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第118章 血溅宫廷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刻钟,两刻钟,大将军何进没有出来……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皇宫的大门依然紧闭……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政治敏感度一向慢半拍的袁绍也感觉到不安了,一旁的曹操更是频繁的用手摩擦剑柄,可眼前这座巍峨的宫门却挡住了这些甲士们的步伐,这已经不是一座简单的大门,而是大汉王朝用四百年时间积累起来的权威,越过它,就意味着践踏皇权!

    曹,袁二人互视一眼,命令手下甲士齐声大喊:“请大将军上车!……请大将军上车!……数百人的喊声透过宫门,直入九重皇城!

    “啪!……骨碌……”随着响动,一颗带血的人头突然从宫墙后面仍了出来,直直的落在众人面前,曹操、袁绍二人连忙定睛观看,赫然发现正是大将军何进的首级,血肉模糊的头颅上,何进一双灰败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满是震惊、恐慌、悔恨之色……

    头颅向天,死不瞑目!

    世事无常,人生就是这个样子,上一刻还富贵满门,威风不可一世,下一刻则身首异处,家破人亡,数不尽的万贯家财,看不够的娇妻美妾都尽归他人所有,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人生一世,争得到底是什么?

    这个道理很简单,却很少有人看的明白,又或者说心中其实早已明白,却把‘明白’扔到了脚下,反而把‘糊涂’捡起来,挂在了脖子上,数千年来,无数的帝王将相、英雄豪杰,对‘功利’二字,都看得透彻,想的明白,却无人能把他放下,这就是人性!

    “奉陛下旨意,何进谋反,已伏诛已,其余胁从,尽皆赦免!”宫墙之内,响起一道宦官特有的尖锐话语,此时的张让手提短刀,目露杀机,在一群手执刀剑的宦官簇拥下,正躲在宫门后面向外大声喊话,很多人胸前的衣袍上都沾满了鲜血,那是何进的腔中血;就在刚才,皇宫的甬道里,那个蠢猪一样的大将军,被他们乱刃分尸,干净利落!

    政变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何进死在了早已设下的陷阱中,但下一步张让并没有选择立刻斩尽杀绝,何进虽死,但大将军府一系的力量尚存,也许没有这头蠢猪的领导,军方的力量反而会更加强大,如果把这些将领们逼急了,来个鱼死网破,那就真麻烦了。

    所以老奸巨猾的张让先是抛出何进的脑袋示威,然后再用小皇帝的名义赦免大将军府一系的官员,只要过了今日,他就可以威逼何太后和小皇帝,以张让的本事轻松的就可以把这对孤儿寡母玩弄于鼓掌之间,进而重新掌握朝廷的大权,再现宦官当政的威风,到那个时候,再回过头来一个一个收拾这些大将军府的余孽,岂不是易如反掌!

    群龙无首,本就是兵家大忌,在战场上只要执掌中枢的帅旗一倒,就是有百万雄师也会溃败星散,如今大将军何进的首级就在地上滚动,众多亲兵侍卫立刻慌乱起来,众人的目光全集中到曹操、袁绍二人身上,现在这里能做主的也只有他们了。

    事发突然,压力山大,不是每个人都有处理突发危机的能力,这时候最是考验一个人的领导能力,是否真的拥有一颗将帅之心,此时一目了然!

    袁绍,这位四世三公家族出身的公子,朝廷里一致好评的俊杰,此时却是汗流满面,一脸的慌张之色,一会看看面前巍峨的宫门,一会看看地上血淋林的何进首级,一会又看看身后跟随的数百甲兵,各种利弊得失,以及随后可能的,不可能的,摸棱两可之间的事情,在他的头脑里来回翻转,反复考虑,却又迟迟无法做出决断,而他的这幅样子无形之中又影响了身后这些甲兵,许多人已经开始步步后退,甚至有丢弃兵刃,转身逃跑的了……,无奈之下,袁绍只好把目光投向了他最不愿意看的地方……曹操!

    “宦官谋杀大臣,有胆气者随我入宫,诛杀阉党,以清社稷!”曹操却是丝毫没有犹豫,拔剑在手立刻斩杀了一名试图逃跑的士兵,用鲜血震慑住了其他人,随后向甲士们大声号召着,他心里非常明白,事已至此,有进无退,今天只要略微迟疑半步,身后这些甲兵立刻就会溃散,以后他们这些大将军府的将校必然也会死无葬尸之地!

    “杀!……”将是兵的胆,有了曹操做主心骨,这些亲兵侍卫们马上显出彪悍的一面,蜂拥着向朱雀门冲去,用手中的刀剑疯狂的劈砍起皇宫的大门,很快这座大汉皇权的象征就被砍的面目全非了。

    另一边,袁绍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在宫门外有一些八角凉亭,本是在大臣们入宫面圣时,供给那些手下随从们歇息、纳凉的地方,如今袁绍指挥手下的亲兵将其拆毁,用从中卸下来的木头支柱作为撞木,由十几名身强力壮士兵抬着,猛力撞击起宫门来……

    “咚!咚!咚!……”一下下的撞击声震荡着整个皇宫,同时也震荡着‘十常侍’等人的心,他们恐惧的发现,当大汉的皇权被践踏时,他们这些皇权的衍生物也就变得低微不堪了。

    终于,随着力士们的撞击,一声巨响过后,宫门坍塌了!

    “孩子们!跟他们拼了,事成之后,个个都有重赏!”短刀在手,张让一把甩开身上的袍服,这时候的他也是血贯瞳仁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随着他的大手一挥,那些刚刚接受过一段时间军事训练的小太监们,在‘十常侍’等人的带领下一拥而上,和冲入宫门的将军府亲兵厮杀成一团,呐喊声,惨叫声,兵刃的撞击声响彻在大汉王朝最高贵的皇宫里,鲜血洗涤了这片曾经圣洁无比的土地。

    大将军府的亲兵比较强悍,而皇宫里的宦官们则依仗着人多势众,兼又熟悉地形,一时之间,双方杀了个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时候胜负的关键就看谁的援兵能先一步到来了。

    皇宫门前发生的一切,迅速传遍了整个洛阳城,但城中的文武百官们却出奇的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尤其是士族门阀们,全都选择了冷眼旁观,最近一段时间里,何进飞扬跋扈,甚至大胆的鸩杀了国母,可谓失尽了人心,如今外戚和宦官发生了火拼,也许两败俱伤的结局才是他们所期待的吧!

    因为‘十常侍’一伙占据着皇宫,还控制着小皇帝和太后,掌握了大义的名分,形势似乎逐渐对他们有利起来,如果再没有外力介入,那么获胜的一方就很可能就是宦官们,‘紫木公子’的全盘计谋在这一刻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

    大将军府中,两千亲兵侍从早已列队完毕,袁术顶盔贯甲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却在犹豫不决,其实从皇宫的战斗一开始,袁绍就像府中派出了求援的信使,可袁术却迟迟不愿做出支援,理由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信使是袁绍派出来的,而他袁公路根本就不愿意听从那个同父异母兄长的指挥,可面对皇宫里的乱局,他又不能坐视不理,所以才会犹豫不决!

    紫木公子此时也手执宝剑站在队伍之中,一张白嫩的小脸阴沉似水,目光游离不断,显然在反复思考着什么;近日来因为他一再的给袁术出谋划策,因此也受到赏识,一直充当着谋士的角色,袁术此时迟迟不愿发兵支援,和他在一旁不断的煽风点火、挑拨离间大有关系。皇宫里发生的一切实在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在何进丧命的情况下,那些亲兵侍卫竟敢拔剑闯宫,刀兵一起,局面就变得复杂了,胜负之间也就不是他所能干预了。

    紫木公子的失败就在于他有两处预估失误,一是预估错了大汉朝廷的权威,如果是在汉王朝鼎盛时期,皇权神圣不可侵犯的时代里,他的这些计谋绝对会成功的,可如今汉室倾颓,皇权不振,这些统兵的将军们也就有了践踏皇权的野心;而另一个预估错误,是低估了一个人,曹操!

    “报!……曹将军信函!”一名传令兵再次飞马跑来,看那满身的血迹可以得知应该是从皇宫战场上退下来的。所谓的信函只是一块残缺的木板,上面有一行鲜红的字迹,俨然是沾着人血用手指书写的,虽然书写的很是仓促,但笔画之间苍劲有力,依旧气势逼人。

    袁术接过木板在手,只看了一眼,嫉妒的怒火立刻从眸子里喷涌而出,将木板扔到地上,反手拔出腰间的佩剑,袁术大吼着发出了出击的命令,顿时间,长枪如林,甲兵如墙,大队人马汹涌着向皇宫方向驰援而去。

    走动之间,紫木公子偷偷的把那块木板从地上捡了起来,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君若不来,则大功尽归袁本初矣!”

    ‘本初’就是袁绍的字,曹操深知二袁之间的矛盾,所以利用了袁术的嫉妒心,巧妙地为自己争取到了援兵,

    正所谓请将不如激将,对于人心的洞彻,曹操可谓其中高手。

    “唉!曹孟德呀,曹孟德!我到底还是低估了你,真盗世奸雄之才!”望着正在激战的皇宫,紫木公子发出了如下的感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