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6.第116章 太监总动员
    ,精彩无弹窗免费!

    皇城,后宫,密室中!

    “请老祖宗早下决断!”十常侍中的封谞、段珪、曹节、侯览、程旷、夏恽等人齐齐的半跪在宦官之首张让面前,皆是一脸焦急的神色;西凉刺史董卓即将入京的表章已经送至朝堂,现在满洛阳的人都知道,西凉兵是应大将军何进的邀请入京来‘诛奸佞,清朝纲’的,至于谁才是真正‘奸佞’?呵呵!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张让还是那副千年不变的阴沉样子,只是今天换了一身大红色的内侍袍服,看上去格外的鲜艳,如血的鲜艳;最近一段时间的战阵游戏中,张让玩的比小皇帝还要投入,真可谓‘身不离铠,手不离剑’,每日操练的极为认真,以至于这位老宦官此时看上去竟然多了几分阳刚之气。

    “与其束手待毙,不如奋起一搏!老祖宗,咱们拼了吧!”郭胜的眼睛里已经布满了血丝,作为张让长久以来培养的接班人,他的话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代表张让的意思,只是有些时候,有些话,并不适合张让这个首领来说,所以需要一个代言人。

    这是一次宦官内部统一思想的会议,张让吸取了上次因为走漏消息,以至于最后功败垂成的教训,决定先在内部取得一致的意见,再齐心合力对付何进一党,而且现在严峻的形势也逼的这些宦官们不得不坐在一起,同舟共济;在生死面前,任何人心里的小九九都得暂时收起来。

    ‘十常侍’中,蹇硕已死,张让端坐在位子上,其余众人都半跪在地上,此时唯一站立着的就是宦官集团的二号人物,赵忠;论起聪明才智,赵忠只能算是中人之姿,论起心狠手辣,‘十常侍’中随便抽出一个来都能甩出他好几条街;可这样一个才智平庸的老好人却成为了二号人物,自然有着他的过人之处---左右逢源!

    无论是在皇帝面前,还是在此时正春风得意的何太后那里,甚至是已经命丧黄泉的董太皇太后那里,赵忠都是混的很好;在主子眼里他是个伺候得体的好奴才,在同伴眼里他是个值得信任的好朋友,在下属面前,他是个和蔼可亲的好上司,就是靠着这份左右逢源,无论对谁都露出一副笑脸的本事,赵忠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宫廷里一直活得好好的。

    如果说在董卓进京后,‘十常侍’中谁有可能在下一场大清洗中活下来,那么,非赵忠莫属!

    这也是他迟迟没有表态的原因,试问但凡有一条生路,谁会选择去拼命;同样的,这也是张让召开这次会议的真实目的---逼赵忠表态!

    要想获得这次宫廷政变的成功,诛杀何进,没有赵忠这个宦官里二号人物的鼎力支持是不可能的。

    “你我自幼相识,搭档半生,如今大难临头,恐怕日后再难同进退了,贤弟自己保重吧!”张让站起身拍了拍赵忠的肩膀,并顺势将对方衣服上的褶皱扯平,关切之心溢于言表,然后拉着对方的双手,露出一副悲伤的脸孔,仿佛已经认命了似的,但言语之间却大有深意。

    “请赵公公看在多年同伴的份上,日后到我等坟头上烧张纸,祭祀一下,切莫让我等成为孤魂野鬼,小的们感恩不尽,感恩不尽啊!”与此同时,其余的宦官们也是嚎哭不止,甚至在地上爬行几步,上前抱住赵忠的双脚,显得凄惨无比。

    “诸位切莫如此,容我思之!”赵忠满头是汗的左右观望,显然一时之间还下不了决心,但当他的眼角余光扫过跪在地上的郭胜时,神色突然一变,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随即慷慨激昂的说道:“诸位兄弟,我等皆是无根之人,理应生死一体,荣辱与共,请张公早下决断,赵忠不才,愿助一臂之力!”

    “多谢赵公美意,但此事关系重大,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愚兄真是不想连累贤弟啊!”张让的话说得可谓情真意切,声泪俱下,但抓住赵忠双臂的手却丝毫未曾松开。

    “请赵公怜悯!……”

    “请老祖宗三思!……”

    其余众人纷纷以袖遮面,做出一副痛哭的样子,但到底流没流眼泪,就只有自己和天知道了。

    世上最难策者,莫过于人心!

    “请张公决断,无论成败,小弟愿生死相随!”半跪在地上,赵忠露出一副刚毅的表情,虽然双手有些颤抖,但言语上却毫不含糊,“‘十常侍’生死一体,如蒙不弃,愿立血誓!”

    血誓,也就是用自己的鲜血书写誓言,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隆重的一种盟约仪式了,非遇到生死大事,性命相托之时,不会动用。

    “贤弟,为兄真是没有看错你,大事若成,定然富贵共享!”张让的手终于松了下来,满脸的感激之色,一旁的郭胜顺势从左手袖子里掏出一份盟单兰普,白色丝绸卷面上赫然书写着:“诛杀何进,以清社稷!”的誓言;上面已经有了八个人的签名,在第二位的位置上还空出了一行,那是专门给赵忠预备的。

    书写血誓,必须放血,赵忠看着那份盟单,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略微一犹豫间,一旁的郭胜变戏法一样从右手的袖子里掏出了一把匕首,一把雪亮锋利的匕首!

    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其实赵忠早已是汗流满背,这也是他突然间转变态度的原因,刚才那无意的一撇间,他赫然看到郭胜的袖子里暗藏着一把匕首,不单是郭胜,他可以肯定其余众人身上也必然藏着利刃;感觉就像是在奈何桥边走了一回……,双臂被张让紧紧抓住,双腿被其他宦官抱住,这样就丧失了反抗或是逃跑的能力,而郭胜一手持盟单,一手暗藏匕首,就潜伏在身侧,如果刚才赵忠稍有犹豫,可以想像立刻就是一个血溅当场的局面,宦官们杀起自己人来,也是从不手软的。

    锋利的匕首划过,鲜红的血液流下,赵忠毅然决然的用手指沾着自己的鲜血,在盟单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笔走龙蛇,满含无奈却又丝毫不敢停顿,最后一笔落下,也就意味着退路已经断绝,事到如今,也只有拼死一搏了!

    内部思想已经统一,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张让,如狼似虎,人人眼中都带着血丝,这可是一次豪赌,赌注就是自己的身家性命。

    “事到临头须放胆!”默念了几遍‘紫木公子’给自己的最后一句忠告,张让的心反而沉稳下来,外戚和宦官本来都是皇权的衍生物,二者相生相克已经有几百年了,而且还会在历史的长河中继续下去,可以说,只要至高无上的皇权存在一日,外戚和宦官就永远不会灭绝。

    宝剑已然出鞘,是生是死,就看今天了!

    “赵忠,你立刻去何太后那里,用尽一切花言巧语,宣大将军何进入宫,就说我等情愿献上所有家财,回乡务农,只求绕得性命!”猛然脱去了一身大红的衣袍,张让露出了里面贴身的软甲,以及暗藏在腰间的短刀,这才是他隐藏许久的真面目---有我无敌!

    “诺!……”赵忠一甩袍袖,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刚毅之色,大步走了出去,事到如今,他也只有豁出去了,不是青云直上,就是尸骨无存!

    “郭胜!你即刻前往‘御林将军’何苗处,用奇珍异宝好生贿赂他,务必让这个蠢货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张让把另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得意门生。

    “诺!……”

    “其余众人,告诉宫里所有小的们,弓上弦,刀出鞘!各自埋伏到位,只等何进那头蠢猪一进宫,立刻下手诛杀;是生是死,就看今天的了!”拔出怀中的短刀,张让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红的几乎要滴出鲜血。

    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