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第119章 烈焰冲天
    ,精彩无弹窗免费!

    皇宫,朱雀门前,惨烈的厮杀依旧在继续,身穿红色战袍的大将军府亲兵与身穿褐色衣衫的内廷宦官们就像是两团澎湃的浪花,每一次激烈的碰撞都意味着生命的逝去,残缺不全的死尸遍布宫门内外,鲜血洒遍了每一寸土地,一些低洼的地区甚至已经汇聚成了小溪……

    在袁术带领2000亲兵的支援下,红色的浪潮逐渐占据了上风,突破了朱雀门,并一步一步向宫内压去,无论张让等人如何呐喊、许愿、威逼,可这些刚刚武装起来的宦官们到底不是职业士兵的对手,胜利的天平开始倾斜向大将军府一边。

    “小的们,给我死死挡住!”张让现在已是束手无策了,虽然连续斩杀了好几名逃跑的小太监,可依然阻止不了手下人的溃散,万般无奈,他只好让赵忠、郭胜等人据守朱雀门后面的翠花楼,依仗地利上的优势,拼死抵抗,尽量争取一点时间,自己则带着其余几人向后宫逃窜,事到如今,只有挟持皇帝、太后等人出宫了,只要逃出这里到了安全地带,再以小皇帝的名义为号召,纠集人马,也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在进攻的红色浪潮中,有一个人此时比张让还要焦急,那就是站在队列后边的‘紫木公子’,看眼下的形式,宦官一党的失败已是必然,对于‘十常侍’的死活他并不在意,本就是因为利益才结成的同盟,如今利益破灭,同盟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他所担心的是如果张让等人被生擒,最后再供出他‘紫木公子’才是这一系列事情背后真正的谋主,那就糟糕了!

    怎么才不会泄露秘密?什么人才能守口如瓶?答案是:死人!

    如果知道这个秘密的不止一个人怎么办?谁也不敢保证张让是否把内幕告诉其他人,至少‘十常侍’中的其余几人都可能知情……

    对此,紫木公子的答案也很简单:一群死人!

    只有把‘十常侍’中人全部斩尽杀绝,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要想施行计划,就需要一个好的工具,‘紫木公子’很快就找到了同样站在队尾,督促着手下士兵向前冲杀的袁术,这位世家子弟为了和自己兄长争功,此时倒是非常的买力气,虽然他的剑锋上滴血未沾,但至少嗓子已经喊得沙哑了,与站在队伍最前列,一言不发,却与士兵们一起奋力拼杀的曹操、袁绍二人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公路将军!”袁术,字公路;因为大将军府中有袁家两个将军,为了以示区分,所以大家都以字来称呼他们兄弟,“若如此下去,则功劳近归袁本初所有,望将军三思啊!”

    凝视着在前面带队厮杀的兄长,袁术对紫木公子的谏言非常认同,可是看着眼前血流成河的战场,他除了用手中干净明亮的宝剑虚空砍几下之外,实在是拿不出冲上去的勇气,“紫木有何良策,快快教我,事成之后,富贵共享!”

    “宫内的宦官拼死反抗,急切之间难以攻下,咱们可以来个声东击西,不如让曹操、袁绍两位将军在次吸引敌人的注意,咱们从西面绕过去,具在下所知,那里有一个比较隐秘的小门,名曰:青锁门,平时是供宫内运输柴米、杂物所用,那里防御必然空虚,只要从哪里杀进内廷,则大功尽归‘公路’将军所有!”

    “好主意,我真没看错你!”袁术兴奋的挥舞着手中的宝剑,带起身边的数百人马,悄悄向青琐门遛去,紫木公子自然紧随其中,眼中满是决绝之色,显然又在心中盘算着一桩大买卖!

    紫木公子估计得没错,袁术轻而易举的就带人从青锁门冲了进去,而后又大呼小叫的向后宫冲去,在哪里有他梦寐以求的功勋和荣耀。

    同样,这里也有紫木想要的,毁灭一切的好东西,烈焰滔天,用祝融之威毁灭一切罪证!

    皇帝也是人,是人就离不开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所以为了宫廷内部的需要,在青锁门附近存储有大量的柴炭和粮油,而这些东西就是‘紫木公子’所需要的,水火无情,要想痛快的杀人,不留下任何的痕迹,就离不开一把大火助兴,这可是他用血的教训从萧逸那里学来的手段;一道幽灵般的身影闪入库房,很快,大火冲天而起,并迅速向四处蔓延,浓烟笼罩了这位巍峨的皇城。

    如果说鲜血使人亢奋,那么火焰带来的则是惊恐,当血与火合二为一时,引来的只能是疯狂!

    “杀!杀进去,所有大小宦官,一个不留!”冲天的火焰也感染了袁绍的情绪,同样的他更看到自己的弟弟袁术抢先一步杀入了内廷,人在嫉妒心的驱使下往往会竞争一切东西,比速度,比勇敢,甚至是比残暴;袁绍现在就抱着这样的心态,既然你袁术敢在皇宫里放火,那我袁绍就敢对宦官斩尽杀绝,看谁杀的更多,杀的更绝!

    宦官们溃散了,皇宫在这些人的眼中不只是他们生活的所在,同时也是心中的圣殿,太监,本就是依附皇权而生的,现在连代表皇权的宫殿都在熊熊燃烧,那么他们这些人又去依附何方呢?

    在滚滚浓烟的助威下,杀红眼的士兵们迅速攻入了翠花楼,‘十常侍’中的赵忠,郭胜,程旷、夏晖等人被乱兵剁为了肉泥,而这座建筑也很快在烈焰中化为了一片灰烬……

    乱兵最怕见血,杀戮一旦开始就很难结束,无论是那些负隅顽抗的宦官,还是那些老弱病残,手无寸铁者,全都被列入了杀戮范围之内,甚至一些倒霉的宫女也惨遭屠戮,到了这一步,劫掠也就在所难免了,宫中许多奇珍异宝开始丢失……,有士兵拿的,有宫娥藏起来的,甚至一些军官也在上下其手,这个时候,眼睛是红的,银子是白的,贪婪之心则是黑的……

    后宫,正带领士兵四处斩杀宦官余孽的紫木公子迎头碰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御林将军’何苗。

    何苗最近小日子过得滋润异常,依仗兄长和姐姐的庇护,真可谓富贵荣华,应有尽有,再加上‘十常侍’刻意的逢迎,每日里宴饮不断,张让为了麻痹他,利用自己执掌后宫的权利,甚至偷偷从先帝的妃子里挑出了十几名年轻貌美的送了过去,让何苗每日醉卧花丛,至于皇宫里的防务事情,自然也就放任不管了,否则‘十常侍’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在后宫设伏斩杀了何进。

    “紫木?怎么是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昨夜又是一场宿醉,当何苗被外面的喊杀声惊醒,又废了好大力气才从遍布雪白肢体的脂粉阵中爬出来时,入目的是浓烟滚滚的皇宫,以及遍布四处的残肢、鲜血,这一切让他以为自己还身在梦中,不,就是在最恐怖的梦境里他也没看到过这样的情景,更何况他最近做的还都是美梦呢!

    “何苗同谋害兄,与我杀之!”如果论到仇恨,紫木公子黑名单上的第二人就是何苗,竟敢觊觎自己的‘美色’还让那个恶心的‘侯管事’来猥亵自己,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所以刚一见面,一顶谋害亲兄的罪名就扣了上去。

    至于黑名单上第一位吗,呵呵!自然非萧逸莫属!

    “刷!……”不由分说,紫木公子一剑就劈在何苗的脖子上,顿时间血如泉涌,翻到在地,其余的乱兵们此时早已杀红了眼睛,别说是何苗,就是天王老子他们也敢砍上一刀,一拥而上,用乱刀将这个二爷何苗剁为了肉酱。

    “呸!……”恶心的向地上的肉酱吐了一口,紫木公子胸中的郁闷之气终于舒爽了一点,这就是得罪他的下场,管你是达官显贵,还是皇亲国戚,一样剁成肉泥!

    一摆手中宝剑,紫木公子继续带兵向后追杀而去,张让此人不死,他一刻不得安心!

    看来,好色而亡者,不只是女色,男色同样致命,而且更加阴毒!

    与此同时,对这场大火暴跳如雷的还有曹操,按照他的本意只想冲进宫内,斩杀张让等为首之人,然后迅速停止杀戮,再召集朝中重臣,商量大事;这时候的他依然是相当一名心存社稷的良臣、忠臣!

    可如今,乱兵遇到了大火,本就紧绷的情绪立刻被点燃起来,士兵们都陷入了疯狂,杀戮、放火、劫掠,如果现在有人站出来制止这帮乱兵,估计下场就是被乱刀砍死;人性已经扭曲,任何人都无法控制此时的局面了。

    既然无法控制,那就因势利导,乱兵杀戮无非是为了钱财而已,双目一转,计上心头,曹操拔剑在手大吼到:“将士们!‘十常侍’卖官鬻爵多年,必然家资巨富,都随我一起前去诛灭余孽,查抄家产!”

    “诺!……”一声呐喊,这些还在四处乱奔的士兵立刻齐齐向北门外的‘十常侍’府邸冲去,谁到知道这些年宦官们搜刮钱财无数,此时不抢,更待何时?

    看着满目疮痍的皇城,曹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总算把这里保住了,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