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第112章 两件小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汉,中平六年,夏六月,在经历过皇位的新旧交替后,已经逐渐平稳下来的洛阳城中,又发生了两件小事,以及一件大事!

    第一件小事,今年才14岁的小皇帝刘辩突然喜欢上了打仗的游戏,其实男孩子小时候几乎都玩过这样的游戏,一群小伙伴,分为两队,选出各自的首领,然后拿着树枝挑起块破布做旗帜,在首领的指挥下用土块互相投掷,冲锋、埋伏、偷袭……,各种战术花样百出,玩的不亦乐乎,最后都打成了一群小土猴子再各自回家受到父母的训斥,一些不乖的还会挨上两巴掌。

    虽然打屁股很疼,可这依然抵消不了打仗的热情,孩子们忘我的游戏着,甚至能忘记吃饭;这样的游戏在所有的农村、城市的角落里几乎天天都上演着,男人骨子里那种嗜血、好战的基因,就这样通过这些游戏一代代传递着。

    皇家毕竟与平民百姓不同,小皇帝的游戏玩的相当逼真,在御花园的平地上,上千名小太监打着五色的旗帜,排列成整齐的队形,小皇帝自然充任了指挥官的角色,手执天子剑,骑在逍遥马上,身后还立起了明黄色的大纛,‘十常侍’等人都在一旁小心伺候着,同时在游戏中充任着各级的将校,玩的比小皇帝还要认真;整支队伍随着号角与战鼓声,进退分明,号令整齐,颇有一副战阵的气势。

    对于小皇帝的打仗游戏,朝廷中除了几个腐儒老臣提出反对外,舆论上到是一片支持的声音,在东汉这个时代里,社会上尚武的风气还是很浓厚的,汉高祖刘邦就是在马背上得天下,汉武帝刘彻更是一连14次兵出漠北,用武功打出了大汉王朝的赫赫天威,如今汉室衰微,如果能再出一个‘习兵尚武’的马上天子,群臣们还是比较欢迎的。

    所以,小皇帝的打仗游戏得以顺利的延续了下来,为了游戏的逼真度,甚至还从国家武库里调来了一批兵刃、盔甲,于是,号角长鸣、战阵喊杀之声整日的响彻在皇宫的上空。

    ………………………………………………………………………………………………

    第二件小事,一直宅在洛阳城里的太守张杨坐不住了,数月以来,无论朝廷上如何风云变幻,他都一直躲在驿站里,试图以旁观者的身份避开这场政治风暴,如果能坐收点渔利就更好了。准确的说这个办法确实不错,在这次政变中,有萧逸、曹操、袁绍等人在前面打先锋,张扬一点风险没有,事后的封赏反而一点也没落下。

    正在张扬这个渔翁做的有滋有味时,洛阳城里出现了大量的流言蜚语,先是说他指使玄甲军要入城纵兵抢劫,接着又有流言传说他暗地里勾结大将军何进,有不臣之心,弄得他是焦头烂额,人呀可谓啊!为了避嫌,同时也为了控制住手下的玄甲铁骑,这位张大人终于出了洛阳城,亲自到军营中坐镇了。

    张扬是在黎明时分突然来到御苑军营外的,他的计划很简单,就是效仿一下当初‘汉高祖刘邦夺取齐王韩信兵权’的典故,想要先悄无声息的直入中军大帐,迅速接管兵符印信,随后再用军旗召集众将领,强行调整了众人的职务,并在关键地方安插了自己手下的亲兵,如此就能彻底的控制住军队的调动大权;

    计划是不错,执行的也很顺利,张扬很轻易的就接近了营地,似乎没有惊动任何人;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行事,之所以这么做,一是他想亲自接掌玄甲军的兵权,这么一支精兵,放在别人的手上,确实是不放心啊,哪怕那个是自己的部下;另外,他还想给萧逸来个下马威,震慑一下这位年轻的统领,萧逸最近的所作所为太过于骇人了,‘深夜起兵入宫勤王,阳德殿上仗剑立威,’这一切的一切,都出自一个17岁少年之手;对这个太过于优秀的部下,他已经开始不放心了。

    看着寂静的军营,估计此时里面的人还都在沉睡中,张扬已经想好了,一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控制住中军大帐,然后狠狠的训斥萧逸一番,树立自己的威望,等这位17岁的小统领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真心悔过的时候,自己再大度的宽容他,用好言宽慰,这样一来就能彻底的收服这匹‘狂烈的小野马!’

    想法很好,可眼前的现实却让这位太守大人目瞪口呆。

    “恭迎太守大人回营,大人万安!”才来到军营前,突然之间营门大开,各种旗帜高举,在萧逸的率领下,三千玄甲军将士顶盔贯甲,各执兵刃,整齐列队在营门两旁,三声呐喊,齐刷刷的举起手中的兵器,用军中礼仪欢迎这位太守大人的检阅。

    “末将恭迎大人回营,大帐中已经备下酒席,为大人接风洗尘,请!”队伍的最前列,萧逸一身戎装,纵马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礼,从张扬突然出现在御苑附近,暗伏在周围的游骑兵就把情报传递了回来,对于这位太守大人的心思,萧逸早就猜透了,于是他暗中集结起人马,给张扬来了一个“激动热情、终生难忘的欢迎仪式!”

    听到人家连酒席都准备好了,太守张杨立刻是一脸的黑线,他想效仿汉高祖巧夺兵权,可萧逸却不是那个军事满分,政治零蛋的齐王韩信,如果真要比较的话,‘坑兵白起’也许更适合他。

    被毕恭毕敬的请进了中军大帐,张扬看着两侧动作整齐划一的将校,在听着那公式化的欢呼声,他有一种预感,此时如果萧逸一声令下,那么这些现在还对自己‘热情万分’的兵卒,立刻就会拔出兵刃,将自己乱刃分尸;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不舒服,对萧逸这个武艺、能力、胆略都过于突出的部下,“他是又爱,又惧,又恨啊!……”

    “萧郎带的好兵!干的好大事!”万般无奈之下,张杨最后只是说出这样一句话,至于原先想驯服这匹‘野马’的想法,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人贵有自知之明,萧逸这样的‘天马神驹’,不是他这样的凡夫俗子所能驾驭的。

    “全赖大人栽培!末将感激不尽!”对于张扬,萧逸心中还是充满了感激之情的,不管怎么说,也是这位太守大人把他从微末之中提拔起来的,如果这是一个太平盛世,如果张扬是一个坚毅果敢,有雄心魄力的人物,那么他还是愿意为其所用的;可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汉室日渐倾颓,中央权威一落千丈,各地州牧拥兵自重,黄巾余孽蠢蠢欲动,眼看就要天下大乱了,现在需要的是一个能扫平乱世的人,至于这个人是英雄、是枭雄、还是奸雄,那都不重要,总之,谁能荡平四海,一统九州,延续华夏正统,让老百姓能安居乐业,那他就是萧逸日后要辅佐的人。

    如果世上没有这样人的话,那么他萧逸并不介意自己举起‘王者之旗’,在天下面前,是非、对错、善恶,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

    如今洛阳城里谣言四起,对此萧逸一直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性,他已经模模糊糊的感觉到,有一只巨大的黑手在幕后推动着这一切的发展,对此,除了感觉到可怕,还是可怕!

    敌人在暗处,随时可能发出致命的一击,而目标会是谁呢?“风头正劲的大将军何进?谋略过人的曹操?……还是自己?”萧逸心中也是思虑万千。

    ‘敌不动,我不动!’萧逸现在也乐得躲在军营里,而张扬得到来正好给他提供了一个挡箭牌,他相信只要玄甲军还在手中,除非对方调动数万大军,否则休想伤他分毫,……就算真有大军来包围,凭着手中的‘凤翅镏金镗’,和胯下的‘千里墨烟驹’,萧逸也有自信能溃围而出!

    不管怎么说,张扬还是在军营里住下了,他和萧逸之间也保持了一种默契,张扬不过多的干涉营中军务,而萧逸呢也一直保持着属下的姿态,至少表面看上去,一切都很和谐;说到底萧逸毕竟只是个小小的‘点军司马’,连玄甲军正式的主官都不是,之所以能指挥营中的兵马,靠的是他那极高的个人声望;如今顶头上司到来,就相当于给萧逸戴上个紧箍咒,再也不能随随便便的自行其是了。

    最后,洛阳城里还出了一件大事,一件足矣震动天下的大事----汉灵帝的生母,当今小皇帝的亲祖母,董太皇太后--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