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第120章 太监‘花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洛阳城外,北邙山中,全身戎装的萧逸正带领数十名骑兵在纵马疾驰,身边的传令兵不时地吹响手中的牛角号,与远处的号角声遥相呼应,互相传达着各种信息,从此起彼伏的号角声中可以得知,在北邙山附近,至少有十几支这样的骑兵队伍正在纵横驰骋!

    虽然身在城外,但萧逸时刻观注着城内的情况,当大将军何进被‘十常侍’诱杀的消息传来时,他丝毫没有惊讶,因为在萧逸眼里蠢笨如猪的何家兄弟早已是一对死人了,否则当初他也不会对何苗如此的蔑视。

    对于何家兄弟的生死,萧逸毫不在意,甚至对于小皇帝的安危,萧逸也不是太放在心上,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的头脑里可没有什么‘忠君’之类的思想,不过,有一个人他不能不放在心上,那就是‘海燕公主’,萧逸心中早就内定好的老婆,“宫中一片混乱,刀剑无眼,万一伤到老婆大人怎么办?自己必须得去英雄救美啊!”

    正当萧逸准备进一步做出行动时,躲在中军大帐里的太守张杨却发出了一条:“坚守营寨,大队人马不得擅自出营的军令!”

    望着中军大帐,萧逸冷笑了一声,看来这位太守大人和朝中大多数官员一样,都想来个隔岸观火啊!

    其实张扬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而且这还是当下洛阳城中文武百官的主流想法,否则皇城里的兵变都发生半天了,为何这些朝臣们却迟迟不做出任何反应呢?

    东西两汉,400年的江山,皇族、外戚、宦官之间这种兵戎相见的事情可以说层出不穷,远的有外戚霍光、粱冀全族被灭,近的有汉桓帝时宦官对大将军窦宪的狠辣手段,可以说这种从**上彻底消灭政敌的事情,在大汉朝历史上几乎每隔几十年就会上演一次,所以朝臣们对‘十常侍’设计诛杀何进一事并不感到特别惊奇,所以表现的如此平静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至于希望外戚与宦官来个两败俱伤,最后自己好渔人得利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虽然听起来有些丑恶,但这就是规则,而且是一直延续了几千年的政治规则,只要这场争夺权利的游戏还在继续,那么这条游戏规则就会永存!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最为一名光荣的穿越一族,萧逸又岂会被一条坚守营寨的军令束缚住手脚,老婆大人那是必须去拯救的,当然了太守大人的命令还是不能直接违背的,不管怎么说两者之间依然是上下级关系,这点面子还是必须要给的。

    办法就在那条简短的命令上,只要是文字,那怕是内容最丰富,表达最清晰的汉字,只要你认真的揣摩,依旧能找到其中的漏洞,这也是文字游戏的一种魅力所在--横竖之间,随意曲解,变化无穷!

    命令中虽然不许大队人马出营,但并没有说不许派游骑兵外出探听情况吧?至于游骑兵数量的多少,做为玄甲军实际掌控着的萧逸自然有做主的权力,多多益善嘛!至于领队的头领,萧逸派遣的是玄甲军‘点军司马’---萧逸!

    自己派遣自己,谁也无话可说!

    ……………………………………………………………………………………

    天下万事都有其底线,就是政变也一样!

    你可以杀人,但不能随便的在宫里放火;你可以夺权,但决不能把象征权力的玉玺给摔了!否则大家还怎么玩啊!

    黄昏时分,皇城里突然燃起了熊熊烈火,浓烟滚滚,直上九天,看到这样的情景,正当大家目瞪口呆时,紧接着‘十常侍’中的张让几人劫持小皇帝、陈留王,以及公主殿下,出北门,逃往北邙山区的消息传来;这下所有的人都慌了神了,你杀何进可以,你想把持朝政也可以,但是放火焚烧皇宫,劫持小皇帝出逃那是万万不能的,皇帝都跑了,那还要我们这些大臣干什么用?

    顿时所有人心中都意识到:“这下出事了!这下出大事了!”

    顿时间洛阳城里的大小官员几乎是倾巢出动,各自带领家臣、门客大呼小叫的奔出了家门,一部分跑去了皇宫里救火,收拾局面,另一部分则直奔北邙山勤王护驾,无论如何也要把小皇帝找回来呀!

    因为夏季雨水很多,所以北邙山一带的原野里泥泞不堪,不但骑兵奔驰起来有些费力,那些笨重的车辆更是行走艰难,而且还会留下非常清晰的痕迹!

    “报统领大人,前方发现大队车马行过的痕迹,从压断的草叶和翻出的土壤来看,大概过去了半个时辰左右!”一名游骑兵跑过来禀报,对于这些常年生活在马背上的燕赵健儿来说,通过观看车辙、马印来判断敌人行踪,是一件很平常的本领,一些真正的高手,甚至能通过人行走在土地上浅薄的脚印来追踪猎物,百发百中!

    “哦!半个时辰!”萧逸看了看此时依旧红光冲天的皇城方向,掐算了一下时间,心中若有所思,“车辙奔向何方?形状如何?”

    “车辙指向正西,印记混乱不堪,显然正在急于奔逃!”

    “好!传令各队,一路向西搜索,齐头并进!”游骑兵的话正中萧逸的下怀,回想一下演义中的记载,再参考现在的情形,如果猜想不错的话,自己已经离目标不远了。

    “诺!……”游骑兵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根牛角号,‘嘟!嘟!’的吹了起来,苍凉的号角声在夜空中传出很远,接到命令,那些在原野上四处驰骋的骑兵队立刻汇聚成一条直线,前头并进的向西开始搜索。

    夏季本就是草木生长的季节,再加上北邙山属于御苑的范围,平时人迹罕至,所以植被基本上没受到任何破坏,半人高的荒草比比皆是,在这些地方想要隐藏些人,简直再容易不过了;不过前提是你得胆大心细,还能忍受住草丛里蚊虫的叮咬。

    按照萧逸的命令,数百名骑兵呈一字长蛇阵排开,清一色的长枪在手,就像围猎时驱赶野兽一样,向西逐一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顿时那些隐藏在草丛里的动物倒霉了,不时地有野兔、山猫、野鸡之类的小野兽被驱赶出来!

    很快,一辆车轮陷入泥沼里的漂亮宫车进入到骑兵们的视线里,二马驾辕,金鞍玉辔,车篷上还绣有龙凤、日月等图案,再加上躲在车底下的一名瑟瑟发抖的小宦官,都非常清楚的说明了这辆车的出处--皇宫内廷!

    “说!你是什么人?”看着这这个满脸污秽的小宦官,又看了看此时空无一人的宫车,萧逸对自己心中的猜测有了九成的把握。

    “奴婢‘花心’,字满楼,参见萧统领大人!”出乎意料,这名小宦官虽然被吓得瑟瑟发抖,但还是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显然也是一个聪明伶俐之人!

    “哦!花心?你认识我?”一个小宦官竟然叫做‘花心’,而且还有字,这确实很让人莞尔,不过更加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小宦官竟然认识自己。

    其实宦官也不全是出身低下,大字不识的人;大汉律法,16岁以下是不受死刑的,所以一些因为整个家族获罪的幼小男丁,在被免除死罪后,往往被施以宫刑,然后罚没入宫为奴。这些人出身并不差,而且还接受过一定的教育,有一定的政治眼界和能力,成为了宦官中的骨干力量,否则凭一群目不识丁的文盲怎么可能左右大汉王朝皇权200年之久呢?

    “回萧统领的话,当日在阳德殿上,大人您仗剑上殿时,奴婢正好负责端茶送水,有幸目睹了您的虎威!”也许是感觉到这个带着恐怖面具的统领并没有斩杀自己的意思,小太监‘花心’的话语变得利索起来;“小人是个端茶送水的奴才,只是听命行事而已,因为车轮陷入泥泞,无法前行,所以才被抛弃在半路上,还望大人饶小的一条贱命,奴才必日日为大人焚香祷告,来生结草衔环也要报答大恩啊!”

    当日在阳德殿上,为了两个皇子中由谁继承大统一事,何后与董太后吵的不可开交,‘十常侍’中的张让就是利用上茶的机会,把自己的计策写在小纸条上暗藏在茶杯里送上去的,而这个小太监‘花心’就是当日里负责献茶的一员。

    “原来如此!”回想了一下当日阳德殿上的情景,萧逸记得似乎是有那么几个端茶送水的小太监跪在一旁伺候,不过当时萧逸连太后、皇后、满朝文武大员都没拿正眼观看,自然也就不会注意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太监了。

    “好,那你去吧!路上自己小心,莫要被他人抓获,白白丢了性命!”对于这样一个只会像鸵鸟一样,爬到车底下逃命的蠢笨小太监,又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萧逸还是愿意网开一面的,虽然他不怕杀人,但也绝不会滥杀无辜!

    “谢萧统领大人不杀之恩,小的告退!”趴在地上又连磕了几个响头,小太监‘花心’这才爬起身,弯着腰,非常有礼貌的倒退着离开,只是谁也没有发现,小太监的嘴角微微的弯了一下,眼中也闪过一丝光芒!

    “呵呵!还个蠢笨的小太监还挺细心的!”心中刚暗暗夸赞了一句,萧逸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真是常年打雁差点被雁啄瞎眼,萧逸啊!萧逸!往你平日里自负才智无双,没想到差点被一个小太监给糊弄了!”

    试问,皇宫里侍从无数,张让会让一个蠢笨的小太监去端茶送信吗?

    答案是:不会。

    试问,一个蠢笨的小太监,在刀剑加身的情况下,能如此对答如流的接受自己的盘问吗?

    答案是:不会!

    那么最后一问,既然这不是一个蠢笨的小太监,相反的,还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那么他会像只鸵鸟一样笨的躲在车下逃命吗?

    答案是:绝对不会!

    要知道,周围四处都是可以隐蔽身形的荒草丛啊!

    可这个‘花心’又确实这么做了,既然不是他蠢笨,那么就肯定是他有意的躲在车底下,然后让自己手下的骑兵们抓住他,而目的也只可能是一个,他在用暴露自己的办法来掩护着什么……,

    谁也不会想到,在一个刚刚抓住人地地方,附近还藏着别的人,这就是典型的灯下黑啊!

    “嘶嘶!综上所述,这附近绝对隐藏着一条大鱼啊!……”摸了摸脸上的‘蚩尤鬼面’,萧逸做出了最后的定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