警戒起来,纷纷拔出兵刃,做出一副随时出击的姿态!

    见到周围的人不为所动,小太监‘花心’的哭声更加悲切了,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一切表现的极其完美;可正是这种完美让萧逸心中更加的确认,自己的判断是对的,因为这世间根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如果真的出现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作假!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萧逸伸手缓缓拔出腰间的宝剑,此时已经是午夜时分,天上明月高悬,柔和的月光像水银泻地般泼洒在北邙山的原野上,让人格外迷醉;‘血浪斩蛟剑’在月光的照耀下,寒光闪闪,夺人双目,并不时地发出低沉的轻吟,仿佛在渴望着饱饮鲜血一般。

    宝剑高举,小太监‘花心’被吓得叩头不止,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不停的告饶,但口风却丝毫不漏,显然在他心里,要守护的东西远比自己的小命重要;杀气透体而出,萧逸的眼睛却瞄向了周围的荒草滩,这么一大片地方,想藏几个人岂不是轻而易举吗!

    “刷!……”伴随着小太监‘花心’的惊叫声,寒光一闪,‘斩蛟剑’凌空落下,却只是贴着头皮,削掉了几根头发而已,萧逸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引蛇出洞’!

    果然,在宝剑落下的一刹那,前方一处荒草丛中,金光一闪而逝,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却逃不过萧逸这双射雕手的眼睛,“呵呵!果然有大鱼!”

    右脚轻轻一磕‘白菜’的肚子,与萧逸早已心意相通的‘白菜’,立刻一蹄子就把挡在面前的小太监给踢开了,对这个抱着它的前蹄哭泣半天的家伙,‘白菜’可是早就不耐烦了,这一下就是告诉他,‘白菜’大爷可不是好惹的!

    纵马来到那片荒草丛前,借着月光,萧逸立刻发现了人为留下的痕迹,当初在卧虎山上射猎无数,人和动物在经过草丛时留下痕迹的不同,他还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这里不止一个人潜伏,而且潜伏的人身形还比较娇小,如果不是小孩子,那就一定是女人……”

    举手示意其他人不要轻举妄动,萧逸翻身下马,顺着草丛中的痕迹向前摸索,鱼,还是亲自去抓才有意思不是!

    轻步慢行,萧逸一边搜索着痕迹,一边凝神聚气,开始用耳朵倾听周围的一切,杂乱的草丛可以挡人的眼睛,却挡不住声音的传递,在特定的环境下,有时候耳朵反而比眼睛更好使!

    果然,两道低微但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传入了萧逸耳中,顺着声音又前行了数步,凭着敏锐的听觉,这下连两颗疾速跳动的心跳声都听的见了,呵呵!目标就在这里,一片乱草丛中,首先入目的是两个浑圆的小屁股,高高的翘在哪里,身子则并排趴在草丛里,一白一绿,就像两条美女蛇在那扭动,典型的‘顾头不顾尾!’

    看着两个还自以为隐藏很好的家伙,萧逸的顽皮心突起,用‘斩蛟剑’的剑背在两个小屁股上一人敲了一记,而且从敲击时的感觉来看,弹性竟然还都挺不错!

    “哎!哎!……”伴随着两声悦耳的尖叫,先是那道白影猛地从草丛中蹦了出来,紧接着一把弯柄金刀就向萧的脖颈处刺来,速度虽快,但凌厉之势却明显不足,可见金刀的主人不但腕力有限,而且还没经历过杀戮的战场,属于典型的花拳绣腿!

    这样的攻击自然奈何不了萧逸,微微侧身闪过刀锋,左手顺着刀柄滑到手腕处,借力使力,轻轻的一带、一引,整个白影就倒在了萧逸怀里,并顺势搂住了对方的小蛮腰。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萧逸简直是心花怒发,这可真是条大鱼啊!而且还是条美人鱼;情不自禁的在发髻间嗅了嗅,一股少女特有的清香直入肺腑,让人心旷神怡,“呵呵!大汉公主的味道,闻起来就是不一样!”

    没错,在人影跳起的一瞬间,萧逸凭借自己锐利的目光就看清楚了,白影正是汉灵帝的女儿、当今小皇帝的姐姐、大汉帝国唯一的公主,海燕公主殿下,同时也是萧逸一直魂牵梦绕的恋人,前世的恋人!

    可惜,软玉温香的感觉刚刚享受到,下一刻突变又起,一条绿色的人影也猛地从草丛里窜了出来,不过姿势笨拙无比,显然是个没什么武艺的,人还没扑到,竟然自己就绊了一跤,一头栽倒在萧逸的脚旁,正是海燕公主那个从不离身的心腹小侍女--玲玲!

    “主子!坏人快放开我家主子!”虽然摔倒在地上,可小侍女却凶悍无比,向前一把抱住萧逸的大腿,狠狠就是一口!

    “呀!疼!疼!松手!……不是,快松嘴!”萧逸身上的‘螭纹寒铁铠’对身体的防护能力极强,就连脸上都有镔铁打制的‘蚩尤鬼面’盔保护,可谓刀枪难入;但再强的防御也有薄弱的一环,小腿的弯曲处是铠甲与战靴的结合部,为了保持战斗时的灵活性,这里是没有甲片的,小侍女玲玲的这一口正咬在萧的腿弯处,而且咬的是入肉三分,就像一条小母狼般凶悍。

    “刀伤疼,箭伤疼,枪伤更疼……,可这些都加起来,也没有被女人咬一口疼!”这就是萧逸此时的感悟,真是痛入骨髓啊!

    虽然疼的要命,可萧逸却不敢乱动,因为小侍女咬的过于凶狠,此时她的牙齿全都陷入了肉里,以萧逸的神力,如果他腿上肌肉用力一震,那小侍女玲玲这一嘴的小白牙就会被全部震掉,那个景象,可不是萧逸想看到的,对这个舍命护主的小侍女,萧逸还是很有好感的。

    忍着疼痛,萧逸伸出右手,一把捏住了小侍女的下巴,然后轻轻用力,就像捏蛇一样,把她的樱桃小口给捏开了;看看这个仍在拼命挣扎的小侍女,又看了看自己被咬破的腿弯处,萧逸无奈的摇摇头,右手一圈一带,就这样左拥右抱的把这对主仆从草丛里带了出来。

    “统领大人威武!威武!”看着自家大人在荒草滩里走了一圈就抱回两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周围的数十名骑兵顿时一阵狂喊乱叫,就像是群狼为自己的狼王嚎叫助威一般!

    “哈!哈!……”一阵得意的大笑,萧逸把公主和玲玲两人又放回了车里,然后命令手下用绳索借助马力,把陷入泥沼的车轮拽了出来,然后又把那个惊得目瞪口呆的小太监‘花心’从地上提了起来,一把扔到驭手的位置上,命令他驾车前行。

    对于这样能不顾自己安危,忠心护主的人,他一向是很敬重的,更何况他们要保护的还是自己早就内定好的老婆大人呢!

    “走,护送殿下回去!”数十名骑兵分列两旁,萧逸则昂首挺胸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就像当了新郎官一样;也许在他心里真做着这样的美梦呢!

    与此同时,宫车的门帘微微撩起一道缝隙,两双漂亮的美目同时盯在前面那个彪悍的黑色背影上,只是一个目光中充满了惊慌,另一个却是神色复杂,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也许是前尘往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