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第107章 紫木再现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而有是非的地方就有间谍,此言确实不须!

    如果说皇宫是一座四面漏风的房子,那么何进的大将军府就干脆是个连栅栏都没有的破窝棚,‘风能进,雨能进,奸细更能进’,真是一点机密也守不住。

    第二天一早,曹操醒来后,第一时间就得知了何进派人调西凉兵入京的消息,身为府中的一员,他自然也拥有自己的信息渠道,而且还不止一条。

    而且曹操还知道,用不了多久,这条消息就会传遍整个洛阳的大街小巷,当然也就瞒不过宫里的宦官们。

    “这是取祸之道!万万不可啊!”从床榻上一跃而起,顾不上整理衣冠,曹操就这样披头散发的向大将军何进的内宅跑去,一路上把府中的门客、侍从们看的是目瞪口呆,虽然都知道这位曹将军一向是不拘小节的,可今天也太过于疯狂了吧……这可是半裸奔啊!

    “大将军,万万不可从西凉调兵!万万不可啊!”用手拔开两名守门的护卫,曹操强行闯进了何进的卧室,顾不上行礼,就大声喊道。

    一夜好睡的何进此时也是刚刚醒来,坐在床榻之上,赤膊的上身紧披了一件蜀锦内袍,露出肥胖不堪的躯体,以及黑乎乎一巴掌长的护心毛,看上去三分像人,七分更像没进化完全的野兽;旁边两名昨夜侍寝的美貌姬妾,一个端着青盐罐子,一个拿着细柳条,正在小心翼翼的服侍大将军漱口。

    青盐,又称“湖盐”、“岩盐”,是盐类之中的极品,味咸,性寒,有凉血,明目的药效,因为颜色白中透青,故而人们习惯称其为青盐,因为其产地远在西北,路途遥远,运费极高,非大贵族使用不起。

    何进本来正在仰头漱口,被曹操突然闯进来一惊吓,一嘴的漱口水没喷出去,反而全咽了下去,因为吞的太急,还有不少进了气管,呛的他咳嗽不止,两名姬妾连忙用力拍打后背,帮着何进顺气!

    “孟德如此慌忙,所为何事啊?”好半天,何进这才缓过气来,看到闯进来的是曹操,满脸的怒容才稍微减轻了一些,毕竟在上次的政变中,曹操出谋划策,又连夜奔驰,是给他立过大功的,若是换了其他人,非得重重责罚不可。

    “听闻大将军欲调西凉兵马入洛阳,特来劝阻!”曹操上前一步,神色凝重的继续说道:“此乃取祸之道,万不可行啊!”

    “那‘十常侍’贼心不死,竟然勾结外臣,意欲谋害本大将军,我欲先下手为强,尽诛宦官一党,以清社稷,有何不可啊?”何进一面示意两名姬妾给自己穿戴好衣冠,一面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宦官势力由来已久,在朝堂之中早已是盘根错节,若大将军想将他们全数诛杀,只怕牵连太广,弄得人心不安;如今新君才登基不久,人心尚未安定,此时便大开杀戒,并非上策啊!”顿了一顿,曹操看何进脸上的又开始变得阴沉起来,知道这次想不见血是不行了,那就只好把杀戮尽量降到最低了,于是继续说道:“除恶只须除掉为首者就可,‘十常侍’现在已经失势,要杀他们,只须委派一名狱吏足矣,何必纷纷招外兵入京!……要知道,外兵精锐,兼且桀骜不驯,绝非洛阳城里这些禁军可比,一旦生起事端来,如何能制?”

    “孟德多虑了,吾为大将军,执掌天下兵权,何人敢不听号令啊?”何进非但不听,上脸反而闪现出骄横之色,随后目光闪动,仿佛想起了什么,略带戏谑的说道:“孟德一再阻止本大将军诛灭宦官,莫非是念在同根之情吗?”

    何进的这番话可真是诛心之语了,曹操的父亲曹嵩本是夏侯家之子,过继给了大宦官曹腾,所以才改姓曹,也就是说曹操的身份是太监的养孙,这样的出身无论怎么说也是污秽的,一向为曹操所忌讳,正所谓揭人不揭短!何进用戏虐的语气把这件事提出来,可以说正揭了曹操心里最大的伤疤!

    同根?和太监是同根!还有比这更恶毒的言语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受此奇耻大辱,曹操原本微细的双眼立刻圆睁起来,射出一阵寒光,身上杀气弥漫,与此同时,左手一握腰带,右手下意识的就去拔腰间的宝剑,却一把摸了个空,原来昨夜大醉,侍从把曹操的佩剑都解了下去,今早醒来连衣衫都没来得及整理,就急匆匆的前来劝谏,结果把佩剑丢在了住处。

    曹操怒极拔剑的举动,正在仰天大笑的何进没能看到,却瞒不过正在一旁伺候的两名姬妾,二人吃惊之下,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樱桃小口,生怕发出声响,惊动了何进;从刚才曹操那凌厉的眼神中她们可以看出来,“杀气!无边的杀气!”

    这时候就看出曹操的人缘来了,与大将军府中其他权贵们轻视下人,动辄打骂不同,也许是同样出身不好的原因,曹操对任何人都显得很是和气,从来也不摆自己将军的架子,无论是同事、门卫、马夫,花匠……,纵然职务再是低下,曹操也能平等视之。

    当然,这里是有个前提的,那就是这些人都有一技之长,或长于谋略,或武艺高强,或骑术精湛……,至于对那些没有丝毫本事的人,曹操同样也是看不起的!

    奸雄爱财,却更爱才!

    相比之下,何进的人缘可就跌到谷底了,同样因为出身不好,内心里极度的自卑,所以这位‘屠夫大将军’平日里表现的傲慢无比,经常揪住一点小错就毒打下人,用皮鞭和鲜血来证明自己的高贵和尊严,就是他身边服侍的美女、姬妾也是如此,整日里莫不活得胆战心惊。

    所以,此时此刻,她们都愿意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帮助曹操一下,皆默不作声。

    曹操本是机敏异常之人,一把抓空,立刻反应过来,知道此时不是翻脸之时,立刻收敛怒色,换上了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放在腰间的手则顺势做出整理身上衣带的模样,正好因为他来时过于匆忙,衣服穿的都很凌乱,此时整理一下,倒也合情合理,所以并没有引起何进的注意。

    “末将告退!”知道再劝谏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反而只会自取其辱,曹操转身走了出去,气息平稳,步伐丝毫不乱,与平时的样子没有任何差别,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那一瞬间,真的动了杀心,如果腰间真的佩戴着宝剑,此时屋子里早已是‘血流五步,伏尸三人’,“至于为什么是三个?呵呵!若果真当场斩杀了何进,那两名无辜的姬妾也断断不会让她们继续活在人间,这就是奸雄的手段!”

    去的疯狂,回来的沮丧,曹操是脸上暗含着懊恼之色从内宅走出来的,一边走,一边在嘴里唠叨着:“猪!全都是猪!……一群等着挨宰的蠢猪!……就等着看,谁的鲜血会染红洛阳的土地吧!”

    走出内宅大门,一双桃花眼突然出现在曹操的面前,只见眼前之人,身材修长,一张粉脸娇嫩无比,堪比桃花,似乎吹弹可破一般,在柳叶细眉下,一双桃花眼暗含春波,眸子流动之间,虽是无意,却已媚色外泄,若人遐想无数;正是那个形似女儿身,却有一颗阴狠之心的紫木公子!

    “卑职紫木,见过曹将军!”面带微笑的躬身一礼,姿势优美,气质高雅,让人看了不禁赏心悦目,与当初在盘龙亭里不可一世的样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对这个‘紫木公子’,曹操还是知道一些的,此人原是袁术的朋友,经其介绍来到大将军府中做了一名普通的门客,平时为人很是低调,再加上长袖善舞,与人和善,所以在府中的口碑倒是不错。不过因为他长得太过于貌美,堪比当初战国时代的绝世妖娆--‘龙阳君’,听说府中有喜好男风的贵人想收他做娈童,至于那个贵人是谁,不问可知;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此事最后却不了了之……

    别人都说不好的,未必是真的不好,同样,别人都说好的,也未必就真好,大众的眼睛是最容易被欺骗的,对这个外表谦逊的紫木公子,曹操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人面兽心,阴狠毒辣’八个字就是对他最准确的评价。

    恭敬的目送曹操拂袖而走,紫木公子这才直起腰身,纵然此时身边空无一人,可他脸上的微笑却丝毫未变,时刻隐藏着真实的自己,当年盘龙亭的一把大火真是教会了他太多……太多……

    要想复仇就必须忍耐,所以这些日子以来无论外界如何风云变幻,他都一直躲在黑暗的角落里,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的观看,他看到了‘十常侍’的失败,看到了何进的跋扈,看到了袁绍的骄傲,也看到了曹操的谋略,最后他还看到了萧逸的果敢……,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今所有人都已经出过招了,那么下面,该看看他‘紫木公子’的手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