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5.第115章 无心法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今夜,万里无云,星光倍明,尤其以高居北天之上的‘杀、破、狼’三星为最,个个煌煌如月,在三星光芒的威势下,身为万星之主,一向代表着人间帝王的北极紫微星此时反而显得暗淡无光!

    御苑军营之中,火把高举,萧逸正在提剑巡营,虽然最近几天他深居简出的一直守在营地里,可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却一清二楚,如果说以前的洛阳城里,他感到的是贵族们纸醉金迷的腐朽味道,那么现在则变成了浓浓的血腥味,风平浪静的表面下,早已是杀机暗伏!

    一场惊天的变动、杀戮,就在眼前了。

    这一切让他很不舒服,可他又什么也改变不了,萧逸无法用自己的双手去制止大海的怒涛;朝廷的局势发展到今天,这不是一两个阴险的投机份子推动的结果;外戚与宦官之间的矛盾,士族与寒族之间的斗争,还有中央对地方约束力的减弱,这一切的一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汉王朝积蓄了200年之久的矛盾力量终于要爆发了。

    “现在跑进洛阳城去警告大将军何进,说‘十常侍’要杀他?……还是告诉那些朝臣们,即将入京的董卓会霍乱整个天下?呵呵!”萧逸也曾经想过要干预历史的进程,可推演后的结果就是---除了自己的脑袋会被挂在洛阳的城门上示众,再被安个‘妖言惑众’的罪名之外,什么也改变不了……

    实力,实力才是一切,否则即使你事先知道了答案,也无法改变历史车轮的轨迹,反而会被碾压个粉身碎骨,‘螳臂挡车’,可不止是个成语,而是最真实的世间写照,所以说在没能拥有绝对强大的实力之前,还是老实的做个乖宝宝吧!

    乖宝宝才能活得长久!呵呵!

    焦躁、不安,而又无能为力,这些让萧逸无法入睡,所以他选择了一遍遍的巡视营地,用这种方式来减轻内心的压力,既然无法改变外面即将发生的事情,那就尽量的保护好自己吧!

    侦察游骑兵的数量和活动范围一增再增,营壁也一再的加高加厚,壕沟又挖了好几道,鹿角、拒马、倒刺的数量已经足矣抗拒大规模骑兵的集团冲击,营中的士兵更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处于战备的状态中,刀枪就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战马也按照战时标准开始大量的喂养粟米,在确定自己处于绝对安全中后,萧逸那颗不安的心终于慢慢的平寂下来,“只要自己和弟兄们没事,那怕外面血流成河呢……,人性有时候还是自私一点吧!”

    巡营回来,脱去一身的甲胄,泡完药浴后,萧逸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八卦水火道袍,这身装束能让他感觉到轻松,心灵上的,下面又到了每天的‘清心咒’时间了……

    披上战甲是一名冷酷的战士,换上道袍就变身为一个可爱的小道士,萧逸如今在这两个角色之间转换的非常自如;‘我有屠夫手段,也有逍遥之心!’

    ……………………………………………………

    “萧郎,巡夜的时候抓住了一名朝廷逃犯!”先是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随即帐门一挑,满身甲胄的大牛信步走了进来,身上全是野外带回来的露水,显然刚从营地外巡逻回来,不用禀报就可以自行进入萧逸的营帐,这是大牛和马六二人的特权,也是他们之间信任的表现。

    按理说太守张杨才是营中的主帅,可玄甲军中从上到下,遇到任何情况还是习惯性的到萧逸这里禀报,这一点,张扬自己也知道。

    “逃犯?这个时候那来的逃犯?”萧逸略加思索,却不得其解,“审问过了吗?”

    “已经审过了!”大牛拍拍自己的头盔,似乎有些恼怒,还带着些许尴尬,“可这个逃犯说得东西我们全听不懂!”

    “呵呵!还有这种事,把他带进来,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诺!……”

    因为夏季炎热,萧逸的帐篷里原本只挂了一个小小的灯笼,所以光线昏暗不明,可下一刻,却突然明亮起来,原因是一颗锃光明亮的大光头在两名玄甲军的押解下走了进来。

    嘶!……真是没有最亮,只有更亮,看着眼前这颗又大、又圆、又亮,还带着两排戒疤的光头,萧逸脑海里突然涌出一句话:大好头颅……,谁能斩之!

    难怪大牛他们认为这家伙是个逃犯,难怪他们听不懂这家伙说得什么,呵呵,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个奇怪的时间,奇怪的地点,碰到一个奇怪的---和尚!

    没错,萧逸敢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就是一个和尚,而且还是一个刚受了比丘戒的小和尚,年龄在十七八岁左右,长得是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尤其是在双眉之间,有一颗红色的圆痣,给这张俊俏的小脸平添了几分圣洁之色;修长的身材上穿了一件纯白色的纳衣,脚下蹬着草鞋,手上握着一串古香古色的木质念珠,每颗上面都雕刻着佛陀的影像,不停的在手中转动着;小和尚身后还背着一个麻布小包袱,看那鼓鼓囊囊的样子,应该是经书之类的东西,腰间则栓了一个钵盂,似乎要做远行的样子。

    佛教自从在汉明帝时由西土东来,在汉地传播的时间并不算长,又属洛阳的白马寺最为出名,这个时代,中国本土的道教依然是主流,因为黄巾起义的缘故,在朝廷一再的打压下,如今道教日渐衰微,恰好给了佛教趁机扩大影响的机会,显然佛教也抓住了这个机会!

    在汉人的眼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稍有损伤就视为不孝,哪怕是小时候替下来的牙、剪下来的指甲,都不能胡乱丢弃,必须用纸小心包好,收藏,等待阳寿耗尽,蹬腿归西的那一天,一起入土为安才行。

    而光头在众人的眼里只有一种人,那就是受了‘髡’刑的犯人,在汉家法规中,‘髡’的等级尚且在‘笞’之上,也就是说犯人宁可被打屁股,也不愿意被剃去头发,所以大牛他们才会把小和尚当成一个逃犯。

    “阿弥陀佛!小僧‘无心’,见过道友!”小和尚的目光纯净至极,犹如一钵清水,却又充满了沧桑感,仿佛经历过几世轮回般!

    “无量天尊!在下‘无愁子!’”萧逸的目光却犹如黑洞,无论是九幽地狱,还是极乐西土,都难逃他的吞噬!

    就这样,日后威震天下的大魏‘神威天策上将军、无愁侯’萧逸,与被无数佛教信徒推崇为佛陀转世的‘无心法师’,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见面;这次见面被后世无数的历史学家、宗教人士所推崇,更是被史书、、戏曲,一写再写,一演再演!

    四目相对,萧逸在打量小和尚的同时,小和尚也在观察着萧逸,而且看样子吃惊的程度一点也不比众人小,在这样一座壁垒森严的军营中,这些如狼似虎般士兵们的统领竟然是一个小道士,看着萧逸身上的八卦水火道袍,与那种修道者特有的气质,小和尚的目光先是惊诧,而后逐渐变得迷茫,就是想破他那颗光头也无法在‘道士’和‘统领’之间画上等号。

    “来人,看座,上茶!不知‘无心’法师师在那座宝刹出家修行,又为何深夜出行啊?”萧逸挥手让大牛等人先出去,宗教人士之间的交流,还是不要有这些世俗人打扰的好,纵然早已身披镔铁甲,手执杀人剑,但在内心深处,萧逸并没有忘记自己道士的身份。

    “阿弥陀佛,小僧在洛阳白马寺出家修行,至于为何深夜至此,乃是由不得已的苦衷……”

    “呵呵!相逢即是有缘,深夜行路极为不便,更何况这北邙山中时有猛兽出没,甚是危险!”萧逸先请小和尚坐下,示意在这里无需害怕后,继续说道“正好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请法师与我做彻夜长谈可好?”

    “阿弥陀佛……”

    “呵呵!无量天尊……”

    ………………

    两个聪明人之间的交谈总是愉快的,很快两个人都找到了知己的感觉,萧逸作为穿越一族,自然是博古通今,而这个‘无心’小和尚竟然也是个学富五车之人,而且语言风趣幽默,话语之间,禅机不断,每每引人深思;完全可以让人忽略他的年纪,而以大德高僧视之。

    “我白马寺方丈‘普度’禅师善观天象,今夜突然发现天像有异,整个星空变得纷杂不堪,尤以‘杀、破、狼’三星最为奇异,那主管征战的‘破军’星早已居于洛阳上空,而数月之前,主管杀戮的‘贪狼’星也从北地雁门上空南下,汇聚于此”,说到这里,‘无心’小和尚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了看萧逸,而后继续说道:“没想到就在今夜,那主掌霍乱天下的‘七杀’星也从西凉之地逆行而来,步步逼近洛阳上空,这‘杀、破、狼!’三星一旦汇聚,天下必然大乱,浩劫一起,杀戮无数,恐我佛家也难以幸免,为了保我白马寺传承不断,更为了日后佛法能兴盛于东土,方丈大师连夜下令,所有少年僧众一律在日出之前离寺,只留一些年老行动不便的僧人,与寺庙共存亡;故而……”

    “杀-破-狼!”闭目沉思了一会,萧逸仿佛回想起了什么,良久,这才微微一笑,说道:“无心法师这几日就宿在我的营中吧,待到局势稍安,我亲自送你出营远行!……”

    说罢,也不管‘无心’小和尚是否愿意,萧逸直接招呼亲兵带小和尚出去,单独设立一个帐篷安歇,并要小心伺候,不得怠慢!

    两个聪明人之间不一定会有竞争,但一个小道士,一个小和尚,一个侍奉道君,一个跪拜佛祖,那就很难相安无事了,到底怎么处置这个小和尚,萧逸还没有想好,但轻易就放过去,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另外,这洛阳,这天下,确实要大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