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第108章 削肉立誓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将军府西侧,有一片比较低矮的房屋,住在这里的都是府中的门客、护卫、以及一些低级的管事们。

    门客也分为很多种,最顶级的称为‘客卿’,都是一些极其有本事的人物。‘客卿’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智谋广远的谋士,这些人大都出身寒微,虽有满腹的才学,在仕途上却并不得志,所以选择投靠权贵人物,平日里为其出谋划策,分析时局,用这种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

    第二类是拥有武略的将才,他们武艺高强,有一定的统兵能力,平时负责护卫府邸的安全,一旦发生战事,他们就会跟随主公一起出征,成军队中基层的将领,用手中的刀剑和自己的性命,去拼一份前程。

    最后一类是口若悬河的舌辩之士,这类人别看是手无缚鸡之力,却有一张能把死人说活得巧嘴,外交结盟,化敌为友,拉拢人才,就是他们的用武之地。

    在‘客卿’之下还有两种门客,一种称为‘死士’,这些人没有什么才干,却个个都是些亡命之徒,在他们眼里,没有是非,没有忠奸,有的只是手中的钢刀和自己的一条烂命;平日里主家会好吃好喝的养着他们,一旦要用,这些人也会随时把自己的小命豁出去。

    剩下的最后一种,也是门客中最低级的,叫做‘舍人’,平时做一些不重要的杂事,敲敲边鼓,有胜于无而已,同样,他们的待遇也是最差的,住着低矮的房屋,领取微薄的薪酬,在府邸里处处低人一等,要想出头,难如登天!

    ‘紫木公子’现在的身份就是一名‘舍人’,而且还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那种,自从他将‘破军’宝刀献给袁术,作为晋身之阶后,就一直以这种身份在大将军府里生活;平时里低调行事,从不显露自己的本事,而且处处与人为善,再加上他长袖善舞的本事,虽然没立下什么功劳,倒也混了个脸熟,在府邸中各处几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一路上和善的与所有见到的人打着招呼,在家眷居住院落的门口,又和几个留着鼻涕的小奶娃玩了一会,显示出自己人畜无害后,在一片赞扬声中,‘紫木公子’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一座只有内外两间房子的简陋小屋;才到门口,一个肥胖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正是那个对他忠心耿耿的‘大肠管家’。

    “公子回来了”虽然现在落了难,但‘大肠管家’还是一直恪守着主仆之间的礼数,他相信,凭自己主子的才略,日后肯定会有出头之日,“请公子用饭吧!”

    简陋至极的木榻上,一盘用盐水煮熟的豆子,一盘没什么油水的青菜,一碗夹杂着许多外壳的粗糙粟米饭,再加上一小壶浑浊的劣酒,这就是‘紫木公子’的晚餐了。

    这样的伙食,基本都是一些普通百姓家里才吃的,当初在盘龙亭的时候,就是‘大肠管家’都从来不会享用这么低劣的食物,可现在,从小养尊处优的‘紫木公子’却吃的极为香甜,看来‘铁血’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其实以‘紫木公子’的才华、武艺,完全可以做一名高级的客卿,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反而是尽量得低调,不显山,不露水;也许在他心中,从地处看事情,能够看得更清楚一些吧!

    可惜,有的人天生就低调不了,他不惹事,麻烦却会主动的找上门来。

    饭食刚刚吃到一半,突然想起一阵敲门声,‘大肠管家’急忙跑过去开门,随即一张极其猥亵的脸出现在门口,来人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长得又瘦又小,一口大黄牙,满脸的雀斑,毛发却特别的浓郁,再加上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活脱脱就是一只人类的近亲---猴子。

    “不知侯管事驾到,未能远迎,当面赎罪!”紫木公子也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起身行礼,很巧,此人不但长得像一只猴子,也确实姓侯,是大将军府中二爷何苗身边的一名管事,平日里靠着阿谀奉承,又四处给主子搜罗美色,故而深得何苗的信任。

    “猴子进宅,肯定没有好事”,紫木主仆二人立刻加上了小心,同时一件隐忧也浮上了心头。

    “哎呀呀!如此粉雕玉琢一样的妙人,怎么能吃这样粗劣的东西呢,侯爷我看着都心疼啊!”指着桌子上简单的食物,侯管事先是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然后一双色迷迷的眼睛连连闪动,说道:“这样吧,紫木啊!你跟我去二爷身边任职,以后只要好生服侍主子,自然会锦衣玉食,少不了你的好处。”

    听到这个‘好消息’,紫木公子那张粉色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双拳紧握,因为用力过度,连关节都变得发白起来,可见此时他心中的愤怒程度。

    都是这张‘桃花脸’惹出的祸事,原来这位二爷何苗,除了喜爱美女之外,竟然也好男风,是个男女通吃的家伙,自从‘紫木公子’出现在大将军府中,偶然间被他看到后,立刻惊为天人,一心想弄到自己的身边来,不过前期因为顾忌袁术的脸面,再加上朝廷里风云变化,这件事就一再耽搁了,如今大局已定,何苗又官升御林将军,立刻色心又起,把这件事又想了起来,所以才派手下的侯管事前来威逼。

    想他‘紫木公子’虽然长得酷似女儿身,但绝对有着一颗男儿心,想当初光是小妾他就有十七个,是真正的男子汉,如今让他去给人做娈童,像个女人一样,以身侍人,这该是何等的奇耻大辱啊!

    虽然此时恨不得一刀把眼前这只‘猴子’劈了,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脸色变了几变,紫木公子还是强压怒火,向身边的‘大肠管家’偷偷打了个手势,同时疾速地思考起脱身之计。

    “侯爷快快请坐!能见到您老人家,真是小人的福分!”论起奉承的本事,猪大肠也是一流的高手,一方热情的请侯管事坐下,同时用自己的身躯巧妙地遮住了对方的视线。

    与此同时,‘紫木公子’悄悄的把双手合在了一起,在宽袍大袖的掩护下,用右手在自己的左臂上狠狠掐了几把,用力极狠,虽然痛的浑身颤抖,脸上却依旧保持着那种恭敬的笑容。

    “回侯管事的话,能去‘御林将军’身边任事,本是在下的荣幸,不过吗?最近在下身体略有不适,染了恶疾,生怕传染给别人,”说着紫木公子轻轻拉开自己左臂上的衣袖,露出了塞雪一样白嫩的肌肤,不过在上面却出现了几个黑紫色的印记,让人看了触目惊心,“还请稍等些时候,容小人病体稍愈,立刻前去二爷面前听命!”

    “请侯爷代为回旋一二!日后必有重谢!”‘大肠管家’见机立刻凑上前去,从怀里掏出一把散碎银子,在手里垫了垫,有些轻,可这已经是他们主仆身上所有的积蓄了,咬了咬牙,又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珏,这还是当初在盘龙亭时,从‘黄鼠’的马队里搜刮来的,一并塞了出去。

    “好说!好说!”正所谓有钱好办事,既然收了人家的钱财,而且看样子这个粉面小郎君确实又身怀恶疾,所以侯管事也乐得把事情缓上一缓,反正在他看来,已经到嘴边的肥肉还怕他跑了不成。

    而且奴随主心,这个侯管事跟着二爷何苗,也是个男女通吃的家伙,缓步走到‘紫木公子’面前,装出一副看望病情的样子,伸手一把握住了那只粉嫩的手臂,竟然轻轻的抚摸起来,话说这样绝色的美男子,他活了半辈子也是从没遇到过啊!

    “好生养病,以后侯爷会心疼、照顾你的!”又轻薄的摸了一把,侯管事转身哼着****的小调,走了出去。

    “主子息怒啊!”关好房门,‘大肠管家’连忙来到‘紫木公子’身旁,好生劝慰;他还清楚的记得,上一个出言调戏自家主子的家伙,可是被灌醉后扔进大石磨里,活活磨成了肉酱,最后喂了恶狗。

    人都有逆鳞,就像大将军何进的忌讳别人说他屠夫出身,曹操忌讳别人说他是太监的养孙一样,‘紫木公子’平生最大的忌讳就是有人夸赞他长得‘美貌’,如果再有人把他当成女子调戏,那就会引发极其可怕的后果。

    一言不发,‘紫木公子’粉嫩的小脸变得更加惨白了,双目中射出野兽般的寒光,一把撸起左臂的袖子,用手同样摸了摸那块滑嫩的肌肤,突然右臂一动,一把锋利的匕首就出现在手中,毫不迟疑,寒光一闪而过,刚才那块被侯管事抚摸过的皮肉,就整片削落到地上,鲜血汹涌淌下,虽然痛彻心扉,可那只握刀的手却毫不颤抖!

    “公子爷!保重呀!”‘大肠管家’连忙找出伤药、细麻布,小心的包扎起伤口来,他知道,这次自己的主子是真的暴怒了,想想可能引发的后果,即便是经历过灭庄惨案的他,也不禁吓得打了个冷颤。

    “何苗!……大将军府!我紫木公子以血为誓,定要让你们九族尽灭,鸡犬不留!”半响,一句带着无比恶毒的复仇誓言低低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