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第114章 西凉董卓
    ,精彩无弹窗免费!

    聪明人犯了错误会选择第一时间去改正,而蠢人犯了错误,则往往会用一个更大的错误来遮掩之前的错误,很不幸,何进就是这样一个货真价实的蠢人!

    大汉,中平六年,六月初七,国舅董重突然自缢身死,正在朝臣们议论纷纷时,一条更加震惊的消息传来,大将军何进联络一帮死党上书,以董太皇太后原系藩妃,不宜久居内宫为由,奏请安置董氏于河间!

    此言一出,满朝皆惊!

    众所周知,因为当年桓帝无子,这才迎奉了旁系出身的汉灵帝刘宏入继大统,而后,母凭子贵,董氏也得以位居一国太后的至尊之位,如今何进公然贬低董太皇太后为藩妃,实质上就等于是质疑汉灵帝皇位的正统性,那么接下来,现在的小皇帝刘辩又该怎么说?皇帝的亲祖母是藩妃在,这样动摇社稷根本的借口,也就何进这头猪脑想的出来,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二天,六月初八,洛阳城的上空阴云密布,这一天正是董太皇太后被逼出宫的日子,在何进的高压手段下,不但外廷被压制的丝毫无声,连内廷也出奇的配合,‘十常侍’等人非常顺利的安排好了董氏出宫的事宜,仿佛事先早有准备一般。都说‘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同样的,落难的天家人物比之普通百姓还要不如,之前无限的风光早已不见,一辆二马驾辕的半旧宫车,两名年老的宫女,再加上数名弱不禁风的宦官,这就是全部的仪仗了。

    被剥夺了太皇太后称号的董氏,此时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平凡老妇人,除了向先帝的陵墓方向哀嚎几声之外,做不了任何事情;在一队手执利刃的兵马护送下,队伍从皇宫的北门出发,向着目的地河间而去,迫于何进的淫威,连送行的人都没有几个,只有司徒王允带着几名汉室老臣等在这里。

    “臣,司徒王允拜别太皇太后!”几滴雨水落下,浇湿了这位汉朝老臣的脸,分不清是水,还是泪,最后一次行了三跪九叩的君臣大礼,对发生的这一切,王允可谓有心无力,现在坐在皇位上的已经不是汉灵帝了,他是汉室的臣子,他效忠的只能是现在的皇帝,无论龙椅上坐的是谁,只要还是刘家的皇帝,他就得尽一个臣子的本分,这就是死忠之臣!忠的是皇帝,忠的更是这大汉江山!

    当天夜里,大将军府的后门,一队身披蓑衣的人马正在悄悄出行,为首的人身材修长,黑纱蒙面,只露出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回头看了看大将军府,‘紫木公子’阴冷的一笑,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国舅爷董重一死,外戚何氏与董氏之间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那么下一个不死不休的又该是谁呢?握了握腰间的长剑,催动胯下的坐骑,随即带领手下向河间方向追了下去……

    数日后,消息传来,出宫前往河间居住的董太皇太后,因为‘水土不服’,病逝在途中,以后宫藩妃之礼归葬;这一下,原本还议论纷纷的洛阳城突然一下子沉寂起来,再也没有人多说一句话!

    有些事,已经不再是听言语,而是看人心!

    天公垂泪,大雨一连下了三天三夜!雨水洗涤了空气中的尘埃,却洗不去人心中的悲哀!

    ……………………………………………………………………………………………………

    渑池,宽阔的官道上,大队的人马正在行军,尘土飞扬,人喊马嘶,前后蜿蜒十余里,足有数万之众,看着队伍中那些兵卒们或冷酷,或炽热的目光,还有他们那布满老茧的虎口,就可以得道,这是一支上过战场,经历过血火的精兵劲卒。

    在队伍的最前列,一面黑底白边五尺见方的飞虎帅旗上,一个斗大的‘董’字迎风飘摆,大旗之下,一辆驷马驾辕的元戎战车正在平稳的行驶,战车之上,前有驭手驾车,四角各站有一名全副武装,手提钢刀的死士护卫,在正中端坐着的正是大名鼎鼎的西凉刺史董卓!

    董卓今年五旬有余,一张肥胖的脸上长满了虬髯,二目微睁,眼神中满是水火刀霜之色,身材同样很是肥胖,但却绝不臃肿,身上披着一件大叶黄金战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腰间则悬挂着一把短刀,显然也不是平凡之物;身为一名带兵的将领,常年的征战让他一直保持着军人的本色,现在的他依旧能骑烈马,张硬弓,左右驰射!

    远处,一阵尘烟升起,两名满脸尘土的信使正在疾速赶来,两个人,却带着十几匹马,一轮上轮番骑乘,只要马力稍乏,即刻更换,骑术高明的信使甚至根本不用下马,在马背上纵身一跃,就能完成换马的动作,如此日夜兼程,不眠不休,才可以保证在最短时间内把紧急信息传递到位。

    来至跟前,两个疲惫不堪的信使,一名直接就晕倒在马背上,另一名半死不活的身子一晃,一头栽下了马背,却仍没忘记举起身上的传令信桶,立刻有士兵跑上去,先是接过信筒,然后又急忙抬起两人,掐人中,拍打,灌水;西凉兵军法严酷,董卓更是个残暴之人,凡是贻误军机者,无论何人,立斩不饶,所以接了信使这个差事,就是不累死在马背上,也要脱一层皮!

    “主公,洛阳急报!”片刻之后,一名三旬左右的文士来到战车前,正是董卓的爱将李儒,此人也是西凉军中一员,武艺很是平常,但却谋略出众,在军中充当着智囊的角色,而且用计一向阴狠实际,为求目的,往往不择手段,因此深的董卓宠信,招之为婿,视为心腹。

    “念!”

    “大将军何进遣送董太皇太后于河间,中途派人鸩杀,百官皆怨!”念完手中的信笺,李儒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如今洛阳城里乱象已显,主公正可趁此时机一展身手,成就大业!”

    “有何良策,尽管道来!”坐在战车上,董卓的话语不紧不慢,似乎很是平静,但从那抓紧刀柄的手上可以看出,此时他的心里恐怕早已是波涛澎湃了,以一个地方刺史的身份,能有机会直接干预中央的国家大事,任谁也不能不为所动,更何况随之所得到的利益,可是在梦里都想不到的。

    “如今洛阳城里在何进一手遮天的强压之下,看似风平浪静,再也没人敢传播流言蜚语,实则暗地里波涛汹涌,‘十常侍’虽然一时处于下风,但宦官势力根深蒂固,隐藏起来的力量依旧不可小觑,这二者之间最后谁胜谁败还尚未可知。当今之策,主公只须把这潭池水给搅动起来,让水底下潜伏的东西都露出来即可!”

    “那又该如何搅动这潭水呢?”看了看身后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军,董卓的内心是极其充实的,有这数万强兵在手,就是龙潭虎穴他也敢闯上一闯!

    说到底,这个世界,看的就是实力!

    “呵呵,此事极易,主公只须上一道表章即可,而且必须是明表,让洛阳城里的人都知道,主公这次应何进之邀带兵进京,就是要‘诛奸邪,清朝纲!’如此一来,‘十常侍’狗急跳墙之下,与大将军何进之间的矛盾必然立刻激化,最好是让他们互相残杀一场,最后无论是谁杀了谁,主公都可以做那个‘得利的渔翁!’

    说道这里,李儒捋了捋自己胸前的长须,向南方望了望,略有所思的继续说道,“不过此事宜早不宜迟,如今天下风云变幻,各路人马的目光都盯着洛阳城,想要在里面火中取栗的人必定不在少数,主公须先下手为强才是!”

    “哈!哈!……此言正合我意,传我将令,让张济将军统帅骑兵大队随我加快速度,日夜兼程,直奔洛阳,其余各部,随后跟进!”董卓猛地拔刀在手,二尺长的刀身上青光环绕,寒气逼人,显然是一把斩金断玉的神兵利刃;铁榴木的刀柄处,赫然刻着一个醒目的牛头标志,另有两个红色的篆文“七杀”!

    “诺!……”

    军令如山倒!

    随着一阵急促的号角声,庞大的行军队伍立刻分成两部分,西凉自古就是出产战马的地方,所以西凉军中骑兵的数量也一直是大汉各路兵马之冠,很快,一支数量在七千左右的轻骑兵,簇拥着董卓的车驾,脱离了大队,以急行军的速度在大道上狂奔而起,目标,直扑洛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