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第106章 引狼入室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场痛饮,宾主尽兴!

    曹操是被手下的侍从抬回大将军府的,浓重的酒意把这位未来的‘乱世之奸雄’带入了梦想,在哪里,有千军万马,还有裂土封疆……

    大将军府中,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袁绍嫉妒的几乎发疯,无论如何他也想不明白,论出身,他是士族子弟,袁家更是四世三公,门庭何其显贵,论相貌,他袁本初英俊伟岸,有英雄之表,所到之处,自然而然的就会成为人们追随的领袖核心;综合以上种种,他若不成大事,天理何在?

    在反观那曹操,乃是宦官曹腾养子的儿子,可谓出身污浊,一向被士族圈子所排挤,论长相,五短身材,其貌不扬,那一颗大大的脑袋跟‘英俊’二字更是一点边都搭不上,说曹操长得一般那都是抬举他了。

    二者相比,简直是孔雀与乌鸦,泰山与顽石,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可真实情况呢?恰恰相反,二人在文韬武略,施政统兵,出谋划策等各个方面,曹操总是压了袁绍一头,尤其是在这次深夜政变的过程中,本应是他袁绍大显身手的机会,结果呢,曹操单骑出城,几句言语就招来了数千精兵,抵定大局,出尽了风头。

    “不甘心啊!不甘心!”皓月当空,袁绍一把拔出自己腰间的宝剑,剑刃反射着月华,光芒四射,“宝剑空利,却不得用,如之奈何?”

    心中怀着有志不得伸的委屈,袁绍手臂一展,开始在月下舞剑,同样是舞剑,与萧逸那种快如闪电,寒气逼人的剑法相比,袁绍手中的宝剑无疑要更加的柔和,也更加的华丽,看上去犹如一团锦簇,赏心悦目。

    可以说,袁绍的剑是给人欣赏的,而萧逸那把剑,则是用来杀人的。

    其实袁绍还是很有才干的,把最近发生的事前前后后仔细的想了一遍,很快就找出了其中的重点,“兵权,没错,就是兵权!”

    ‘十常侍’之所以敢设计谋杀大将军,更妄图私立新君,是因为他们手里原来掌握着西园禁军的兵权!

    曹操之所以能在关键时刻扭转乾坤,一举拥立皇子辩上位,是因为有玄甲军的鼎力帮助。

    如今,连何苗那样的废物都成了在朝廷里举足轻重的人物,说白了,还不是因为他成为了‘御林将军’,手上握有宫廷卫戍的兵权吗!

    “有兵就有权,有权就有官!”这句话的真意,现在袁绍终于明白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身世,什么官职,全都是浮云,关键还是手中得握着宝剑啊!”

    “那么兵从何来呢?洛阳周围的驻军早已腐化的不堪重用,要想成大事,手中的剑不锋利怎么能行!”思索了再三,袁绍虽然心中不情愿,可还是不得不去借鉴曹操的办法……“借调边军!”

    可大汉朝幅员辽阔,边军众多,到处都是骄兵悍将,究竟调那一支才最合适呢?

    南边?长江沿线三州如今都是汉室宗亲在当州牧,洛阳城里已经是各种势力犬牙交错了,如果再引入刘姓宗室的力量,那自己手里刚分到的蛋糕可就又要少一份了!这个,不行!

    东边,山东一带的州牧都是些名士,如徐州刺史陶谦,北海太守孔融之流的,让这些吟诗作赋就天下无敌,可让他们拔剑杀人,嘿嘿!不砍到自己的脚面就算烧高香了。这个,也不行!

    北边是幽、并,两州,近年来漠北的匈奴人不断南下骚扰,长城沿线的兵马必须全力防守,恐怕轻易调动不得,更何况,城外的萧逸所部就是并州、雁门关的边军,如果从北边调兵,恐怕二者之间有地域的香火之情,会串通一气……,摇了摇头,这一边也被袁绍给否决了。

    东、南、北,三面都否定了,那剩下的就只有西面了,西面,西凉……,董卓!

    就是他了!

    打定主意,袁绍向着曹操的住处方向冷笑数声,随即转身,向大将军何进的内堂走去,今夜,他袁绍也要进献良策了……

    ……………………………………

    大将军府内堂,何进正在享受自己的小生活,十几名姿色上佳的歌姬正在翩翩起舞,跳跃之间,露出赛雪的肌肤,回眸之时,带着小钩子的眼睛更是媚光四射,另有几名妖娆陪侍在一旁,不停地为他斟酒、布菜,几双嫩嫩的小手不时地在何进那肥胖的身体上游走、按摩,而且还总是‘非常不小心’的碰触到要害的部位,把这位屠夫大将军伺候的心花怒放,以前杀猪卖肉的时候,何曾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竟能过上这样神仙般的日子呢……

    “末将参见大将军!”看着何进那小富即安的低贱样子,袁绍立刻流露出鄙视的眼神,但随即就给掩饰住了,反而向前毕恭毕敬的行礼!

    “本初深夜来此,所为何事啊?”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何进,一边继续享受着歌姬送到嘴边的美酒,一边招呼袁绍坐下,同时一挥手,立刻有几名衣裳半敞的歌姬涌上去,对着袁绍大抛媚眼,殷勤服侍。

    手执宝剑,用凌厉的眼神把几名艳丽的歌姬逼退,袁绍虽然也喜欢醇酒美人,可现在他心里建功立业的豪情正盛,所以女色就暂时被放到了一旁,更何况就这些只会卖弄风情的庸脂俗粉,出身门阀大族的他还真看不到眼里。

    “绍深夜打扰,乃是为了大将军的身家性命而来!”语不惊人死不休,要想让何进这头蠢猪听进自己的计策,就必须用重言重语镇住他。

    “哦?本初速速讲来,到底是谁要谋害于我?”果然,听到关系到自己的小命安危,何进一下子从美人堆里坐了起来,因为酒意而泛出微红的肥脸一下子变得煞白,自从经过上次的政变后,他就变得格外敏感,仿佛四周随时都有人要加害他一样,每每于深夜惊醒,汗流浃背,再也无法入睡,如今他每天醇酒美人的享受,除了是满足自己的骄奢****外,同样也是他麻醉神经的一种办法,只有喝醉以后,在温柔乡里,他才能睡得安稳!

    见袁绍欲言又止的模样,何进把手一挥,刚才还卖弄风情的歌姬们立刻退了出去,有些事不是她们该听到的,听到,就是死!

    “末将接到密报,‘十常侍’贼心不死,私下沟通南方各地州牧,预对大将军不利啊!”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袁绍说了一个真实的谎言!

    “十常侍!……南方,长江三州牧……刘姓,汉室宗亲!”虽然袁绍说得很含蓄,但何进还是一下子听出来了,如果说谁是他们这些外戚最大的敌人,那就非汉室宗亲莫属了。

    一边是父系一族,一边是母系一族,谁近谁远?……二者从来都是互相不对付的,一荣,则必一损,一方得势,另一方肯定就会拆台,汉朝历史上,宗室与外戚之间的争斗可是一再上演的,所以说‘十常侍’勾结汉室宗亲想要变天,何进是打心眼里一万个相信的。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虽然知道了危险来源,可何进本身是个没主意的,除了团团转之外,一点应对的法子也想不出来,当初他也想过趁机彻底的诛灭宦官势力,可惜被何太后一手阻止了。

    “大将军勿忧,末将有除贼之策献上!”关键时刻,袁绍挺了挺腰板,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有何良策,本初速速讲来!”何进立刻急忙问道。

    “调兵!”

    “调兵?”

    “对,调兵!请大将军下令调西北兵马入京,斩杀‘十常侍’,只要没有内应,长江三州牧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闹不起来!”袁绍斩钉截铁的说道:“而且调外兵入京除贼,尚有三点好处!”

    “那三点好处?”正在犹豫不决的何进听到有好处,而且还是三点,立刻追问起来。

    “大将军得知:

    其一,西北兵马久与戎狄征战,所部皆是精锐之士,绝非京城中这些在富贵乡里待久了的软骨禁军可比,既然咱们要借刀杀人,那自然要借一把快刀才是!

    其二,用外兵而不用内兵,此乃反兵家之常道而行,‘十常侍’必然不会加以防范,可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其三,外兵即到,何太后那里就是想不答应恐怕也不成了,而且杀了‘十常侍’以后,还可以把责任都推到西北军身上,大将军您对此无责,省得伤了您与何太后兄妹之间的感情。

    “哈哈哈!本初此计甚妙,不愧是四世三公出身,”何进一边拍着手掌大笑,但还是有些许犹豫,“不过,此事是否应该和孟德商议一番。”

    “大将军,孟德今日在城外的玄甲军大营中饮酒大醉,至今宿睡未醒,恐怕无法叫来商议此事!”听到何进还要征求曹操的意见,袁绍立刻嫉火中烧,开始给曹操上起了眼药。

    “哦?玄甲军,宿醉未醒!……既然如此,那就依本初妙计而行!”

    “诺!……”

    当天夜里,一队传令的人马星夜从洛阳出发,直奔西凉而去……,在哪里,将有一只噬人的猛虎被招致京城!

    与此同时,在大将军府一处阴暗的角落里,一双妩媚的桃花眼将所有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